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被系统开了挂 > 第9章 你之仙草,我之毒药
    “喂喂,你们大家都看了新闻报道没有?就是上次那个黑洞,它又吞噬了一颗黑矮星,直接被美利坚的天网给拍摄了下来,进行了现场直播,那个画面,真的很劲爆。”

    才是回到了寝室,身为话叨的宋非凡,一阵噼里啪啦开启了话题。

    不过这一次,他们好像对此问题兴趣不是很大,每个人都好像肚子装着事情,一副心事重重模样。

    “喂,你们到底是怎么回事嘛?这可不是在课堂上,你们能不能暂时放下课程来好好的让自己放松一下?老是把自己捣鼓成一副紧张兮兮的样子,看着真让人受不了。不就是木系元素的灵力觉醒么?水到渠成,没啥大不了的啦。”

    “宋非凡,你还是少说两句吧。方教官给与的一个月期限,你看日子都过去大半个月了,这木系元素的灵力开启,我们四个人当中都没有一人觉醒,唉,要是到月底,没人能觉醒的话,我们就真惨啰。”司马南摇摇头。

    一向严厉又有威望的方教官,到哪时候还不知道会对他们做出什么样的惩罚来呢。

    想想都觉得恐怖!

    “可不是嘛,我可没有像宋非凡你这样大的心,到时候真受了惩罚,你可别第一个哭唧唧的。”

    夏明哲喜欢摆谱讲道理,不过他还有个癖好,喜欢落井下石。

    谁要倒霉落在他手上,这厮绝对会恶狠狠的去打击,下手不会留情。

    人称“插刀教主”,跟他的秉性还真是匹配的恰到好处。

    包小天安静的躺在床榻上,他好像在规划着一些什么事情。

    包小天在他们6个人当中,他绝对是最沉默寡言的一个。陆一白的话已经够少的了,想不到包小天比他更甚。

    当然了,在寝室中,包小天的性子历来都是比较冷淡的,沉默寡言,他们对此都已经是见多不怪的习以为常了。

    或许包小天的存在,在他们眼中看来就是个沉默寡言的插班生,仅此而已。

    6个学子,除去了陆一白觉醒了水系灵力之外,余下的四个,他们不管是吃饭,上课,还是睡觉,裤兜都装着一块烂木头。

    木系元素灵力觉醒,对于他们四位学子而言,如是火烧屁股,迫在眉睫,一刻都耽误不得。

    所有人都不在说话,他们每个人都掏出了烂木头,凝聚精力,尝试着各种各样法子,希望能一举触摸到木系元素的灵力屁股。

    即使不能马上觉醒,哪怕只是摸摸一下屁股也好啊。

    当然,包小天是除外的。

    不过只是安静一会儿的寝室,马上被打破了,一向比较好动的楚飞扬,他一个蹿步就蹭上了陆一白床榻上,一把抱住了他胳膊:“一白,你行行好呗,我来跟你取经了。你能跟我们都说说当时你是如何觉醒水系元素灵力吗?说说哈。”

    “对对,我怎么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记了?”

    啪的一声,宋非凡一拍脑袋,也是随之蹭的一下子,蹿上了陆一白床榻上。

    寝室的床位面积本来就小,一下子承受了三个大男孩,空间狭小,转个身子都不能,让他们呼吸都是热乎乎的。

    陆一白现在也只是得以觉醒了水系元素灵力而已,他并没有任何能力去对水系元素进行操控。

    方教官话说的没错,他们10班一品地玄,是天龙武校存在最小最弱等级的弱鸡。

    “喂,陆一白,我们都在跟你说话呢,你发什么愣啊?是不是你不想告诉我们?还是说你已经觉醒了灵力,看不起我们这些凡夫俗子来了?”

    宋非凡的质问,真是噎死人不偿命。

    “没……没有这回事。”

    陆一白一张脸色立马涨得通红:“我只是有点不大舒服,你们下面口袋上的那是木头吗?一直顶着我的屁股,好生难受……”

    “啊……真不好意思,那不是烂木头,是我的金箍棒啦,要不,我掏出来给你看一下呗。”楚飞扬荡笑的一脸不怀好意。

    少年心性,热血方钢,肢体相互挨着勾搭一起,难免会产生点生理上的冲动,那也是正常的不是?

    “行啦,陆一白,你别再磨蹭了,别理楚飞扬那一头牲口,赶紧说说。”宋非凡的不耐烦连连催促。

    “呃……其实吧,当初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当时依照了方教官给以的提示,然后就一直凝聚精力在那杯清水上……后来,直到月末的倒数几天,我脑袋随之嗡的一声,感觉身子好像一下进入到了某个诡秘的空间中,很舒畅,很惬意……”

    尼玛,这话说的好像是吸附了某种迷幻剂样,随着身体方生了一系列的化学反应。

    唉,看来真的是你之仙草,我之毒药啊。

    他们武魂得以觉醒,可是他们的灵力可不是每个人都如出一辙的啊。

    成功不可复制,古人诚不欺我。

    ……

    15班的二品中雀,清一色的女子团,四个女子学员,应如是,欧阳倩,柳如烟,顾青衣。

    此个女子学员们,段位都是二品,家世显赫,天之骄女,羡煞了所有人。

    15班的四朵金花,绝对能够成为武校的一道独特靓丽风景线。

    唐傲之所以能成为15班的督导教官,只能说他是捡了方寒的漏。

    时日至今,唐傲都不能理解方寒的所作所为。

    为何方寒这厮放着美女如云的天之娇女二品中雀15班不任教,反倒是跑去资质平平的一品地玄10班呢?

    自降身份,自毁前途么?不都说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的么?唐傲对此真的不明白。

    都说红颜祸水,可是人人都想要,都说天堂很美好,可是人人都不想去,都说金钱是万恶之源,可是人人都想捞,都说高处不胜寒,可是人人都往高处走。

    方寒反而是背道而驰。

    也许,他理应该是好好的去感激方寒的。

    唐傲每次见到这四朵金花,心情总是格外美丽。舒适,舒爽,惬意的美滋滋。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男人历来对于美丽的东西,总是趋之若鹜。男人最大的共**好,即使他们长了80岁,甚至是100岁,他们永远只喜欢18岁的小姑娘。

    千百年来的尿性,一点都没有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