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的佛法不一般 > 第五章 来讨债的
    本是测试意志、耐力、佛性等天赋的一千零一层石阶,到叶阳这儿完全不起作用了。

    望着同行众人,自已的闲庭信步,有着极大的差异。

    与此同时,叶阳心中有了一些失落,拔剑四顾心茫然的意味。

    这特么……我吃奶的力气都准备好了,你跟我说直接保送?太没成就感了。(叶阳内心读白)

    暂且不管那么多,总之是福不是祸,叶阳也不好意思不与众人同行,见师父已经瞬移上了第一千层石阶,就也想着上去看看,那么高的地方又是何种风景。

    第一百层石阶。

    第一百三十八层。

    第二百九十一层。

    ……

    第三百零七层。

    叶阳稳步走着。

    仍在一百零七层艰难提步的胖脸小和尚许安,双腿如同灌了铅一般,承受着来自佛像巨大的压力,额头满是冷汗,牙齿咬合震颤,双唇紧闭,压迫的感觉,让他像奄奄一息的老者,脸肉轻轻颤抖,荡出沉重的气氛。

    周围的数百名年方十一二岁的小和尚与他并无二致,也是如此。

    裤腿滴落咸涩的汗水,石阶上水渍到处可见,小拳头个个紧握,咬合如巨鳄,不肯松手。

    因为一松手,那股气就泄了,立即会被佛威压倒在地。

    更有甚者,已经放弃抵抗,坐在石阶上,接受命运的宣判,气喘如牛。

    很快,叶阳这个异类就被众人发现了,满座憾然。

    他显得是那般轻松,这石阶这佛压,对他毫无作用力,他仿佛是信步后花园一般,与众人格格不入……

    妖怪吧!

    众小和尚的内心是崩溃了,他们如绿叶,存在只为衬托红花的鲜艳……

    那种更上一层楼的滋味,他们也想尝尝。万众瞩目,一览众山小的意境,撕裂心弦般让他们发狂。

    只要是前行似跃,管他佛光加身,去他的静如潭水。

    对这群少年和尚来说,普渡众生是成佛之后的事,过程之中何必不争,不争你就输了。

    “大师兄,你看叶阳,他快破记录了,我寺建四千余寺,开窍大典上的最高记录是五百四十三阶,还是一个至等天赋的九十一窍弟子创下的,可叶阳他,竟是已经到了五百三十阶,他……他似乎还有余力,大佛之威压不他,他与佛有缘,佛性出众啊!”

    依云大僧一直在关注着叶阳,一会儿功夫,见他已上五百三十阶,内心狂呼之下,激动之言脱口而出。

    速度之迅捷,神色之淡然,空见大僧又何尝不是暗暗咋舌。

    如此妖孽之举,就算是绝等天赋者也比不上,那些出色的大秦皇子他也不是没见到过,今日一看,相形见绌啊!

    “空见徒儿,这叶阳徒孙可能归依佛门,褪祛俗尘之衣?”

    悟尘住持也是眉眼跳动,忍不住对徒弟开口道。

    轻咳一声,空见大僧勉强笑道:“住持师尊,不是徒儿刻意阻止,只是阳儿他凡尘未了,不适合做佛门弟子。”

    “凡尘未了?你是说他的那个假身世?”悟尘住持淡淡开口。

    空见大僧双目微阂,默然不语,显然是不想解释。

    一个时辰过去了……

    在叶阳的有意放慢速度下,堪堪到达了第九百九十九层石阶。

    “师……”

    刚想开口向师父问好,一声张狂笑语响彻云霄,将叶阳的声音直接打断了。

    “哈哈哈,十数年未来云归寺,没有想到今日一来,竟见到了一位绝等天才的出世,九百九十九阶啊,在我大秦国,在天阙境界,恐怕找不到第二个佛性如此深厚的小沙弥吧!”

    叶阳皱眉,把视线投下去,只见一位身着鱼龙服,腰系一把环首刀,虎背熊腰的中年男人,龙行虎步的从香客人群中走了出来。

    那衣服的质地,一看便知是上上等,这男人不简单。

    紧随身后的,是六个少年,四男两女,男的衣着华服,绣锦锂、龙羊、赤蛇图案,流光奕奕,佩剑后背,神色平静,丰神如玉。

    女的似乎是一对双胞胎,大约十二三岁年纪,头戴彩蝶挂饰,耳垂黄玉脂扣,梳流云羊角辨,青春活泼明媚可爱,身着轻纱紫色罗裙,随风飘动,露白嫩小腿,肤如凝脂,小脸略有婴儿肥,娇俏十足,光彩逼人。

    看到这对姐妹花,叶阳的怒气顿时消气,连带着看那中年男子也有些顺眼了。

    悟尘住持见稀客来访,脸上亦是挂满笑容:“江北州三路州牧徐七爷来小寺,自是使寒舍蓬荜生辉,但我一把老骨头了,听不见施主说话,施主还是上石阶叙旧吧!”

