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寻人专家 > 第一百三十五章 王学才
    “滴滴滴滴……”

    汽车仪表盘有一个黄色符号不停闪烁,定睛看去,是机油报警灯。

    这台老掉牙的帕洒特缺机油,再开下去就得趴窝。

    我忙停下来,熄了火,下车一看,汽车屁股后面腾起一道浓重的青烟。

    这台破机器前段时间倒是争气没有摆摊子,现在终于撑不住了。

    好在我的尾箱里常年备有两桶机油,就取了出来加进去。

    大约是心神不属,一不小心,机油淋在手上,挥之不去,擦半天也擦不干净,反把方向盘弄得油腻腻的。

    我心中跟是抑郁到极点,这老天爷是要和我胖虎对着干吗?一件一件的麻烦事接踵而来,就不能让我哪怕有片刻的安宁?

    刘姐果然是个顺风儿,一诺千金,十分钟以后就打探到确切的消失,我也弄明白这次模拟考王学才究竟出了什么问题。

    事情是这样,市里的模拟考检查人员去他家的的时候,被这个王学才一面盆给打了出去。

    听说市里的人要来,王学才刚开始的时候倒是配合,先在家里收拾了一上午。

    等到检查人员来,又是端茶又是倒水,显得很殷勤。

    等到上级问你现在可找到工作了,每个月收入多少,你的家庭困难地方同志帮助解决没有。王学才依照下面同志的叮嘱,说他身体有病,没有劳动里,也找不到工作,现在在一家工作帮着搞搞卫生,工作也不累,每月有一千三百块工资可拿,基本解决了吃饭问题。多谢镇、村领导,谢谢党和政府,你们都是活菩萨啊!

    事情到这一步倒也圆满。

    问题出在检查组离开的时候,按照惯例,工作住的人会帮助贫困户一些日常用品,算是一点心意。

    于是,市检查组的人就把预先准备好的大礼包递过去。东西不多,就是一块香皂,一条毛巾,一管牙膏,一口洗脸盆。

    王学才一看,立即翻了脸,骂起娘来:“合着我折腾了一上午,你们就给我这点东西。麻辣隔壁的,你们也不看看,每次有领导过来看望我这个贫困户不是给我三白五百的看病,那么弄这些不值钱的东西给我,糊弄谁呢?”

    说到激奋处,他一面盆扔出去,正好敲到一个检查组同志的脑袋上。

    检查组的同志也是和气,倒不恼,反和颜悦色地问道,谁说上面领导来看望你就要给钱,扶贫是为你们解决实际困难,让你们贫困户找到脱贫致富的门路,是让你们自己造血,而不是单纯的输血。

    王学才骂道:“你们少说输血造血,我没文化,听不懂。不给钱,你们扶什么贫。顾闯,不给钱,你们也不给钱,谁耐烦跟你们墨迹?工作,我都病成这样,工什么作,这些话都是他们教我说了,俺拿钱办事,骗骗你们没什么。现在不给钱,我理你们是华子良,都给劳资滚蛋!”

    华子良是《红岩》中的一个人物,装疯潜伏在渣滓洞,援助了许多同志。

    市检查组的人听完,点了点头,若有所思地看了陪同的地方同志一眼。

    地方上的人当时冷汗就下来了。

    别说他们,听刘姐说到这事的时候,我也是冷汗淋漓。

    作为责任人,我的麻烦大了。

    王学才的精准扶贫我一是工作忙,二是大意了,觉得这事乡镇的领导比我更上心,就没怎么管。再说,要给王学才脱贫的关键是给他找个工作,又固定收入。我一个小年轻,哪里去给他找工作,还得靠乡镇领导,他们说一句当我一百句。

    就在考前去了王学才家,送了一袋米,叮嘱了两句,就去忙李世民和皮蛋的事情了。

    结果,完蛋!

    庆幸的是,这不过是模拟考。接下来还有省级考核,希望到时候能够过关,将功补过。

    现在最要紧的是让王学才出去干活挣钱,别一天到晚躺家里看电视了。

    劳动使人幸福,劳动改变人的世界观和人生观。

    只有劳动,才能让人活得有自尊。

    永兴镇距离市区十来公里,这里因为靠着火车货站台,附近又有几家工厂,交通方便,是物资集散地,在全区乡镇中的经济也算不错。

    王学才但凡有点想把生活好好过下去的念头,舍得下力气,随意去找点活儿干,日子自然会过得滋润。可惜,他怎么那么懒呢?

