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神眼新娘,异世界斩妖除魔 >第十一章:孤身一人
    “南禾大人!您怎么了?”

    橘猫的声音将南禾从愤怒中拉了回来,她在几秒钟之内调整好情绪,缓缓回头。

    却见天地旋转空间瞬变,原本后面的墙体上应该被她锤出的窟窿不见了踪影,抬头看向走廊,那里灯光明亮,干净整洁,与先前所见分明两个世界。

    窃取时空?

    南禾一愣,随之发现,此时才算是的的确确的回到了现实。

    东阳什么时候开始将幻境时空植入进来的?她居然没有察觉到半分?

    难道是……

    果然,从白猫进手术室的那一刻开始,红灯亮起之时,南禾感觉到那种莫名的抚摸时,就已经被东阳带入了另一个空间,一个只有他们两个人的虚幻空间。

    虽然空间是假的,但是人物却是真实的,刚发生的一切还在南禾的脑海里转悠,时刻提醒着南禾,她失去了初吻!

    南禾拳手紧紧握着,脸上却不露声色。

    “他怎么样?”

    南禾轻轻呼了口气,略带关心的看了看橘猫,口中指的是她哥哥的伤势,虽然她知道不会有生命危险,却还是出于礼貌的问了一句。

    “医生说送来及时,已经脱离生命危险,可是想要清醒过来还需要一段时间……”

    橘猫双手紧紧捏在一起,局促不安的拱动着拖鞋里的脚拇指。原本白皙的脸颊因为哭的太猛变得红彤彤,双眼此时依旧噙满泪水……

    南禾微微抿了一下嘴唇,此时无助的橘猫让她想起了自己前世,原本打算问的事情也咽了下去。

    她前世是个孤儿,在孤儿院长大,孤儿院的孩子很多,照说同龄人当中也应该有一两个朋友,然而她却依旧那么的孤独,一个朋友都没有,大家都害怕她,不敢靠近她,因为她-

    可以看见鬼!

    自从她记事开始,总有一些模糊而又恶毒的声音传到她的耳朵里。这些声音嘲笑着、咒骂着、甚至恐吓着南禾……

    纵使幼小的南禾从噩梦中惊醒,从哭泣中惊醒,从无助中惊醒,纵使她抱着孤儿院护工的大腿喊着救命……

    一开始的人们还能敷衍安慰她两句,后来也都只是冷漠的看着她,慢慢眼神里充满了嫌弃,恐惧,憎恶……

    从她记事起,总有人告诉她,说她是个扫把星,她克死了自己的父母,克死了自己的亲人,和她沾边的人都会受到诅咒,都会落得不得好死的下场。

    所以南禾逐渐学会了忍耐,学会了坚强,学会了冷漠,学会了无视一切……

    南禾没有朋友,直到她突然发生意外死亡的那天,她都没有朋友。

    南禾的眼角抽了抽,上一世还真是悲惨呢!

    来到异世界,她认识了王小丫,认识了橘猫,认识了他们……

    他们,算是朋友吧?

    南禾回过神来,橘猫还站在她的面前,红着眼睛,摩搓着双手,仿佛是在等她的安慰,橘猫虽然已经可以幻化成人形,但大部分时候还是保留着猫咪的本性——粘人。

    “他会没事的!”

    南禾难得的浅笑,两个梨涡在脸颊盛开,花儿一般的美丽。虽然她不怎么会说安慰的话语,但是此时她说的这句话却是真心的。

    橘猫听到南禾的安慰,双手合十的放置在嘴巴上,眼睛里放佛绽放了一朵烟花,放射出惊喜的光芒-

    “喵~南禾大人说欧尼酱会没事,真是太好了!”

    肯定会没事的吧?

    白猫可是千年老猫,皮糙肉厚,灵力雄厚,哪有那么容易死掉?

    而且这个医院四周布满结界,空气被高人净化过,他在这里修养,很快就可以恢复如初。

    恢复过后,肯定又会靠着他那张人畜无害的脸,去哄骗附近区域的年轻貌美猫咪们。

    南禾想到这里,嘴角的笑意瞬间收了回来:这蠢猫,活该!

    “轰隆~”

    闷雷突然响起,闪电悬浮在空中,像一根长满触手的蜈蚣,从天的东边爬到天的西边,久久不肯离去。

    一阵阵的雷电闪烁不定,周边的空气突然被搅动形成大风,刮的地面上残存的垃圾满天飞舞,经过医院门口招牌的时候,扫过它的头顶,招牌内的灯光瞬间熄灭。

    紧接着是一声声的尖叫传来,整个医院的电力系统瞬间瘫痪,周围变得一片漆黑。

    医院内留守值班的工作人员,还有未及出院的病人纷纷出动,有的伸出脑袋向外张望着,有的在走廊里大喊大叫着,很快医院里冒出了无数星星般的手电光。

    医院安保系统瞬间开启,刺眼的红光闪动在每一层走廊的尽头,警鸣划破夜空,嘈杂声从每一层楼里传出。

    喇叭里传出战战兢兢的颤抖音:“各楼层值班人员请注意,电力系统瘫痪,发现不明巨兽,情况危急,请尽快撤离……”

    妖气!

    南禾睨眼,指间的月剑感觉到了可怕的邪恶气息,迸发着幽光,一道光束犹如流星一般极速朝着不远处的住院部飞去。

    “怎么了,南禾大人?”

    橘猫的五感也很敏锐,周围的气氛让她感觉十分不好,她惊恐的瞪着眼睛,捏住南禾的裙摆。

    不好!

    南禾大惊,来不及解释,因为月剑所指的地方不是别的,正是白灵的病房。

    “橘猫,疏散人群!”

    南禾一把捏住橘猫的肩膀,眼神里仿佛传出了巨大的能量,席卷了橘猫的全身,让橘猫为之一震。

    橘猫重重的珉了珉嘴唇,坚定的点了点头。

    南禾微微颔首,转身踩在扶梯上一跃而下。

    白猫也不知道在哪里招惹了这么难缠的怪物,这怪物根据他体内的气息追到了这里,想将他置之死地。

    医院布满结界,然而这怪物却能无声无息的破坏结界,进出医院如入无人之境,看来它道行不浅。

    南禾极速朝着住院部的方向飞驰,越过高高的连廊顶端,纵过旁边的大树,最后一个翻身落到住院部六楼的窗台上。

    伴随着巨大阴影的笼罩,整个医院的灯光瞬间熄灭,南禾站在窗台上,感受着这浓烈妖气,随后深吸一口气,快步朝着白猫的病房奔去。

    透过走廊的窗户,南禾性感妖娆的身材被镀上了一层朦胧的月光,她的脸上沉着而冷静,眼角泛起不易觉察的阴冷。

    手里的戒指早就幻化成了赤红色宝剑,宝剑的锋芒将这漆黑的走廊照的通红,为南禾照亮眼前的道路。

    “吼~”

    雷鸣般的叫声从不远处传来,伴随着重物倒地的撞击声。南禾一惊,步伐变得更快。

    “砰~”

    一声巨响过后,病房白色的大门被踢倒半扇,另外半扇也无精打采的垂拉着。

    南禾犹如夜幕里的战士,昂首挺胸肃立在门口。她微眯双眼,这才看清楚窗口匍匐着的巨型魔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