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的佛法不一般 > 第三章 开窍大典
    “进了武院,先到哑巴阿伯那儿问个好,他是师父的朋友,人虽然残了,本事却不小,都是苦命人,只不过他的命苦从无妄来。

    你呀,以后别总是随着自己的性子,毕竟惯着你的除了师父再无旁人,武院的师叔们,可个个讲究佛法战技等等本事才是真理,你若是本事不济,那就没脸见人喽。

    还有,修行上的事,问师父也行,好歹师父也……”

    空见大僧右手攥着佛珠,一下一下地转动着,口中不断交代着什么,宛如送孩子远行的父母,那份絮叨,一般无二。

    眼前这个人,一个大和尚,为了他,从小便劳心劳力。

    叶阳记得,他把自己拉扯大,又是何等艰辛,走遍十里八村为他寻一口乳、水,为了合自己身的衣服,不顾旁人如何议论,竟是自学了织衣之术……

    夜间不安分的“被子”,换洗过好几次的“床铺”,甚至于因为自己体虚,慌不择路,不顾佛门清规,寻来肉食米酒,只为让自己吃上几口,强健体魄。

    虽为一代大僧,到了自己这里,与含辛茹苦的父母,并无二致,甚至还要顶受更多的压力。

    想到这儿,叶阳哇地一声,痛哭起来,他知道,从今往后,凡事依靠便少了三分,再回不到童稚时模样……

    “你这孩子……怎么还哭了起来?听话,男儿有泪不轻弹,你都十一二岁了,该独啦,师父不可能护你一辈子。”

    这一声声被叶阳挡在耳外,他只想在温室的尾巴,再享受片刻温存。

    空见大僧见其捂住耳朵也不恼,笑着用大手缓缓而有力地,将徒弟小手推开了。

    “你先别蒙,师父还有话问你,有事对你交代。”

    叶阳抿嘴,小鸡啄米般的点头:“师父你说,孩儿听着。”

    “今日既然初学了修行法门,那你告诉师父,初融灵气入身是什么滋味,可曾有一丝酸涩?”

    小脑袋晃了晃,叶阳回味着,许久才咂巴咂巴小嘴,颇有些意犹未尽。

    “舒畅,说不出来的舒畅!空气中好像有斑斑点点的浅绿色萤光融进了孩儿体内。

    初融时十分清凉,彻骨地温润,浑身若包裹着一层棉花,不,比棉花还软、还柔,只觉得比待在娘胎里还要舒服……

    酸涩?这个我想想,似乎腰间偶尔有一阵酸酸的,倒也不涩。”

    阳儿的命门在腰间!

    空见大僧笑呵呵地道:“徒儿,你以后注意捶锻腰间,或者寻一门防护腰间的战技也行。”

    “为何?”

    “这个你以后就知道了。”

    “师父,你不关心徒儿多久修得一丝灵气么?”叶阳把头拱了过来,邀功似地笑咪咪道。

    “这个呀,不必关心,因为师父知道,徒儿一定是第一个!”

    叶阳瞪大了眼睛:“师父,你如何知道?依云师叔告诉你的?”

    “佛曰:不可说。”空见大僧摇了摇头道。

    “师父,那你给徒儿讲讲六个小境界吧,徒儿不是甚懂。”

    师父既不惊讶也不惊喜,叶阳失去讨宝的乐趣,神情萎顿。

    “六个小境界么?嗯,初识、炼达、知归这三境就是灵气的积累与掌握,各境界并无不同,至于迷善,是要人融会天地意蕴,众成则是通晓境界的真谛,至于期破,这个更难,得把法相拆散重聚,使其更加坚固,威力更大,不过这仅仅只是佛法的门路,众术派各有千秋……”

    各有千秋?

    莫非道术、魔技修行的法门不一样?叶阳目瞪口呆,如同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一发不可收拾。

    “师父,怎么个各个千秋?”

    “这……也罢,说与你听,就拿魔修来说,他们在天阙境与地魂境,不是与妖兽订立契约,而是自行炼体锻体,从而领会天之精气与地之精气。”

    叶阳来了兴致:“那道术呢?他们怎么领会?”

