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千事屋 > 第60章 昏迷前的事情都是谜,顾娜不打算告诉南娴!
    没时间去怀疑,此时南娴只想快些把顾娜交代的事情办好,然后迅速从这个鬼地方出去。

    由于肉条十分庞大,导致南娴单凭依靠双手动摇不了它。

    垫了垫脚,南娴双脚蹭蹭脚下,然而找到一处相对“平坦”的地方定了下来。

    嘿咻。

    鼓足一气,南娴将大部分力量集中在双脚上,虽然其中一条脚有伤,但他现在已经顾及不了那么多,只能硬着头皮干了。

    南娴跳上去后,他将身体和肉条紧密相连,双手死死扣住肉条。

    坚持不了多长时间,即使双手已经死死扣住肉条,但南娴自己也知道,他最多只能支撑几分钟。

    肉条上沾满的黏液实在太滑溜,就算双手加上双脚作为支撑,南娴的身躯依然还在下滑。

    蹬,南娴双脚张开,猛然向前一蹬。

    单纯将身躯的重量加上去是不可能有任何作用,想要对尔叼制造出强烈的疼痛感,就必须用力拨弄它。

    使用双手没什么指望,像这种体积庞大的肉条,即使南娴使出吃奶的力气,他也不能动摇它一丁点。

    单纯依靠双手肯定不行,想要让尔叼强烈动摇,必须全身配合才能办到。

    在双手和双脚的配合下,尔叼终于开始动摇了,虽然悬在上方的尔叼动摇并不是非常厉害,但好歹产生了作用。

    摇摇摇,摇啊摇,摇到你外婆桥。

    随着节奏的有序掌控,尔叼摇晃越来越强烈,那感觉就好像荡秋千一样。

    呜,呜嗷嗷……嗷

    仅是摇晃十几分钟,本是静的出奇的耳边,忽然传来低沉的呻吟。

    除了耳边听到莫名其妙的呻吟外,南娴还明显感觉到她的正前方,那个黑不见底地方吹来一阵阵不知名的暖风。

    暖风不强,但里面夹杂着温度和酸臭味道。不难想象,这些暖风一定是从她肚子里吹出来的。

    这家伙有意识了,她在慢慢苏醒。

    本想着尽快离开的时候,南娴的身后方向,突然间翻起一块非常巨型的肉块。之所以南娴能这么快断定那个东西是肉块,那是因为在肉块翻起的那一瞬间,南娴借助口腔门口的微弱光芒看清楚了它的面目。

    顾,顾……

    来不及喊出顾娜名字,南娴瞬间被甩了下去,此时,掉在肉块上的南娴被翻来覆去,像揉面团一样被随意蹂躏。

    即使南娴有意想喊出顾娜的名字,但每一次即将完整喊出的时候,肉块的翻转频率就会变的变本加厉,仿佛根本就不想让南娴开口一样。

    重重的眩晕感来袭,快速的翻转让南娴意识胡乱,而现在,南娴不但没有喊出顾娜的名字,甚至连叫出声的力气都不具备了。

    完了,这次真的玩完了。

    几乎放弃了挣扎,南娴脑海里不断重复着“玩完了”这些颓废词语。

    这一次肯定跑不掉了,之前没有被那个小家伙吃掉已经算是万幸,这一次不同了,现在的我就像一块送上门大肉,尽管还是活的,但只要待在这家伙的口腔里面,似乎是死是活都已经不重要了,因为横竖都要被她活生生吞进肚子的。

    眼皮越来越沉重,强烈的酸臭和快速的翻转,让南娴已经无力坚持下去,累了,即使很不情愿闭上眼睛,但很遗憾,他的眼皮现在已经不听他使唤了。

    啊,这是在做梦吗?

    当南娴离闭上眼还差一两秒的时候,他的视线里突然出现一只巨大的爪子,这只爪子不是普通人类拥有的,是谁的爪子呢?这里面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奇异爪子呢?

    ·····

    ·····

    ·····

    好重,感觉整个身体被一块岩石压着一般,呼吸好难受,谁?谁能帮我拿走它。

    这里是什么地方?

    微微睁开眼,南娴的视线里出现了一片白色。

    啊?我已经死了?难道这里就是所谓的天堂吗?

    噢是了。

    南娴短暂回忆了一下看似之前发生的事情,没错,之前的他还在那家伙的口腔里。

    没搞了,这次肯定玩完了,很明显这里就是天堂,因为只有天堂才会出现这样洁白无暇的画面。

    你想的美。

    就你这人渣,就算死也只会下地狱,天堂哪有你的份。

    靠。

    是谁特么在说话?

    视线渐渐变的清晰,眨眼的功夫,不光视线完全清晰,甚至连耳旁也传来了杂音。

    声音好熟悉,视线里的画面更加熟悉。

    这不是我家的天花板吗?还有,这声音不是电视的声音吗?

    带着惊讶,南娴突然坐了起来,然而不容想想,便朝四周环视。

    沙发、电视、天花板、还有顾娜。

    顾娜?

    当看到顾娜坐在沙发另外一头的时候,南娴顿了几秒,震惊道:“连你也被吃掉了?”

    什么吃掉了?

    顾娜头都不转,只是眼珠子稍微朝南娴这边动了一下:“你已经昏迷了三天三夜,怎么?难道脑子睡糊涂了吗?”

    三天三夜?

    你是说我已经躺在这里睡了三天三夜?

    没错。

    从把你带回来到现在,你就一直昏迷不醒,如果你再不醒来,我都想把你拿去火化了呢,毕竟,家里老是放着一具尸体,不管怎么看都觉得别扭。

    我没死?我还没有死?

    情绪非常激动,南娴双手不停抚摸自己的身体和脸蛋:“有温度,有呼吸、皮肤还很有弹性,我还是活的,还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我记得……

    南娴费力想了想:“当时我的身体被那个巨大的肉块来回不停翻转,然后渐渐感觉到整个脑袋十分晕乎的时候,本来想叫喊你名字来着,可当时不管我如何呼喊,却始终喊不出来,直到最后没有办法,眩晕感来的太强烈,我的眼皮实在太重就失去了意识。”

    那个大家伙呢?我拨弄她的尔叼之后,那家伙醒了吗?

    醒是醒了,不过辛亏你这人渣命大,要不是我顾娜灵机起意把你救出来,恐怕现在你已经成为了她的腹中之物了。

    噢对对。

    听闻顾娜说道这份上,南娴突然想起道:“记得在昏迷之前,也就是眼皮快要闭上的那一刹那,我似乎看到了一个不得了东西,是一只爪子,一只足以把我整个人握在手里爪子,你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