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古欧洲盗墓往事 >第二章 原来世界被汉统一
    齐溟向马克思保证,现在全世界绝对没有人会管华夏人叫汉人的!

    什么时候的人会叫华夏人汉人?

    古代!

    不,准确的说,应该是在种族观念还在人民心里根深蒂固的时候才会这么叫。

    难不成...自己不仅是通过虫洞来到了地中海附近,而且就连时间也一起改变了?

    不是吧Air,这种老套的穿越剧也会发生在自己身上?齐溟用极其错愕的表情回身看向胖子,这种消极,无奈,不知所措的眼神绝对是第一次在他身上出现。

    胖子也愣了,他就听见齐溟刚才跟老妇人眉来眼去的念了几句经,怎么还犯上癫痫了呢?经不是越念越好的吗?

    不等他问,齐溟就道。

    “胖子,我们的情况不太妙啊。”

    “怎么了这是?难不成你还真对八十老妇有想法?我可跟你讲,咱都是长在红旗下长大的优秀知识青年,可不能心灰意冷走上犯罪的道路!”胖子咧着腮帮子唾沫横飞说的煞有其事,

    齐溟砸吧一下干涩的嘴,叹了口气埋头往前走,胖子屁颠屁颠的从身后跟上,

    “我们恐怕是穿越了,具体的时间还不清楚,胖子,你要有心理准备,就你这操行的,估计活不过第二集。”

    胖子听到自己马上杀青,当即就不乐意了,喷着唾沫反骂道,

    “我去你大爷的,你胖爷我什么大风大浪没经历过,不就是穿越吗?你瞧好吧,瞧你胖爷我是怎么让你在这个世界活下来的!”胖子对穿越这件事混不在意而且还放出豪言说自己有办法。

    齐溟一听有门,也是追问道,“你有办法?”

    “当然有,别的咱不敢说,就你胖爷我的手艺那绝对是当世一绝,咱先溜溜达达的进城,然后看看有没有招厨子的!我养着你不就可以了吗?”

    齐溟捂嘴偷笑也不说破,胖子绝对是好心,而且他说的养自己也绝对是肺腑之言,但人就是如此,如果不是把脑袋撞到墙上撞的哗哗流血,是绝对不会学乖也不会听话的,这不学无术的胖子根本不知道对于古代人来讲盐意味着什么,做菜不放盐那还是厨子吗?

    夜色很深,周围很静,没有野生动物不时的狂叫,也没有蚊虫嗡嗡的来回叮咬,甚至就连微风拂过草地也没有一丝一毫的沙沙声。

    这里的一切都静的吓人。

    两人在连绵不绝的山脉旁沿着小路一直向北,直到天色大亮的时候才勉强看到一片黑瓦顶的木质房屋,在古希腊地区,是绝对不会有老百姓用木头盖房子的,因为空气的潮湿会加速木材的腐朽。

    具体什么情况齐溟也不敢保证,还是决定先过去看看再说。

    这里只是一个小镇,标准的建筑房屋只有四排,并且是一家挨一家的那种,镇的中间是一条修的还算平整的土路,将四排民房隔开,

    这里没有宏伟的城墙,没有成排巡逻的军士,此刻正是上午,许许多多勤劳的百姓早已经准备好各自的货物,有卖粮食的,卖肉的,卖奴隶的,卖牲畜的,很是热闹。

    各色茶馆已经开业,昨夜荒唐的青楼前也有各色姑娘在搔首弄姿,准备迎接那些南来北往的好色之徒。

    一切的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和平富饶,欣欣向荣,可齐溟站在街口处看的是脚底板直往上反凉气!因为他的目光所及之处,华夏人竟然要比当地人多!

    而且,看他们的服装竟然是汉朝时的标准长衫冠冒,复履鞋,口音说的也都是华语,并不是别嘴饶舌的希腊语,这又是什么情况?难不成这是什么异世大陆吗?

    还是说...我大汉朝已经强大到统治世界了?

    胖子见他发呆赶紧拍他一下,又问怎么了,后者浑身一哆嗦,随即摇摇头表示自己无碍。

    两人奔波半夜,又很久没吃东西,此刻见到已经开张的酒楼口水都快流出来了,胖子虎躯一震,大手一挥就要去应聘厨子,也是可巧,酒楼内除了店老板外一个人也没有,大大方便了胖子行不要脸之事。

    店老板人倒是不错,听了胖子的请求后竟然没有大打出手给他一耳光,只是很客气的说我们这里不找厨子,胖子一听顿时撸胳膊挽袖子的就要跟他讲道理,齐溟赶紧将他拦下,店家见两人衣装怪异,头发也与中原不同,警惕的问,

    “您二位是打哪来啊?”

    齐溟怕胖子说错话,于是赶紧接过话道,

    “哦,这位大哥有礼了,我们从西边学习归来,从未入世,冒昧之处还请宽恕则个。”

    齐溟边说边作揖行礼,态度诚恳真切。

    那店家一看是文化人,尤其是齐溟,虽然相貌不佳但谈吐却是不凡,举手投足之间颇有大家子弟的风范,警惕心松了半分,也象征性的拱拱手道,

    “原来是高士,小的多有得罪。”

    胖子死不要脸,一听人家道歉就想起刚才被拒绝的事情,当即道,

    “无妨无妨,不过有一事胖爷还得求你帮帮忙。”

    “额,高士请讲。”

    齐溟想拦已然来不及,果然,下一秒胖子就变了一副嘴脸,腼腆一笑又搓搓手道,

    “嘿嘿,这个嘛,额...您看您方便的话能不能赏口吃的,我们哥俩走了几日肚子里的蛔虫都要饿死了。”

    那店家虽然不知道蛔虫是什么,但还是听明白了眼前这哥俩几天没吃饭,笑着拱手道,

    “高士客气了,您先坐着,小的这就去给您上吃食。”

    “哈哈哈,多谢多谢!”

