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古欧洲盗墓往事 >第三章 伊甸园
    胖子满面红光的抱着一小麻袋铜币走在前头,拽的像二五八万一样,不知道的还以为这钱是他弄来的呢,两人并没有着急动手,老话讲凡事要谋而后动,索性先在镇上逛逛,把是身上的奇装异服换掉包好带在身上,决不能丢弃,因为这是两人穿越的见证。

    头发没办法很快长出来只有先将就着,胖子穿着肥大的青色长衫,还很骚包的在头上扣了个青色的冠,齐溟与他差不多,只是多买了一套贴身内衣,毕竟内部空空荡荡的很不舒服,等回到中原在请人做一些四角裤,要不然裆部总是上下晃悠,滴了当啷的。

    重新找了一家稍微上点档次的酒楼打算美美的饱餐一顿,但晃悠了一大圈却只有刚刚那一家饭店,除了它就是街边拐角的伊甸园了。

    这伊甸园其实就是青楼,只不过根据老辈遗传的操行,不管内部如何先搞一个高大上的名字,门前有来自中原的老鸨带领两个同样来自中原的美娇娘在娇笑引客,见胖子两人走来更是眉开眼笑的迎上前,

    “哎呦我说爷,一直赶路累了吧?快让奴家给您好好安排一下,我们这里是汉人,黑人,元女什么都有呀!”

    元女其实就是白人女子,是古代讥讽异族的一种的词语,这还有个典故,据说是周康王当年与西域人做生意,有一天回来的商客给他送来了四名白人美女。

    但周康王不怎么喜欢,玩完之后随意赏给了自己的属下,结果下属玩完之后又随意送给别人,这件事情传开之后,人们对异族白女的印象极为恶劣,所以后来人们干脆用元女代替白人女子,意思就是(周康)王元女,随便玩。

    齐溟见老鸨笑眯眯的冲他而来,赶紧往胖子身后一缩,其实他对这种人有种天生的抵触,

    胖子倒来者不拒,很是熟练的搂上她暴露在空气中的肩膀,轻轻扭捏,弄的人家咯咯直笑,附耳说明来意,老鸨便带着两人走进伊甸园内部,挑了个位置不错的地方坐下。

    这个时辰店内的鸭子老嫖不多,除了宿醉不醒的人外只有齐溟两个人在就餐。还有几个在中央的舞台前听着说书先生口吐飞沫的讲述着某某故事。

    这里使用的不是桌椅板凳,而是中原的木榻,齐溟还想象征性的跪坐,但见胖子已经哼着小曲半躺了干脆也入乡随俗,盘腿坐好。这里说是高大上,其实也不过是两层楼带几个包厢而已,最多最多就是一楼多了些衣着暴露的女子在干活,有黑人,有白人,也有来自中原的黄种人。

    齐溟转头看向那说书先生,他知道,自古以来说书人都是极有文化的,虽然下海干活但依旧受众人喜爱尊敬,没看前面的几个人都已经眼神涣散进入梦想世界了么?

    时至中午,白衣的说书先生在吃了一盘水煮海虾后继续开讲,

    “外樊大帝何许人也?那可谓是超脱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的神人呐!带领四千贾家军身先士卒,冲向敌阵,杀的曹贼是溃不成军,血流成河......”

    齐溟也尝了尝地中海的大红虾,这种在后世极为稀少的Palamos,在这家餐馆一盘只卖一枚塞斯太尔斯,

    大红虾个头大,肉质鲜美无比,乃虾中极品,最重要的是,它有盐味儿啊!胖子一口气吃了两盘子还觉不满意,齐溟赶紧拦住他,在经过一番营养学的教育后,胖子还是勉为其难的点了一只卤羊腿。

    可巧的是,这羊腿竟然也有盐味儿,最后问了陪酒女才知道,原来这羊腿用海水泡过。

    又点了一坛葡萄酿,两人酒足饭饱后终于说起了正事,胖子一抹嘴的道,

    “呼,哎呀~小溟,说说吧,咱是倒秦王老儿的斗,还是随便找个王爷公侯什么的意思意思?”

    齐溟也是吃的满嘴油光,用麻布擦了擦手又喝了口葡萄酿顺顺,这才道,

    “嗝...我说兄弟,咱哥俩能找个富农意思意思就不错了,你还真以为是鬼吹灯,抱个《十六字阴阳风水秘术》就那都去得啊?那些深山里的大斗我们根本找不到,只能找一个有地标的试试。”

    “嘶...那可就难了,也没听说这群西方人有厚葬的啊,难不成我们先回到中原在做打算?”

