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乘风破浪终有时 >第十二章:明月如画
    天:即是天空中,仙界的乾云坛

    地:即是大地上,昆仑虚坤柔坛

    雷:即是雷与雨之中,天与地之间置于天空中的震威坛

    风:即是不周之风,不周山巽周坛

    水:即是东海中,坎龙坛

    火:即是焚焰山,离焰坛

    山:即是东岳山,艮泰坛

    泽:即是古沼之地,兑魂坛

    “这八处仙坛,上有众仙坐镇,下有天兵把守,恐怕难度极大”郁修曾到过昆仑虚的坤柔坛,仙界的天威令她印象深刻。

    凝微有些困惑道“为何将我元神封印在这八个地方”

    “这是你的飞升劫”郁修说着“每个人飞升劫不同,只因你飞升那日元神分离,险些被魔族夺走不然你连飞升的机会都没有了”。

    面对千头万绪的困难,凝微淡然一笑“无论有多难,我一定要取回元神为族人报仇”。

    “不管上天入地,我都会陪着你”俞墨沉一双眼露出坚毅的神情。

    凝微感激的双眸含水,让她原本绝美的容颜更添了一份我见犹怜的心动。

    “凝微姐姐,不管你去哪我都会陪着你的,我不怕危险”兰株不慌不忙地说。

    “如果你们不嫌弃,我也跟你们去”云沐泽说“虽然我的法力不是很强,但也能尽些绵薄之力”。

    “姑姑,你们三人就在此处修养,我们四人前去即可”凝微不想让他们三人去冒险,这几日他们耗费了不少法力,还需修养。

    “这样也好,有你们几个陪着凝微我也是很放心的”郁修也是无能为力。

    “事不宜迟,咱们明日便动身”俞墨沉性子有些急,他想既然困难重重,越早面对越好。

    “好,今夜就好好休息,明日你们便出发”

    明月高高悬在空中,皎洁的月光洒在地上,夜色让人陶醉。

    云沐泽倒在偏院的长凳上,举头望月,将手里的酒杯高高举起“爹,不久的将来孩儿一定会为您报仇的”不禁眼中流出两行泪,他用衣襟默默擦拭。

    这一幕,被躲在角落的兰株看见了。

    “你在跟谁说话呢”只见兰株扎着双髻,可爱动人的模样蹦到云沐泽面前。她一身淡金色的薄裙在月光下格外耀目,那双大而乌黑的双眼,此刻正注视着云沐泽。

    云沐泽不禁心头微微一颤“没,没什么”云沐泽极力掩饰自己的脆弱。

    “我都听到了”兰株毫不掩饰“你父亲怎么了”。

    云沐泽顿了顿,强忍忧伤的声音“他被槐狱杀死了”。

    “你父亲就是郁修姑姑说的那个魔族的盟主?”兰株不停追问。

    “是的,他因反对槐狱杀害无辜,被槐狱处死了,以前的魔族不是现在这个样子,他们也是有血有肉的”云沐泽说着低下头轻叹着。

    “那你还有什么亲人吗”兰株一脸关心地问道。

    “没有了她们都不在了”云沐泽继续喝着酒“这酒真好,能让人忘却烦恼”。

    “哼,一身酒气,我看一点也不好”兰株嘟着嘴“你父母看到你现在的样子一定会生气的”。

    听到兰株这样说,云沐泽放下了手中的酒杯直起身“你说的对,不能让他们看到我现在的样子”。

    “你要振作起来,你父母还指望你给他们报仇呢”兰株安慰道。

    听了兰株的话云沐泽顿觉安慰不少“你说的对,虽然他们都不在了,可是肯定不愿看到我这个样子,我要振作起来”。

    云沐泽站起身,舒展一下筋骨“对了,一直没问你呢,你也是妖吗?是什么妖?”。

    “我?我不是妖。我是一株草”兰株认真地解释道。

    “草?哈哈哈,哈哈哈,你竟然是颗草”云沐泽仰头大笑。

    “怎么了?我是草怎么了,真搞不懂有什么好笑的”兰株有些生气。

    “好吧好吧,仙草妹妹,我不是故意笑的,只是跟你闹着玩”云沐泽说着给兰株拱手做辑赔不是。

    兰株感觉自己被戏弄了,没好气地说“还是继续喝你的酒吧,多喝点”便跑开了。

    院子里,凝微望着悬在半空的明月。她最喜欢这样的夜晚,明月如画,月色如水,这让她不由得想起桑落的月色,同一个月亮,不同的地方心境却不同。

    俞墨沉坐到她身边“你可知道天上的神仙在干什么”。

    凝微望了望俞墨沉,微笑着转头望月“神仙?神仙也在修行吧,虽然是神仙也没有那么清闲,只是换了一个境界”。

    “如果有朝一日我们飞升成仙,我便带着你游遍天上的每个角落”俞墨沉憨憨地笑着说。

    凝微笑容瞬间凝住“我的几位先祖和我父亲都是九尾并未飞升,可想而知有多难”。

    “再难我们也要一试,不试怎么会知道”俞墨沉说道。

    “就算不能成仙又如何,如果能报仇,我宁可不要当什么神仙”凝微双眼有些微红,她依稀感觉桑落的灾难仿佛就在昨天。

    “好,就算不做神仙也要报仇”俞墨沉拉着凝微的手,两人四目相对。

    他慢慢靠近,闻到她身上淡淡的香气,呼吸变得灼热,他情不自禁颤了一下,看到凝微脸上泛着红潮。

    “凝微姐姐,云沐泽欺负我”兰株不知从哪跑了过来。

    两人急忙松开手背过身,故作镇定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云沐泽怎么了”俞墨沉关切地看着兰株“难道他欺负你了?”

    “他问我是什么妖,我说我是棵草,然后他就笑,哈哈大笑,好像人家是草他瞧不起我”兰株似乎什么都没看到一样还在倾诉着委屈。

    “我去找他算账,凭什么欺负我们家可爱的兰株”俞墨沉拉着兰株就走。

    “你们先去我一会就来”凝微还未缓过神来。

    从她出生到现在从未跟一个男子这么亲密地接触过。族里有好多男子,都是她从小到大的玩伴,也是她的家人,可俞墨沉跟他们不太一样。虽是刚认识不久,可俞墨沉为了救她险些丧命,他都不知自己是妖还要不顾一切地救她,甚至愿意陪她去冒险,难道这就是爱吗?

    “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凝微望着悬在半空的满月,不由得心生感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