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望古神话之选天录 > 第五十二章 江湖不见沙场见(一)
    “大人,对方已经分兵撤退了。”

    太守府的正厅内,王睦端坐在座前,看着面前跪地的两人,正向着自己汇报。

    一人是灰白胡子,长着一个巨大鼻子,官任前队大夫的甄阜。另一人是面色蜡黄,看起来有气无力的属正梁丘赐。

    他们是王睦自长安带来的嫡系部下。在杀了张方之后,这宛城内的新军便是他二人统领。

    而铁血营——自然是只有王睦一人,才能指挥得动。

    “城内留下的士卒已经不到两千,很快便会被击溃。而对方撤走的部队也不过两千上下,正在向西南方向撤退。属下估算,应该是想要去新市,与绿林军合流。”甄阜继续汇报道。尽管是恭敬地说话,但他的天生嗓音却大得出奇,震得响彻了整个正厅。

    “很好。”王睦点了点头,脸上挂上了笑意:“现在,到了我们出发的时候了。带上所有的骑兵,出发。”

    “是。城内的骑兵此前并未参战,尚有千五之数。加上我等自长安带来的五百骑兵……人数相等,又是衔尾追杀,我方已是必胜之局。”梁丘赐点头道。

    “衔尾追杀?谁说要衔尾追杀?”王睦挑起眉毛,莫测地笑了笑:“深夜乱战,对方四散奔逃,若是把我要的脑袋弄丢了,那该怎么办?”

    “是。请大人示下,应如何安排。”

    “此处往新市方向去,有一条河,叫做黄淳水。”王睦摊开了桌面上的一张地图,轻轻敲了敲桌面:“河上本有一座木桥,是过河的必经之路。当他们渡河之时……”

    “是,属下明白了。”甄阜梁丘赐两人齐齐点了点头。

    ……

    刘縯率领着余下的两千多残兵,一路向着西南而去。

    队列中的那百余骑兵,在见识过了方才的神迹之后,已然对刘縯顶礼膜拜。但除了他们之外的其余士卒,却是士气低落到了极致。

    即便是跟随了刘縯多年的那些游侠剑士,也不再如往日里那样趾高气昂,只是默默地低着头,快步随着队列行进。

    宛城已经渐渐消失在身后,喊杀声也已一点点远去消失,不知道是由于距离,还是断后的舂陵军已越来越少。

    “主上,追兵来了!”

    任光纵马来到刘縯的身边,皱着眉头,低声禀报道。受了重伤的他,一直留在队列的最后,但方才的一阵疾驰,又让他身上的伤口裂开了些许,渗出点点血迹。

    刘縯回过头,看见了身后的远方,确实已经出现了星星点点的火把光芒。虽然尚听不见马蹄声,但可想而知,王睦派出的追兵一定是骑兵。以现下的距离,只怕顷刻之间便能赶到。

    而追兵既然已经出现,那也就意味着……

    殿后的部队已经被全歼,而叔父……也已经死了。

    “阿秀,传令下去,全军加紧前进,渡过黄淳水。”

    刘縯满面铁青地对身旁的刘秀道。

    前方,便是黄淳水了。河上有一座桥,虽然不算宽敞,但只要慢慢整好队形,过了这座桥之后将其拆毁,这支两千余人的残军便可算是安全了。

    王睦即便派出追兵,要搭建浮桥也不是顷刻之间便能够完成的。而有了这一段时间,便足以让他们抵达新市了。

    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时间。一定要在追兵到来之前,让全军都过河。

    而在看见了那座桥时,所有的士卒也都明白了眼下的局势。所有人发一声喊,都齐刷刷地向着那座桥冲去。

    一时间,原本便已经稀稀落落的队形,瞬间变得更加散乱。

    刘縯向着身后的刘秀吩咐了两句,随后便拍马当先向着桥头冲去。

    他一路上,越过了无数脱离队形跑向前方的士兵,直到战马越过了最后一人时,刘縯手中的长刀才猛然挥出。

    一颗首级高高飞起,再被刘縯一把抓在了手中。

    随后,刘縯冲到了桥头,却没有马上过桥,而是在桥边翻身下马,随后将手中的长刀重重插在了地上,发出了一声清亮的长啸。

    “全军整队过河!抢先者斩,掉队者斩,哄闹者斩!”

