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古欧洲盗墓往事 >第十一章 拜师?(万更求收藏求推荐)
    齐溟放过了美娇娘但不代表也可以放过周围这几个壮汉,每天早晨出去陪他跑跑步,做些俯卧撑来锻炼身体,还故意让他们给自己烧洗澡水,一烧就是两大木桶。反正这群人对齐溟的要求基本上有求必应,但只有一条,就是不能出去。

    齐溟也纳闷为什么前阵子他们没有这么听话,难道是怕胖子享受惯了膨胀?其中一个瘦高个应该是四人组的组长,只见他板着脸如实回答道,

    “不是,而是你前阵子根本没提要求。”

    草,齐溟这才明白过来,前阵子自己以为是被关了禁闭就算喊人哭闹人家也不会理,干脆就省下了这费力的操作,原来闹了半天是自讨苦吃,早知道就应该让他们给胖子安排十个八个娘们,自己在旁边听听声也算一种乐子。

    齐溟又问胖子去哪了,结果四个人齐齐摇头表示不知道,齐溟不信又要假装自杀,结果那个瘦高个说是真的不知道,上头的决定不是我们这些小崔巴可以知道详情的。

    齐溟想想也对,也就暂时放弃了自杀的假动作,好在这样的日子总算走到了头,今天牢房里迎来了一位重要使者,他身穿红袍黑冠,长相恬静平和年岁稍长,但暴露在外面的手却告诉齐溟,这是一个常年握刀的高手。

    不仅是牢内的四个壮汉,就连那天穿着麒麟锦袍的大官对他都是毕恭毕敬,要知道能穿麒麟锦袍的人,官职最少也是九卿之首,或者说三公之一,瞧他那嬉笑讨好的样子,齐溟就已经猜到个大概,这个人如果不是大内总管就是皇帝身边的太监。

    因为齐溟曾经有一个朋友,是某某集团董事长的司机,好家伙,那往公司里一座说话比CEO还好用,引来多少小姑娘倒贴?所以俗话讲,皇帝身边的太监比巡抚大,就是这么个道理。

    这人说话没有像电视剧里的太监那样有尖锐的嗓子,反而中气很足,也没有为难齐溟,只是让人把他脑袋扣上黑布带走。

    这一下齐溟不乐意了,老子好歹也是大月朝的良民,穿越一回除了倒过斗什么缺德事儿也没干,这怎么还搞的还像国际警察缉拿罪犯似的呢?

    人家可不管齐溟的唧唧歪歪,尤其是那四个壮汉,平时在一起说说笑笑,玩玩乐乐还觉得都挺合得来,一到太监面前立刻换了副嘴脸,好似与齐溟有什么夺妻之恨。

    被套上的头罩齐溟只觉五感全都被束缚在了里面,临上车前只听见了一声“羋公公走好”这五个字,原来这个太监是羋公公。

    坐上马车齐溟感觉已经没有人在跟着自己了,试探性的把头罩拿下来,努力睁了睁眼睛,毕竟在黑暗的地方呆的久了突然遇见阳光还很不适应。

    马车已经在行驶当中,这坐马车很怪,没有像普通马车那样的车帘可以看到外面的场景,他蹑手蹑脚的来到车前,轻轻将车门打开,只见前方坐着一个同样穿红袍黑冠的太监在牵引马匹。

    而羋公公正骑着高头大马走在侧面,他胆怯的叫了一声,

    “羋公公吉祥。”

    说完他就后悔的一捂嘴巴,暗道自己这么多年的历史知识真是都喂了狗,大清朝的人才称呼贵人吉祥呢。

    现在想收也收不回来,只得像个精神病院的傻子那般,尴尬的看着人家发笑。

    羋公公看起来很和蔼,但在太阳的照射下两排黄黑色的小牙呲着嗜血的光芒,齐溟吓得一哆嗦,只听他道,

    “臭小子你倒是好气度,怎么样,大牢的滋味不好受吧?”

