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望古神话之选天录 > 第八十一章 世人如何不丈夫(四)
    “胜了!胜了!胜了!”

    士兵们高举着手中兵器,癫狂般地发出了声嘶力竭的大吼。在他们的脚下,是遍地的新军尸首,而远方,那些残军正在向着昆阳外围大营的方向逃窜。己方的骑兵正在衔尾追杀,最终能够回归大营的,十成之中不会超过一成。

    这已经是他们打胜的第五场战斗了。

    刘秀将军,果然是个神奇的人!

    如果说最初,跟随着太常偏将军刘秀彻底放弃定陵,前往昆阳救援时,还有士卒心中抱有着疑虑的话,那么现在那些疑虑已经彻底被打消。

    每个人心中,都将刘秀奉为天神一般的人物。

    在抵达了昆阳外围之后,刘秀没有带着他们向昆阳城内强行突入,而是远远地在围城兵马的周遭游走。四十万大军的庞然大物,自然不可能那么轻易地驱动起来,只能不停地被刘秀所袭扰,就像笨拙地扑打苍蝇的巨汉一般。

    王邑王寻自然也一直在派出一支又一支的部队,想要捉住这支来自定陵的援兵。然而这支援兵却滑溜得仿佛油中的泥鳅,怎么都无法捉住。

    若是大股的部队,刘秀便会果断回避,远远逃开,依靠着速度让新军摸不着踪影。但一旦发现新军的某支部队兵力不足,却又会辗转腾挪,将视为目标的新军引诱到远离友军之处,然后突然猛扑回身,一口吃掉。

    刘秀所选择吃掉的部队,人数尽在三千以下。尽管人数相差不多,但刘秀却必定身先士卒,战必用命。在昆阳城内历经了血与火的洗练之后,刘秀无论是胆略、身手还是作战的部署,都远比原先更上了一个台阶。

    即便是以众凌寡,刘秀也绝不会选择硬碰硬。他会将骑兵先行分开,只留下步兵继续在前方吊着身后的新军。而骑兵则远远兜开圈子,在两支部队的追逐轨迹周边伺机而动。每当新军夜晚扎营时,刘秀麾下的骑兵便会开始无休止的骚扰与夜袭,却并不真正试图攻击。

    而当拖到身后的新军已经远远离开周围的其余友军,并且因日夜无休疲惫不堪时,便是决战的时刻了。原本围绕着新军部队兜圈子的骑兵会在阵势后方突然出现,直冲新军后背。

    而在正面,刘秀永远冲在队伍的最前端,手挥长剑,直冲向新军的阵营。而紧跟在他身旁的,是精选而出的数十名骑兵护卫,以及残存的那数名游侠剑士。如同一把锋锐的尖刀,直插对方的主将旗帜之下。

    背后遭袭,主将被斩,无论那些新军还剩下多少人数,都只能在混乱之中溃散奔逃,试图躲过骑兵的衔尾追击。

    如同上天眷顾一般,刘秀尽管亲冒矢石,但五战以来,身上却奇迹般地没有受过半点伤。而他每一次,也都能如同摧枯拉朽般直取对方的主将。

    这支平林兵部队,也在一次次的胜利之中逐渐变得更为强大。缴获的新军的衣甲辎重,让他们迅速得到了更好的武装,足够的粮草,以及更多的战马。

    再加上丰富的战斗经验,尽管人数上略微减少到了五千多人,但他们的实力,却要比刚刚离开定陵时更为强大。此刻即便面对相同人数的新军,刘秀也有了将对方吃掉的足够自信。

    而王邑与王寻,此刻却正在后怕与惊喜这两种情绪之中反复徘徊。

    “你……你确定?你确定那便是刘秀?!快说!若是有半句虚言,我便族了你满门!满门!”

    在中军营帐之中,大司空王邑正满脸肌肉扭曲,大声吼叫着。在他的面前,跪着一名服色普通的士兵,神色惶恐,小心翼翼地低下头,不敢望向大司空的眼睛。

    他所在的那一营部队,日前新败于定陵前来的那支叛军之手。而他此前从没想过,自己竟然会有机会亲眼面见当朝位极人臣的大司空,而且还是在如此深夜,将他突然召唤到这中军大营里。

    并且方一见面,便如同厉鬼一般喝问着他。

    那士兵战战兢兢,双手用力撑着地面,才能让自己不至瘫倒在地,牙关打颤,却怎么也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你吓到他了。”王寻轻轻拍了拍王邑的肩膀,走到了那士兵面前,蹲下身来:“你不用怕,只要老老实实回答我们的问题就好。”

    “是……是……谢大司马……”王寻的声音虽然并不温和,但至少比王邑要沉稳冷静得多。那士兵深吸一口气,镇定下来,磕磕巴巴地叙述起来:

    “属下……属下便是南阳舂陵人,与那刘秀乃是同乡,虽然并不相熟,但长相却是记得很清楚。前日我军血战不敌之时,正是那刘秀策马冲进我军本阵,将**将军斩杀的!属下当时便在将军身旁,所以看得仔仔细细,绝不会错,那人便是刘秀!”

    王寻点了点头,又再反复问了几遍那士兵的细节,确定他所言无虚,这才长出一口气,挥退了那士兵。

    “看来,确实是真的了。”王寻站起身来,望着兄长王邑:“那一日突围逃出的人中,便有刘秀。”

    王邑紧紧捏着拳头,满头满脸尽是紧张的大汗,放声咆哮起来:“该死!该死!那一日布防树林的是谁!?我要族了他!族了他!”

    将他们死死钉在昆阳城下的,便是陛下的那条必杀刘秀的命令——而且,是一定要王邑王寻二人亲眼见证刘秀的死,绝对不许违抗。

    而现在,他们居然刚刚知道,刘秀居然早在十余日之前,便自昆阳城中逃了出去!

    念及于此,王邑心中一阵后怕惶恐。

    即便陛下已经垂垂老矣,仿佛随时都可能会死去,但他的威严却从未在王邑王寻的心中消退过。

    坐在期门郎张充的宅邸中谈笑着饮酒的他,身前满地尸首,韩卓随侍在身旁,剑锋上的鲜血还在缓缓滴下。那场景,犹如自血海中走出的恶魔……

    将张充的首级奉上给太皇太后,索取传国玉玺时,那睥睨天下的霸道之气……

    无论年纪如何衰老,但那些场景即便只是在脑海中回想出现,都会让王邑全身一阵寒意。

    他绝不想要看见陛下的怒火,绝不想。

    “至少现在还有补救的机会。”王寻走到王邑身旁,拍了拍他的肩膀:“刘秀纵使逃出了昆阳,但幸好他却不知道我们所要的,是他的首级,所以才会那么愚蠢地重新折返回昆阳。”

    “没错,这个蠢货!”王邑渐渐自后怕之中恢复了过来,咧开嘴哈哈大笑:“居然还没有彻底跑掉,那么刘秀这白痴,就死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