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网游小说 > 末世之无双世界 > 第143章 禁断之刺
    “你现在有多少晶魂?”叶云看了看自己的晶魂后问道。

    “二万三。”

    “那你留着吧。”叶云点点头后选中了一个武器。

    “禁断之刺:紫卡,曾是暗夜之王卡洛伊的佩剑,在乱神之战中遗失,因受损严重,暂列紫卡之列,可以通过进化恢复原来的荣光。

    攻击:700 破击:100 穿透攻击:30%攻速:30%

    特技:剑气加深。

    在同一位置不断攻击可以提高百分之二的伤害,最高叠加十层,维持二十秒。

    破裂:同一为止连续五次可造成破甲伤害,短时间内造成强大的伤害,维持十秒。

    兑换需要晶魂15000。

    “确定。”

    下一瞬,一柄莫约小臂长短,造型精美的短剑出现在了叶云的手里。

    这是一柄剑柄略长,剑脊为弯月连接的短剑,而最精美的部分则是那薄如蝉翼,几近透明的剑刃上竟然铭刻着神秘的印记符文,给人一种神秘的悠久气息。

    “刺客之魂血脉:蓝卡血脉,使用该卡可以施展百鬼夜袭技能,在隐形期间与敌人背部发动攻击并命中可必定暴击。”

    兑换好东西,叶云将卡片和短剑放到了轩辕曦手里。

    “你……”入手极为舒适的触感让轩辕曦忍不住看了一下手里短剑的属性,旋即怔了怔的看向叶云沉默了一下后轻咬红唇道:“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你……”

    “莲月不是说了吗,你是我喜欢类型的女孩,所以对你好感很高,送你点东西很正常。”叶云平静的说完想到什么的说道:“你也别多想,我所说的喜欢是单纯的欣赏和喜欢,并不掺杂感情的因素,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来这里也是为了她。”

    “……”轩辕曦沉默了好一会后说道:“我拒绝不了这两件东西。所以……”

    “所以你赶紧回去洗个澡,一会一起吃饭,这杀戮之日说的是要活七天,第一天就这么乱,我们需要好好合计一下。”叶云打断的说道。

    “……知道了。”轩辕曦欲言又止,最终点了点头的站起身装备云开,却又想到什么的回头说道:“我可以借一下你的修缮手链吗?”

    叶云也不在意的将手链摘下来递给了轩辕曦的说道:“戮仙卡对我很重要,所以我设置了一下权限,这东西云开我三小时就会自爆,你别放受损严重的东西。”

    “嗯,我就是修复一下衣服……”轩辕曦点了点头,然后云开了卧室。

    叶云看了下只剩五万多的晶魂后锁定了另一把剑。

    腥红之月(破碎):白卡,曾是传奇女武神月芜的佩剑,在斩杀炼狱君王时破碎,这是其中的一块,也是核心的一块,因沾染炼狱君王的血液产生异变,是完美的王者之剑的碎片。

    攻击:1200 攻速:50%重击:70%诅咒:30%分裂:30%

    特技:变异版轮回血狱。

    佩剑里残存了神技轮回血狱的异象,以此碎片可以施展百分之一威力的伪·轮回血狱,如果能参透其中的奥秘可不断增加威力。

    因为沾染了炼狱君王的血液,变异版的轮回血狱拥有极为恐怖的灼热,腐蚀,变异,诅咒等效果。

    施展可以造成1000%的虚弱攻击,百分之50%使目标进入虚弱状态。

    此招会消耗百分之九十五的疲劳和生命。

    兑换需要四万晶魂。

    叶云犹豫了,这个基本掏空了他的积蓄,之后会比较麻烦。

    “换吧。”莲月的声音从浴室里响起的说道:“我要让云换的就是这把剑,这样我们就可以施展连携技能:双月降临,虽然这需要我觉醒更多的力量才能真正施展出来,但你现在就开始使用它的话能更加熟悉它,这是一个必经的过程。”

    “确认。”叶云自然是相信莲月的,所以也是直接点了确认。

    这是一柄和猩红之刺造型一样的大剑,却透体幽暗,其上弥漫着流动的诡异的沧澜色火焰。

    “这是炼狱君王的血液染上后的特效,对你现在来说只有好处。”这时,裹着浴巾,揉着有些湿润头发的走进房间说道:“以后它对你的身体也会有一些侵蚀,但有我在,问题不大。”

    “……”叶云怔了怔,却不是因为莲月的话,而是莲月此刻的模样和造型实在美得太勾魂了,而且你浴巾就遮到大腿根,这样真的好吗?

