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你的好友上线了 > 第一章 新租户
    北方的秋风很冷,冷的彻骨,漂浮的叶子有时候就像是刀子一样,抽在脸上有点生疼,几只野猫匆匆跑过,顺着墙角,几步就跳上了房沿,扭头看了一眼站在风里的陈牧,跳到了墙的另一边,不见了踪迹。

    直到这几只小野猫不见了踪迹,陈牧才扭过头,紧了紧身上的风衣,呼了一口气,苍白的脸感觉有些病态,但是深沉的眼睛却像是星星一样,内含着一种说不清的光亮,违和的脸,深邃的眼,看起来有种匪夷所思的契合感。

    陈旧的老巷子住着的人不多,都是一些苦人儿,平日也都忙忙匆匆的,生活沉闷的了无生趣。

    一片枯黄的梧桐叶子落在陈牧的脚边,顿了一下,陈牧逮住了脚边落单的叶子,推门进了院子。

    古朴的老院子,如果是在京城,不,哪怕只是在市区,估计也都可以让很多人一辈子衣食无忧了,不过很遗憾,这里只是被遗忘在城市边缘的村舍遗迹,所以在这里,沉寂就是基本的旋律。

    不过,这里却很适合陈牧,他很年轻,但是真的很适合这里,就像手里这片被逮住的叶子,落单了...

    院子算是最古朴的一种四合院子,模仿京城的样式建的,可能没理解精髓吧,显得不伦不类的,不过用来住人,尤其是这里的苦人儿,足够了。

    “小陈,回来了?”

    靠东的屋子住着一个老头儿,有儿有女,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只有老头儿一个人在这里过着日子,活的有些心酸。

    陈牧点点头,没说话,只是下意识的把风衣领子紧了一下。

    老头儿眼神并不好,也不在意陈牧的态度,“你说你啊,这几天你每天都是晚上工作,这样长时间下去,身子会垮掉的,如果有可能,找点白天稳定点的工作比较好。”

    老人总是絮絮叨叨,可能是平时过的太无聊,需要有人说话,所以一般陈牧不回他,他也会说上几句。

    听完老头儿的话,陈牧顿了顿,想进屋的时候,鬼使神差的点点头,然后隐匿在昏暗的北屋。

    老头儿看着陈牧的背影,无奈的摇摇头,叹息一声,在他看来,陈牧可能是一个可怜人,毕竟没有谁在这么朝气的年纪会过的这么沉寂,感觉比他还要老气,尤其他还听房东说过,他好像还是大学生哩,大学生可都是文化人啊...

    ...

    屋里,没开灯,虽然还是白天,但是因为天有点阴,所以有些暗。

    陈牧坐到靠窗的旧书桌前,借着飘渺的光线,翻出了一本旧笔记本,匆匆翻到了最新的一页,仔细想了想,陈牧打算写下来一些事情。

    刚刚提笔,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陈牧脸色瞬间又变白了几分,眼神中却多了一抹冷意,修长的手指夹起一款陈旧的按键手机,盯着来电显示。

    一个陌生号码!

    “哪位?”

    铃声快结束的时候,陈牧沙哑着声音沉沉的问了一句,只听声音,根本不可能听出这是一个年轻人的声音,感觉像是指甲哗啦铁板的刺耳声音,除了难听就是瘆人。

    对方似乎也没有想到开口的声音会这么“出人意料”,一时间好像愣住了。

    陈牧也没有再开口,平静的一塌糊涂。

    “请问...请问,是陈牧么...?”

    有些小心,传过来的是一个带着一些懦弱感的女声,语气中似乎还带着一些说不清的害怕,周围还有一些很轻很淡的呼吸声,人好像不少,不过从呼吸的节奏中能感觉好像都挺压抑的。也是,这样的声音,正常人听起来,应该都是会压抑的吧...

    “打错了。”

    陈牧声音依旧这么难听,没有什么语气变动,甚至连眼神都没有什么波动,说完之后直接挂了电话。

    ……

    夜歌KTV里,屏幕上是静音,只有MV无声的跳动,七八个人围在桌前,听着电话里的“嘟嘟”声音,面面相觑。

    “这个...陈牧换号了?”

    一个穿着西装,一脸风骚的头发的家伙说话了,只是感觉有些纳闷。

    “不该啊,这才三个月,就算是回老家,也不该换号吧。”

    一个打扮的花技招展的女生出口。

    “可是刚刚的声音...不是陈牧啊,那么难听,一听就不太像是好人...”

    “要不...?再打一次?”

    “要打你打,这声音我可不想再听第二遍了,比鬼叫还难听!”

    几个人都对这个声音有种厌恶感,想想也对,正常人估计没人能生出好感。

    “算了,算了,再等几天吧,反正到时候所有同学都要回来拿证书的,到时候再联系陈牧好了,咱们自己玩吧。”

    风骚男最后打断了这些人的讨论,包房里又响起了噪耳的音乐生,而且声音比刚刚还大,好像只有这样才能把刚刚难听的声音从脑海里抹除出去。

    ……

    陈牧挂了电话之后没动,只是打开了手机上的一个聊天软件,只不过这个软件样子不怎么好看,黑色的聊天气泡,就像是微信标志的漆黑版本,只有这个,其他什么都没有。

    好友列表只有三个人,但是现在没人在线,也没人发什么朋友圈,陈牧自然也没打算发消息。

    毕竟他和死人,没什么共同话题...

    陈牧把目光从手机上转到旧笔记本上,想了想,没有继续写什么,只是单独的把逮住的枯叶夹到了这一页里,合上了笔记本,然后放到了书桌里了。

    ...

    “来,进来看看吧,现在只剩下西屋了,东屋和北屋已经租出去了。”

    院子里有开门声,随后就有人说话。

    “真不能再便宜一点了么?如果合适,租的时间会很久。”

    一个女人说话,新租户吧,声音挺好听的,也挺年轻,尤其是听过陈牧的声音之后,更觉得像是天籁之音了。

    “不是我说,你随便去打听,要是能找到和我这个院子一样的,价格比我低的,随你定价!”

    房东是个中年人,肚子很大,一脸的肥肉,看起来像是老板,但是实际上就是在接近市区的一个小饭馆儿里当大厨,据说还是首席厨师。

    “你看看院子的面积,这么多空地,租了我的屋子,院子随便用。

    到时候随便种点菜,都不用买菜了,说不定还能卖点。”

    房东继续说着租自己房子的好处,“而且,你出去看看周围,除了我这个院子,哪个里面的租户不是一家人一起住的?而且基本都是带孩子的,你想合租,麻烦事儿可少不了,就我这里,一个老爷子,一个小年轻,都是一个人,你们生活起来也省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