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望古神话之选天录 > 第十三章 晚来天欲雪(二)
    舂陵乡位于南阳郡,距离南阳的治所宛城并不太远。即便在整个荆州,宛城都是一等一的大城,繁华之地了。城内数十万人口,自然鱼龙混杂,三教九流无所不有。

    但仅仅三个月,刘縯这个名字,便在宛城打出了一片名号。

    全宛城的偏门都知道,有个叫刘縯的小子,不但身手好,而且下手狠。

    而到了三年后的今天,刘縯已经在宛城打下了自己的一片名堂来,成为了宛城游侠之中最出色的年轻人物,声势甚至渐渐足以与西城杜永,和东城张丰这宛城原本最大的两股势力并驾齐驱。

    但刘縯却没有在宛城扎下根来,而是大半时间都还住在舂陵,叔父的家里。倒不是为别的,而是因为弟弟还在这里。

    只不过刘縯没有想到,他们居然会无耻到这等程度,跑到舂陵乡下,找到了叔父家里来。

    不过……区区七八个人,刘縯又怎么可能放在心里?以刚才所见的身手,便是人数再多上一倍,也丝毫不足为虑。

    他唯一还在犹豫的,便是在这里杀人,会不会给叔父惹上麻烦……

    “伯升,快住手!他们不是……”直到此时,刘良才反应了过来,慌忙站起身,颤动着手指,指着刘縯。

    坐在刘良对面的那中年男人却摆了摆手,表情镇静,上下打量了一下刘縯,嘴角露出了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来:“身手不错。”

    刘縯看着那中年男子的样子,眉头微皱,心中思忖了片刻,缓缓松开了手,但那柄匕首却依旧握在自己手中。

    那被夺去匕首的汉子被刘縯轻轻在胸口一推,向后撞在了墙壁上,紧紧握着手臂上方才被捏住的位置,脸上的肌肉依旧因疼痛而扭曲。

    几道青紫的指印,已经深深印在了他的手腕之上。

    “看来,不是来找我的。”刘縯望了望叔父,又望了望那中年男人,点了点头,手腕轻轻一抖,那匕首已经消失在了手中:“那你们慢慢聊吧。我去睡了。”

    说完,刘縯便大喇喇地转过身,向着自己和弟弟住的厢房走去。

    “少待!”

    身后传来那中年男子的声音:“既然有缘会面,何妨一叙?”

    “没兴趣。”

    刘縯冷冷丢下一句话,关上了身后的门。

    望着刘縯走出去,刘良对面的中年男子却丝毫没有因他的无礼而有什么愤怒之色,而是对着刘良微微躬了躬身:“毕竟事关机密,我的属下警惕得过了些。幸好,没伤着他。实在抱歉得很。”

    “无妨……无妨……”刘良连忙摇了摇头,脸上挂着歉意:“这是我兄长的孩子,名叫刘縯,字伯升。我本来也没想到伯升这孩子今夜会回来,忘了跟你交待。反倒是伤了侯爷两个属下,该是我不好意思才对。”

    直到此时,被刘縯一脚踹飞的那汉子,才缓缓自地上爬起,捂着小腹跪在了被称为侯爷的中年男子面前:“属下保护不力,向侯爷请罪。”

    “不必介怀。”那侯爷笑着摇了摇头:“那年轻人的身手,确实出色。这不是你的错。反正也并非什么歹人,此事便不用再提了。”

    安抚了属下两句,侯爷又转过头向刘良诚恳道:“次伯兄,我的提议,你便真的不再考虑一下?”

    刘良苦笑了一下:“王莽权倾天下,安众侯能于此时决意起兵与抗,实乃我宗室之幸。我刘良自然是钦佩不已。但舂陵一支,却实在人丁稀薄,恐怕是帮不上什么忙了。况且,我如今只是一介布衣而已,人微言轻,何德何能,值得安众侯夤夜来访?”

    “次伯兄何必过谦?”安众侯摇了摇头,微笑道:“舂陵一带,自高祖开国以来便是我宗室大支。何况次伯兄于平帝年间便被举为孝廉,又曾任萧县县令,莫说舂陵乡,便是整个南阳郡的宗室之中,都可称得上是一言九鼎。人微言轻一词,实在太过自谦了。”

    刘良只苦笑着摇头,不再说话。

    “次伯兄,自去年年末,先帝驾崩之后,王莽扶孺子婴为继,却只给了一个皇太子的名号,自己倒是僭号假帝。此等狼子野心,天下但凡双眼不瞎之人,皆能看得出来。更不必说,你可知……他此刻已昭告天下,改元为何?”

    “在下身居乡野,此刻才是二月,朝堂上改元之事,还传不了那么快。”刘良手抚颌下短须,轻轻摇了摇头:“那么,新年号是?”

    “居!摄!”

    安众侯脸色铁青,死死盯着刘良,自口中吐出了两个字来。

    纵使刘良此前一直面色平淡,但听见安众侯说出的新年号,依旧忍不住全身微微一震。

    “居摄……居摄……”刘良轻轻念叨着这两个字,面上忍不住泛出苦涩与惊恐之意来:“看起来,他是真的下定了决心,要篡位了。”

    “正是如此。”安众侯沉沉点了点头:“次伯兄,真的可以坐视我刘氏天下,落到他王家的掌中么?若真如此,你我死后,又有何面目到九泉之下,面对太祖高皇帝?”

    “可……”刘良欲言又止,最终只是长长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还是再静观其变一阵子吧。或许王莽……只不过想做周公伊尹,而非智伯田禾,也未可知。”

    安众侯一霎不霎地望着刘良,良久,也终于长长出了一口气,神色黯然:“看起来,次伯兄心意已决,那我便也不再多说了。”

    说罢,安众侯站起身来,向着刘良长揖一礼:“既然如此,我便就此告辞。但无论次伯兄如何打算,一月后,我都将在安众起兵,攻打宛城。若能成功,只盼到那时……次伯兄能念在同为宗室一脉的份上,于舂陵呼应。”

    “我……不能给安众侯什么许诺。”刘良涩然一笑:“只能……预祝侯爷成功吧。”

    安众侯点了点头,领着众护卫走出门外,抬头对着夜空凝望许久,幽幽长叹了一声。

    “侯爷,为防万一,要不要……?”

    身边一名护卫凑到安众侯耳边,轻声说道,同时向着刘良那间屋子努了努嘴。正是方才被刘縯一脚踢飞那人。

    “一派胡言!”安众侯狠狠瞪一眼那护卫,压低了嗓子:“刘次伯乃忠厚长者,纵使不愿相助,也绝不会做那等卖友求荣之事!何况,你们几人,打得过方才那小伙子么?”

    说到此处,安众侯看了看刘縯方才走入的那间厢房,凝神思索了一下,迈步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