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神眼新娘,异世界斩妖除魔 >第四章:不明来电
    南禾手持月剑,朝着婉婉的胸口就刺了过去,没想到这厮块头巨大,动作却很灵敏,一个转身躲过了南禾的致命一击。

    南禾邪恶一笑,等的就是你的转身。

    “啊……”

    伴随着婉婉痛苦的哀嚎声,南禾紧握月剑,将它从婉婉的腰部猛的抽出,顿时腥臭血液飞溅开来。

    “你……”看着被斩断的半条尾巴,婉婉怒不可竭,手上的指甲瞬间变得一尺来长,呼啸着朝南禾脸上刺过来。

    南禾也不慌,蜻蜓点水般的踩在旁边的气流上,一个跃起就腾到了远处的空地。

    对面的男蜥蜴见同伴受了伤,迅速靠了过来,怒气冲天的幻化出一把赤红色大刀,挥舞着就要来报仇。

    “幸好不是什么大妖怪,刚加的战力值配合月剑足够应付!”南禾轻笑一声,往前跨了一步,月剑瞬间发出刺眼的光芒,光芒变成无数雨丝四向飞开。

    雨丝越变越大,待到蜥蜴精周身之时,已经幻化成十几厘米长的利刃,闪着寒光,锋利无比。

    男蜥蜴精没想到南禾居然这么厉害,纵使他疯狂挥舞着手臂上的大刀,也只是遮住了上身袭来的剑雨,下半身已经不慎被剑雨穿透,逐渐化成一滩血水。

    “你!你到底是谁?”男蜥蜴精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的女人。

    道上都传言鬼眼新娘已经被封禁了所有法力,和普通人类差不多,为何此时却如此厉害?

    “我?你不是说你知道我是谁吗?”南禾侧目反问道,脸上挂着不易觉察的阴冷。

    “不,你不是鬼眼新娘!”男蜥蜴精的下半身已经快要消失殆尽,他痛苦的扭曲着身体,惊恐的看着南禾挥舞过来的月剑。

    “我当然不是!”伴随着南禾的回答,一道红色剑光从天而下,刀切豆腐般落到男蜥蜴精身上,一瞬间他便烟消云散。

    婉婉因为尾巴被斩,失血过多,见同伴气数已尽,吓得赶紧逃跑。匍匐在地面爬行了数米,身后留下一道长长的血痕。

    南禾一个箭步便跃到她的面前,月剑“噌”的一声插进地面,挡在婉婉的面前。

    “你……你想怎样?”婉婉哆哆嗦嗦,此时完全没有了刚才的横劲,楚楚可怜的跪在地上。

    “你若是能解我所惑,我倒是可以不杀你!”南禾挑眉一笑,左手搭在月剑的剑柄上,右脚赫然踩在婉婉流血的尾端,踩的婉婉动荡不得。

    她弯下腰肢,纤细的手指挑起婉婉下巴,定定的与她猩红眼睛对视起来:“现在,跟我说说,鬼眼新娘到底是怎么回事?”

    婉婉本不愿多说,可不知为何,被南禾这般深邃的眼神盯着,她竟莫名生出了胆怯之意,于是下意识吐出真相-

    “鬼眼新娘是……”婉婉刚刚启齿,一道黑色的光芒从背后袭来,重重打进她的后背。

    南禾根本来不及反应,婉婉就已经口吐鲜血,没了气息。

    定睛细看,这道黑影居然是一把骷髅头的短刃,此时正深深的插在婉婉的身体里。

    黑影即刻消失在漆黑的夜幕,南禾一把拿起月剑,纵身一跃,便跳出了两个妖怪的幻境,朝着黑影的方向追了过去。

    月色朦胧,霓虹璀璨的城市之上,两个黑影一前一后快速追逐飞奔。

    南禾手持月剑,全神贯注的看着前方的黑影,眼睛都不曾多眨一下,全然无视了耳边呼啸而过的风声。

    眼前的黑影速度极快,即使在高耸入云的大厦顶端飞奔,也如履平地一般,南禾不禁疑惑,这是哪里冒出来的高手?

    刚和两怪打架的时候并不见黑影出手,待到她问及鬼眼新娘之时,就将婉婉置于死地。

    这人是故意不想让她知道鬼眼新娘的秘密。

    人呢?

    南禾只分神了那么一小会,不远处的身影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南禾一惊,立马落定,站在烂尾楼的楼顶。四下望去,才发现已经追到了郊外的深山老林,这里除了鬼魅般的树影,并没有发现其他异象。

    跟丢了!

    来人是敌是友?为什么干涉她查询宿主的身份?“鬼眼新娘”到底是什么意思?

    纵使心中有多个疑惑,此时也没人能够回答。四周已经没有了任何可疑的气息,南禾有些失望。

    她望了望远处的月亮,轻叹一口气,月剑便“嗖”的一声恢复成戒指形状套到南禾的指间。

    南禾肃立在高楼顶端,微风吹起她如瀑的长发,在空中肆意飘舞。那白色的晚礼服上布满浓稠红褐色血迹,仿佛一朵朵盛放的玫瑰魅惑而诡秘。

    她目光炯炯,注视着层峦叠嶂的山峰和灯火通明的城市。不经感叹,这牛鬼蛇神遍布的异世界,每一个角落都充斥着邪恶,以前的宿主是否也像她现在这样行走在黑暗的边缘?

    突然,头顶传来一声雷响,带着漆黑的乌云席卷而来,笼罩住整个世界。

    闪电像一把利剑划破天空,那道闪亮的圆弧,从云间一路奔下,直到天的边缘。霎时,照亮漆黑的天空。

    它们一定也想要战胜这黑暗之魔,照亮整个大地,可是黑暗并没有退却,暴雨反而来袭。

    “变天了!”

    南禾蹙眉,纵身跃下。

    雷电交加的夜空下,南禾矫健的身姿窜跃在各大高楼之间,带着淡淡流星般的尾巴,朝着市区一路疾驰。

    晚十点,H市的高档小区,忽然亮起一户灯光。

    满身血污的南禾,极速打开大门钻了进去。

    客厅里黑色真皮家具,搭配上灰色的软布墙面,奢华而低调。

    展柜上古老的留声机里传来悠扬的旋律,展柜后面的墙上,挂着一幅巨大的人体素描画像,魅惑的注视着一切。

    抗战加上长途奔波,南禾已经精疲力尽。清理干净身上的血污,立马躺进满是玫瑰花瓣的浴缸,慵懒的将手臂搭在浴缸两侧,伴随着留声机的旋律昏昏欲睡。

    “叮叮叮……”

    客厅的座机拼命摇曳,寂静的夜里传出的声音刺耳响亮。

    南禾轻轻睁眼,极不情愿的起身,水珠便顺着她光滑的脖颈滑落到傲人的胸峰。

    纤长的胳膊轻轻一抬,撩过架子上香槟色真丝睡衣。双手举过头顶,衣服便顺滑的套住凹凸有致的身体,如瀑的秀发四散开来,半干半湿的垂散在南禾漂亮的后背上。

    “喂~”

    南禾拿起古金色电话筒,懒懒应声。

    对方沉默片刻……

    随后南禾便听到那头传来低沉沙哑的声音。

    “想知道鬼眼新娘的秘密,明天晚上七点来H市中心医院后门!”

    “嘟嘟嘟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