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乘风破浪终有时 >第二十八章:破解碑文
    灰蒙蒙的天空中,晶莹的雪片翩翩飞舞,缓缓落在他们周围,凝微用指尖拈起一片仔细欣赏,雪花慢慢地融化在她的指尖,她叹息着它的美它的转瞬即逝,这世间有许多美好的事物不都是这样的吗。

    石敢当将他们带到了山顶,可他们面前却什么都没有。只有刮着冷风的山巅和漫天的雪花。

    “不可能的”凝微急忙四处寻找“巽周坛是在这里没错啊,山脚下的麒麟兽还在呢”。

    “麒麟兽?你遇到麒麟兽了?”俞墨沉问。

    “就在山脚下,你们没看到吗”凝微说着向麒麟兽的方向指了指。

    “是有两尊石兽在那里,难道那就是麒麟兽吗”俞墨沉说。

    “那是麒麟兽”凝微点点头。

    “那就不会错,咱们再仔细找找入口”俞墨沉说着便开始四处搜寻。

    “凝微姐姐,你快来看这里好像有字”兰株指着一块不起眼的石碑说着。

    这个石碑埋在山体里,只有一小节露在外面,上面的字迹更是小到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那是浅黄色的字体,只有上面的一排字迹露在外面,第二排的字迹只露出上面一小部分。上面一排写着:

    一汪春水不复归

    第二排字只有上部分能看到,实在是看不清楚是什么字。

    “一汪春水不复归?”俞墨沉念着石碑上的字迹。

    “光凭这句也解释不了什么,不如把整个石碑翻出来,看看下面的字”凝微说。

    俞墨沉双手托着石碑向上拽,使了全身的力气丝毫拽不动,他皱皱眉“微儿,斩魂剑是不是可以劈开地下的石头?”。

    “可以的,我试过”凝微将手中的斩魂之刃交到俞墨沉手中。

    俞墨沉试探着握着剑柄“咦,它对我挺友好的”,凝微勉强地笑了笑“它和我心灵相通自然不会伤害你”。

    “好吧”俞墨沉提着剑大步流星地走到石碑前,他将剑高高举起,别过头看了看凝微,凝微低了点头,他转过身对准石碑下的石头用力劈了下去。

    不一会功夫碑文下的石头被劈开,整个碑文露了出来,碑文上的字迹清清楚楚地刻着:

    一汪春水不复归

    举目四望往来顾

    桃目无兆字里寻

    梧桐无树百叶折

    “难道是藏头诗?一举桃梧,归顾寻折,也不对啊”凝微思索着。

    “第三句好理解,字里寻是说谜底就在这些字里面找,桃目无兆......”俞墨沉在雪地里写着“这个字是不是相”。

    云沐泽在雪地上写着“桃目,去掉中间的兆,在合起来,是,是相字”。

    “梧桐无树百叶折,百叶折,可能是说梧桐没有枝叶,那便是同字,合起来就是相同”凝微看着她在雪堆里写的字。

    “那第一句是什么意思呢”兰株想不出来。

    “一汪春水不复归,水不见了就剩王,加上不字,那便是环字了”俞墨沉拍手叫绝。

    “举目四望往来顾,这不都是在看吗,难道是视字”云沐泽说。

    “环视相同是什么意思”兰株一双水汪汪的大眼顾目流盼,样子可爱极了。

    “是咱们所处这山顶的中间”俞墨沉说着便起身寻找。

    “在这里”俞墨沉指着脚下的一处黑色的岩石,大伙立即跟过去瞧,只见这个岩石和周围的山体自成一体,只是颜色略微深一点。

    “这怎么打开”云沐泽问道

    大伙看看了,周围没什么机关,凝微将斩魂剑对着中间地带敲了敲“咚咚咚”发出沉闷的声响。

    这时,凝微敲击过的地方像开门一样,岩石退了下去,有个人缓缓地从里面飘了出来。

    此人年近花甲,那张爬满皱纹的面庞看着慈祥亲切,满头银发披在身后,一袭干净的白色长袍,长而直的白色胡须整齐地垂着,胡须的底部尖尖地杵在胸前,他的周身发着如月光一般皎洁的白色光芒。

    “你是神仙吗?”还没等老人开口兰株紧忙问道。

    老人没有回答,他望向兰株“紫林百花齐放,待你完成任务便可回去了”。

    兰株不解,她只是问老人是不是神仙,老人为何要跟她说这些话“回去,回哪里?”。

    老人依旧不语,转头打量着俞墨沉,一面捋着胡须一面点头“嗯,悬机果然没选错人”。

    “悬机是谁,没选错人是什么意思”俞墨沉满脸困惑。

    老人依旧不说话,又打量着云沐泽“凡要成事,需历筋骨”。

    “成事?难道说我心里想的事?”云沐泽一脸迫切地问道。

    老人只是自顾自地说,完全不理会别人问他的问题。

    他看着石敢当“终有一日破茧而出”。

    大家一脸黑线,难道石敢当里面有什么吗?

    最后他看着凝微“乘风破浪会有时,凝微,随我来吧”。

    老人转身离开,凝微一脸疑惑看了看大家,他们点点头,她便跟着老人消失了。

    这时,天空中飘下来一句话“天机不可泄露”这声低音传到耳中是那么亲切......

    俞墨沉他们几个思索着,老人给他们每人留了一句话,多余的话一字不说,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我要回哪里啊,紫林?我在紫林种花?紫林是哪,你们两个听过这个地方吗”兰株实在没听过紫林这个地名,努力地搜寻自己的记忆。

    俞墨沉和云沐泽摇摇头。

    “你可别去什么紫林,就待在这跟我们在一起,哪也别去!”云沐泽的表情像个苦瓜一样,眉头紧皱“其实,我舍不得你走”他有些羞涩地低着头小声说,好像蚊子嗡嗡嗡的声音生怕被人听见一样。

    可兰株的耳朵灵着呢,她听得一清二楚“你以为只有你一个人舍不得吗,大家都舍不得我,再说我也不能离开凝微姐姐”。

    “其实云沐泽很关心你的”俞墨沉急忙帮着说道“他在赋柏镇的时候怕你有危险非要来不周山找你”。

    “啊?什么,我没听见”兰株别过头“我们就在这里等着凝微姐姐吧,她应该去法坛了”兰株紧忙转移话题。

    “嗯,这位老人看样子真是仙人,也没留下尊姓大名”俞墨沉说

    “问他什么也不说,还说天机不可泄露,他明明已经说了那么多话”兰株坐在地上单手支着下巴。

    “他说的话都是重要的话,你们记在心里就行了,这可是仙人的指点”云沐泽得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