    “捕无主天地灵物,融入已身,寻得天地之精气,从而踏入迷善这一小境界!”

    “这天地之精气是什么东西?很重要么?师父。”

    “那不是东西。”

    叶阳神色异样道:“嗯?”

    “口误口误,要说这天地之精气,那可是人踏上修行路的根本,天下众派各种法门,万变不离其宗,都是唯有汲取天地之精气,才能从知归到迷善,否则天阙境迷善之前,皆为**凡胎!”

    “妖兽呢?”

    空见大僧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轻笑道:“徒儿,你可知道,九万年前,为何人类弱小不堪?”

    “不知。”

    “便是因为人类寿命仅有百余载,而妖兽却能有数百乃至千年的寿命,它们就算不用修炼法门,等上几百年,体内的天地之精气也积累足够了,自然踏上了修炼之途,与我们人类不一样,所以我们被妖族乃至百族奴役。

    而且寿命决定了整体族群的见识与心性,百族们个个都是活了几百年的老妖精,可比人族几十载寿命强多了。

    所以,玄空佛祖,开创修行之法门,强取天地之精气,实乃我人族共同的恩人。

    凡有得必有失,人族虽不是得天独厚,但繁衍能力惊人,所以才在九万年后的今天,势力遍布。”

    叶阳皱紧眉头道:“懂了……”

    “不,你不懂。”

    “徒儿何时能懂?”

    “很快。”

    “来,师父教你清心咒。”

    “嗯。”

    ……

    几日后,开窍大典如期而至。

    天清,阳光明媚。

    一声号角,卷起沧桑。

    威武呐喊间,声声威喝送来了三百多名小和尚,随一群大僧踏入了大雄佛殿。

    大雄佛殿,乃云归寺正殿。

    端得是雄伟无比,佛法普照。

    一尊大佛屹立在百米高台之上,阳光直射下,奕奕生辉,佛脸眉宇间,满是悲天悯人……

    高台大佛之下,有数千阶梯,直达宽阔无比的地面广场。

    四面皆是二层楼宇,将广场凸立,而叶阳与小和尚们在广场之上,显得很是渺小。

    佛珠串串,送来安宁,佛语喋喋,唤入详和,佛尘阵阵,卷起清香……

    高台阶梯上,是念经文的大僧与住持,诵读来自远古的经文。

    而高台大佛脚下,是各种素食祭品,与几柱大长佛香。

    场景之宏大,十年一见。

    云归寺的开窍大典,对外开放,这吸引来无数香客。

    四面八方,都是人。

    原本宽阔的广场,因为人群的存在,才显得不那么宽阔,恰到好处。

    佛家大典,禁喧哗。

    而人们早知这点,保留着对大佛的敬意,对寺庙的敬意,嘈杂声显得不那么大,刚好没有盖住佛音。

    佛音滚滚而上。

    大青山的天际,因为佛音的存在,众大僧的加持,满是佛家清净,辉映烫金色的功德之光。

    鸟雀迎着金光环飞,树木带来回音,整个天宇,欢脱无比。

    十年之前也是如此。

    十年的今天,送走了一批修行有成佛人,送来了一批初踏上修行路的小和尚。

    震憾间,少年人叶阳望向玄空大佛,这才安下心来。

    触及佛音,四目相对。

    仅叶阳可见的灿烂金光下,一道卷轴从佛眼中飘了出来,顺着他的眼睛,进入体内。

    叶阳骇惊,心下一沉,发现脑海之中,飘着一道金光璀璨的卷轴,卷轴映出四个辉煌大字:神魔佛典!

    四个大字开始回荡在脑海,叶阳甚至清晰的感觉到,或者说仅仅只是一种错觉,错觉在于沉封已久的潜意识告诉他,这道卷轴本该属于他,现今只不过是物归原主罢了。

    九万年前,玄祖佛祖的脚步响起,在神州大地遍布,似乎更像是他的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