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阎王的五百年假期 > 第二章:你说什么?我没听清!
    远处一黑衣,一白衣两人立在云端上,远远地望着大雷音寺门前的闹剧。

    “呵?这泼猴,你信不信真要给他逼急了,他还真敢砸这大雷音寺的大门?”玄都法师笑呵呵地看着,表情却和说的不一样丝毫不感觉今天这事会演砸了。

    蒋镇瞥了他一眼,面无表情的说道:“玄都,你的恶趣味我已经领会到了,你这总喜欢躲在后面看的习惯,倒是真像你师父。你就不怕我们被那些人察觉到?”

    玄都面露得色,拍了拍腰间的混元一气太清神符说道:“怎么可能,老师圣人离去之前可是给我们都留下了不少好宝贝呢,这太清神符,用来藏匿气息也是一等一的厉害,就算是圣人都别想发觉,更别说那些‘看官’了。”

    “多宝,到底想干什么?这和咱们说好的,可不太一样了。”蒋镇有些疑惑,只是他不通卜算之事,也没法算出那位佛祖到底在想些什么。

    “等等,不太对劲,多宝是不是在试探什么?”玄都眯起了眼睛,这是他想到了某些严重的问题时习惯做出的表情。

    “试探什么?难......”蒋镇话说到一半,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眼神陡然冷厉了起来:“戏子察觉到了?”

    玄都疑惑地揉了揉下巴自语道:“不应该啊,这一路上都是安排的咱们自己人,谁活的不耐烦了敢暗示?”

    蒋镇也疑惑地不得了,这西行之路可是他们所有如今的三界大能们一起定下来了,除非....

    “镇元子,你活够了!”蒋镇想到了一个人的名字,眼睛顿时一眯。

    他转头看着玄都一字一句地说道:“我去找那老儿喝杯茶,你且让多宝把戏做全了。”

    玄都点点头,转身掐了个法诀,像是在和佛祖交流着什么,时不时面上还闪过些许疑惑地神色。

    而在玄都和佛祖决定先放师徒五人入寺,正常将这场戏演完的时候,蒋镇的身影已经缓缓随风飘散,不知道去了哪里。

    ------------------------------------

    蒋镇没去别的地方,正是来到了镇元子的老巢,五庄观,不是人间那个五庄观,是天外天的地仙之祖道场——五庄观。

    这也是真正的人参果树所在之地,而被孙悟空推倒那颗,不过是一根枝芽所化而已。

    而为什么会第一时间想到是镇元子说漏了嘴,是因为这位地仙之祖和人参果树性命交修,所以人参果之中经常会有一些这位大能的修行感悟片段,当然,能有修行感悟片段,那别的片段自然也可能会有。

    本来三界这群准圣大佬大多散漫惯了,当初圣人也是想到这一点才带走了大多数他们认为不太好说话的大佬,但是总不能一点高端战力都不留下吧?

    而且有些大佬们天生没法离开三界,比如地狱那位冥河老祖、和人参果树性命交修的地仙之祖镇元子,还有一些根本处于半生半死的隐修者,和圣人们成道之前有过因果的转世大能,这些人都没办法强行带走的,所以也只能留下来了。

    以往圣人法旨他们大多会听从,但是如今没了圣人,你想让如来、云霄、玄都他们去命令这些前辈配合他们演场戏,实在是不容易极了。

    所以参与进来的大佬哪怕恶趣味发作搞点可有可无的小动作,他们也就忍了,就像镇元子非要给师徒几人赏颗人参果尝尝这种事情,按理说是没什么关碍了,但是最有可能的就是镇元子忘了剔除人参果里的神念,有些碎片让几人察觉到了。

    所以蒋镇来了。

    “镇元子,给本座滚出来!”

    没有魔焰滔天,没有鬼影森森,没有擎天拿地的法相真身。

    蒋镇就这么简简单单地站在修建在虚空之中的五庄观门前,对着如今三界实力可以排到前五的大佬道场,让这位大佬‘滚’出来。

    “秦广王,老夫敬圣人三分,不代表对你们这些小辈也一样,你如今为何跑到老夫道场门口撒野?说不出个缘由来,就休怪老夫今天落你面皮了。”