    他家位于城乡结合部,是一座农家小院子,有一栋破烂的小青瓦房。

    说句实在话,永兴镇因为经济活跃,老百姓的生活都不错,王学才这个贫困户在这里倒是显得非常突兀。区里的贫困户大多生活在山区,这位老王倒是独一份儿。

    照例,王学才在家倒着。

    我敲了半天门,里面死活没有人应声。

    “王学才,我是顾闯,我知道你在家,开下门好不好,我又几句话要给你讲。”

    还是没有人吱声。

    一个邻居正要骑着摩托车经过,停下来,笑道:“别喊了,王学才不会开门的,我今天早上出门的时候看到他提了一个塑料壶去街上小买部和老板鬼扯了半天,老板烦得很,就用个空的矿泉水瓶给他打了酒。估计现在正醉着呢,你跟这个酒鬼也说不了什么。”

    我皱了一下眉头,王学才好酒,每天起床第一件事就是喝酒。一喝就是四五个小时,不把自己灌趴下绝不甘休。这样的人整个被酒精给毁了,自然什么也做不了。

    不过,因为没钱买酒,外面的小卖部也不可赊欠太多,他也不可能天天喝,倒也免得醉死在床上没人收拾。

    喝迷糊的人自然没道理可讲,看来今天白跑一趟,我就萌生了退志。

    心中想:乐意的厂不就在永兴镇吗,干脆我先去他那里和他聊聊,等到那边的事情说完,估计王学才也清醒了,再过来找好了。

    刚要走,那个骑摩托车的人突然一声喊:“王学才,顾闯来了,你不是还欠小卖部酒钱吗,他答应帮你还。”

    我心中叫了一声不妙,正要走。门吱啊一声开了,王学才就摇晃着身体冲出来,一把拉住我的手,笑道:“来了,里面请。哥子,来来来,咱们喝几杯,交交心。”

    却见,眼前这个王学才虽说才五十来岁年纪,但因为饥一顿饱一顿,营养不亮,头发已和乱糟糟的胡须已经花白,面上皮肤松弛,眼泡浮肿。惟独那个酒渣鼻子又红又亮,简直就是娇艳欲滴了。

    我笑道:“王学才,你喝了酒,先休息,我还有点事,等忙完再过来找你。”

    王学才的手抓得更紧,大着舌头道:“你不是要帮我还酒钱吗,我如果放过你了,你跑了怎么说。还有你……”

    他瞪着那个骑摩托车的邻居:“这话可是你说的,你要做个见证。”

    那人也是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笑着点头:“对对对,顾闯说帮你还帐的。”

    我顿时恼了,对摩托车骑手道:“老哥,说话可要凭良心。”

    王学才:“顾闯,反正今天你不把帐还了,我就不松开你的手。”

    我气得鼻孔都在冒烟,你还讹上我了。我是你什么人,兄弟还是直系亲属,我可没有义务帮你还债。

    骑手乐得哈哈大笑:“顾闯,你就帮他把钱还了吧,反正也不多,就三十来块。两瓶十二块的白酒,外带两包辣条,我早上听老板说的。”

    我一听,才三十块,不多啊,得我出了。就拿出钱包找了三十块递给那个骑手,麻烦他去一趟小卖部把钱还了。

    心中也是摇头,这个王学才都混得喝十二块一瓶的酒,还要赊帐,这日子过得简直没有任何意义啊!

    钱出了,但王学才还不肯松手,我皱眉:“王学才,我在镇里另外有事,要不等我先去那边把事办了再过来找你。再说,你现在还醉着,现在和你说话,也说不了什么?”

    “我没醉。”

    “通常说自己没醉的人都是已经醉了的。”

    王学才:“今天早上打了酒才半斤,又是勾兑的散装酒,没什么度数,我睡了一觉已经醒过来了。顾闯,你不进门,怎么看不起人?”

    “你说哪里话,我怎么可能看不起你。”

    王学才:“是不是前一段时间的检查出了问题,上头要找你麻烦,你才上门来解决的。肯定下一步还会有检查,真出了问题,你也脱不了干系。要想解决这个问题,就进屋商量。”

    我心中倒是赞了一声,这个酒鬼的脑子倒没有被酒精给烧坏,精明得很。这种坏蛋,有的时候比普通人还狡黠,虽然不明白这次模拟考是什么东西,但还是敏锐地意识到事关重大,估计会要要挟于我。

    至于怎么要挟,不用想就是问要钱。他以前不是提出过给他三千块吗?

    我自然不会给的,但和他好好谈谈还是非常有必要。

    就随他进了屋中。

    这屋还真够破的,屋里乱七八糟堆着破家具,客厅的沙发都露出弹簧来。

    小方桌上还放着空酒杯和一盘没有吃完的白水煮蚕豆。

    空气中弥漫着酒臭,和呕吐物的味道,令人几欲转身逃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