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杀生进化 > 第一百二十八章 《鬼葬》
    从那间教室出来,天已经微微泛白。

    徐听吸了口烟,看向空荡荡的矿达五中。一个晚上时间,他已经把这里的鬼魂肃清得差不多了,只是还没收到完成任务的提示。

    看来还是得把那东西弄掉才行。

    徐听拿出土灵异宝(伪),地面一阵蠕动,随后消失在地面。

    过了大概三个小时,徐听灰头土脸的从地下钻了出来,先是吐了几口泥,这才把手中的木箱往地上一扔,点了根烟狠狠吸了几口,“什么鬼玩意儿,还不能放空间背包。”

    这个木箱看上去很是陈旧,也不知在土里被埋了多少年。缓过劲儿后,徐听把箱子打开,里面是一卷竹简,刻着看不懂的文字。

    “emmmm……讨厌看书。”

    徐听仔细辨认了会儿,已经看出来了,这玩意儿应该是小纂。

    “我爆出来的怎么全是书!那个谁给我的也是书!翻译古文就算了,还得翻译小纂?”

    骂骂咧咧了会儿,拿出手机拍照翻译,很多字都查不到,竹简上最大的两个字倒是翻译出来了。

    “《鬼葬》?”

    徐听眉头皱了起来,先秦时候不都是炼气士嘛,怎么还有修炼鬼物的?不过之前爆了一本养尸的书,从那老头床底下弄来的走阴书和见闻,那个V7的大腿给我的道书,再加上这本鬼书,怎么感觉是把我往邪路上赶。

    “有个屁用!我又修炼不了法力!”

    徐听骂骂咧咧地朝着天空比了个国际通用手势,发泄着对系统的不满,眼里却有些遗憾。不知是因为天赋还是什么原因,他尝试了很多次,却始终修炼不出一丝法力,这个身体,好像只能修炼内力。其实相比内力,他更喜欢那种呼风唤雨撒豆成兵的装X,只是可惜了。

    甚至之前还让伊教了他一些修炼魔法的小窍门,试了半天却是连元素都感应不到。

    这不是因为他的古武职业,而是天生的,天生就无法修炼。

    即使是刚才送那个班的学生去地府,也是借助了一些道具。徐听现在对灵异侧的领悟很深,可以说已经超过现实里很多灵异大师,就是没法儿修炼。

    试了试,这竹简上估计是被人下了咒,还是没法儿放进背包。至于装这本竹简的木箱,原本徐听还以为是好东西,毕竟过了差不多两千年还没腐化,没想到手指刚碰到这木箱,木箱就化为了粉末。

    “看来是这竹简的力量在保护木箱,竹简一离开,箱子也就不存在了。”

    徐听叹了口气,拿去竹简就往废弃学校外走。“看来得化身学霸了,然而我连紫霞秘籍都还没看完。”

    【现实任务已完成。】

    当徐听走出矿达五中的校门,系统提示就传来了。

    ……

    睁开眼,是病床上惨白的墙壁,还有身旁一直滴滴作响的机器声音。手有些冰凉,这感觉,是在打点滴吗?

    冉清竹扭过头,趴在床边睡着的小雨,眼睛还有些红肿,不过嘴角的哈喇子都流出来了,看上去可爱极了。

    伸手摸了摸小雨的脑袋,小雨迷迷糊糊睁开了眼,先是习惯性的擦了擦嘴角,这才惊喜道:“竹姐姐,你醒啦!感觉怎么样?”

    “好多了。”冉清竹眼眸往病房里扫了扫,随后收回目光,轻声道:“你一直守在这儿?要不你先回去吧,我没什么事儿了。”

    “不要!”徐雨瘪瘪嘴道。

    冉清竹又劝了几次,徐雨还是不肯回去,只能作罢。还好给爸妈说了我这几天在同学家,不然还不好解释进医院的事儿。

    咔嚓。

    门开了。

    徐听拿着几个塑料袋子进了屋,“咦,都醒了?正好吃些东西吧。”

    “哥,你一个晚上的去哪儿了!”徐雨不满道。

    徐听把袋子放下,走到床边摸了摸冉清竹的额头,随口道:“有点事儿。之后回家换了身衣服洗了个澡,刚从魔都回来嘛,身上脏兮兮的。”

    徐雨早就注意到,自己哥哥身上穿的这件,不再是昨晚那身耀眼的大红袍,瘪瘪嘴道:“真是的,竹姐姐都这样了,你还有心情洗澡。”

    徐听笑着看向冉清竹,问道:“你感觉怎么样?”

    冉清竹看了看摸在自己额头的大手,掌心很温暖很温暖,“很好,像是有使不完的力气,估计下午就可以出院了。话说,你干嘛一直把手放在我头上?我又不是发烧,这样摸额头有用吗?占我便宜啊。”

    感觉能不好吗,这是我在副本世界宁愿慢慢养伤都舍不得吃的雪参丹啊!