    话音落下,五庄观中迎出来一人,头戴紫金冠,身穿无忧鹤氅,童颜鹤发,面色平静,长须飘飘,一副仙风道骨模样。

    蒋镇闻言笑了笑,虚空画出一块云帕擦了擦手,随后一把捏碎,歪了歪头看着镇元子说道:“不过是跟三清一个时代却未得圣果的废人而已,也敢在本座面前狺狺狂吠?之前本座同几位道友定了规矩,你也同意了,如今你坏了规矩,本座也不计较你方才之语,只是略施惩戒,让你晓得什么是规矩。”

    镇元子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笑了笑指着蒋镇说道:“你这小辈?是本座太久没在三界走动了吗?区区一个新晋准圣都敢说对本座略施惩戒了?来来来,本座倒要看看你如何对本座略施惩戒。”

    这镇元子分明是气急了,开始调用天地灵气,甚至连准圣的看家本领都用出来了。

    只见这方天地突然起了一阵怪风,蒋镇发现头顶的天突然暗了,抬头一看,竟是一只遮天蔽日的大袖,只瞬息之间,他就被这大袖收入其中了。

    “哼,口气不小,本事不大,还对老夫略施惩戒,先保住你自己的小命再说吧。”镇元子哑然失笑,还以为遇见了什么强大对手呢,没想到是个说白话的小子。

    正在将要走回道观中的时候,突然感觉袖中一阵异动,他眼神一凝,心思沉入其中,却是面色大变。

    只听‘轰’地一声,镇元子整个人突然炸开了,化成了漫天雾气,再出现时,已在千里之外,这时他的形象已不复开头那般潇洒,紫金冠断了半拉,头发都散下来了一些,无忧鹤氅更是碎成了叫花服,整个人面上尽是狼狈之色。

    而蒋镇就凭虚立在离他几十米的地方,还是如之前一般平常普通,但是身后却是多了件披风,这间披风通体暗红,将周身衬托起来,这披风还散着波纹不断震动着空间,甚至空间周围都出现了细小的裂缝,这不像是什么法宝,倒像是什么火焰神通凝聚的真意一般。

    “红,莲,业,火!”镇元子咬牙切齿的看着蒋镇,他心爱的鹤氅都被打坏了,再做一件不知道要花多少年,早该猜到的,地府这些鬼不鬼仙不仙的家伙大多会修业火明因果来成圣,没想到今天着了道,只是旁的红莲业火都是金红赤焰,眼前这小辈的,怎么好像有些不同?

    “错,镇元子,就你这点见识,还想成圣?”蒋镇摇了摇头,身影消散于空间之中。

    镇元子心中准圣的警戒大作,一挥手锁死了周身空间,连打七七四十九道手印,竟是在虚空中布下了一个临时的小型载物后土阵。

    只是下一刻,一个拳印清晰地出现在了大阵构筑出的防护罩上。整个大阵都剧烈波动了一下,镇元子这下真的急了,哪怕是当初和这群小辈做下约法三章,和玄都斗法的时候,压力都没有这么大。

    他赶忙从虚空袖中拿出一根木杖,这可是他看家法宝,关联人参果树,能勾连大地,身化厚土,防御之强,玄都拿着金刚琢敲了许久都敲不开这层乌龟壳,最后没办法只能算个平手。

    只是这法子,今天对这位九幽府君好像没什么用了,红莲业火不在五行中,而且这么九幽府君好像还对业火的法门做出了一些小小的改动,导致一击打出,这厚土化身都像是要被融化了一样,浑身往下掉东西。

    原本的红莲业火不伤肉身,但是对灵魂有极大的克制性,所以地府的阴官们大多修行此法,方便弹压地方。但是蒋府君的这‘业火’不仅烧灼心魂,还带着炽热高温,准圣都承受不了那种高温。

    这时镇元子才想起来初见这十位阎罗之时,太上所说,此十人皆是大能转世,当年镇元子还不屑一顾,想这再如何大能,能比自己资历高?结果没想到栽了个跟头在这儿。

    玄火、魂体皆上、转世重修、比自己资历还早、和女娲娘娘认识,难道是?镇元子在厚土化身内想到了一个可怕的可能性,顿时吓得他厚土化身被破开都忘了修补,只是问道:“难道你是......?”

    结果话都没说完就被一只暗红玄火大手从厚土化身里抓了出来,顿时一肚子话都给捏住了。

    “是什么是,本座九幽府君,秦广王,蒋镇。”蒋镇撇撇嘴,将玄火大手化作一个球形,将镇元子关在了里面,而后将那火球吞入腹中,自语道:“想想怎么处理你比较好,真麻烦,不如扔到血河里让地藏和尚一起看着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