    “恐怕真得如此,不过不着急,我们兜里有钱,剩下这二十几两银子足够我们跟着丝绸之路回去了。”

    半个时辰后,说书先生把中原的战事讲完就开始讲起了外樊大帝西征的故事,而第一幕就是大破哈拉卡纳苏,也是吹的神乎其神,什么苍石大将军率领五千铁骑绕后,三个时辰攻入城内,三天时间把所有波斯抵抗军全部屠杀云云。

    对这些打仗的事情,齐溟并不关心,只是粗略的听一下知道个大概即可,可忽然一个地名传进他的耳朵,让脑海里如闪电般闪过一个念头!

    哈拉卡纳苏!?

    上午那给自己吃泔水的店家也说过这个地名,自己只想起是在土耳其的西南部,可现在说起盗墓的事情他才想起,这地方应该有一座传说中的大墓,摩索拉斯陵墓!

    那可是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大墓,如果自己和胖子去碰碰运气,万一能带走什么西域珍宝,那也就不用回中原在研究了!

    “有了!胖子,咱俩就去倒摩索拉斯陵墓!”

    胖子拿起葡萄酿对嘴喝,洒出来的红酒浸湿了衣衫,早有眼尖的风尘女子上前嬉笑着给胖子擦拭,还不断夸奖胖子豪气云天等等,胖子被她说的一愣一愣的,对齐溟的话充耳不闻,直接摆摆手,

    “你说倒哪就倒哪,但现在老子得解决一下原生态最初的生理问题,为有可能成为畸形的子孙后代清理门户!”

    胖子一嘬牙花子搂着咯咯直笑却什么都听不懂的歌姬出门,留下一脸尴尬郁闷的齐溟呆在原地。这什么正事说着说着就解决生理去了呢?大叹的摇摇头也无可奈何,胖子什么德行他很清楚,可以说这么多年除了好色之外就没什么太大毛病,倒也说得上是见怪不怪了。

    约莫三分钟后胖子红光满面的走了回来,大敞着衣衫露着白白胖胖略带几条刀疤的皮肤,齐溟刚要饮下第二杯地中海葡萄酿可没想到胖子这次竟然这么快,后面的歌姬一脸阴霾,好似有什么滔天怨念。

    胖子重新坐下,齐溟就忍不住的问,

    “我说兄弟,你这什么越来越快了啊。”

    “嗨,别提了,也不知道咋回事,曾经的‘老三下’今天就变成一下了,有可能是刚穿越的关系,没事。”胖子对这些东西蛮不在意,反正只要感觉不变就行。随即又对那歌姬挥挥手,扔过去一两银子道,“给你,记得吃药啊!”

    “噗...尼玛,吃药是什么鬼!?”

    齐溟一口葡萄酿就喷了半张桌子,难不成这古代还真有能达到拦截活性小蝌蚪的良药?自己学了二十年历史知识,怎么从没听说过?

    胖子还没回答,那歌姬就白眼一翻,带着十分不屑的语气,阴阳怪气的道,“大爷真是好威风,要不是快了些,这点银子还真不够!”说罢又白他一眼,扭着丰臀走向别处。

    反观齐溟此刻是目瞪口呆!看来这古代还真有如此良药,娘的,如果有一天回去非把那些曾经教自己历史的老师们一个个呛死的粪坑里。

    这么重要的知识点竟然不教,要你何用!

    胖子喝了口葡萄酿砸吧砸吧嘴,看来是很想点一支事后烟,可惜烟这种东西在这里几乎是找不到的,烟草倒是有很多但齐溟不是生物学家,根本不可能在百草堆一眼发现真主,所以此事暂时不考虑。

    胖子回来,两人又开始琢磨正事,先是稳稳当当的制定了一副对摩索拉斯陵墓的作战计划,以及‘对假想敌人作战装备’的购买清单,再加上多喝两口葡萄酿血气上涌,谈起有可能出现的西方尸王黑夜吸血鬼之类的丝毫不怵。

    没过多久,温热潮湿的哈拉卡纳苏夜晚便再次悄悄降临,而这充满神秘诡异的摸索拉斯陵墓也已经近在咫尺。

    硕大威严的陵墓屹立在哈拉卡纳苏山脉旁的一块空地上,方圆几十里毫无人烟,草木略微有些枯黄,不见中原常有的狗尾巴花,甚至除了像骑士护卫一样偶尔出现的冷杉树外,就仿佛是踏足一片鬼域禁地。

