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折腾的蚂蚁 > 第十六章 吃好就买单
    苟伟自认为是能吃的,可没想到今儿店里的客人更能吃,十多个年轻人,硬是让他送上一箱又一箱啤酒,炒了一轮又一轮的菜。这边吃得昏天黑地,那边苟伟坐在凳子上打瞌睡,不时点头算是对这群年轻人的回应。

    “我老豆真是笨死了,我叔叔管着港口,随便漏一点点咱们家吃不完花不完,老豆不干啊,非得吃这做工的苦开个工厂!多累啊,还要我接班,可能吗?”

    这是摆自家有关系的。

    “你们知道为什么只要我出来玩车连公安都不出来查吗?我告诉你们,我还真不告诉你们!”

    这是玩神秘的,还是摆家里有关系的。

    “咱哥就是猫镇工商局的,这条街上有哪家店敢不给我们面子我就要他关门。有什么你们找我就行!”

    这是摆现管的,更是带有威慑力地摆家里有关系。

    苟伟心里一声长叹,唉,都是投胎投得好啊。人要混得好,要么投胎好,要么运气好,至于说努力,看着是激励其实还真没关系。努力只能提升你的能力不能提升你的运气,甚至连能力都无法提升,有时努力越多能力越低,看来投胎都是一门技术活了。

    苟伟边打瞌睡边竖起耳朵听,更关注着这群小年轻,别看着装很靓说话吐大气,搞不好口袋里还真没有什么钱。有钱的吹牛的时候都说一文钱难倒英雄汉,没钱的时候都说自己关系硬。这几位都吹自己关系硬了,也不是什么有钱的主——这是他的经验之见。

    “老板,买单!”

    刚吹牛这条街上所有店子都要给他们家面子的年轻人大着舌头叫苟伟买单,看来都吃好了。

    “来了,诸位老板吃好了吗?”

    要走了,真好,咱可以收摊好好睡一会儿了,真是不容易啊,还不知道多晚呢?苟伟兴奋地应了一声拿着个点单夹就过来了。

    “老板,五箱啤酒,二十个大菜。您看着给!”

    苟伟说完就后悔了,什么叫看着给啊,万一别人看着给个三五十块自己到哪里哭去。他很想给自己一个嘴巴子,五箱啤酒在平原省也得六十块钱吧。再说肉菜,按侯姐三荤一素七十元,这二十个大菜得收三百五十块吧?怎么着也得收四百块才对啊!

    苟伟后悔啊,累得半死不说还得亏,张了张嘴准备狠狠提醒一下有身份的老板们得要五百块。转念,他也不敢啊,刚说看着给,现在要五百,那不是招打啊。

    “什么看着给,我们像缺钱的人吗?

    今儿哥们请客!”

    大嘴吹牛的年轻人大手一挥拿眼狠狠瞪了苟伟一眼,说是他请客却没有说给钱的事。瞪我也没用啊,我都不认识你更不会免你单,咱也不欠你情啊。苟伟真是急了,死死忍着没说钱的事,手上一张一合不断捏拿着让自己不紧张,好汉不吃眼前亏。

    “要你请什么,咱们是缺钱的人吗?不过年不过节的干嘛要你请啊?”

    又一个嘴上绒毛挺长的年轻人敲了敲桌子显示了自己有钱,却还是没有掏钱的意思。苟伟更急了,既然你们都有钱干嘛为难我一个小本生意的小店呢,能给就给了呗,不能给几位就少吃点啊,还是能给了呗。

    你说你有钱,我说我有钱,最后就是不掏钱。一时间都静坐在那儿看着苟伟,这店老板今儿可是一点事都不懂啊,不知道爷们吃你的饭那是看得起你吗?你不主动请还站在这儿看笑话,这是不想混了的节奏啊!所有年轻人都恨上了他,但为了面子还不好发作,谁叫他站在那儿嘴巴都不张让人找不到借口呢?

    “唉,既然咱们都不是缺钱的人,也不愿意占别人的便宜,这样好了,咱们AA制!”

    吹牛整条街都听他的那位年轻人总算想到了个好办法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好方法总是能得到大家的高度认同的,大家一致叫好。AA制是多绅士的一件事啊,更重要的是自己是不占便宜的高尚的人。

    “老板,我们十一个人每个人给多少钱啊?”

    还是整条街都听他的年轻人眼冒凶光地盯着苟伟,这老板太不给自己面子了,刚说完一条街都听自己的就要收钱。

    “哎,哎,哎,大菜很贵,哎哎哎!”

    看着小年轻凶狠狠的眼睛苟伟怕啊,吱吱唉唉地不敢说。大坐的年轻人都不是傻子,哪还不知道今儿吃得比较狠,可能真的比较贵。他们曾经都是跟着别人在南风餐厅一类的饭店或者几星级的宾管理吃饭,一桌三五千那是很随便的,也见得多了。倒真不知道这小餐馆的价格。

    “算了,每人一百块吧!”

    整条街都听他的小年轻从裤子里掏出个钱卷子,从里边剥出一百块扔在桌子上起身就走。

    “哎哎,哎!”

    “怎么的,就这样了!”

    苟伟懦弱啊,想要说要不了这么多,唉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小年轻可不这么认为啊,还以为他说钱不够呢,赶紧一瞪眼带头往外走,根本不给苟伟再张嘴要钱的机会。

    掏钱卷子的掏钱卷子,耍赖往桌上一拍却没有见钱的有之,还有殷情拍美女马屁替美女掏钱的,也有豪气的不愿占便宜多给的。年轻车手们走了,苟伟一收钱居然收了一千三百元,把他吓了一跳的同时也乐得蹲在地上半天起不来。

    钱啊,一桌饭收了这么多,说出去也没人信啊。苟伟从里边抽出五张放在一边想要没了,想了一会儿又还回去两张,再想一会儿还是没敢留下一张钱,全都用点单夹夹住放在柜台里边。

    “算了,信我就要让人值得信,该要的要,不该要的不要。”

    我做着你们吃着,你们擦嘴走了我还得做着,苟伟又花上一点时间收拾了。伸手到门外的黑暗里果然看不到自己的五指,赶紧的收手再看了看没有半滴油的袖子,满意地把卷闸门一拉摆上几张凳子一摆,从行礼袋中拿着脏棉袄往身上一盖睡了过去。

    累,太累了!比睡在废料场还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