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阎王的五百年假期 > 第六章:书屋主人?
    陈金武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游荡到了太子湖这边,最近的他实在是运气有点不太好。

    不仅公司里生意境况不好,家里老婆孩子也是不停和他闹,他那和他过了二十多年的发妻竟然会怀疑他在外面有人了,真是他自己都给气笑了,自己是什么人老婆心里不清楚吗?

    今天吃晚饭的时候他那平时乖巧的儿子还和他犟了嘴,气得他饭都没吃完就跑了出来,实在是不想在家人面前发火,这时候一个人静静或许是个不错的选择。

    “明腑书屋?”陈金武摸着下巴稀疏的胡茬子嘀咕着,这一块他还是挺熟的,毕竟有个分公司在这边,上个月还过来这边视察了一次。

    依照他的记忆那时候这里还没有一家看起来如此高档的书屋,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就鬼使神差的走向了这间书屋。

    “大概,进去喝一杯坐一会儿也是好的吧。”陈金武这么想道,现在很多这种休闲场所都会挂一个比较雅致的名字,所以他也没对书屋这名字有什么不适应的。

    就在他推开那扇包铜的雕花大门准备迈过门槛的时候,就听见里面传来一个冷淡地男声:“身缠阴气恶念,不洁之人,本店恕不接待。”

    陈金武听了这声音,本想下意识发作,他一个跨国企业老总,什么时候被人拒之门外过?没想到今天在这家小店碰到了。

    但是下一秒他又心生疑惑,身缠阴气恶念?什么意思?

    其实他最开始也想过什么神神怪怪,但是毕竟是生在红旗下,长在春风里的新时代人,只是偶尔运气背的有点儿怀疑人生而已。

    但是就好像那声音有什么魔力一样,他突然感觉自己这坏运气真的来的奇怪,而且是一直非常倒霉,说起来一个人再如何也不能家庭事业双失败吧?特别是像他这种人生赢家。

    陈金武赶忙隔着门问道:“敢问先生,什么叫身缠阴气?我不太明白。”

    而在门的那一侧,崔珏津津有味地捧着一本《明实录》地读着,听到门外那人的询问声无奈的摇了摇头。

    他阳世是一个很标准的读书人,而且是一个有着怪癖的读书人,这个怪癖就是他在看自己喜爱的书卷时,是容不得旁人打扰的,一丁点儿都不行,这会让他心情很不好。

    但是他又是一个读书人,必须得有涵养,所以他既不会打人,也不会骂人,在阳间的时候就会把打扰他的人的案子压几天再判,在地府就是把案子判的重一些,这大概就是读书人的愤怒了吧。

    但是再回到这里,这种情况他也没什么太好的办法,蒋镇不在,云霄那位姑奶奶又不知道跑到哪里消费去了,谛听的智商......还是算了,能干出那种傻事的兽,也不是什么聪明人。

    他也只好开口如实回道:“先生身上有阴气缠绕,厉气滋生,运道大衰,我家主人不愿迎衰客,先生请回吧。”

    说完他还转头看了一眼谛听,似乎在想要不要征求一下他的意见,万一府君回来知道自己赶走了客人,万一责罚于他,也好有个分担的人不是?

    只是看见谛听躺在转角的花梨楼梯扶手上,双眼无神,整个人就好像一条咸鱼一样的时候,心下不禁撇了撇嘴,还是算了吧,这头兽怕是废了。

    陈金武听了这回复,一时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只是就像溺水的人一般,若是出现一根救命稻草,岂有不抓紧的道理?

    大不了里头的人也不会打他一顿不是?怎么着大家都是文明人,会用文明人的办法解决的不是?

    所以他咬咬牙,心下一狠,豁出去这张老脸不要了,直接推门跨了进去。

    看着坐在前台里气质独特,安然看书的崔珏,越是瞧着越有大隐隐于市的世外高人风范,你瞧瞧那沧桑的双眼,打理整齐的衣衫头发。

    而且当他一眼扫过这几十平的书屋一层陈设装潢之后心下也是一沉,这家主人必定不是简单人物,以他的眼光来看,这屋子,恐怕以他的能力,都很难在一个月的时间布置出来,凡是屋子里的用料摆设,无一不是精品,不不不,都是珍品,就拿谛听屁股下面垫着的那条楼梯扶手,绝对是一整块的花梨,那么大一块花梨,雕成楼梯扶手,也不知道是哪个天杀的傻子暴殄天物。

    只是下一刻他就迎上了崔珏无奈的眼神,赶忙上前一步,微微鞠躬道歉:“先生原谅我的鲁莽,我实在是没了办法,还请先生帮我,只要能解决问题,多少钱都不是问题!”

    说完之后,看着崔珏不回复,他还当对方不知道他是谁呢,赶忙从上衣内袋里取出名片夹取出一张名片递过去,谦逊中带着一丝得意的介绍道:“先生大概对鄙人不熟,鄙人不常于公众场合露面,自我介绍一下,鄙人楚飞集团董事长,陈金武。”

    若是常人听了一定惊异莫名,楚飞集团哎!华夏为数不多的世界百强企业,机械、通信、高新技术里的庞然大物,华夏远程通讯技术第一,商界传奇人物陈金武哎!

    但是崔珏现在心里只在不停哀嚎:这人是脑子有病吧!都说了不让他进来还非要进来,我管你是谁啊!等到先生回来发现自己的居所有了不洁阴气沾染,还不知道该怎么罚他呢!

    他心里已经开始想着是去饿鬼道处理几百年的积压案子,还是去卞城王那乱七八糟的领地抓捕逃窜恶鬼了。

    心下想着,但是还不能动手赶人,毕竟是在人间,不看天规,也得看着先生的面子啊,若是自己在人间动法,被天条处罚,那不是等于打了先生的脸吗?

    所以他还是平淡的说道:“来客请回,先生不在,我们也不能代先生决定是否帮你,所以还请回,恕在下无能为力。”

    只是这时候在旁边听了一会的谛听鬼鬼祟祟地凑到崔珏耳边低声道:“老崔啊,我觉得这还是个好事呢!你瞧,咱们这宅子,就算是老弟我动了点关系才弄来的,那也花了不少钱,那位姑奶奶又到处消费,你说咱们这点儿钱够的了多久啊?这好容易送上门一个冤大头不是?先生不愿意为这种小事出手,我来啊!这也是为先生分忧不是?”

    崔珏面无表情的听他巴拉巴拉说了一大堆,心里也是宽慰了几分,是啊,举手之劳呗,就让他出一笔钱,缓解一下他们的腰包压力也不错,想来先生也不会怪罪的...

    毕竟先生也知道那位姑奶奶花钱是真狠呐,就这一会儿,就刷爆了谛听一张卡了,谛听刚才躺在那扶手上,就不停地听着信用卡消费的短信听的眼泪都快下来了。

    所以想了一下,崔珏也是收起了那张冰块脸,露出了一个不算好看的笑容,清清嗓子准备开口的时候,就听到‘吱呀’一声,书屋的大门被推开了。

    一只白净有力的手伴着声音:“你们两个偷偷摸摸在说些什么,哦?还有客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