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最强大神主系统 > 第127章 即死中...
    “好嗨哦!”

    “感觉人生已经达到了高!1潮!”

    “感觉人生已经达到了巅峰!”

    崩了!

    真的崩壳子了!

    脑壳子似乎都有种崩掉的趋势,在头顶上掀啊掀,仿佛就要爆发出那沸腾的脑汁。

    林郎浑身颤抖,全身发麻,双拳紧握,目光喷火,狠辣要杀人的目光,死死的看着在他身边,背负着手,唱着那该死的歌的王宝。

    林郎很想死。

    也想打死人。

    他想一剑悍然出手,寒光漫天,在王宝身上刺出一千,呸呸不行,得刺出一千万个窟窿,那才解恨!

    然而。

    让林郎崩溃的,也在这里。

    他不敢!

    一动手,就全完了!

    他无比的痛恨,无比的委屈,他仰天长啸,他怒火找不到地方宣泄,全部都自我消化了。

    他气!

    气这个三仙道场!

    搞的这是他妈什么狗屁规则!

    为什么不能动手?

    为什么还让下来?

    为什么。

    禁制动手。

    却不禁制嘴炮!

    特么嘴炮不是攻击啊?

    言语的攻击,有时候比刀子更可怕的好么?

    就仿佛现在!

    此刻!

    林郎觉得,哪怕是给他一剑,给了一刀,也不如这货现在给自己的嘴炮攻击,来的狠辣!

    好无耻啊这人!

    好贱啊这个人!

    这个人,让自己的眼前,都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那是古器宗的某个贱人!

    林郎想哭,想大哭一场。

    为什么?

    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为什么这样空前绝后的贱人,明明数量很少,可以说是稀缺了,但偏偏就让我林郎碰上呢?

    我不理解!我不服!上天啊,你特么怎么不降下万丈雷火,烧死这个妖孽呢!

    “好嗨哦...”

    开始循环了!

    王宝其实啥也没干,他就站在林郎的面前,在那里好嗨哦。

    可是林郎,他在顶着压力向上啊!

    被嘴炮暴击,体内的力量,都似乎散去。

    他越发崩溃,越是崩溃呢,就越是想杀人,越想杀人,就越得提起气力,否则的话,一旦失败,那就全完了!

    报仇都没机会了!

    所以。

    林郎顶着压力,顶着王宝的嘴炮攻击,爆发出了一百五!

    一步步向上。

    王宝当然也随着他向上走。

    看着面容扭曲的林郎,王宝带着惊诧,笑道,“哎哟,不错哦!”

    “你给我滚!”

    林郎咆哮!

    扭曲的脸上,红涨无比。

    林郎身边,是三个神丹宗天骄,一句句痛骂,刚才就没停下,大约也就是“你特么死定了”“你完了”“你要倒霉了”之类的威胁话语。

    “唉,寂寞如雪啊!俺为何如此吊炸天,以至于都引起了尔等的妒火!”

    王宝叹息一声,转身,噔噔噔,来到了第一个汇聚台。

    林郎松了口气,无比庆幸。

    麻蛋,这混蛋终于走了。

    然后。

    林郎就看到,王宝去了另外一条山道,那里,是天元宗天骄。

    不知为何,看着天元宗天骄王不士那面如土色的脸,林郎突然间感觉到了一种痛快。

    这种痛快的感觉,当然是比较扭曲的,比较阴暗的。

    但是。

    这感觉十分强烈啊!

    十分的享受啊!

    没有错,凭啥偏偏得老子承受这种非人的折磨?凭啥?

    要受罪,大家一起承受,才是公平公正!

    “好嗨哦...”

    让人崩溃的声音响起来,林郎深吸了一口气,咬了咬牙,低吼道,“全速!全速前进!玛德!别给他再来的机会!”

    他身边的三个神丹宗天骄,点了点头,面色阴沉无比,开始以一百五的速度疯狂向上。

    就这样。

    王宝开始了自己的魔王之旅。

    迎来的,是一句句的痛骂,一个个愤怒的脸,以至于王宝肩膀上的猫妖,都捂脸了。

    太无耻了!

    太不要脸了!

    下方。

    诸宗大佬看的是怒火滔天!

    杀人的目光,不知道扫射了王宝多少遍了。

    毕竟王宝荼毒的可是他们的天骄弟子。

    就算是神丹宗,也是脸色难看,对王宝憎恨起来。

    嘴炮攻击了一轮。

    王宝这才返回,来到了第二个汇聚台。

    在那里。

    高山和樊江,已经在浑身抽搐。

    他们的脸色,带着惊恐。

    已经无法想象,待过了这通天道,他们两个,会被王宝连累到何等地步!

    早知道会这样。

    打死他们,他们也不会跟着王宝做随者啊。

    而王宝。

    却是站在两人身边,眉飞色舞的说道,“看到了吧?这就是俺的决心!俺不怕他们!他们再恨俺,俺都不怕!事实上他们越恨俺,俺越高兴,因为那代表着,俺比较优秀!”

    高山和樊江对视一眼,齐齐吐血!

    麻蛋!

    你个傻彪孩子!

    你个二货篓子!

    你还优秀?

    你优秀个茄子!

    你这个脑子里,到底是长得啥?全是水么?

    众怒难犯的道理,你不懂啊?

    “俺要上了!俺要继续!俺要给他们最大的痛苦!俺们村长说了,自己的快乐,就要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啊...”

    王宝留下这一句让人懵逼的话语,快步来到了最后一层山道前,选了一个,就开始登山。

    高山和樊江,浑身冰冷。

    心魂也有些冰凉。

    脸色煞白。

    眼前一片灰暗。

    到现在。

    他们算是明白了!

    彻底明白了!

    这个混蛋。

    全身上下透着的,全是坑啊!

    从他村的古言,和他村长的名言,就可以知道,他的村里,绝逼都是一些无法无天的恶棍!

    就是那种,自己要死,也得拉别人一起垫背的那种。

    没听他说么,他的快乐都要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了!

    别人,肯定也代表他们啊!

    那他们。

    身为王宝的随者。

    一旦这家伙要去一些十死无生的地方,他们怎么办?按照规则,他们必须得一起去啊,不去都不行,不去都会被规则强行赶着去。

    这是身为随者的悲哀。

    而他们。

    看起来,太悲哀!

    高山嘴唇颤抖,樊江脸皮抽动,两人看着王宝踏上了通天道,耳畔,猛然传来了下方诸多天骄的一道道惊天怒吼,那代表着怒火,代表着他们的未来。

    如果他们两个头顶,有个旁白介绍的话,那大致上,应该是这样的吧。

    高山:即死中...

    樊江:即死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