    西方本来人就少,如果放在中原,如此一大片无人开垦的处女地肯定要被百姓千方百计的求来,然后种上各种各样可以养家糊口的粮食农作物,只可惜,这里除了一座地标性的陵墓等待被人们盗掘以外,什么也没有。

    胖子与齐溟各背着一个布囊行走下月色下,忽的一阵微风吹过带这些危险讯号拂过他们的脸庞,胖子打了个哆嗦,暗骂这鬼天气又潮又冷昼夜温差大,齐溟笑着拍拍他,说你是不是事到临头胆怯了。

    胖子把脖子一梗,说自己这些年走南闯北,厕所后面喝过水,火车道上压过腿什么大风大浪没经历过,岂会怕了一个个小小的封建社会杂号将军?

    齐溟对他道,

    “你这句话就充分暴露了你不学无术的思想品质,那摩索拉斯可是正儿八经的国王,根正苗红的,他统治的国家名叫加利亚王国,虽然是弹丸小国人口也不多,但终归是一国之主,可不是你说的什么杂号将军。”

    胖子呸了一口十分不屑的回道,

    “呸!就他那德行也敢自称国王?也就是咱老祖宗周幽王太喜欢褒姒,以至于爱美至切不问朝政不拓疆土,否则还有他什么事儿?”

    齐溟很想告诉他,这两人根本不是一个时代的,甚至差了好几百年。摩索拉斯根据自己掌握的知识来看,他的存在几乎等同于中原的战国时期,正是孙膑大玩“围魏救赵”、“批亢捣虚”、“减灶诱敌”的时候。

    但这些都不重要,就算说出来以胖子的操行也不会记住,干脆还是老老实实往前走。两人适才逛了半个时辰的街,可买到的东西除了基本干粮和水袋以外就是一把勉强能铲铲土的木锹和农民干农活时候的木镐。

    这两样东西用来种个地问题不大,但想挖开地中海花岗岩制造陵墓围墙那是痴人说梦。所以从一开始出发齐溟就没报太大希望,总是想着先试试看,万一不行再想别的办法。

    可胖子对倒斗这种充满传奇色彩的事情劲劲儿的,恨不得当即就飞过去抱着摩索拉斯的主人公媳妇亲上一口。历史上说,在摩索拉斯死后是他的王后即位,并且在二十五年以后才将这座陵墓建成,而他的骨灰早已被他媳妇碾成粉末掺在葡萄酿里喝掉了。

    最可悲的是,在后来的几百年间还有人在为这种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爱情故事添砖加瓦大肆宣传,好像他媳妇干了一件多么高大上的事情。

    又走了约半个小时,胖子忽然脸色大变,微微弯腰,本来配合齐步走的双臂也捂住了丹田,像是有什么急匆匆的东西要从屁股里跑出来似的,然后“噗”的一声!

    一股恶臭袭卷在两人身旁,齐溟捂住鼻子道,

    “我说你要拉屎就赶紧去,非要等屎堵屁股门才去?”

    胖子脸色越来越难看,最后“嗷”的一声狂叫刚奔出一步就脱下了裤头,随即一阵不能用言语表达的怪响和一股鲜虾鱼的腥臭传出去老远,齐溟无奈的坐在地上,大叹胖子是懒驴上磨屎尿多。

    可就在这个时候,本来舒爽shen吟的胖子突然大叫!

    “诶!?什么人!?砰!”

    齐溟一听就坏了,这荒郊野岭的哪有什么人?怕不是歹徒吧?而且这闷响的声音明显是胖子被人打了闷棍。

    娘的,真是出师不利,人要点子背喝凉水都塞牙,齐溟也是孤儿院走出来的硬汉,虽然学习好但偶尔也会心狠手辣,尤其是自己兄弟被人家给熊了,那有见死不救的道理,当即掏出刚买的匕首站起身就要英雄救美。

    “胖子!”

    他大吼一声给自己壮胆,不料刚站起身就感觉后脑勺一阵剧痛,随即两眼翻白昏了过去。

    【求收藏求推荐,关于七大奇迹的事情老纪查过资料,有说七大奇迹也有说八大奇迹的,各位就不要较这个真了哈,老规矩,实在看不过去眼就留言,反正我也不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