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西行三千客 > 第五章 选择
    “张生,应享寿数一甲子又二。”判官翻看着生死簿,过了许久终于转过眼神盯着殿下的黑白无常。

    黑无常大声说道:“老崔,你这是要让我们哥两个魂飞魄散。你一定知道这个张生的有怎样的后台,勾此人魂魄要去你自己去,我们哥俩个怎么着都不会再去了!”

    判官鼻尖在生死簿那页来回徘徊着,张宁,袁守城,牛元的身影在他眼前浮动着,判官的手一抖说道:“张生一生行善,便与他添上两年寿数。”转头又问道:“那个人,总不会再说些什么了吧!”

    “若是两年后他没走呢?”谛听迈着步子走进来。

    判官的手一颤说道:“一纪总不会再有不妥了吧。他总归是要走的!”一纪便是十二年,十二年的寿命还真没几个人一次加过这么多的寿命,除了彭祖。

    “那便一纪,嗯,吧!”谛听带着迟顿的说道,那个人的身影至今是他的噩梦,或者说是整个地府的噩梦。

    黑白无常听到这里也算是松了口气,黑无常将哭丧棒化作法力收回体内又说道:“还好谛听大人体谅,不然我豁出去也得给老崔几棒子!”十几年的光景,那个人无论如何也是不会再为难他们了。好像记得那次撸谛听那次,那个人拿着剑给地藏王菩萨讲道理来着。

    清河镇中,牛元一边给周围的人们打着招呼,一边收割着小麦。这正是农忙的时候,牛元很是懂事的告诉张老头让他去休息,让自己这种年轻人来做这些农活。几个路过的修士看到这个血气冲天的大妖竟然在干农活险些惊掉下巴。

    “那西方教的和尚,要化缘去别处化。这点吃食都不够老牛自己吃的,哪能在分给你!”牛元盯着走进的和尚说道,与这和尚昨夜缠斗之时败了几手让老牛心里看见他就不舒服,虽然是因为他刚刚破封印而出,法力十不存一。

    和尚虽然手上端着钵盂却未曾想要化缘,只是听到一些修士说牛妖在做农活过来看看热闹,口中说道:“贫僧早已辟谷,又怎会讨要一代妖圣的吃食呢!”

    牛元的眼神一变,周身气势也在瞬间攀升。

    “贫僧法明,对妖圣并无恶意。”和尚说道,他也不敢有恶意。

    牛元看着周围被他爆发出的血气压塌的小麦突然气势收拢,自顾自的去收拾农地中散落的粮食,一边收拾一边小声说道:“老牛当年要不是因修罗之地一事同时得罪了修罗与整个妖族,又岂会落得如今这个下场。”

    “大圣悔了吗”法明问道,钵盂中的清水平静无比一丝波纹都没有。

    牛元说道:“老牛从不后悔,再来一次亦是如此。”

    “若是有更好的选择呢?”法明又问道,此时钵盂中的水有了些波纹似乎是他的心境一般。

    牛元看了看地里的庄稼又看了看放在一边罐子里的吃食说道:“这不就是最好的选择吗?”

    “贫僧不才虽仅是一尊罗汉,愿引渡妖圣入西方极乐世界。”法明说出了自己的意图。

    牛元瞥了一眼说道:“老牛答应了一个人守护此地三年,三年后再说吧!”

    “三年已经等不了了,贫僧要死了,最多还有一年。”法明的眼神极为纯净,这也是他的内心,争便是争,放下便是放下。

    牛元将手中镰刀放在地上说道:“妖圣,我早就不是了,从冥河出手之时我便不是了。”

    “他却杀不了大圣,也不过是镇压大圣三千年!”法明说着,周围早就被他们两个用法力屏蔽住了,完全不知道他们两个的谈话。

    牛元的眼神迷离的说道:“你走吧,现在的我不过是个三千年修为的大妖罢了!”

    “修罗族总会发现大圣的,那时这个小山村恐怕也会。”法明还未说完话,老牛就打断了他说道:“清河若是被毁,你这和尚就可以去为整个修罗一族超度了,包括冥河!”