    那颗刚刚被斩下的首级,正挂在长刀的刀柄之上,双眼圆睁,表情惊骇,似乎仍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刘稷!带着骑兵殿后,余下所有人列队上桥,不得喧哗!”

    刘縯的表情,如同来自地狱的恶鬼一般狰狞。而他的气势,也仿佛吞破了天地一般。

    刘稷高呼一声,带着残存的百余骑兵,掉转马头。虽然没有向着反方向立刻驰去,但却已经摆出了坚定的防御阵型。

    此刻刘縯唯一还能够依靠的,便是在宛城中亲眼见证了冰雹神迹的这一百多骑兵了。

    面对刘縯的威严,以及相信了自己身后得到了掩护,原本已经丧失了斗志,即将崩溃的士兵,士气也终于渐渐平复了下来。

    在刘秀以及一干刘氏宗族的整理下,部队列成了队列,整齐地向着桥上行去。而每一个士兵,都要经过刘縯的身边,经过那挂在刀柄上的首级,接受他目光的注视。

    而无论是谁,在经过了刘縯身边时,都会忍不住地低下头去,在那强大的压迫感之前而战栗。

    即便是败了,即便是在撤退,刘縯依旧是不变的人中之龙,依旧有着无可抗拒的威严。

    身后终于响起了马蹄声,尽管夜色昏暗,但那骑兵手中所持的火把,依旧清晰地标明了他们的位置已经越来越近。

    刘縯的脸上依旧沉稳如山,然而心头却还是泛起了一丝忧虑。

    太慢了。尽管整好了队形,以最快的速度过桥,但直到目前为止,也不过只有四分之一的士兵抵达了河对岸。

    而依照着这样的速度计算,在对方的追兵抵达之前,怕是能过河的士兵连一半都不会有。

    而对面的骑兵自马蹄声听来,则至少是两千人以上的规模。

    半渡过程中的溃兵,自身后被数量更多的骑兵衔尾追杀……接下来的,不问可知,也必然是一场血腥的屠杀。

    “阿秀!过来!”

    刘縯对着前方正整理着士卒队伍,走上木桥的刘秀大声叫了起来。此时此刻,他已经顾不上会损伤到士兵的士气了。只要弟弟能够过桥,那便是最重要的事情。

    “哥哥?”刘秀疑惑地奔到刘縯身前,皱眉问道。

    “你先过河,我来断后。记住,一旦过了河,便立刻将桥烧毁,不用管我这里。然后……全速向着新市进发,去找绿林军。哪怕是托庇于他们,也一定要活下去。听明白了么!”

    刘縯一把抓过刘秀,将他按在自己怀里,凑到刘秀的耳边低声道。

    “什么?哥哥!我怎么可能丢下你!”

    刘秀刚要开口,却被刘縯一把捂住了嘴,狠狠瞪来:“给我住口!现在没时间给你婆婆妈妈!你以为这余下的一千多人,真的能全部过河么!”

    刘秀转过头,仔细地听了听身后的马蹄声,面色顿时变作了一片苍白。

    “知道的话就赶紧过河!别碍事!记住,我是不会死的!”刘縯说完,翻身上马,便要向着那百余骑兵的队列中驰去。

    虽然只有区区一百多人,但是……

    能挡住多久,就是多久吧……

    刘縯胯下的战马刚刚迈开马蹄,却猛地一滞。他低下头,看见刘秀紧紧拉住了缰绳,冲着他摇了摇头。

    在刘秀的脸上,是前所未有的严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