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被系统开了挂 > 第6章 灵识定力
    灵识定力?这又是什么鬼东西?

    学员们还是一脸的懵逼。

    唯独包小天,他看起来一脸似懂非懂,一副心事重重模样。

    作为至今灵力还是个特写大号“0”鸡蛋的插班生,包小天历来都是有自知之明的。

    10班是一品地玄,除去他之外,余下的5个学子们的武魂全部觉醒,现在教官又在尝试着唤醒他们的灵识定力。

    这一切的一切好像都跟他包小天没有一毛钱的关系,他在10班的存在就好像是绿叶衬托出红花的娇艳。

    然而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是,包小天这插班生觉醒的竟是被开了挂系系统赠送了一个超级大礼包。

    上清六甲符箓秘术的调运之气!

    天降运气,福气高照。

    方寒继续做了提示:“什么是灵识定力?此个概念有些抽象。那么我就跟你们举例个简单例子吧,集中你们的注意力,全程关注在杯中清水上,将杯中水想象成一个**人物,爸爸妈妈,又是或者爷爷奶奶亲朋好友什么的,如此一来,固定的水体液体就有了形状,拥有了人的神态举止等等。”

    “即有了人体神态,那么此举更加的简单了,人分三六九等,正如水中包含的微量元素一样,你们只需对应分拣而出,课程算是圆满完成了。”

    方寒的一番话提示,对于他们学子而言,真的是很抽象。

    水体是无形无状的,放入任意一个东西中,即可改变它们的体积容量。

    人是分为三六九等没错,可是人脸能够识别啊,这他妈的水分子都是一样的,该怎么个识别法?

    他们只是堪堪一品地玄,初选合格者而已,怎能跟他们异能者相提并论啊?给他们异能者提鞋都不配啊。

    仅此第一课堂,此举就一一难住了所有学员们。

    将水中的MG微量元素给分拣出来,难啊,堪比登天还难,徒手摘星也不过如此。

    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船到桥头自然直,车到山前必有路,果真如此么?

    想必只有鬼才知道了。

    方寒是何时离开课堂的,并没有人注意。

    楚飞扬,夏明哲,司马南,陆一白,宋非凡,5个学员齐齐遵照了方寒的提示,全程关注的盯着桌子上的杯中水,心无旁骛。

    只有包小天,他依旧是一副神游模样。

    那些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他好像至今都没能晃过神色。

    10分钟,20分钟,30分钟……直到40分钟之后。

    他们6个人全部落得眼眶红肿,发酸,胀痛等症状。

    呼!

    这课程作业,不是一般的难,难于上青天。

    “哎,你们说方教官是不是故意为难我们啊?怎么第一堂课程就这么难了?我的妈啊,想想往后的三年,堪比魔鬼地狱吧。”

    发出一顿牢骚的是楚飞扬,他一边捶打着酸痛肩膀,一边对着其他学员发问:“哎,你们难道对此就没有什么异议吗?让我们一品地玄的学员来完成异能者课程,这不是操蛋么?根本就不可能嘛。”

    “试问为什么不可能?这不过才是刚刚开始而已,我对此很有信心的。”宋非凡一副自信满满的模样。

    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

    要是连这点信心都没有的话,不如趁早滚回家卖红薯吧。

    “非凡说得对,我赞同。要知道,我们能够通过测试就已经打败了九十九以上的人了,而我们还只是一品地玄,凌驾我们之上的可是二品中雀,三品地黄,更别提那异能者,半圣,大圣咖位级别的了。还是那一句话,我们一出生就输在了起跑线上,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不努力呢?各位,你们觉得呢?”

    夏明哲在他们6个学员当中,喜欢摆谱说一举三,道理总是一套又一套的。

    楚飞扬白眼一翻,算是表示了默许。

    “咳……怎么说呢,笨鸟先飞是没错,可是方法不对的话,那就是笨鸟先飞早入林,然后不知所踪。”司马南一张嘴说话真是噎死人不偿命。

    这不,夏明哲还真的是被噎住的一副无可奈何。

    陆一白,他始终都在全程关注的盯着杯中水,目光一刻也没有移开。

    仿佛杯中水正在上演着少儿不宜的画面,魅惑至极的让人舍不得移开目光。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家中的贫瘠,使得陆一白比起同龄人的心智更加的早熟。

    生活的艰辛,生活的不易,让他这一双肩膀过早的承担了人间疾苦。

    不管处事还是做人,他必须得比起其他同龄人需要付出130倍努力。

    其实陆一白的身世家底,等同包小天样,他们两者的家底家世都是相差无几,都是出生贫民子弟。

    相对于陆一白的沉默寡言,包小天更甚,他那是惜字如金,始终都没法跟他们一起融入。

    或许换另外一句话说,10班学子们对他一直都很排斥。

    呵呵,因为他是天龙武校唯一特列插班生身份么?给他们提鞋子都不配吧?

    想必然是如此了。

    包小天在心底已经是无数次发出了嘲笑。

    “喂,陆一白,你赶紧歇个吧,不然你眼睛会受不了的。”

    作为邻桌,司马南对着陆一白做了善意提醒。

    “谢谢,我不累,还能坚持一会儿。”陆一白的目光始终从未移开过杯中水。

    灵识定力?

    他们只是一品地玄,除去了天晶石将他们体内的“武魂”觉醒之外,那么他们当中还真孕育有灵识吗?

    那么这个“灵识”,又是什么东西?存在他们人体的哪个部位当中呢。

    是脑袋?还是眼睛?又或者是其他身躯部位?还是抽象的根本就不存在?

    对于刚刚是武魂觉醒的一品地玄学子们而言,他们对方寒提出的“灵识定力”概念论,真的是如双眼一抹黑,丈二莫不着头脑。

    第一天课程,竟让一众学子们碰了满鼻子的灰。

    天龙武校的授课,果真是怪异的独一无二,打开了所有学子们那一片光怪陆离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