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阎王的五百年假期 > 第五章:明腑书屋
    如果说,山城的白天是闷热的话,那么三镇的白天就是湿热,而且三镇还属于夏季非常难过的城市之一。

    很不幸的是,蒋镇看上了这座城市,并且打算把这里作为自己五百年假期的第一站。

    这可苦了谛听这个专职小弟了,大佬既然决定在这里落脚了,当小弟的自然要尽心尽力的为大佬准备一处落脚的地方不是。

    于是一家坐落在太子湖边上,虽然不大,但是清幽雅静的一家名为‘冥府书屋’的小书屋诞生了,美中不足的是阎王大人觉得这个名字俗气,改成了‘明腑书屋’这让谛听同志还是非常遗憾的,这么霸气的名字阎王大人竟然不喜欢,真是可惜了。

    瞧着这古色古香,万卷藏书,清净优雅的环境,绿植恰到好处,摆设点缀整体,还有什么好说的,更别说最里侧那个藤编摇椅,檀木矮几,上面一杯香茗一卷古书,足以度日矣。

    就算是一向对生活品质极为挑剔的蒋府君大人,也是点了点头,表示了对谛听同志工作的高度认可,并对谛听同志愿意报效地府建设的意愿选择性的进行了听取,并且做出了何处不是助地府,人间度假心在下的批复。

    谛听同志在虚心接受了蒋府君的指点之后表示自己会更加努力的为府君服务,为共同建设美好地府做出自己的微薄贡献。

    “咳咳,说人话!”旁边的云霄无视了拿着小本本奋笔疾书记录着蒋府君语录的崔珏,朝着谛听和蒋镇翻了个白眼。

    “好了,既然谛听准备好了落脚的地方,我们就暂且在这里歇息个几十年吧。”蒋镇也发现了,自从自己来到人间之后,那些压抑在心间的,那些折磨着他每个日日夜夜的前世因果,在神念分身来到这里的时候,好像,全都消散了。

    “云霄,你说得对,可能我真的,需要一个假期,你也需要。我们都需要。”他惬意地躺在那专门为他准备的藤椅上,呢喃道,话语里似乎似有所指。

    “府君,您......”崔珏欲言又止,他知道一些这么首殿阎罗、九幽府君的事情,但是也不知道该从何开口。

    蒋镇拍拍手,笑了笑道:“从今天开始,你们就叫我蒋先生便是,云霄你们叫她云小姐,崔珏我这书屋,委屈你做个管事了。”

    崔珏忙拱手道:“谢蒋先生,为先生办事,珏,不委屈。”

    谛听转头看了看靠在雕花大柜台上的云霄娘娘,又看了看已经走向前台进入角色的崔珏,眼前有些发蒙,我呢?我呢?府君大人啊,我该怎么办哎!

    “蒋先生,您看,小的,这能为您做些什么?”谛听搓搓手,谄笑着凑到了蒋镇的身边。

    蒋镇微微抬了抬眼皮,特意拉长了音调说道:“你.......啊?能为老板我做些什么呢?”

    云霄微微掩着嘴笑了起来,她早就清楚谛听在担心什么,也知道蒋镇看在地藏和尚的面子上不会为难它,但是稍微捉弄一番倒是不妨事的。

    谛听这下心底都快哭出来了,这大佬不会是发现了什么吧?他这小身板......想了想还是赶紧凑上去给蒋镇又是锤腿又是捏肩的,陪笑着说道:“我能为老板鞍前马后,先生把我当个跟班使唤就行,小的别的不行,就是这脏活儿累活儿干的顺手极了。”

    云霄看着谛听这幅模样,实在是忍不住笑了,只能转身假装巡视这书屋别的房间去了。留下谛听一个人的嘿嘿笑声回荡在大厅里。

    蒋镇也是挥了挥手,像是赶苍蝇一般不耐烦道:“你去吧,给崔珏打打下手,本座先去这中京重地,水脉聚汇之地转转,你们不必跟来。”

    谛听得了小令高兴地屁颠屁颠的,赶忙点头去前台寻崔珏去了。

    只是在隔壁书房听着蒋镇说的这句话,眼神闪烁了一下,随后轻轻地摇了摇头,低头继续专注地看着手中的那卷善本了。

    --------------------------------------

    三镇,别名江城,又叫江夏,是神州自古以来的水脉汇聚之处,钟灵毓秀,人杰地灵,也是人界仙界分离之后,少有的几处玄门道场所在之处。

    没错,三镇周围,武当山也是真武大帝遗留下来的道场之一,可以说是这个世界最正宗的玄门道场了。

    不过蒋镇没有先去这些玄门道场悄悄,虽然玄都有同他说过人间的布局,但是等他真的来到了人间,反而不想这么早就开始工作,享受一下自己的轻松假期不是吗?

    楚河汉界、光谷、太子湖、东湖,灯红酒绿的繁华都市让蒋镇也有些迷离,说起来,仙界在瞧上去,似乎,还没有这人间如此繁华。

    走在街边,偶尔随手掏出一些散碎零钱,购买一些看上去很精巧的小玩意。如何说呢,他没有去刻意选择宁静,只是...在尝试融入这个世界之中去,去享受,这种被烟火气息包围的喧闹宁静。

    “先生,先生,请等等,您钱掉了!”正在走的时候,蒋镇眉头一挑,因为有个少年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气喘吁吁的递给他一个钱包,那正是昨天云霄顺手买给他的,里面也没多少钱,只是这人捡到能还回来,这品质在他从鬼魂们口中得知的情况来看,已经算是很不错了。

    也是赞许的点点头,轻声道了句:“谢谢。”

    那年轻人也是不好意思的笑着点了点头就转身走了,只是却感觉心中有些怪怪的感觉,好像浑身都不大舒坦一般,但是也没怎么在意,只当是炎热天气,不由地脚下加快了步伐。

    “呵,幸运的小子。”蒋镇也摇了摇头哑然失笑,没意识到这件事情,准圣的一声谢岂是凡人可受,但是一声道谢便是偌大功德,这年轻小伙子的气运,已经被天道关注了,未来若是不自己作死,那么他飞黄腾达是必然的事情了。

    而他也不会想到,自己成功的原因,只是因为当年在商品街上,归还了一个捡到的钱包。

    但人生不就是如此吗?无常,但是又充满可能性。因果大概就是这么种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