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古欧洲盗墓往事 >第七章 摩索拉斯皇冠
    这是一个莲花型的凸起,边边角角可以看到凹进去的细缝,应该也是一个可以摁进去的机关,胖子搓搓手跃跃欲试,齐溟赶紧拦住他,今天这一切都太过顺利,甚至顺利的让人心慌,万一长征路眼看走到尽头摔跟头怎么办?

    胖子却是尝到了甜头,一遍遍安慰着他,有点坏叔叔哄骗小萝莉的意思,还轻轻拍着齐溟后背恶心的不行,齐溟被他弄的干呕几下,赶紧往后退让胖子自己来,万一有什么危险自己也能先跑一步。

    胖子往手心里啐两口唾沫,嘴里念着大慈大悲的张三丰保佑。为什么要念张三丰?因为这个年代佛教还没传进来呢,只有道教一门独大,领头人就是汉中张鲁的亲爷爷张道陵。这些还是齐溟告诉他的,结果这傻子记错了,直接念成了张三丰。

    只见他双手按在莲花扣上,用力往里面一推!莲花扣没有丝毫意外的被摁了进去,随即又是一阵让人牙酸的齿轮转动声。齐溟很奇怪,为什么这个年代会有齿轮这种高科技东西,但想想春秋时期的墨家机关术也就释然了,同样为人,不能因种族而评论外族人傻。

    几秒过后,莲花扣在胖子的掌心独自旋转,他往后退一步与齐溟站起一起共同观察它发生的变化,只见它顺时针转动了半圈,而后石门竟然开始向上移动,本以为是石门的后面就是供奉国王棺椁的冥殿,哪知这石门在向上移动过后竟然还是石门!

    两个不同的石门上只有图案发生变化,从第一面石门的奇形符号变成了同样镶嵌着宝石的围棋棋盘,齐溟看的不屑一顾把胖子怀里的一大把宝石拿出来,按照颜色分类重新把宝石镶嵌上去,胖子一开始还不愿意认为这是自己冒着生命危险拿到的战利品。

    齐溟却道,

    “我们来此就为了拿更多的宝藏,几块破石头也值得你大惊小怪的。”

    边说着,石门这次已经彻底打开,露出了黑洞洞的室内空间,伴随着一股腥臭扑面而来,胖子瞬间被熏的干呕,齐溟还好毕竟还是与古尸打过交道,知道这是尸臭。

    在门口看月亮看了半个小时,只觉味道没有刚开始那么重了两人才走进去。齐溟拿起手电筒四处打量,发现这里有很多很多的雕塑,正中间还有一尊不明物体。

    除此以外,在边角的位置还有许多类似火盆的装饰品,胖子想把它点亮却发现自己没有火源,转身就问齐溟带没带打火机,齐溟笑了笑道,

    “我上哪给你找打火机去啊?考古现场烟火都要上交的不知道?看我的!”

    齐溟得意洋洋的举着手电筒往火盆方向靠近,一步一步走的很是小心,胖子知道这个时候得听齐溟的,也安静的顺着脚印跟在后面,齐溟来到火盆前简单看了看,用手将火盆的“盆面”重新调整几下,再把蜘蛛网全部扯掉。

    忽然间!室内被反射过来的光线照的灯火通明!原来这竟然是一盏照明设备,换句话讲就是一面镜子,镜子反射从金字塔顶透进来的月光然后再反射到其他镜子上,胖子看着神奇的一幕嘀咕道,

    “不就是木乃伊的桥段吗?”

    “没错,这东西在历史上确实存在,只不过我们中原地区很富裕,王公贵族的墓里用的几乎都是南海人鱼灯油,这种廉价的小把戏也就摩索拉斯和她媳妇能用用了。”

    两人没光顾着说话,有了强光可以看到室内的一切事物,原来坐在最中间的是一尊由石膏雕塑而成的摩索拉斯雕像,这雕塑栩栩如生,活灵活现,如果不是早有心理准备这冷不丁看一眼都能把人吓死。

    摩索拉斯翘着二郎腿单手托腮,头发也是西方人常见的自然卷,浑身只‘穿’着一件短裤,貌似这里的人都这个样子。雕塑没有多高,应该是1:1的比例完全雕刻的。坐像的前面跪着两个同样用石膏打造的托盘侍女,盘中水果早已经腐朽成碎末。

    冥殿的面积不大,成圆形状,而包围着摩索拉斯坐像的就是流传千年远近闻名的希腊神话十二天神,正对着摩索拉斯后背的是十二主神之首的宙斯,虽然也不穿衣服但那张不怒自威的神情让人看了就忍不住升起一抹跪拜之心。

    手里拿着雷霆杖,好死不死杖的尖角正好冲着齐溟与胖子。

    胖子看的不舒服索性一口黏痰吐在宙斯的脸上,随即对齐溟道,

    “小溟,不对劲啊,这里怎么没有棺材啊?刚才那股尸臭是从来的?”