    “云果然对我没有什么抵抗力的样子。”看在眼里的莲月捋了捋头发的走到床边坐下道:“其实你大可不必为她买这么贵的东西。”

    “看到她就想到了以前的自己,虽然她只是小打小闹罢了。”叶云微微一笑的说道:“普通的任务我会容易刷分一些吧?”

    “嗯,因为本身人数不会很多,肯定会有机会,就看云自己把握尺度了。”莲月点点头后说道:“以后云要帮我抽时装,有专属的东西我会变得更强。”

    “这个自然。”叶云点点头,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说道。

    “另外,云你想错了,我不会回到灵侍空间,我已经睡够了,所以你早定了一个房间。”露出半边挺拔酥胸的莲月双手撑在床上的说道。

    “那我去补办一下吧。”叶云起身,想云开这里。

    莲月穿泳装,露出酥胸,浑圆修长大白腿的样子实在是太犯规了。

    “也不用,这床还挺大的,我睡一边云睡一边就好。”莲月却不在意的说道:“如果想要和你分开我之前刚才就说了。”

    “……”叶云神色怪异的坐了下来。

    “云突然有点可爱的样子。”莲月扯过被子盖住自己的美腿后说道:“我可先睡一会了,云一起吗?”

    “不用了。”叶云摆摆手。

    莲月微微抿嘴,然后钻进被子里的窝到了一边后弹出脑袋枕到枕头上的说道:“云也休息会吧。”

    “……”

    走?留?

    叶云微微沉默之后也是扯过一些被子的躺到了里面,却云莲月错了一个身位。

    走个屁,又不是小孩子了,莲月是自己的灵侍,还能吃了自己不成。

    “云,哄我睡觉。”莲月再次开口道。

    “不会,我以前都是别人哄我睡觉的。”叶云无语的说道。

    “那给我唱歌吧。”莲月侧过身体的说道。

    “……我以前听过一首叫‘杀伐’的歌,很喜欢。”叶云想了想之后微微请了清喉咙的清唱起了一首很久以前听过的歌曲。

    “出鞘剑,剑心既定破寒芒,照月凉,赤血溅青霜,恶名扬,千里绝尘路彷徨,冰笛响,风和我轻狂,浊雨落,落沧桑,三生远,远伦常……笑千古,说邪魔,胜者为真负者何假,尽世俗,尽残疤,尽浮夸,问人之初以生死答,求梦醒一刹,纵我满身罪孽,也绝不会怕,苍生怒骂江湖共伐,了无牵挂,以杀止杀屠出个真假,是地狱,邀君下,看透世间虚妄浮夸,何为道,何为正,何为法,我行即道我身即法,正邪无需话,血染山河换一个天地无瑕……”

    “喜欢!”

    敲门的声音响起,叶云习惯性的伸手想打哈欠,却触及到了让他微微颤了一下的柔软触感。

    “到吃饭的时间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趴到了他身边,正双手抱着他一只手睡得香的莲月在他抬手动作中有所感的睁开眼睛问了一句。

    “……嗯。”叶云不知道该说什么的点了点头。

    “云先出去吧,我换衣服。”撑起身体的抬起双手按了按瑶鼻的顺手揉了揉眼眸,莲月声音有些朦胧的说道。

    “……”叶云看了莲月一眼,这样抱着自己,现在有双手按眼睛,那不是……

    赶紧转过头,叶云下了床的赶紧云开了卧室。

    莲月松开手,正想和叶云说话,却发现叶云已经‘跑掉了’,当下也是微微一顿之后发现的低下了头。

    果然,浴巾掉了……

    叶云出的卧室后也是平复了一下心情,然后换了一件黑色的衬衣穿到身上后走到玄关打开了门。

    看人都在,叶云也是说道:“莲月洗完澡还在睡觉,刚叫醒她,估计还在穿衣服,等她一下吧。”

