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乘风破浪终有时 >第四章:道观伏妖
    玉峰山-青云观

    绵延不绝的山川峰峦起伏重叠环绕。其中一座山巍峨耸立,屹立在群山之间。山脚下一条小径直通山顶。山顶隐约可见几座亭台楼阁。山与楼阁在薄雾的笼罩下,显得格外肃静又神秘。

    楼阁四面暗灰色的墙壁,巍峨的门楼庄严肃穆,门楼上三个金色的大字:青云观。

    青云观院落十分宽敞,中央主殿宁辉殿,周围依次错落几座次殿,丹药房里数十鼎炼丹炉,几十名年龄稍长的道士正在炼丹房里炼制丹药。

    主殿宁辉殿里,几十名身着青蓝色道袍,束发盘髻的道士盘坐在圜内讲经,为首的道士身着一身紫袍,盘坐于前:“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宁,谷得一以盈,人得一以长生......”。

    正在这时,一名道士火急火燎地前来禀报“乔观主,大事不好,长生丹炉火势极大难以控制,似有爆裂之势”。

    乔观主闻言心头一惊,火速赶往炼丹房。

    炼丹房五鼎丹炉正在炼制丹药,四鼎丹炉发着寻常的火光,唯独最大的这鼎散发着紫色的光,此鼎是寻常炼丹炉的三倍大小,有六足,两米高,鼎盖和鼎身极其厚重,似有千斤之重。

    只见此鼎,紫光耀目,巨大的鼎身不停晃动,鼎盖冒着青色的浓烟,众人不敢靠近,只见乔观主默念咒语,将手中的拂尘向鼎盖一挥,拂尘锁住鼎盖的盖钮,紧接着挥动拂尘,将几百斤的鼎盖甩了出去,甩出的鼎盖将炼丹房的墙壁砸出了一个洞。

    一颗手掌大小紫色的药丸,从鼎里浮了出来,乔观主伸出手,药丸缓缓落入手中。

    “幸好及时赶到,若再迟些此丸定灰飞烟灭”乔观主将药丸放入袖口,随即斥责了看守炼丹房的道士。

    “乔机照,你个奸诈小人,快把我师妹放了,不然我一把火烧了你的青云观”。

    天空之中传来的叫嚣声,使得在场之人全部抬头望天,这声音洪亮而激荡,在青云观的上空徘徊。

    乔机照迈着轻盈的步子淡定地来到院子里,只见宁辉殿上方,站着一名身材魁梧的大汉,双手持钺,金刚怒目,正虎视眈眈的望着乔机照。

    “大哥你跟他讲什么道理,直接了结便是”说话的是一眉清目秀男子,身穿青衣,单足稳稳立在殿顶,手里握着一把刀。旁边坐着一名红衣女子,气若幽兰,妖媚无骨入艳三分。

    “臭道士,还不把我师姐放了,否则今日便是你的死期”女子话语温柔,但盛气凌人。

    “你们这些妖物,还敢找上门来,今日一并把你们收拾了为民除害”乔机照愤愤道。

    众道士闻听观主之言,立即腾空而起与妖人展开了殊死搏斗。

    霎时天空中寒光四起,整个道观陷入激斗中。道士手持木剑对付妖人,妖人的法力强大,根本不怕木剑的威力。

    没过多久,道士们便败下阵来。他们一个个受伤跌落,有的已经昏死过去,有的伤的很重,痛苦地捂着伤口。

    突然间,一道白影从道观外飞了过来,白色的剑气直逼大汉的胸口,还没等大汉反应过来,已经被一箭穿心。

    大汉口吐鲜血,从屋顶跌了下来,青衣男子和红衣女子见大汉倒下,立刻飞到他身边查看他的伤势“大哥,大哥,你怎么样了”。

    只见大汉捂着胸口,强撑着想要坐起身,无奈伤的太重,身子一挺便硬生生倒下了。心脏也随之停止了跳动,再也没有了生气。

    白剑的主人收了剑,缓缓落在院子中央。只见一袭白衣男子,面若中秋之月,鬓如刀裁,眉如墨画,一双冷眸刺透人心。

    “你是何人,为何要杀他”红衣女悲愤不已双目怒视着白衣男子。

    白衣男子泰然自若,拂了拂衣袖,根本不在意红衣女的悲伤“青云观乃清净之地,哪容得你们几个小妖在此撒野”。

    “我们在此撒野?是这些臭道士先抓了我师姐,现在你又杀了我师兄”女子怒不可遏,但她对白衣男子还是有些忌惮,不敢造次。

    “妖就该死,我杀的就是你们”白衣男子拔出剑正准备动手。

    红衣女子道“你们人多势众,今天先不与你们计较”说罢,口中呼出一团浓烟,白衣男子捂住口鼻,转眼之间三人已消失不见。

    妖人逃脱,道观里一片狼藉。

    “师傅,徒儿来迟了”白衣男子向乔机照拜礼。

    “只怪你众师兄无用,连几个小妖都对付不了”乔机照怒视道观内众道士,道士们见观主动怒,便一个个垂首退了下去。

    “墨沉,此行有何收获”乔机照问向白衣男子。

    “徒儿追寻赤练狐,到了岱宗山一处极深的谷地便没了踪迹。徒儿苦寻几日不得,便返回青云观向师傅汇报”俞墨沉有些恼怒,赤练狐近在咫尺,却让它跑掉了。

    白衣男子俞墨沉,从小无父无母,师傅告诉他父母是被岱宗山的赤练狐所杀,所以他对妖恨之入骨,下手丝毫不留情。

    乔机照告诉他在岱宗山的玄跃崖边,捡到襁褓中还是婴儿的俞墨沉,将他带回来收养并传授降妖除魔武义,将来好为俞墨沉父母报仇。

    俞墨沉天资不凡悟性极高,几年间便将乔机照所传练就的出神入化,身手不凡。俞墨沉并非乔机照观中弟子,只是代发修行。

    “徒儿在岱宗山附近发现妖魔频繁出现,祸害百姓”俞墨沉一脸忧虑,他恨妖入骨却心系着百姓。

    “我教以降妖除魔为己任,如今妖魔横行,百姓必遭磨难”乔机照俨乎其然,故作在乎百姓之态,思虑再三道:“事不宜迟明日你便动身,为师将道观事宜处理完毕,便去岱宗山与你会和”。

    俞墨沉没有迟疑“师傅放心,我定会找到赤练狐,为父母报仇”。

    “好!切记找到赤练狐要活捉,如若你对付不了她,且等师傅去解决”乔机照拍了拍俞墨沉的肩膀“你赶了几日路,肯定有些疲累了,暂且下去修整”。

    “是,师傅”俞墨沉拜别,慢慢退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