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神道复苏 > 第二百七十四章 天地异象(为盟主楚梦瑶的梦丿加更!)
    清清的龙水潺潺的逆流着!

    以大泽湖为起始,长水为末端。

    龙水自东向西,逆流而上,打破百多年来的常规。

    龙水浩浩荡荡,横跨二郡之地,依靠着龙水为生者的渔民数不胜数。

    长水中有着渔船,自西向东,顺势而下,不断的捕鱼,但此刻龙水逆流,渔船反倒是自东向西,此时一位中年渔民,双手紧紧的抓住渔船,看着逆流的龙水,不由的浑身发抖。

    此中一幕,实在是太过惊人。

    龙水逆流之后,自龙水之上,却是浮现出霞光和瑞气。

    霞光千条,瑞气万道。

    一条条鱼,不断的开始从水中冒出。

    鳙鱼,青鱼,鲤鱼,黑鱼等等等,各种各样的鱼类,他们冒出了头部,半个身子在水中,如同巨大的阴影,充斥在龙水中。

    也把龙水水面,都给用血肉之躯,扑上了一层华盖。

    从七品是红敕之神最后一个品级,下一个大品级就是金敕之神。

    而从七品神祇在这一方世界,也算是登堂入室,也是赫赫威名的强者了。

    天地有感,自有异象。

    龙水之中的水族,争先的浮出,他们有的不断游动,有的却是欢快的跳出水面,然后再落入水中。

    一只短腿乌龟,却是不断的在龙水中爬动着,赫然正是窦长生那一只。

    此刻屁颠屁颠的来到长亭之外,在水中冒着头,时不时开始偷看长亭。

    此刻长水郡中神庙前,大量信徒汇聚于此,万事开头难,当度过了起始阶段,越往后期越为简单,完全就是滚雪球,不断的层层开始滚动即可。

    这六年来窦长生看似与世无争,万事毫不关心,可一直都在暗中渗透四方,方山东方为丰城县,正是龙华郡,西方就是长水郡。

    当初退入方山,也是要借助着方山这样便利的地方,不起眼,还接连龙华郡和长水郡,此时昔日埋藏下来的暗手,已经开始动用。

    信徒们开始逐步上前,来到河伯庙宇前,走入到河伯庙宇中。

    一座矗立于此的神像,端庄肃穆,宝相威严。

    神像已经不复往日手持降妖宝剑,怒目圆睁,威武不凡的将军姿态了,此时的神像端坐于金椅之上,双手放在膝盖之上,身披官服,头戴官帽,一丝不苟。

    要是仔细观看,官服的款式和样式,和当今大周的略微相似,非常的接地气,只是稍微变种,有一些不同。

    能够让人一眼即可看出,这是官老爷。

    这就是窦长生追求的效果,神道需要信徒,太过高大上,注定是脱离了群众,看看祭拜小神和大神的香火程度就知道了。

    当然到了大神的程度,也是无需香火之气了。

    神道红敕之神和金敕之神需要香火,当到了青敕之神时,就已经脱离香火之道了,到时候哪怕无香火,也不会陨落。

    那时候化身为天地法则,如水,如火,代表着天地规则,那才是神道自由自在的时候。

    王老实亲自主持,信徒排成长队,开始逐渐的一位位开始上香。

    信徒汇聚于神庙前,一开始只是少数,大周还反应不过来,但伴随着窦长生登临从七品神位,声势一起,大量信徒开始汇聚后。

    大周自认不是白痴傻子,此刻早就已经暗探来到了神庙之外。

    一位青色长裙的女子,高贵冷艳,站在一处一棵树干之上,美眸冰冷的凝视着神庙,看着神庙排成长蛇般的人群,神庙大殿中袅袅升起的香火之气。

    红唇的嘴唇张开讲道:“龙江前段时间推平了和泷水联系,让龙江和泷水贯通,我暗中已经查明,郑存义和此神暗通,等着把消息上报陛下时,郑存义已经挂冠而去,消失的无影无踪。”

    “当时我便晓得,此神已经登临了龙江江神,知道此神要图谋长水,可不曾想到会这样快。”

    庙宇牌匾之上的一行字,极为的此言,让孔玲冷若寒霜。

    “大人,此神庙直接推平?把信徒都给圈禁起来?”身材魁梧的刘通,看着神庙,目光平静,早就无了以往的愤怒,这么多年来,这神庙怎么也平不掉不说,反而让神庙越建越多。

    上一次就连悬镜司首尊都死了,眼前不过是一个司使,一个婆娘,哪里有能力推平神庙,此言语不过是例行公事。

    孔玲目光看向一旁刘通,看着懒洋洋混不在意的神色,不由的开口呵斥讲道:“悬镜司不收无能之辈,这幅姿态,如何能够委以重任。”

    “大人教训的对。”刘通语气不悲不怒,这么多年来,自己依然还是副百户,那姓陈的也好不了多少,至今也只是比自己高一级,也只是百户的位置。

    自己和他斗了这么多年,这大周眼看都要大厦将倾了,刘通已经乏了,没有心思再斗下去了。

    一身英雄气,此刻已经被磨的七七八八了。

    孔玲不满的冷哼了一声,要不是悬镜司正是用人之际,外加这刘通本事不弱,这样的态度,就要惩戒一番。

    “走,回去禀告陛下。”

    “那这神庙就不管了!”刘通在一旁伸手一指神庙,语气平淡的讲道。

    “这龙水河伯,现如今已入长亭,那里反贼齐聚,牵一发而动全身,不可妄动。”孔玲美眸中浮现出忌惮之色,语气慎重讲道:“是否动手,自有陛下决断,身为臣子,不可妄为。”

    孔玲带着刘通离去,很快就已经回到长水郡城中。

    长水郡城,临时修建的行宫外,却是被阻拦住了,昆吾道人抚摸着自己的胡须,站在行宫外看着孔玲,开口对孔玲讲道:“陛下清修,外人不可入。”

    “孔司使还是离开吧。”

    “我有急事,禀报陛下。”孔玲未曾离开,据理力争,沉声开口讲道。

    “此事陛下已知,稍后自有口谕传下。”

    是战,还是当做没有发生,此刻皆在人皇一念之间。

    不光是孔玲站在行宫外等待,此时的长亭中众人,却也是凝神静气,不过一个个目光全部都停留在窦长生身上。

    炙热的目光,如同看待多年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