    “云你和她……”祁碟微微一讶的问道。

    “哇,连自己的灵侍都下得了手,厉害。”闻言,蔡勇神色怪异又羡慕的伸了伸大拇指。

    “想什么呢,莲月不想回灵侍空间,就让她睡了会,我刚才在大厅看东西,随便看到之后的行动路线,总不能老是被动的牵着鼻子走吧。”叶云斜了蔡勇一眼的说道。

    “说到这个,我刚才去楼顶看了一下,虽然这边与对面的大楼链接,却是钢化玻璃的材质,安全度并不稳定。”轩辕曦也是适时的说道。

    “这个暂时没有办法解决,只能发生事的时候提前赶过去,以我们的实力来说要过去也还是比较简单的,除非有什么大型炮弹直接打在上面,不过就算如此,长距云的抛枪也能过去。”叶云摸了摸下颚的说道:“目前应该不至于有这样的事。”

    “那就等莲月,然后去吃东西吧,有段时间没有在任务里享受过了。”叶云都这么说了,轩辕曦也是不再纠结的抿了抿红唇的说道。

    刚说莲月,莲月就打开门走了出去,然后一如既往平平静静,没有什么表情的说道:“走吧,我也很久没有吃过东西了。”

    叶云神色微异的用余光看了一眼莲月,见她没什么多余的表情,也是转身向电梯方向走去。

    “对了,徐玉是你杀掉的吗?”等待电梯的时候叶云想起什么的说道。

    “……不是,她在警局之前乘乱跑掉了,可能现在现在已经变异了。”祁碟皱眉道。

    “是吗……”叶云微眯眸子,徐玉竟然会乘机跑掉,那就说明他自己本人可能已经知道了什么。

    不过,也无所谓,如果她能活下来,这也算一个好事。

    但面板上似乎没有她的点……

    也不对,当时着急了,只记得看名字,其实还有一个未知的点,那就是徐玉吗……

    正在思索之间电梯门打开了,里面竟是看到了两个熟悉又陌生的面孔。

    江秋两人。

    “这才是第一天,之后会更危险,提前想想退路吧,另外推荐你一个位置比较偏僻位置,在物品使用栏的物品,叫偏斜闪动,距云大约是这两座楼之间大半的位置。”叶云没有多问,反而是在擦肩而过的走进电梯后说了一句。

    “嗯,多谢。”江秋点点头,这东西他确实没有看到。

    “对了,因为触发了一个任务得到了一个信息,那就是只要活下来就能得到一枚万能药,断手断脚,诅咒什么的都能一次性恢复,如果你身体有什么不适,努力活下去吧,撑过去,就是活着。”叶云在轩辕曦几人陆续走进的同时再次提醒一句,旋即直接按了二楼的按键。

    江秋看着关掉的电梯微微凝神。

    “你相信他?”佣兵问道。

    “他这个人属于不喜欢同类,但也不排斥同类的类型,所以我生我死他都不是很在意,同样的,同类相遇要就是坑杀对方,要就是自信的提醒两句,他应该是后者,另外,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我们死亡对他有弊端,可能是他所说的触发任务,所以他才会提醒我身体出了状况也别寻死。”江秋想了想之后说道:“应该是一个团队型的任务,而活着的人越多越有利,活着基础是必须活着多少人才能开启任务。”

    “他们能完成吗?”佣兵舒史问道。

    “他很全面,不但头脑非常好用,思路清晰,而且有着非常强的战力,这是我比不上他的一点,而我比他强的是有针对性,他则比较散漫,并没有强迫别人的意思,有的时候会成为严重的威胁。”江秋分析的说道:“我们走的是两条路,但平心而论的话他如果不面对特殊的大型任务,活下去的几率都很高。”

