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星际神级佣兵 > 第二十一章 御虚秘境
    “那好,车乡长现在就去宣布这个消息,让年龄20-30岁的青年过来,我们明天中午十点开始征收新兵。”步石说道。

    “是,长官,我这就去让他们过来。”车同光也挺雷厉风行的,很快就吆喝人手去各村通知了。

    征兵工作主要由太叔良来进行,步石只是偶尔看一眼,江语堂则是负责招收那些战士,看看他们的身手怎么样。

    “姓命?”

    “姚阳。”

    “年龄?”

    “22岁。”

    “读过几年书?”

    “小学毕业。”

    步石听到这里,顿时满头大汗,这也太那啥了吧……

    “学过分数吗?”

    “学过。”

    “那好,我问你,三分之一加四分之一等于多少?”

    “七分之一。”

    步石:“……”

    太叔良也很无奈,不过这里很穷,加上读书本来也不太受重视,这个结果也在预料之中了。

    等到挑选完毕,江语堂拿着一张纸,喊道:“现在我宣布成功入选的名单,松兴平、米星纬、季鹤轩……”

    被念到名字的人都欢呼起来,显得十分的开心,这些人都将被带回去,进行体检等一系列检查,只有经过检查,才能入伍。

    宣布完名单后,许多人都喊了起来:“长官,你们再增加几个名额吧?我们家很困难的!”

    “长官,我们家真的很困难,加上我一个吧?”

    “长官,我会修理武器!去了可以帮你们忙的!”

    “长官……”

    ……

    二十五个名额显然很不够,希望入伍的人还是非常多,不过步石对此表示无奈,现在没办法招收太多的人。

    被淘汰的姚阳再次跑来了,喊道:“长官,我问过我的老师了,他说三分之一加四分之一等于十二分之七,对吗?”

    步石:“对,可惜你回答晚了,你还是回去吧!”

    “长官,再给我一个机会好不好?我爷爷身体不好,我家里还有五个弟弟需要照顾,我家真的很困难。”姚阳继续请求道。

    不过步石不能答应他:“我知道大家都有困难,但是郡里的财政就这样,我也爱莫能助,作为灵宁校尉,我也得讲公平不是?”

    姚阳又喊道:“长官,您少给点军饷也行啊,我不要3000玄天币的军饷,给我2500,或者2000也行啊。”

    步石感到哭笑不得,军队里哪能这么干?

    “这不可能,军队里也要一视同仁,你们还是多多读书,或者练武,我们明年有机会再见!”步石举手向下面人敬了个军礼。

    下面人都是一脸的惋惜,许多人开始后悔没好好读书了。

    接下来这些新兵就开始了训练,其中战士交给江语堂来训练,步石给普通人发了电浆枪,按照自己的方式进行训练,同时ZSU-23-4自行高炮也开始了生产,太叔良负责盯着这件事。

    步石本来在休息,突然得到了太叔风的邮件,上面说有事让他去。

    步石把身边的事情都交给了副手,自己一个人去找了太叔风。

    太叔风见了步石,说道:“你知道御虚秘境吗?”

    “不知道。”步石很干脆的说道。

    “那是一个产能源的地方,每个城池都要派一队人去,这次我打算带你去。”太叔风说道。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

    “御虚秘境是一个很奇怪的地方,十年中有一年可以让人在其中生存,其余九年人多没法,但是里面有大量的能源,所以各个域都会派人手进去,搜集能源,不过里面很危险,当然,我说的不是御虚秘境本身危险。

    而是里面的人很危险,大家都想要能源,也都不想让其他人得到,所以肯定有打斗,这次我想你给我出点主意,躲过那些小人的算计。”太叔风说这话的时候,有点咬牙切齿,显然前几次进入御虚秘境的时候,被坑的不轻啊。

    “哦,是这样啊,城主有里面的地图吗?”步石问道。

    “有,一会我给你送去,不过不是完整的地图,里面太大了,各个域都没有全部探索完毕,大家都是根据已知的地图探险,并且探索新的区域,我这里是咱们玄天域已经探明了的地图。”太叔风说道。

    “我知道了,我们什么时候出发?”步石问道。

    “十天之后,你也得花点时间熟悉地图吧?还有这次要去的人,你也都提前熟悉一下,还有各个域的情况,你也都看一下,看看怎么应对他们。”太叔风说道。

    步石觉得无言以对,太叔风这也太信任他了吧,什么都是他来管,步石很想问太叔风,事情我都做了,你做什么?

    不过步石还是没问,遇到这样的上级,也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

    十天之后,步石跟着太叔风出发了,这次飞沙城出了一千人,除了步石之外,都是三级战士这样的强大战力,这让步石很是无语……

    不过太叔风说了,这次步石只需要出主意,不需要正面对敌。

    到了御虚秘境入口,这里已经有许多域的人了,飞沙城的人还没走到入口,一群人就拦住拉太叔风。

    这些人也没有说什么,只是堵在路上,让太叔风眉头皱的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