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被系统开了挂 > 第1章 叮!开挂系统生成
    江城,天龙武校,一品地玄10班。

    方寒方教官,他手上正拿着一份元气测试值报告,对着班上的学生们宣读:

    “楚飞扬,元气值测试为88,评为A优。”

    “陆一白,元气值测试为85,评为A优。”

    “夏明哲,元气值测试为80,评为A优。”

    “宋非凡,元气值测试为79,评为B优。”

    “司马南,元气值测试为75,评为B优。”

    报告宣读到完毕,方寒目光一扫班上学生,脸色带着几许欣慰:“三个A优,两个B优,你们元气值的测试成绩还算可以。以后继续发挥你们这一股优秀潜能,我希望在这武校三年内,你们每个人都能够优秀毕业。”

    “教官,我们会的。”一众学生们齐齐响亮回答。

    唯独有一个不大协和的声音扬起:“方教官,我们想知道包小天的元气测试值怎么样?您刚刚并没有宣读,是不是被漏下了?”

    包小天便是座在班上最角落的学生,其貌不扬,一直都是默默无闻,形同空气透明的不存在。

    说到这包小天,不得不提起他作为一品地玄10班的插班生身份。

    班上所有学生们的元气值测试不是A优,便是B优,却偏偏他被漏掉了,难道这是教官的故意为之么?

    其实不然。

    包小天的元气值测试真的很糟糕,简直是糟糕透顶了,他的成绩拿不出手哇。

    “好吧,我并没有漏下包小天同学的元气值测试成绩,只是他的评分结果……”

    差强人意,不是一般的糟糕。

    方寒目光带着几分怜悯同情的看向了角落中的包小天,继续说道:“包小天同学,你的元气值测试还是一如既往为零,不过你也不要灰心丧气,请继续努力,我想总有一天,通过你自己的努力,你的武魂灵力必定会有被觉醒的一天。”

    “多谢方教官的安慰,我……”

    包小天甚至没有勇气抬头,他如是一斗败公鸡,耷拉着脑袋,一副垂头丧气,又是很失落的样子。

    “嘿,不愧是我们班的国宝插班生,每次元气值的测试成绩都是这么优秀,立意标新,简直就是鹤立鸡群的独一无二嘛。”

    “哈哈……司马南,你个贱人,话可不能这么说,人家毕竟是国宝啊,难道不该享受到特别的福利津贴么?”

    “你们俩个二货,人家这不叫国宝,那叫我们班的班宝。”

    “哈哈……”

    众位学生们的相互打趣,也不知道他们对包小天是恶意的,还是善意的了。

    包小天脸色随之一暗淡,心情更加的失落。

    班上每次元气值的考核,每次都是如同一把锋利的匕首一样,恶狠狠的扎下了他的心脏,落的遍体鳞伤。

    同学们的奚落嘲笑,包小天知道他们都不是恶意的,可是他真的很受伤。

    “请肃静!”

    方寒脸色扬起了一抹严肃:“同学们,你们话说这样就不对了,大家都是同个班级,咱们可不能乱搞私人派对,把人特意孤立什么的,这样的行为很不好。”

    “武校未来三年,你们必须得相互团结,互亲互爱,相互帮助。我们是一个团体,不是个人分支,必须要协和协调,一个都不能放弃,落下,知道吗?”’

    “方教官,我们都知道了。”学子们响亮的齐齐回答。

    ……

    从武校回来的路上,包小天的心情一直都是很低落。

    回想起班上的每个学子们,即使是资质资历最差的菜鸟,他们的武魂灵气全部都一一觉醒。

    唯独他包小天,他的武魂灵力觉醒依然还是个超级特号大写鸡蛋。

    包小天对此真的是很着急,又是那么的无可奈何。

    唉!也是难怪自己只能以插班生身份就读了,跟他们的差距不是一般明显,简直就是天壤之别。

    或许他的存在纯粹是为了绿叶配红花,跟着他们一路陪跑罢了。

    “房东,您看这个月的房租能不能宽限我们几天,我现在手上真的没有多余的钱了。”

    路走到拐角处,包小天听到了一个很熟悉的声音。

    那是姐姐包雅彤的近乎哀求声,声声卑贱的如同低到了尘埃中。

    “包小姐,不是我不肯宽限你。你说我这一大家子都等着收你们这些租客租金过活呢。要是每个租客都像你们姐弟俩这样,每次租金都不按时交付,你这不是让我们一家老小喝西北风去么?”

