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古欧洲盗墓往事 >第四章 进入
    人的后脑是十分脆弱的,如果受到利器重击,轻则昏迷重则本位植物人。

    什么叫本位植物人?那就是彻彻底底的植物人,任何办法都救不了的那种!齐溟现在就是这种感觉,他昏昏沉沉像是脑浆里被灌了浆糊,想要伸手摸摸却发现手腕被反绑在腰后根本动弹不得。

    痛苦的哀吟一声,倒是引来了周围人的注意,其中一个声音低沉沙哑,又底气十足,中气均匀不怒自威,不看脸就是知道是一狠角色,只听他说,

    “哼,这后生倒是好筋骨,受老六一记手刀竟然这么快就醒了。”

    这时又有人说,“大哥,要不要直接做了,这两个小子白白嫩嫩的一看就是大户子弟,跟着咱们也是累赘!”

    那叫大哥的一摆手,示意他不要,

    “不,正巧我们这趟无人探路,等穿了山甲就让他们来当大白鹅!”

    “大哥说的有理!”

    齐溟听了几句就明白自己和胖子确实被歹人给绑了,而且还是同行之间的斗争。老人都说同行是冤家,以前干考古还真没发现。小心的眯起眼睛仔细打量着周围的一切,原来这里竟然是一处地道,两端都有火把照明,把不高不长的地道映照的灯火通明。

    而周围正有十几个黑衣人在忙碌,前面几个正在挖洞,边挖还边往白色的石墙上淋一种黑色物体,味道也酸酸的不刺鼻,应该是陈醋。

    令有几个黑衣人在用土篾掏土,一筐一筐的运出去,刚才说话的老大见齐溟眯着小眼睛四处打量,气的呵呵一笑,

    “呵呵,醒了就醒了,眯着眼偷窥岂是大丈夫所为?”

    齐溟自知被识破也不脸红,干脆大大方方的张开眼睛看向说话那人,只见他一身黑衣黑裤,就连发簪都是黑的,俱像是用墨汁泡过那般,眼神刁钻犀利看得人很不舒服,手有老茧应该是常常握刀之人。

    齐溟不是阅人无数的老鸨,不能用外貌上就能分析出一个人的性格,但刚被打了闷棍心情不爽,外加同行之间痛下狠手有违江湖道义,冷哼一声不打算接他的话茬,身子左扭右扭想要站起来,可双手被绑除了像狗一样撅着起身外根本无从借力。

    黑老大给手下一个眼神,那人瞬间秒懂,抓着脖颈就给他拽了起来,齐溟只觉后脖子像是被一对虎钳夹住疼痛万分又不能反抗,冷汗一层一层的往外冒。

    待坐稳稍缓几分再次冷哼的道,

    “哼,先是带人打闷棍,又是从背后偷袭,你做的事情难道也配大丈夫三个字!?”

    黑老大对他的嘲弄不在意,正要说什么,齐溟却看到了躺在一边头部流血的胖子,他像死猪一样的倒在哪里一动不动,若不是不断起伏的胸腔齐溟都以为他死了呢,

    “胖子!!”

    齐溟大吼一声,可突然从侧面飞过来一只黑色的大脚!砰的一声踢在他的脸上,

    “砰!闭嘴!想死吗!?”

    “老六!”

    那被叫老六的人看了一眼老大,默默的退了下去,而齐溟此刻已经被踢的是嘴歪眼斜头晕眼花,根本分不清东西南北,口水控不住的往外流,其中还掺杂着鲜红的血液。

    “我漕你嗎...”

    也许这个时候的人不懂这句污言秽语是什么意思,但明眼人都知道肯定不是好话,黑老大笑了笑,拿过地上的水袋走到齐溟身前,取下瓶塞打算喂他点水,可齐溟却并不领情倔强的把脸转向一边,黑老大冷哼着道,

    “哼,你最好识相一点,只要乖乖听话我自然保证你的安全。”

    齐溟本想学英雄那样慷慨赴义,留个美名,可想了想这是在盗墓里,就算有什么名气传出去也是被人诟骂戳后脊梁骨的,又看看还在昏迷中的胖子,暗叹一声罢了罢了。

    不管怎么样,还是等胖子清醒以后再想别路逃走,好死不如赖活着,更何况两个后世人在这个年代里肯定大有作为。放着温柔乡黄金床不要,选择去死,那简直是中箭而死的烈士,缺心眼。

    深吸一口气把混合着血水的唾沫咽下去对黑老大道,

    “这位大哥,我们无冤无仇,只因相同的目标来到这里,小弟不才尚对古墓有所了解,不如我们通力合作,事成之后给个回家的路费如何?”