    西方人入殓是不用棺材的,除了埃及那些想要长生的法老以外。但刚才的尸臭肯定是这里传出来的无疑,对此齐溟也很疑惑。

    “你就别管这个了,看到什么好东西赶紧拿,拿完就走!省得夜长梦多。”

    “诶,兄弟,你这句话绝对是至善至美的大道理,你就瞧好吧,你胖爷我肯定连囫囵个的罐子都不可能给摩索老贼剩下!”

    说罢胖子就开始动身找冥器,可找了半天除了冥王哈迪斯的裤子上有几十块宝石以外屁都没有,拿出小刀一边撬一边感叹今天的时运不济,出门没看半仙儿。齐溟瞧他失望的样子笑了笑,转念一想,希腊神话中不是有位掌管财富的女神普露托吗?

    就算不是主神,但也应该不会缺席。希腊神话齐溟了解的不多,也就知道个大概轮廓,于是他便从十二主神的身后石柜上寻找普露托的雕塑,可找着找着,在冥殿的东南角竟然发现了一个宽五十厘米的楼梯!

    看来这里竟然可以登上小型金字塔的顶端,他连忙招呼胖子赶快过来,胖子却说忙着扣宝石呢没功夫,无奈之下齐溟只好独自上去,这里的台阶很陡,走起来需要小心谨慎,略微走了几分钟后前方竟然出现了一个小型缺口。

    原来月光是从这里照射进来的,他深吸一口气状着胆子往外爬,因为他知道,在金字塔的顶端还有一辆摩索拉斯与王后共同骑着的马车,这也是这座陵墓最具代表性的地方,如果不看一眼恐怕会遗憾终生。

    还好,在狭小的洞口爬到外面并不费力气,因为在边缘竟然有石质的手扣,齐溟一股脑钻了出来,颤颤巍巍的站起身回头一看,正好就是这座黄金雕著的马车车轱辘。他大喜过望,蹑手蹑脚的向前走上几步终于看到了整座马车与摩索拉斯夫妻的尊容。

    整驾马车由两部分构成,前面是四匹雄壮的骏马牵引,后面有点类似于中原的皇家座驾车銮,两位长相极为相似的男女坐在其中牵着马绳,笑脸很是幸福,一人带着一顶金冠在月光下莹莹生辉,齐溟看了半天终于动了邪念。

    如此光辉耀眼的皇冠便宜别人倒不如便宜自己,拿出去换成钱财最起码够自己和胖子无忧无虑过一辈子的!他来到马车的旁边,一只脚跨过同样用黄金打造成的马缰,然后对摩索拉斯说了句对不住,小辈无能借您点东西回去好修桥修路改善人民生活。

    说罢双手捏住皇冠丝毫不费力的取了下来,然后对他媳妇也是如法炮制,两尊皇冠到手,齐溟又开始寻摸别的物件,发现除了皇冠以外竟然没有别的东西可以带下去。无奈只得再次鞠躬打算全身而退,然就在此时,他的瞳孔猛一阵收缩!

    因为他看到,在摩索拉斯光秃秃的头发上竟然还放置着一块帛书!

    天呐,这尼玛什么概念?帛书这东西可是中原皇家贵族的特产,这玩意出现在闻名世界的摩索拉斯陵墓的金字塔顶端,这...

    齐溟懵了,脱掉外套将两尊沉甸甸皇冠小心包裹好,这才拿起帛书打开一看,

    果然!

    这上面写的是用毛笔写成的隶书!

    “贺汝陌生之云,遂得长生之秘者首材,吾同汝一个秘密,汝可自冥殿海王波塞冬之后得财神普露托之雕,其以蓝宝石雕而成也,即安慰之奖,祝君好运。”

    齐溟看的血压已经飙升到四百多,这长生之秘竟然是有人在背后故意操控,故意诱导!?难道摩索拉斯陵墓真的和长生有什么关联吗?这世间难道真的有长生之法?首材,就是第一块材料,行长生之法的第一块材料。

    齐溟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咬破舌尖强迫自己不去想这些不关于自己的事情。转身顺着洞口原路返回,当回到冥殿的时候却发现胖子已经不见了!他尝试着轻喊,

    “胖子!?胖子!?”