    这话说的尖酸刻薄,绝对是胖房东的声音。即使焚烧成灰烬,包小天也能够将此人给辨认出来。

    路道的拐角不远处,包小天看见了坐在一辆廉价的轮椅上姐姐,她那对胖房东的哀求模样,顿时让包小天心如刀割一样疼痛。

    生而为人,活着真不是一般的艰难。

    贫瘠的日子,他们姐弟俩就仅此依靠那一间也就10个平方的小小花店维持过日子。

    世界上只有一种病,叫做穷病。

    姐姐依然在对着胖房东哀求:“房东,求您了,在宽限几天吧,等我售卖了些盆景,我立刻把房租给交了。”

    “嘿嘿,包小姐,我看不如这样吧。我瞧你们姐弟俩过的日子也是挺艰难的,你要是陪我耍上几个晚上,别说房租了,每个月的租金我都能给你们免除了。嘿嘿,你觉得怎么样?”

    畜生啊!简直是猪狗不如。

    “你……无耻。”

    包雅彤脸色因生气涨得通红,尽管双腿残疾,可却难掩她一张五官秀色,也是难怪胖房东会起了龌龊歹心不怀好意。

    那一刻,包小天真的是忍不住了,疾步走去,恶狠狠的一把将胖房东给推开:“请你滚出去。”

    好事突然被撞见,胖房东一下子好像被踩住了猫儿尾巴一样,炸毛似的恼羞成怒:“臭小子,好好好,你们姐弟俩都是有骨气,老子限你们三天把房租交来,不然就给老子滚蛋,没得商量。”

    落下一句话后,胖房东好似一个皮球滚动离去。

    包雅彤眼眶一片通红:“包子,刚才的事情……你不要往心里去。我……”

    “姐,没事的,不就是区区千把块钱的房租吗?就算是借,我们也不缺那该死房东一分钱。”

    “哎,你也只是个孩子,你还是安心的好好学习吧,不要担心。至于房租,姐会想办法的。”

    “不,我今年已经18岁了,我成年了。”

    包小天一副倔强的扭头上了昏暗,狭小楼阁。

    仰八叉躺在床上的包小天,回想起刚刚姐姐受了房东那欺侮一幕,他的心情甚是堵得厉害。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最穷不过要饭,不死终出头。

    包小天咬牙切齿恶狠狠想着。

    这不过是人生中遭遇的小小挫折,何不一笑置之,狮子不跟狗耍,这便是规矩。

    包小天逐渐恢复了心情。

    “叮!因宿主情绪鸿蒙初始开启,开挂系统生成,恭喜宿主获得一个超级神秘大礼包,请问现在是否接收?”

    突然诡秘响起一个鬼魅声音,不禁吓了包小天一大跳,他直接一个咕噜就蹿了起来。

    左顾右盼了好一会儿,愕然发现并没有任何异样。

    最后,他不得不弱弱问道:“谁……是谁在那里?”

    “请问宿主现在是否接收?”鬼魅的声音再度响起。

    啊……人呢?连个鬼影都见不着。

    好半晌,包小天才是震撼的确定了一件惊悚事情,刚刚那个鬼魅响起的声音,竟然是从他脑袋发出来的。

    “请问宿主是否接收?”

    “啊……那就接收吧。”包小天浑身一震,一愣又是一愣的。

    “叮!恭喜宿主获得上清六甲符箓秘术调运之气,您的调运之气已经被成功觉醒,恭喜!”

    上清六甲符箓秘术调运之气?什么鬼东西?

    一脸懵逼的包小天,却在那时候,他清晰的感觉到身子好像在突然间被注入了一股鸡血,浑身上下一阵颤动的倍儿爽。

    此种感觉有如凤凰涅槃浴血重生,蛹化成蝶的脱胎换骨。

    不可思议,深深震撼!

    难道这是天降福运,福星高照,将他包小天给狠狠的砸了个头彩么?

    六月初六,六六大顺,今天可是个好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