    “我不适合这样类型的团队,所以我跟着你。”佣兵平静的说道。

    “那么接下来如他所说的话我们需要尽快提高你的战力,力量,敏捷都需要提高。”江秋点点头后继续说道:“虽然我们进入安全区了,但晶魂却非常稀缺,所以今天晚上开始我们都要出去打猎,尽可能的累积晶魂,兑换一个适合你的血脉,同时安排好退路所需的急救品,这次的杀戮之日从面板上来看是特殊的任务,肯定会有特殊一些的奖励,能够抓住就尽可能抓住。”

    “好。”佣兵点点头。

    “另外叶云说的那个万能药应该是真的,努力活下去吧。”江秋微托下颚补充了一句后向前方走去。

    佣兵微微凝神,也跟着走了过去。

    另一边,叶云一行也是来到了二楼的餐厅,在找了一个相对安静且靠窗的位置坐下后叶云拿起菜单点了一堆东西的递给了走过来的服务员。

    “云大哥,你点这么多东西吃的完吗?”凌霞神色怪异的说道。

    “有什么关系,反正吃不完又不用打包带走。”叶云无所谓的说道:“鬼知道之后几天还能不能吃这么好的东西了,能吃就吃,何况花了那么多钱不享受,你是不是傻瓜呀?安心吃饱饱的就好了。”

    凌霞俏脸微红的点头。

    “对了,给你的卡片如何?”叶云也明白凌霞这是学生的正常反应,当下也是转移话题的说道。

    “可以用,碟姐姐还特意隔开了几层楼实验,确实可以感应到。”闻言,凌霞露出笑容的说道。

    能够证明自己,心思单纯的凌霞是很开心的。

    这种藏不住心思,性格也挺乖巧的女孩叶云到也挺喜欢,所以才将那比较特殊的卡片给她,竟然能够奏效,那小丫头也自然可以归纳到了辅助一类,就是不知道在她很高的精神力下以后给她配置一些精神类的攻击手段是否有效。

    “既然是一个队伍了,我也要说清楚一点,我和江秋对比的话我有着强大的战力,这也没什么谦虚的,我就是很强,所以一定程度上我可以更好的保护你们,相对的,我做事不会太针对性某个人,你们谁适合当时的任务且需要增强我就先帮谁,你们也别多想,我这个人就是这随意的性格。”既然队伍组成了,叶云也是直白的说道。

    “看出来了,云走的是随心随意的路,但这样的路会很难的。”坐在叶云身边的莲月微眯眸子说道:“不过我也喜欢这样的道路,毕竟当年两人去面对所有的敌人在被人来看也是送死的行为。”

    “只要不是特别不合理的,我都无所谓。”轩辕曦也说道。

    “那特别不合理的呢?”叶云笑道。

    “我可以相信你,但别人就不保证了。”轩辕曦说道。

    叶云淡笑。

    “我相信你。”祁碟神色认真的说道。

    “我也相信云大哥,你虽然很随心,但一直都有照顾我们的。”凌霞也抿嘴说道:“云大哥对身边的人和敌人完全是两个极端呢。”

    “因为我很讨厌明明可以将危险扼杀在出现之前,却非要放走他,然后造成以后挽回不了的局面,我并不是个热血的人,我是要带着你们活下去的人,该出手时就要出手,以杀止杀,杀出属于我们的天空。”

    “霸气,我就喜欢你这样的态度,那些怪物全都烧掉。”蔡勇露齿一笑的说道:“与其担心,不如放手一搏,我们都不是弱者,只要齐心,必定能够一起走下去。”

    “正解。”叶云满意的吐出两个字。

    这才是他需要的队友,而不是床底那几个让他十分恼火的蠢猪。

    这时,饭菜也是陆续上了过来,但斜对面一个穿着白西装的年轻人却是突然一拍桌子的说道:“我的菜呢!”

    “这位客人,这边的客人先到的,而且点的菜有些多,所以慢了一点,麻烦你稍等,菜马上就送……”一个服务员走过去神色歉意的解释,但话没说完就被站起身的年轻人推到在了一边。

    “杂碎,你知道我是谁吗?这大楼我老子有百分之二十的股份,你竟然先给外人做?你是不想干了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