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西行三千客 > 第二章 一纸婚约
    “青灵,我们回家吧。”张宁说道,他现在只想好好检查自己带来的金手指。

    青灵不清楚为什么张宁为什么突然不想看下去了,来之前还抱着很大期待的。

    不过龙君祭本就是为龙君准备祭品祈求风调雨顺的,龙君收下祭品后就是村民自己的庆祝了。

    龙君祭结束这些修士们也会在村子停留上一个月,因为这也是他们的一次很好的以物易物的好机会。

    刚刚回到自家小院里就看见村长老头正在准备午饭,满脸笑吟吟的。

    “阿宁,这些日子就把婚事定了吧!”张老头似乎也是着急老张家传宗接代的大事,张宁一回来就说起了这件事。

    张宁只是稍微一愣,老头子的心思他总是猜不到。接着问道:“哪家的姑娘?”

    “就是村里教书的于先生的女儿,于莲啊。你出生的时候就定下了!”老头往堂屋里端着菜。

    张宁顺手去帮忙,一看于先生与他女儿就在屋子里似乎一早就来了。于莲生的很清秀,眼角的一颗泪痣更是有些妩媚的感觉。

    “阿宁,你失踪的这些年发生的事情真的不记得了吗?”于先生一把将张宁拉到身边问道,张宁失踪多年又突然回来,而且回来又会识字算数让他有些好奇。

    张宁听到此话只感觉头脑一阵发涨,一段三岁时的记忆从他脑海中浮现。那是他骑在张老头肩膀上摘黄瓜的场景,再往后去想头颅就像是要炸开一样。

    “勿要再想了,也许是时机未到吧。以后也许就能想起来了。”于先生叹了口气,他只是好奇是怎样的经历让张宁可以十几年就要比他这个读了一辈子书的老人更通晓儒家经典。

    于莲看着于先生使张宁头痛低头拉了拉于先生的衣角。

    于先生这才回过神来说道:“我这女儿从小便给我研墨,也会读书识字。这本论语是,她手抄的,也算作你们定情之物吧。”说着话从怀里掏出一本论语。

    张宁接过书,书是针线装订的宣纸,纸有些薄。张宁小心的打开,于莲的字体很秀丽。

    “我听爷爷说过,于伯伯曾在建邺城为过县老爷吧?”张宁问着,他看着青灵将一道道菜端上桌子。

    于先生说道:“早些年我科举中了,圣上封我做了建邺城的县太爷,可惜我只会读书,治国之策不过是纸上谈兵。于是干脆辞了官回到清河做这么个教书先生,能管全家温饱,又能安心诵读圣贤书,倒也快活。”

    “前一会我让何道长给批了日子,后天便是好日子。虽然急了些,不过两孩子也到了该定下来的岁数了。”张老头端着最后一个菜进屋做下。

    于先生一脸赞同的说道:“后天好,今天发发请柬,后日再把醉和楼的吴厨子请过来整上几桌婚宴也算的圆满。”

    “观得此处红光四溢,想必有喜事。可否过来讨个彩头。”一个身穿老旧道袍的老道士突然走进来,院子和屋门都没关,老道士就这么走进来了。

    老道士虽然穿着破旧,然眉宇间确是透出一股仙风道骨的气质。这些日子清河聚集了许多修士,不乏着修为高深之人。

    “确有喜事,确有喜事。”张老头毫不嫌弃的给老道士安排了个座位,让他到桌上吃着饭食。

    老道士定睛看着张宁说道:“我观阁下年龄不大,为何却有紫气护身。”

    “切勿胡言,紫气是天子的征兆,我这贤婿不过一布衣。”于先生打断了老道士的话。

    老道士急忙解释道:“我说这紫气可不是天子的龙气,当今天子气运金龙护体并非紫气。我说的这紫气是功德,他这年龄不过双十,却又有这么大功德随身,让老道我有些惊异。”

    “我这孙子,失踪了十几年。前些日子从天上落到村子里的河里。失踪这些年的事情一概想不得,每次一想都是头痛欲裂。”张老头说道,这事不是什么秘密,整个村里人都知道。

    老道士手掌一翻,一个葫芦出现在手中又说道:“我这葫芦可是个宝贝,灌进去的是水,出来的确是美酒,这美酒能强身健体。今日承蒙款待,也取出来让大家尝尝我这美酒。”

    “仙家之酒我倒是头次品尝,定要试试。”于先生的眼睛一亮,要让老道士给他倒了满满一碗酒。

    老道士哈哈一笑说道:“是个酒友。”葫芦塞子一拔,酒香瞬间弥漫了整个屋子。

    张老头也接了一碗酒,三人立即喝上了一大口。

    喝了酒,老道士的面颊发红的说道:“我观小友面相,一片混沌,既无来亦无去,仅有这无尽的功德神光。”

    “请您指教。”张宁心头一紧,穿越者的身份要被揭穿,但是面上却依然平静。

    老道士将碗中酒一饮而尽又说道:“我曾见过六个你这等面相之人,皆是当今修士中的翘楚。然你这护体功德,倒是只在书中见过一次。”

    “书中?”眼见为拆穿自己穿越者的身份张宁松了口气。

    老道士说道:“我已度五个甲子,亲眼见过慈航舍身普度众生时,他所积聚的功德也不过你这功德的九牛一毛而已。按书中,若得紫气鸿蒙,你可立地成圣。”

    深夜,张宁一个人坐在院子里,他望着玉佩中那条紫色的气。他身上积聚着如此庞大的功德,玉佩中又有这开天以来最为珍贵的紫气鸿蒙,他记忆中缺失的这十三年时光究竟做了些什么事。为什么至今都没有去选择成为这天地间至强的圣人。

    张宁手指伸进玉佩的空间中,触碰着紫气鸿蒙,却被弹开了。紫气鸿蒙的意识告诉他,若成圣他得知道自己得到那些功德的初心。

    玉佩中除了那道紫气鸿蒙,还有四件东西,一本黄庭经,一块发着冷气的蓝色的石头,一盏青铜油灯还有一滴金色的液体。

    原以为这里面放着他的充值奖励,亲眼看到才知道里面的东西早就被用过了。大概就是他失去的那些记忆中所经历的吧。

    而且有一段记忆也在触碰紫气鸿蒙时解开,那是四个和他一样来历的人共同面对一个黑色人影的画面。

    结合今天老道士说的,张宁轻声呢喃着:“穿越者似乎有些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