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全球崩坏 > 第147章:今夜或不再
    大雨哗哗的从天上砸下来。

    寂静的黑夜中除了这哗哗声再没有声音,不远处就是一片连绵的山脉,顾眠知道这里不是什么荣安小区。

    他看到豆大的雨滴打到司机身上,但司机却毫不在意一样,只是扯着嘴角,保持着古怪的笑容。

    “到了”司机开口。

    顾眠没有动。

    “到了”司机的声音又从车窗外传来。

    顾眠还是没有动。

    “到了”司机机械的重复着这两个字。

    他诡异的声音和哗哗的雨声结合起来,显得更加诡异。

    顾眠抬头看去。

    只见外面的人弓着腰,把腰弯成一个诡异的弧度,那张脸几乎要贴到车窗户上。

    司机湿漉漉的脸上仍然是那一成不变的笑容。

    顾眠看见他的嘴一张一合着吐出两个字来:“到了。”

    一阵寂静过后,车里面的人终于有了动作。

    “你知道吗……”顾眠又低下头去,隔着车窗沉闷着开口。

    雨中的司机几乎把脸贴在车窗上,死死地盯着里面的顾眠。

    顾眠没有在意,而是用头皮对着他那张脸,接着说了下去。

    “我曾经教过二十八个调皮捣蛋的学生,他们从来不尊重老师,还威胁恐吓甚至对老师出手”

    “我觉得这样不行,就好好教育了他们,其实我一开始不想这样的……后来事情发展得很顺利,他们都死了”

    狂风夹裹着暴雨砸在车窗上,窗户被打的噼里啪啦的作响。

    外面弓着腰的人脸微微硬了一下,那笑容好像僵在了脸上。

    顾眠微微抬头。

    “后来我遇见一个女人,我忘了她叫什么了,总之那是一个胡搅蛮缠的女人,疯狂而又狠毒”

    “她带着怨气杀了很多人,所有人都拿她束手无策,我觉得这样不行,她不能带着怨气一直留在这个世界上,我必须拯救这个手上沾满了无数鲜血的人,让她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我觉得当她的头从脖子上掉下来的那一刻,她应该后悔的反思了自己的一生”

    顾眠又把头抬起来了一点。

    与此同时他把手摸向旁边不远处的吉他包。

    外面的人停住了动作,也不再敲车窗,也不再发出任何声音。

    大雨滂沱,噪杂的雨声充斥着整个黑夜。

    顾眠接着开口。

    “那个勾结富豪的医生,我不久前跟你说过,他其实有一个伟大的梦想”

    “那梦想是什么我不便多说,只能告诉你当我看着他从十几层楼上掉下去摔成一朵花的时候,我帮他完成了他的梦想。”

    说到这里的时候司机看见车内的人终于全部把头抬了起来,里面人的脸上挂着一种与现在的环境格格不入的表情。

    他从来没有在任何一个受害者脸上看到过这种表情。

    那是一种诡异的、得意洋洋的笑容。

    与此同时,二人的头顶猛地劈下一道雷电,好像有强烈的光芒从天空的裂缝里迸裂出来一样,司机只觉得自己的眼睛有些晃。

    伴随着强光的是一个剧烈的雷电声,就在他们头顶响起。

    但就算雷声震耳欲聋,司机也听到了从车内传来的奇怪到令人胆颤的笑声——“嘿嘿嘿”

    接着他看到了车内的医生拉开了手中的吉他包。

    但里面并没有吉他。

    一把铮明瓦亮的电锯从包里被剥出来,在雷电的光芒下格外刺眼。

    雨中的提着斧子人似乎踉跄了一下,他看见车里握着电锯的人伸手想要拉开车门。

    “师傅,再开快点啊!”胖子急吼吼的伸着头看向前方。

    密集的雨点不住地打在挡风玻璃上,雨刷刷了又刷,但每次在挡风玻璃上擦过之后就会有更加密集的雨水打上去。

    车里的人几乎看不清前方。

    整辆车都在被密密麻麻的雨点砸着,四周都咚咚作响。

    胖子全然不管周围的噪音,只伸着头瞪大了眼睛看着挡风玻璃,企图能用眼睛把上面铺的一层雨水擦掉一样。

    因为车开的太快,挡风玻璃上的雨都几乎被风吹的顺着玻璃逆流起来。

    这种危险的天气原本是不易行车的,不说已经完全花了的车窗户,现在他们是在向山的方向行驶,此时从山上流淌下来的雨水十分汹涌。

    因为临山,这地方的雨水比其他地方深了不少,在这种环境下行车是十分危险的,搞不好就会出个什么意外。

    好在这车似乎和一般的车不一样。

    司机也和一般的司机有所区别,虽然挡风玻璃已经完全花了,但司机仍然不需要看路一般驾驶着车子。

    “其实我不是很担心顾眠的安危”楚长歌坐在旁边推了推自己的眼镜:“不过这两次的副本难度都没有说明,我有点疑惑。”

    胖子回过头来:“楚小哥你这会就别疑惑那么多了吧?有那点心情还不如担心担心医生。”

    楚长歌转过头来:“我觉得在这里担心他应该没什么用。”

    说的很对,很有道理,胖子无法反驳,只能默默地噎住。

    山已经近了。

    即便挡风窗已经被雨水模糊的不成样子,胖子也看见了前方模模糊糊的成片的山脉。

    他雀跃起来:“我们快到了!”

    “嗯”楚长歌看着窗外:“快到了。”

    越接近山,路面上的水流就越湍急。

    司机显然也十分着急,他飞速的驾驶着车子向前开去,又开了大约两三分钟左右,三人看到前方似乎有灯光传来。

    胖子瞎了眼也认得那灯光,今晚他已经不止一次见到过这出租车上的远光灯了。

    “前面有出租车!”胖子拿手拍着座位:“医生肯定在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