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乘风破浪终有时 >第十七章:深渊鬼魅
    仙界只允许凝微独自一人进入艮泰坛,这是俞墨沉没有想到的。他怕凝微有任何意外,而自己不能在她身边保护她。

    俞墨沉一脸担忧“微儿,我不放心你一个人去面对里面的法阵,里面肯定很危险的”。

    “放心吧,这本就是我的天劫,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凝微知道,不论她将要面对的是什么,她必须迎难而上,这只是第一步,将来还有很多难关,她必须要有勇气去面对。

    “凝微姐姐,你可要小心啊”兰株担心地说道。

    凝微点点头“放心,你们在这里等我就好,我很快就会回来”。

    “一切要小心”云牧泽叮嘱道。

    神坛之门已经开启,一番告别之后,凝微迈着稳健的步伐进入神坛之门。

    凝微越过光芒万丈的门楼,神坛之门也随即关闭。她走上白玉石台阶,一道朱红色的大门,缓缓地开启。

    越过大门进入殿堂内,只见堂内檀木做梁,内柱为暗红色的巨柱,约为三米高,整个堂内空无一物,显得格外庄重又宽敞。

    忽地,凝微面前出现了三只巨大的光晕,光晕的颜色犹如泼上去的一样。颜色各不相同,中间白色,左边为黑色,右边是紫色。

    光晕带着斑驳的色彩旋转,中心有个黑色的圆点一动不动,犹如漫天的星河旋转在黑洞的周围。

    凝微被这光晕吸引,正看得入神,只听洪亮的声音从头顶传来“速择其一”。

    凝微听得明白,是让她从这里选一个,看着光晕她考虑再三,最后做出决定“白色”。

    “进去吧”这声音指引这她。

    凝微缓缓走到白色光晕前迈了进去,随即她的整个身体像像是被深水包围,踏入了混沌之中。这里是白色的世界,满眼全是白色,除了白色什么也看不见。

    凝微伸手在空气中摸了摸,什么都摸不到,就像整个周遭充斥着白色的空气,越来越亮,刺的她捂了一下眼睛。

    不知脚下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她紧忙稳稳地站住,凝微想看看是什么东西绊了她,可她却看不到任何东西,只是无尽的白色。

    她心想,既然看不到,索性闭上眼,用心去摸索。就这样,她向前一点点探进,只是这脚踩下去软绵绵的,像踩在棉花上面一样。

    她的耳边时不时有阵风吹过,这风仿佛带着话语擦过她的耳畔,像是有人说话却又听不清楚说的什么,话音特别奇怪,像是歇斯底里的低语夹杂着嘶哑的吼叫,让凝微不由得脊背发凉。

    凝微闭着眼,立在原地,左边一阵风吹来,她紧张地缩了缩脖子,紧接着右边又来一阵风,她不由得耸耸右肩。

    风声不断地在她耳畔徘徊,凝微有些不耐烦“别鬼鬼祟祟的,赶紧出来”。

    话音刚落,凝微的四周立刻安静下来。她睁开眼,只见漫天的白色消失了,周遭立刻恢复了正常的模样。

    她这才看清,原来自己站在一块悬空的石头上,而脚底下却是无尽的深渊。回头看着自己走过的路,不由得心里一惊。

    她的身后是几十块悬空的石头,她竟闭着眼一点一点走过来的。

    这时,那个歇斯底里的低语声又出现了,它们是漂浮在空中的白影,好多个白影正漂浮在凝微的四周。

    白影形同鬼魅,似人形但没有脚,面部如人一样但有时又变得虚幻,时有轮廓,时有人形。

    白影飘在凝微的周围,发出无数个重叠交错的声音,有时低沉,有时刺耳,犹如地狱里的厉鬼哀嚎一般。

    “既然现身了,有什么招数尽管使出来”凝微丝毫不畏惧。

    鬼魅的声音越来越大,它们一边发着恐怖嘶吼的声音,一边在凝微身旁来回打转,这声音越来越大,速度也越来越快。

    刺耳的声音令凝微捂住了耳朵,过了一会,鬼魅飘到空中,迅速朝凝微扑了过来。站在石头上的凝微,只好左躲右闪,无计可施。

    只见身后的悬浮在空中的石头,就像一下子失去重心一样突然掉落到深渊里,紧接着第二块,第三块.......一个接一个地掉落,眼瞅着马上就到凝微脚下,凝微索性迅速向前面的石头跃了过去,鬼魅依然在她的身边徘徊。

    凝微没有回头看,前面还有几十个石头就能跃到一个台阶上,凝微急速向前跑,她身后的石头在一个个掉落,直到她身后的石头全部掉入深渊,此时她面前还有三块。

    凝微拼尽全力加快了速度,当她刚踩到最后一块石头上,那石头便失去了重心,向下坠落,凝微脚心用力一登,当她双手抓住了石阶的一刹那,脚下的石头便落入了深渊,她用尽全力抓着台阶的边缘,努力向上爬。

    这时鬼魅在她身边干扰她,甚至碰掉了她的一只手。

    凝微一只手抓着台阶承受着整个身体的重量,她有些力不从心,疲惫的身体似乎正在等着慢慢松动的指尖坠入深渊。

    此时,她的脑海里出现了一些画面,有她遇到困难时四叔和蔼可亲的样子,有族人生活在一起的欢歌笑语,转念她又想到族人在桑落惨死的情景,还有俞墨沉为了她奋不顾身的画面。

    往日的一幕幕在她脑海里浮现。她咬紧牙关,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用尽最后的全力摆动身体,终于她的另一只手抓住了石阶。

    凝微爬上了石阶,当她整个身体越过石阶的刹那,安心地舒了口气。

    她靠在石阶上,望着脚下的深渊,就像一个深不见的无底洞,似乎也在凝视着她。

    鬼魅依旧就像狗皮膏药一般在她身边徘徊,伺机对她进行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