    黑老大没想到在几分钟的时间里这小子就变着这么上道,自己的弟兄都是过命交情可不能用来探路,而这两个人正合适,至于他说的对古墓有所了解这种屁话就自动过滤了。

    把水袋放在他面前,又示意黑老六给他松绑,自己则是又回到对面闭目养神,齐溟双手得到解放勉强扶着墙壁站起来到胖子身边,只见他的后脑处已经流出一大摊血,不过血浆已经凝固,看来血已经止住了。

    他掰过胖子的身体,用力掐他的人中,不一会儿便悠悠转醒,猛了咳嗽两声,

    “咳咳咳,小溟,请不要这么抱着一位革命勇士,万一爱上我怎么办?”

    齐溟没说话,而是用手在胖子的手腕处轻轻掐了几下,三重三轻一重,这是两人从小玩大到的暗号,意思就是,‘情况危急,时刻注意’。

    胖子瞬间领悟,两眼微微眯了眯,齐溟嘴角一笑将他放在地上,自己则是踉跄的来到黑老大身边坐下,喝了口水问道。

    “老大,我看你们的装备很是齐全,干这一行多久了?”

    黑老大沉吟不语,齐溟不厌其烦的继续道,

    “老大,这石壁什么时候能挖通?小的已经按耐不住要去探路了!”

    黑老大还是不说话,齐溟耍无赖的一口气问了好多问题,给人家弄的眉头直皱,多年的修身养性破了戒,不耐烦的道,

    “如果你再说话就割了你的舌头!”

    齐溟吓的一捂嘴巴,惊恐的看着他,黑老大见他害怕冷哼一声转过头去。胖子经过短暂的休息过后已经能站起来行走,拿起水袋喝两口,又用破布条把脑袋缠了一圈,有点岛国敢死队上战场的样子,齐溟用眼神示意他坐下。

    可胖子却不听,走到黑老大前继续问,

    “我说黑子头,咱到底是什么盗法你倒是分配一下啊,都是土里刨食吃的中原人,装什么正在思考的光屁股十字军呐?”

    黑老大顿时被胖子给气乐了,张开眼睛笑着看他,

    “你这胖人倒是有趣,瞧你肥肥胖胖的想来家境一定殷实的很,何苦要干这掉脑袋的事情呢。”

    “你胖爷我不愿做妈宝男,嘿!就喜欢干这些紧张刺激的买卖自力更生,要我说你给我们哥俩给整口酒喝,胆子壮了就算尸王来咱也干较劲!”

    黑老大看了一眼老六,老六又从后腰拿出一个酒葫芦递给胖子,齐溟看的真真是羡慕的紧。怪不得从古至今的人都喜欢当官呢,这一颦一睹就有人办事的感觉简直太牛逼了有没有?

    胖子接过酒葫芦咕嘟咕嘟就喝个精光,还大呼酒精度数太低不过瘾,黑老大望向他赞许的点点头,如果是一般的世家子弟,张嘴子曰闭嘴则个,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还真不能入他的法眼,就要像这种大口喝酒大块吃肉的江湖好汉才是他的真爱。

    “看来胖爷也是江湖中人,不错,就这个喝酒的方式,我喜欢!”

    说罢还转头看了看一脸清瘦的齐溟,那意思就是人家的本事你也学一个,黑老大不知道,齐溟与胖子那从小就是酒中仙,醉中鬼,别说古代的清酒,就是大瓶的红星二锅头下肚也能在来十瓶啤酒溜溜缝。这一小葫芦的清酒还真不够塞牙缝的。

    也不在意黑老大怎么想,拿起他身边的酒葫芦一仰头与胖子同样的姿势咕嘟咕嘟就干了下去。这下黑老大可傻了眼,就在他准备问问的时候,旁边忽然有人大叫!

    “老大!通了!”

    霎时间所有人都围了过去,有的人用火把往里面探着,有的在准备家伙打算等下就赚的金盆满盈,而黑老大却虎着脸道,

    “都兴奋什么?没出息,成何体统!”说罢也来到洞前仔细查看一番,这洞口挖的不大,勉强容一人通过,还有一个小弟在周围缓慢清理,黑老大沉吟一声接过弟兄手中的火把递给齐溟阴森森的道,

    “二位壮士请吧?”

    他虎目一瞪,大有不从就格杀勿论的意思,齐溟恨的后槽牙都快咬碎了却也无可奈何,与胖子相望一眼,接过火把,一探头就钻了进去!

    古墓里阴气极重,从齐溟一只脚踏进去那刻开始,就感觉到一缕刺骨的寒意袭来,忍不住浑身打了个哆嗦,在幽谧黑暗的环境里人本能就会生出难言的恐惧,可对于这哥俩来讲这是一次重生冒险,一个整天与古墓打交道的考古学家,一个好勇斗狠的社会猛男,对这里的阴森可怖视若无睹。

    两人一同站在由花岗岩相砌的地面上,地板之间严丝合缝无任何嫁接的痕迹,回身望去只见一座男女相间的浮雕猝然屹立,而女人的腿部正是被掏空并且有丝丝亮光的洞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