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乘风破浪终有时 >第十三章:顽石敢当
    数日的兼程,终于来到东岳山脚下。

    从山脚望去,东岳山巍峨雄伟,像一座庞然大物挺拔于天地间,令人不禁心生敬畏。几处高峰,纳入云海,那云海中的山峦,赤紫交辉,瞬息万变。

    凝微不禁感叹“真美”。

    俞墨沉指着最高处云海中的山峦“那里应该是艮泰坛所在之处”。

    他们所在的山脚到艮泰坛,足有五百丈之高。

    只见兰株身上散发着白色的仙气,轻轻一转身,幻化成一只白色的仙鹤,这仙鹤犹如纯白无瑕的云朵,洁白的羽毛似雪,这一幕令云沐泽吃惊的像个木头般愣愣地戳在那。

    仙鹤只能载一人,载两人就是超载,兰株承受不住两人的重量,俞墨沉和云沐泽只好使用法力,在天际飞跃,中途必须以山石垫脚,做不到一跃冲天。

    “兰株妹妹,什么时候也让我坐一下试试”云沐泽玩笑道。

    仙鹤扇动着翅膀,用喙啄云沐泽的头,云沐泽弯腰躲闪,啄的云沐泽头发蓬乱“妹妹,我开玩笑的,别闹了”兰株这才停,云沐泽急忙理理发型,二人惹得俞墨沉和凝微大笑,本来就有些压力的两人,心情瞬间轻松了许多。

    兰株轻轻一蹬腿,便载着凝微飞到空中,俞墨沉二人随着腾空跃起。

    朦胧的山间,白雾缭绕,一只仙鹤在空中翱翔,一白一黑两个身影在群山间轻快地追逐,凝微时不时关切地望向二人。

    兰株载着凝微越过云海,只见云海之上,一座宏伟轩昂的建筑物,雕梁画栋,金碧辉煌,像颗明珠,嵌在群山间,隐约可见,一条长长的天梯,直通天际。

    正在二人被眼前的景色吸引之时,忽地,一束金色的光芒从天而降,重重地打在兰株身上,兰株哀鸣一声,坠落云海。

    带着云朵的白凝微紧紧搂着兰株在空中翻腾,急速下坠。

    “兰株,你醒醒,兰株......”凝微焦急地呼喊,兰株没有任何反应。

    俞墨沉他们刚爬到半山腰,见空中急速下落的凝微和兰株,云沐泽脚掌蹬地飞身跃到空中,当他抓住兰株的一刹那,晕出一道黑雾,紧接着,三人消失在天空中。

    只见半山腰的一块空地上,出现一团黑雾,云沐泽抱着两人,重重地摔在地上。

    “兰株,兰株你醒醒”凝微摇了摇,没反应,便将手掌贴在兰株身上,闭上眼,只见凝微的手掌发着白光,兰株缓缓睁开眼睛,这时俞墨沉也赶到了。

    “她醒了”凝微紧紧搂着兰株。

    只见一袭白烟散去,兰株化成了人形。

    “啊......好痛啊”兰株抚着胸口。

    “哪里痛,让我看看”凝微关切地问。

    “好多了,刚才就像被雷击一样,我一下就疼晕了”兰株缓缓坐起身。

    “没事就好”几个人终于舒了一口气。

    俞墨沉紧忙查看凝微有没有受伤“幸好云沐泽使用了虚化法,刚才真是太危险了”。

    云沐泽摆摆手“没事就好,唉,可怜我这身老骨头,哇,真疼”。

    “上面发生什么事了”俞墨沉问。

    “一道光击中兰株,我们就掉下来了”。

    俞墨沉想了想“那我们只能换别的方法上去了”。

    俞墨沉说“只能用最原始方法”。

    “什么方法”

    “爬”俞墨沉嘿嘿笑着。

    众人沿着石阶向上走,走到一半的时候,发现石阶没有路了,远处几十米外有一块巨石夹在两侧的山壁间。这块巨石的出现让人感觉特别突兀,像是被人放在这里一样,石阶两旁几丈高的山壁,唯有石阶可以通行,偏偏被巨石拦住。

    俞墨沉示意大家待在原地不要动,自己上前查看,只见这块巨石上窄下宽,活脱脱地就像个大冬瓜,石身上刻着“石敢当”三个红色的大字,巨石的表面及其光滑,材质又与普通的石头不同,细致如玉。

    俞墨沉跃到石敢当顶部,踩在石敢当头顶“飞过来吧”。

    正当他说话的功夫,石敢当晃了一下,引得山体也随之一震。

    俞墨沉瞠目结舌,还没等他说话,石敢当又晃了一下,俞墨沉迅速跳了下来,只见石敢当左右晃动,地面也跟着剧烈地晃动。

    石敢当像个萝卜一样从地里拔了出来,并带着一堆西瓜大小的石头从土里冒了出来,小石头沿着石阶向下滚动,大家躲躲闪闪,石头咕噜咕噜滚下石阶。

    几人脚下不稳,险些摔倒。

    石敢当悬在半空中,拖着笨重的躯体,朝他们滚了过来,犹如保龄球在球道上准备撞击球瓶。

    大家迅速跃出山壁,躲开了,可这石敢当像是活的一样,喘着粗气,哼哧哈赤地折了回来,笨重地朝云沐泽滚去,云沐泽身手敏捷,转身一躲,随即在地上翻转了几圈,又潇洒的站了起来,石敢当不依不饶,一直追着云沐泽跑。

    云沐泽在前面跑,石敢当在后面追“大哥,我哪里得罪你了,非得追我”。

    追了半天也分不出胜负,凝微她们早已坐在一旁看着热闹,就差来点瓜子板凳了。

    “喂,云沐泽,你累不累啊”凝微笑着问。

    “能不累吗,不然你来试试”云沐泽满头大汗喘着粗气。

    “云沐泽,不然你在这里拖着它,我们上山去”俞墨沉不怀好意地笑着。

    “想累死我啊,我现在已经跑不动了,不然我用虚化法,让它追你怎么样”。

    “别,别,别”俞墨沉可不想让个石头追着跑。

    凝微给了俞墨沉一个眼神,俞墨沉立即听话地飞身跃起,手指朝石敢当点了下去“定!”。

    石敢当并没有定住,反而俞墨沉的手指戳在石头上,疼的他捂着手指直叫。

    “怎么办啊”凝微实在想不出办法。

    “我有办法”兰株说着,双手扶着一颗巨大的槐树的树干,兰株集中精神,槐树迅速长出无数个柔软细长的树枝,树枝在空中伸展着,如同人的手指一般灵活。

    “云沐泽,快引过来”凝微喊道。

    云沐泽快速从槐树身边跑过,石敢当跟了过来,只见树枝将石敢当紧紧缠在一起,越缠越多,直到石敢当动弹不得,被槐树紧紧抱在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