    “大圣,只要你往西方极乐世界,佛祖定会赐下功德金莲莲子,法力恢复不过千年就能再度回到巅峰状态,甚至犹有过之。”法明此刻当真是恳求了,就连佛祖的名义都搬了出来。钵盂中的水也荡漾起来。

    “老牛只会依靠自己的力量踏回巅峰,带着婉玲的那一份一起找冥河抢回来!”老牛说完后蹲下身子将一旁的坛子取过来,自顾自的吃着张宁给他做的炒饭,小碟里还有几块臭豆腐。他不喜欢热闹只说他去地里忙碌去了,等晚上再和张宁单独去喝上几杯。

    老牛破封而出之时,若是底牌尽出未必不可直接脱困而出不损去一团精血。可也势必会使三界大能都发现他,那个曾被誉为妖族天庭的第七十三位大圣!

    想着事情牛元还变出一个葫芦。这葫芦虽然不是法宝,里面却装着清河最贵的酒,他喜欢热闹,只是看到别人幸福的同时总会想起自己身边已经少了个人了而已。

    “如果你在的话,我们大概也会在这样的小山村里做着农活吃着这样简单的饭食看着田野里奔跑的孩子们吧!”

    他有酒,有故事,谁又会听呢?

    清河的上空一声龙吟之声响彻整个天空,所在清河的修士皆是抬头望向天空。只见天空中一条生着金色鳞片的鲤鱼从天空中飞向张老头的院子里。

    鲤鱼落地的刹那间化作人形,是昨日才跟随龙君前往水晶宫的李峰!这元神珠中的鲤鱼之躯本就混着龙血,得到的时候便已经让李峰拥有了部分龙的力量,例如龙吟与腾云之法,也可见李峰的天赋之强以至于龙君赐下这等程度的元神珠。

    “阿宁,我走的前天村长就给我说了今日是你大喜的日子。我特意向师尊请示来喝你一杯喜酒!”李峰还是那副模样与脾气,丝毫没有因为自己得到龙君传承而自大。

    此刻张宁也在与几个桌上的亲友敬酒,见到李峰到来倒满了杯中酒走了过去说道:“敬你!”

    “好。”李峰接过旁边李铁匠帮他倒满的那杯酒一饮而尽。

    饮过酒李峰与他父亲说起在水晶宫的见闻,把李铁匠乐的合不拢嘴。一旁李峰的大哥李山也是一直搓手,对于这等神仙们的事情极为向往。

    “小友,此杯就入喉老道就要提前告辞了。”袁守城端起酒杯说道,不过他的表情很是凝重,似乎有所要交代的。

    张宁随他走至人少之处说道:“道长有事便讲,我定当听从。”

    “牛元不简单,我以占卜之法多次占卜皆无法占卜到他的底细。且昨日阴差之事也有蹊跷,一个寻常大妖也做不到让黑白无常望风而逃!小友留个心思便好。”袁守城说着话饮下酒水,同时解下自己的葫芦递给张宁。

    张宁没接葫芦说道:“道长,我晓得了。不过这葫芦可是你的宝贝,没了它你可就没酒喝了。”

    “我那侄子可是在长安混的风生水起,我去寻他想必总能占些方便。可就不缺这杯中物了!”袁守城说着话将葫芦一抛,一张黄符自他手中燃起,脚下云气生出直窜入天际。

    遥遥的一句传音落入他的耳中,“你这喜酒可不如老道我的仙酒让人沉醉,哈哈哈!”

    张宁无奈的接住葫芦,他这新郎袍子挂着葫芦有些不伦不类的只好拿在手中,继续回桌上去与诸位亲友吃喝。

    次日一早,张宁走出屋子便见到牛元背着个锄头要出门。

    “新郎官昨夜可是威风啊!”牛元笑着说道,丝毫没有表现出他昨日的那种感伤。

    张宁也是不客气的说道:“老牛,我这喜酒你也不来喝。”

    “老牛我喝了酒显出原型你这喜酒可就办不起来了!”牛元放下锄头似乎想起什么跑向厨房,过了一刻又提着一个罐子走出来说道:“差点忘了带吃食,这可是青灵一大早就帮我做的。”

    “老牛,今天我也去地里。你可得等我!”青灵说着话从厨房跑出来。

    牛元不去理会张宁只对青灵说道:“同去,同去。”

    “阿宁,你今天可要去私塾教书,可别迟了!”青灵拿起一个装有农具的筐子说道。

    张宁手中拿着一本论语说道:“我晓得了,这便去了。”

    还是这般平静的生活最好。张宁心里想着,老牛也是这么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