    徐听收回手,清竹的情况比想象中的好很多,估计真可以下午就出院了。“摸着你的脑袋我可以安心一些,真不是占你便宜。你这才养多久,保险些,明儿个再出院吧。”

    “啊!不要,医院的味道难闻死了!”冉清竹可怜兮兮道。

    “乖。”徐听又摸了摸她的小脑袋,惹得她各种白眼。

    三人在病房里说笑着吃过午饭,徐雨忽然接了个电话,脸色顿时紧张了,随后就跑出了房间。徐听见着,轻轻一叹,想抽根烟,又想到冉清竹还在房间里,而且这里是医院,就放弃了。

    冉清竹见着徐听的模样,眼眸一转,已是明白了过来,轻声道:“你知道,小雨的事?”

    徐听正要说不知道,忽的见着冉清竹清澈的眼眸,心里一软,抓起她被绷带包扎着的小手,点了点头。

    冉清竹看向静静躺在他手心的自己的手,眸子里有些光亮,被绷带绑着仅露出了的手指轻轻挠他的掌心,好奇道:“你咋知道的?”

    徐听想了想,倒是没说是柳轻若说漏嘴的事儿,而是道:“小雨她很少做没有把握的事儿,如果她真带你进去,那就说明她确信能把你安全带出来,也就是说那四个人不会是她的对手。这次正好进了那个闹鬼的学校,倒是意外。而且你们虽然没有明说,但从那全是鬼魂的学校跑出来,小雨应该是出了不少力。我见着地上有很多冰屑,她的异能,是冰吧。”

    冉清竹眼眸又亮了亮,笑道:“难得见你这么聪明诶。”

    “我平时懒得聪明,这次是意外。”徐听翻了翻白眼。他却是不知,这话在半天前,冉清竹才说过。

    冉清竹歪歪头,问道:“那你也有能力?”

    “我没有。”徐听摇头轻叹道:“这种能力,应该不是血脉,不然我父母也不会死。”

    冉清竹抓着他的手,轻轻晃了晃。

    徐听笑道:“没什么,我对我父母的死没多大印象了,毕竟那时候我还小。”

    他这个人总是这样,每次都把悲伤隐藏得很好,即使稍微泄漏出来一些,也会像个受惊的仓鼠一样把情绪迅速收回,遮得严严实实。

    每次见着他,都是那种阳光随和的样子。悲伤,基本上不会传达给身边的人,是担心身边的人也会因此难过吧。

    宁愿自己躲起来舔舐伤口……明明也只是个孩子,偏偏表现得像个大人一样。

    冉清竹眼眸有些湿润,随后被她眨眨眼消了下去,轻声道:“你还有我。”

    “嗯?啥意思?”徐听有些不明白这丫头怎么忽然说出这句话。

    看着这男孩儿一脸迷茫,冉清竹顿时有些气,转过头去,“自己想去!”

    什么嘛!

    你这个长了嘴的女人!

    听着外面徐雨已经快打完电话了,徐听拍了拍冉清竹的手道:“我出去和小雨聊两句。”

    “嗯,你别凶她。”

    “知道啦。”

    门外,徐雨刚挂完柳轻若的电话,被她灰头土脸地骂了一顿,然后就听到病房的门打开了,哥哥一脸不善地走了出来,徐雨只觉得整个世界都要塌了。

    徐听走出来后脑袋朝着外面一甩,徐雨只能乖乖跟着。

    到医院后面的花园,徐听点了根烟深吸了一口,活脱脱一个老烟枪。瞥了徐雨一眼,问道:“你哥抽烟你不惊讶啊?”

    徐雨小声道:“我早就在你房间发现烟盒了。”

    徐听又吸了口烟,问道:“还发现了什么?”

    “还有你初中写给隔壁班班花的情书。”

    徐听被烟呛了一下,道:“那些不算,除了这个呢?”

    “然后就没有了。”小雨低着头道。

    徐听转身平视着妹妹,一转眼,当初那个流着鼻涕躲在自己怀里哭着喊着要爸爸妈妈的小女孩儿都长这么大了,也越来越标致了,也有了自己的小秘密。有异能,瞒着自己加入中四局,自己居然一点都没有察觉。

    一直以来,自己以为对她的关心够多了,看来,还是不够。

    是不是真得向老刘讨教讨教养女儿的方法呢?算了,哪家女儿有自己妹妹这么能折腾。

    徐雨低了半天头,发现没声了,这才悄悄咪咪抬起头来,发现哥哥不知道啥时候转过身去,看着天空的云彩。

    “小雨,”过了半晌才听到哥哥轻声叫了下自己。

    “呐?”

    “学会隐藏自己,不是所有人都像清竹一样能欣然接受你的不同。”哥哥的声音幽幽传来,带着说不出的疲倦。

    徐雨眼眸一暗,哥哥还是发现了。

    “嗯。”

    “以后别做这种危险的事……”徐听说着说着,忽的一叹,“算了,你长大了哥哥也不该管着你。不管做什么首先要保证自己的安全,明白吗?”

    徐雨不知怎么的,眼眸有些红,过了片刻才轻轻点头,“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