    他貌似认识自己,齐溟在心底暗自琢磨,但想来想去也想不通究竟为什么会发生这一切,于是便再次发问,

    “敢问公公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到了你就知道了。”说罢无论齐溟在怎么发问羋公公都是一字不答,看来不达到目的地是没办法再知道什么了。

    齐溟看了看日头,此时他们正在向长安的东边而去,并且已经离城很远,周围还有很多的庄户农民,算不上人烟罕至,到了傍晚时分羋公公亲自送来一碗饭和两碗菜,齐溟谢着接过,

    然就在这个时候,周围的树林里忽然传来沙沙沙的声响,羋公公眉头一皱,将大米饭稳稳放在地上,噌的一下站起身来,随即有眼尖的小太监给他递上一把长剑,宛如战神一般屹立在齐溟身前。

    下一秒,数十只箭矢凌空飞射而来,而他们的目标正是躲在羋公公身后的齐溟!齐溟吓的妈呀一声就往马车里跑,不料却被羋公公一把揪住后脖领给扯了回来。

    只见一柄长剑在羋公公的驱使下挽了无数个剑花,把几十只箭矢全部砍下,随即给了周围小太监一个眼神,那人会意立刻与其他三名太监形成一种对敌阵型,疯了似的朝小树林里冲去,瞧那样子是要格杀这些刺客。

    但另外一边的刺客瞧事不可为已开始决定拼命,所有人一身夜行衣从不远处跑了过来,清一色的小个子迈着罗圈腿,手持砍刀嗷嗷狂叫,有点像鬼子进村抢母猪的感觉,而他们的目标还是躲在羋公公身后的齐溟。

    齐溟都看傻了眼,自己没招谁没惹谁,就连扶老太太过马路都没有过,怎么还能有人想刺杀自己呢?这什么仇什么怨呐。

    羋公公面对十几个人的突然袭击丝毫不慌,只见他左手抓着齐溟的后脖领,后手一把长剑主动冲进了人群,对着他们左劈右刺,无情屠戮,多少次那明晃晃的大砍刀就要抡在齐溟的脖子上,都是险之又险的躲了过去。

    “我说公公,你们打架能不能先把我放下啊!”

    齐溟陪着羋公公转圈时大喊,这种高速旋转弄的齐溟把上个礼拜吃的馒头吐个精光,但羋公公不愧是宫里的人,武力值简直爆表,而且身法极其刁钻诡异,有点凌波微步的意思。

    齐溟暗想,还好他是保护自己的,否则以自己的操行在人家的手底下连一个回合也过不去!

    羋公公并没有松开齐溟,直到把所有人都杀光,跑掉一个也用箭射死后才停下身来,沉稳的他脸不红气不喘,甚至还低头把刚开始放在地上的大米饭又重新捡起来吃了个干净。

    齐溟算是明白什么叫高手了。这就是高手!有尊大神在这,除非你抱着一挺加特林否则任何刺客都不可能杀的进皇宫里去。

    明白谁是大小猫以后,接下来的时间齐溟就一直黏在他身后,羋公公向前他向前,羋公公退后他也退后,最后羋公公不耐烦了,大喝一声,

    “咱家是去如厕!”

    “哦...”

    这突如其来的一声吼把齐溟尴尬癌都给吓犯了,但是他实在按耐不住内心的好奇,暗道这太监上厕所究竟是站着还是蹲着呢?

    正琢磨着要不要过去偷偷看看,然羋公公已经回来了,抿着嘴一副对齐溟无可奈何的样子,不一会儿那出去的四个小太监也回来了,每个人身上都沾了不少血迹,看来那些来刺杀齐溟的歹徒无一幸免,全部遇难。

    羋公公没把刚才的小插曲放在心上,倒是齐溟问道,

    “公公,刚才那些都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来杀我?”

    羋公公冷酷一笑,“哼,不过是些与陛下作对的宵小罢了。”

    齐溟一口气又问了好多问题,但无一例外羋公公一声不吭,气的他干脆往马车里一钻等待着目的地的到达。

    第二天一早,羋公公就招呼齐溟下车,这是一处庄子,比起长安的庄子来并没有显得多大多气派,庄子门口跪着一群人,有男有女,羋公公带着齐溟来到他们面前。

    为首的是一个年近五十的壮汉,生的矮小一些但身上的腱子肉俱是见棱见线,只见他对羋公公叩拜一下道,

    “草民纪贤康拜见羋公公。”

    羋公公笑着将他扶起,笑着拍了拍他的手,

    “贤康,别来无恙啊。”

    “托公公鸿福,勉强度日罢了。”

    “哈哈哈,多年不见你还是老样子,来,瞧瞧,这就是陛下让咱家给你送来的小徒弟。”

    徒弟!?

    陛下让送来的!?