    “好,无妨!”

    中年男人转身对六个少年小声交谈片刻后,便踏虚而上,眨眼睛间便到了第九百九十九阶,与叶阳并肩而立。

    踏虚境!

    叶阳听依云大僧讲过,只有踏虚境的人才能够不借助妖兽,在空中行走如飞。

    没想到随随便便一个不请自来的中年男人,竟有如此恐怖的实力。

    见他一个踏虚境高手竟然待在第九百九十九阶,悟尘大僧哭笑不得:“施主,还是平阶叙旧吧。”

    徐七爷笑了笑,又看了叶阳一眼,右腿一迈,出现在了住持旁边。

    那一眼过来,叶阳在他面前,竟有一种赤身**的感觉……

    幸好卷轴沉寂在脑海中,没有踪影,要不然真有可能被他看穿,叶阳暗暗呼了一口浊气。

    悟尘住持看了看天空,见日光几近中天,向徐七爷邀请道:“叙旧无非平叙,话话冷暖,绝非重事,而食为天,大典之后,四下无事,不知故人可方便食一口斋饭再走?”

    “无事?怎会无事,无事,可不会登三宝殿,我今日,可是为讨债来的。”

    惩戒大僧诧异:“讨债?”

    徐七爷抿了抿嘴,摊手道:“对,正是为了讨债。”

    “因果相连,十数年前本寺种下的因,今日结果是正常之事,徐七爷想求什么果,尽管直说,本寺上下,当尽心竭力!”

    “我嘛,是为阴阳佛鱼而来,众所周知,小鱼儿河乃云归寺辖下之地,河中有阴阳佛鱼,十年一产,且在春暖之时出来求偶孵卵,而阴阳佛鱼乃纯粹的天地精气所化,对天阙境的修行者大有益处,无一丝后患,而那初生鱼卵,因为契和天地,甚至能产地之精气,对地魂境修行者来说,简直是天赐之物。

    小鱼儿河河水是妙空佛从九幽抽出,神鬼辟易,踏空境下,沾之便损一成修为,只能用佛勾钓出,所以在下想让云归寺帮忙,为我取勾钓鱼,以还那因果。”

    悟尘住持叹息道:“那鱼很难钓,而钓起鱼卵更是希望渺茫,以因求果,值么?”

    “值!”

    “为那六个少年?”

    悟尘住持往下指道。

    “正是。”

    看到小和尚们尽皆倒下,除叶阳外,最高不过三百六十八阶,悟尘住持叹了一口气,对依云大僧吩咐道:“你接着主持一下大典,我与故人去禅院细谈,还有,莫要怠慢了下面几位那几位小施主。”

    依云大僧正欲点头,徐七爷抢先一步,兴趣盎然道:“那小子还没走完呢,估计还能再上一层阶梯。”

    “这……叶徒孙,你可还能再一层?”悟尘住持苦笑道。

    叶阳也不婆婆妈妈,抬腿便走,上了第一千层阶梯,见上面还有一层,觉得有些不大舒服,强迫症起来了,又往前迈了一步。

    他居然上了一千零一层!

    众大僧包括徐七爷尽是一副见了鬼的模样,嘴巴微张,似乎是见到了这世间最不可思议的一幕。

    一千零一层啊!

    一个少年,还没有正式踏上修行路,居然上去了!!!

    这个世界太疯狂了……

    悟尘住持强压下震撼,朝徐七爷问道:“徐施主,这一千零一层你可能上?”

    “差点……差那么点火候。”徐七爷脸色微红,颇有些羞愧。

    开玩笑!

    那可是与大石佛肩并肩!

    修为不再上一层,怎么可能能在第一千零一层站的住脚?

    如果说一千层以下,考验的是天赋与佛性的话。

    那么第一千零一层,就只是单纯的考校一下修为而已。

    他,真是个佛门怪才。

    除空见外,众大僧在心中哀叹:可惜他留了头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