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阎王的五百年假期 > 第九章:妖兽美味吃法五百篇
    “你叫,鹿正鸣?”蒋镇靠在鹿正鸣家外面的墙边上,打着哈欠,说来他自从来了人间之后也开始学着一些凡人的习惯,比如睡觉这种良好的习惯。

    要知道仙界是没有白天黑夜的,地府也没有,而他们这种阎王在如今的新地府里没有酆都大帝的情况下,其实是在代理酆都大帝的职务的,尤其是他还有个九幽府君的名头在。

    别以为地府没什么事,轮回杂事实在是多不胜数,而地府又必须保持公正,判官们可能会因为个人情绪导致每个案子判的轻重不一,但是阎王们不行啊,每一个阎王都是有属于自己的地狱的,管的不好他们用以修炼的阴气灵气也会变少。

    这就像是臣子和国王一样,臣子可以不努力工作,但是国王可不行,毕竟国家是他的。

    所以蒋镇来到了人间度假之后,就好像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一般,呃,至于谁留在地府代替他的职位呢?这就要为可怜的楚江王默哀三秒了,谁让他和蒋府君的关系最好呢。

    回到鹿正鸣这边,我们的鹿老板头先着地鼻梁和地面来了个亲密的接触,那‘咔嚓’地清脆响声真是听着都牙酸。

    鹿正鸣开始完全是蒙了,完全没想到这是人为的,还以为是哪个不长眼的在他家门口扔了东西,还想着明天让助理去物业上查查监控来着。

    直到听了这声儿才反应过来,奶奶个熊,肯定是这小子没错了,不然谁会半夜站在别人家门口问别人的名字啊!

    “你是谁?你知道我是谁吗?你知道这有什么后果吗?”蒋镇都要给鹿正鸣这‘大佬三问’鼓掌了,瞧瞧瞧瞧,这问的,有气势,有语气,活脱脱的上位者气质,记下来记下来。

    鹿正鸣见着这年轻人一脸懒散表情的瞧着他,也是恶向胆边生,这大半夜的,又是他家门口,就别怪他下手不客气了!

    “老陈,抄家伙,收拾一下这不长眼的小子,老子先找点药,嘶。老陈?老陈,你聋了吗?”鹿正鸣一边拿手捂着鼻子,疼的龇牙咧嘴,一边回头叫他的司机陈大勇,这司机也是部队上下来的,有几把刷子。

    只是叫了几声都没反应,有些不耐烦了,尤其是看着蒋镇平静的眼神,总觉得是在嘲笑自己似的,气的要敲窗户。

    这时蒋镇动了,他就像是散步一样,慢慢走到了鹿正鸣身旁,轻轻地点了他胸口一下,然后开口道:“我问,你答,我很困,很急,所以搞快点,把问题解决了大家都松快不是吗?”

    可能这速度在蒋镇那里是老年人遛弯儿的速度,但是在鹿正鸣眼里就是这人突然消失了一下又出现在自己身旁,只是轻轻地点了一下自己,自己就动不了了,此时他的眼神好像活见了鬼一样。

    “你把老陈怎么了?你把我怎么了?你这是什么妖法?”鹿正鸣努力想要挣脱,但是他全身上下偏偏又只有头能动,那样子真是滑稽极了,特别是他情急之下还破音了,就像...就像壳卡在岩石里的乌龟一样,只能一颗龟儿头扭来扭去。

    蒋镇一屁股坐到了鹿正鸣的S600车后备箱上,拖着下巴闷声道:“说了,我问,你答,别说废话,我好急的。那么,你是鹿正鸣?”

    鹿正鸣是真崩溃了,这是哪儿来的深井冰啊,但是也没办法,只能点点头。

    蒋镇非常满意鹿正鸣的配合,拍拍手道:“好,看来你已经明白了当前的处境了,那么,你找了谁对陈金武下手,我很好奇,手段不似玄门正宗,也不像阴司凡舍,手段阴毒偏偏还有着玄门痕迹。”

    “我明白个鬼啊...这明明是形势比人强好吗!”当然我们的鹿‘大佬’只能在心里这么吐槽了,也明白过来了,这是陈金武的事情发了,只是不知道对方到底是什么人,官面里的,还是陈金武请的帮手?

    嘴上连忙说道:“是,是一个叫郑辅清的,是我的朋友介绍给我的,听说是什么三十六靖庐弟子,大仙,我也是一时糊涂,和老陈只是意气之争,没想真害他,您看,这郑辅清也跟我保证了,这手法只能让老陈倒霉一段时间不是,还请您大人有大量饶了我吧嘿嘿。”

    蒋镇根本自动过滤了之后的那些废话,摩挲着下巴喃喃道:“三十六靖庐...不应该啊,这手法倒有些像那些西方蛮夷的恶念超度和域外人的合体附身手法。算了不想了,人都找到了,明天再想办法吧。”

    想完蒋镇就扭头走了,还是赶快回去睡觉去吧,说来,好几千年没睡过觉了,到底是怎样一种感觉呢?反正他找的那些鬼都是一脸沉醉的告诉他,清晨多睡五分钟的被窝是人间仙境没错了。

    嗯,人间仙境,必须得体验一下,可不能错过了。

    看着蒋镇越行越远的身影,鹿正鸣不是哭的心都有了,他已经哭出来了,本来浑身上下就痛得不行了,现在还以一个奇异的姿势僵在这里,偏偏说的话蒋镇好像听不见一样。

    大仙,喂,大仙,你是不是忘了什么?我还在这儿呢,我怎么办啊大仙!

    蒋镇快到了太子湖才想起来自己好像是忘了散去禁锢鹿正鸣的灵气啊,本来都想回去解决一下,但是转念一想,也算是小惩大诫了,算了算了,还是别耽误自己睡觉了。

    也不知道云霄师妹到哪儿去了,今天都没见她人影,算了,既然师妹不在,就只好先偷两天懒了,玄都的正事....玄都能有什么正事?

    蒋镇进门的时候向着崔珏点了点头,在看书的崔大判连忙放下手里的书站起来行了个礼,也只有这位打扰他看书他不生气了。

    蒋镇看着自己的卧房,有些无语,突然觉得地藏和尚把这东西赶出来也不是没有原因的。

    明明从内到外都很古色古香的一个书屋,到了主人卧房,竟然卡通童趣壁纸和皮卡丘双人大水床?

    蒋府君坐在水床上晃晃悠悠的时候,已经开始想着问天庭那位斩妖台贪狼星君借本《妖兽美味吃法五百道》了。

    谛听也算...妖...吧?应该...挺...好吃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