    齐溟一瞬间有点懵,根本不知道哪跟哪,倒是那个叫纪贤康的虎着个脸道,

    “此子年龄也太大了些,不过筋骨看起来倒还结实,也罢,我收下了。”

    齐溟心里已经将纪贤康的祖宗八代骂到吐血了,老子今天二十五,人送外号唐伯虎,不说风流倜傥也算英俊潇洒,后世开着酷路泽,今世身价一万两,竟然被一个乡下野人瞧不起?

    羋公公笑了笑又与纪贤康简单叙说两句便因宫中事务繁忙告辞离开,纪贤康目送他上车后虎着脸转过头对着齐溟暴喝一声!

    “滚进去!”

    瞧那样子有点老子教训儿子的既视感,齐溟知道这个家伙不好惹,别的先不说,光那一身腱子肉就不是一般人能比的,索性不触那个霉头,灰溜溜的往宅子里面走。

    这座宅子比起自己在长安的那座差了许多,不仅是面积,就连装修都要低不知道多少个档次,撇撇嘴见纪贤康没让自己停下就继续往前走。

    一直走到后堂,发现这里已经被这各种蜡烛鲜花所铺满,周围还有穿着奇形怪状衣服的人,拿着奇形怪状的乐器在哼哼不似阳间的音乐。

    齐溟听的有些发毛,但纪贤康就在自己后面又不敢跑只好硬着头皮站立原地,纪贤康见他没有丝毫抵触的心思,火气也减了几分,往他面前一座大声道,

    “跪!”

    对于后世人来讲,跪拜是最侮辱人格的事情,但此刻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任何事情都不可能随着自己的心意发展,也罢,跪就跪吧,反正纪贤康也跪着呢,只不过人家是习惯性的跪坐而已。

    “一拜蟾仙!”

    齐溟好声好气的对着正面的金蟾雕塑磕了个头,

    “二拜祖师!”

    这次换了个方向,对着东面的青铜雕塑又磕了个头,齐溟看的真切,那长髯小眼睛,宽脸高鼻梁的雕塑应该就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军阀,曹操!

    亲娘啊,什么人会拜曹操当祖师爷?

    摸金校尉?

    难道老子屎壳郎上环岛又转回来了?从今往后要从业余盗墓贼变成职业的摸金校尉?这跨度还真不是一般的大,有点县大队转行八路正规军的意思,还没等他缕明白,站在一旁的小厮又开始喊。

    “三拜恩师!”

    恩师估计就是纪贤康了,齐溟带着老大的不愿意转过身,可还是恭恭敬敬的叩拜下去。纪贤康一张老脸终于露出些笑容,摸着络腮胡子得意洋洋。

    “礼成!”

    齐溟松了口气,暗道这回应该能起身了吧?不料纪贤康突然一声暴喝!

    “谁让你起来的!没规矩!该打!”

    “师父,师父,别别别您别生气,徒儿也是第一次经历这样的事情不知道该从何做起。”

    齐溟最巧的就是这一张嘴,想当年胖子多少偷鸡摸狗的罪名都是靠齐溟这张嘴才在派出所混过去的,果然,纪贤康念在他认错态度好,又是第一次经历,免了责罚。

    拜师礼很是复杂,至少在齐溟看来要比后世考公务员都费劲,先是听师父传授师门规矩,并且要求在一炷香的时间内倒背如流,然后再给师父师母奉茶,不得不说,纪贤康虽然长的像个小熊瞎子似的,但他媳妇可是个一等一的大美人,非常符合现代人的审美。

    拜师礼的最后是授予金蟾头冠,就是在发冠上缝制框架,然后把小型的金蟾雕塑放上去。通过纪贤康的讲诉齐溟才知道,原来自己干的行当确实是盗墓,学的也都是盗墓本领,而金蟾就是如今摸金校尉所膜拜的守护神。

    拜师礼过后就是吃一顿团圆饭,齐溟忽然突发奇想的说,想自己做一顿饭给师父师娘尝尝,纪贤康想都没想就同意了,而齐溟也早就琢磨着能吃上一顿肉包子。

    于是来到厨房让家里的下人帮忙和面,然后自己把猪肉剁碎活馅,这会儿的人那看过这种操作,分分好奇的来厨房观望,想知道自家新来的小少爷究竟能做出什么好吃的。

    一个时辰以后,五大屉猪肉大葱的包子就出炉了,齐溟又拿来陈醋,按照座位的规矩一一摆好,然后才是请师父师母出来品尝。

    哪知纪贤康吃了一口之后大声赞叹,

    “嘿!好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