    “别叫了。”

    齐溟心里一惊,这声音分明是黑老大的动静!坏了,胖子肯定又被人敲了闷棍。想到这瞬间眼睛变得通红,暗道你一个臭盗墓贼成天与老子过不去,这次非弄死你不可!

    这人要真起了杀心,就连胆子也会壮上几分。

    齐溟拿出匕首时刻戒备,可是黑老大却说了一句话后便不在吱声,明亮的四周看不到任何活物,齐溟尝试着往前走,忽的感觉身后传来一股劲风!他想都没想直接一个恶狗抢屎向前栽倒,随即把包裹着皇冠的衣服放在一边,举起匕首回身便划!

    可这一划却划了个空,黑老大在一击之后并没有连番攻击,但是这次齐溟看到了他在哪里,原来他藏在冥王哈迪斯的后面,碰巧他穿着黑衣黑裤也难怪刚才没有发现。

    “哼,想不到你对斗里的事儿还真有几分了解,乖乖跟我合作,否则今天你就留下陪哈姆加瓦!”

    哈姆加瓦?

    难道中原人这个时候是如此称呼摩索拉斯的吗?齐溟没功夫多想,站起身警备的看着他,黑老大冷哼一声见他不答复直接在黑暗中飞出一脚!

    娘啊,谁说古人的功夫都是花拳绣腿电视剧拍出来的特效啊,单单这一脚就得有跆拳道一百段!齐溟可是一介书生,这一脚就算侧身想躲都不可能,只见其狠狠的揣在了他的肚子上。

    齐溟瞬间变成一个弓起的大虾米向后飞去,砰的一声撞在了女武神雅典娜的大腿上,坚固的雕塑连晃动的感觉都没有,稳稳的扎在地面。

    齐溟只觉胃里翻江倒海不断吐着酸水,黑老大一步一步逼近,在这种绝对的强者面前想要玩阴谋那是痴人说梦,

    “哼,再说一遍,带我去找宝藏,反则死!”

    齐溟就算想说话也说不出来,然就在此时黑老大的身后又出现一个人影,竟然是消失的胖子!只见他飞起身来从后面狠狠锁住黑老大的脖子,嘴里还大叫!

    “小溟!快搞死他!”

    齐溟被踹的头晕眼花,听到胖子叫喊才知道此时不能犹豫,想要全身而退走上富强民主的新仕途就得先解决眼前这个拦路鬼!

    在那一瞬间也不知道拿来的力气,一手拔出雅典娜的神剑对着马上就要挣脱胖子控制的黑老大狠狠扎了进去!

    也不知道这宝剑是什么材质,在切断黑老大胸骨的时候没有一丝一毫的抵抗,就宛如切豆腐那般轻松,而且锋利的剑尖差一点连同抱着他的胖子也一起扎死,幸好胖子反应快即使松手,随即破口大骂道,

    “哎呦卧槽,你这孙子要干嘛?想把胖爷我也搞死然后独吞宝物啊?”

    齐溟没功夫和他掰扯,一屁股坐倒在地,黑老大这一脚十分凶恶,力气再大一点恐怕肠子都要被他踹断了,胖子见齐溟不似装的赶紧把瞪着眼睛的黑老大尸体踢到一边跑过去查看,

    “还好,没什么大事,顶多拉几天稀。”

    “去你大爷的,你特么刚才干嘛去了?就看着我被打啊?”

    听见兄弟的数落胖子也难得的开始脸红,

    “额..这个,我那会儿听见外面有脚步声所以提前藏起来了,再说你都不知道这个黑鬼有多厉害,如果不是背后偷袭咱哥俩今天就归位了,诶?该说不说,这把剑还真厉害啊!”

    齐溟也想到了这把剑的神奇之处,按理说自己不可能有那么大的力气将如此巨大的宽剑扎入黑老大胸口的,可能是在生死存亡的那一刻被逼出了潜能。

    胖子让齐溟歇会自己独自将长剑拔出来,只觉这剑入手极沉,怕不下五十斤重,黑色的剑身似铁非钢也不知是什么材质。

    最后还是齐溟眼尖,虚弱着叫了一声。

    “是黑曜金刚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