    胖子豪爽一笑,拉着齐溟就坐到其中一个椅子上,这椅子很特别,但齐溟并没有觉得多么奇怪,他研究了这么多年的历史,自然知道椅子这东西早在公元前7世纪就在亚历山大出现过了。这里有说希腊语的百姓,那肯定离亚历山大不远,有椅子并不奇怪。

    椅子是用干松藤条编的,主要作用是防潮。没有装饰,极为简陋,坐的面积很大,就连胖子坐上去都宽松,两边还有扶手,根本就与后世的椅子没啥区别。

    中间的桌子更是离谱,一个直径30厘米的石柱上面放置着一个也是用藤条变成的圆盘,面积不大。像这样的配套桌椅,屋内还有八个。

    这真是奇怪了,标准的汉家房屋里竟然放着古西方才有的桌椅,就算是中西文化结合也没这么早就出现的。

    胖子没那么多心思,大大咧咧的往椅子上一坐,拿起筷子就等着上菜,齐溟也是饿的前胸贴后背没心情乱想,干脆等下直接问问店老板。

    等了约有十分钟,胖子又来劲了,嘬着牙花子对齐溟道,

    “诶你说这店家也真是的,坐了半天连杯热水都不给上,唉,古代人还是不够贴心呐,也不知道邓大爷的四个现代化何时才能实现。”

    齐溟微微一笑,

    “你还想四个现代化?还是等人家来了先问问这是那一年再说吧,现在已经全乱套了,我估计我学的那些历史知识在这里恐怕一个也用不上。”

    正说着,店家风风火火的端着一个大盘子走来,把盘中的吃食一个一个的放在桌子上,胖子一看就火了,啪的把筷子往桌上一拍,大喝道,

    “你这鸟人!不给饭就说不给饭,拿这些泔水糊弄谁啊?真当你胖爷外地来的就好欺负是不是!?”

    齐溟赶紧把他拦下来,先是给店家作揖道歉,又假装生气的对胖子道,

    “给你吃的你就吃,哪那么多话,老师的教导全忘了?”

    齐溟也看到了如同嚼蜡一般的伙食,热气腾腾的粟米饼烤的干干巴巴,还糊了好几块,一碗大米粥多半是水,一小碟咸菜闻起来味道不错,但是上面长着绿毛。

    本以为店老板能看在老乡的份上整点好吃的,没想到这孙子竟然看人下菜碟,搞一大堆没人吃的东西来恶心自己。

    齐溟没着急吃,假装热情的把店老板招呼坐下,后者刚才见胖子生气还唯唯诺诺的不敢吱声,直到齐溟好言相劝好才放下心,毕竟“士农工商”四个字对于古人来讲是根深蒂固的,像他这样做生意的,属于社会的最底层。

    “两位高士见谅,小人这店小利薄,没有太好的东西招待你们。”

    齐溟瞧了瞧他打着好几块补丁的衣服,估计也确实是没什么好吃的,看来刚才是误会人家了,再次跟人家好声道歉,

    “让店家受惊了,实在对不住,我这位兄弟就是这个脾气,平时有些缺少社会的毒打您别介意,我是想问问您,我们当今圣上是谁啊?现在是那一年?”

    “呼,不敢让高士给小的道歉,今年是大月恒古八年。圣上自然就是恒古大帝了。”

    大月?

    恒古!?

    齐溟虽然早有了心理准备,但听到不是自己熟知的皇帝之后还是一阵眩晕,自己学了那么多的历史知识,没想到有一天穿越了竟然一点也用不上!

    他娘的,如果有一天回去了,肯定要把三星堆考古研究所一把火烧掉!

    胖子刚才骂骂咧咧的,但终究还是没能抵抗住肚子的起义,败下阵来,拿起干巴巴的饼大口咀嚼,齐溟也象征性的喝两口粥,在一顿饭的功夫里终于弄清楚了这个世界的基础面貌。

    店家最先说的就是地区,现在这个地方叫哈利卡纳苏,也就是后世的土耳其西南部,然后又讲了月朝制度,月承汉制,汉末时诸侯争雄,三分天下时没有了最大的霸主曹操,而是贾皓溪,刘备,孙坚三人。最后以贾皓溪的胜利而告终,但贾皓溪是个战争狂,在结束战事以后非但没有治理民生,反而是携大胜余威继续西进,只用了十二年的时间便统一了东汉时期世界上的四大帝国,

    即,汉末,贵霜帝国,波斯帝国,罗马帝国。然后各自成立都护府以加强管理,在做完这些事情后的第三年,他将皇位传给了自己的次子,贾无道,自己则是带着众妻妾游山玩水踏遍四海。

    贾无道就是现在的恒古大帝,此人治理民生,轻徭薄赋,近忠臣远小人,不采取极端统治,呵护百姓民心,可以说是一位好皇帝。

    齐溟听到这里不由暗自庆幸,还好穿越来的是个太平盛世,否则就以自己和胖子的水平还真有可能活不过第二集。

    现下两人的情况很明了,兜里身无分文,又不认识达官显贵,想要在这个年代里混出头估计比娶奥黛丽赫本还难,

    齐溟叹了口气,把碗中的粥一口气喝掉,跟店家道了谢便欲起身告辞,不料这个时候店家忽然说,最近会有丝绸之路的商队回中原,让两人跟着一起走或许可以碰碰运气。

    齐溟再次道谢与胖子离开,出了店门来到大街上,看着来来往往的各“色”人群百感惆怅,很后悔当初为什么要学文,如果要是学理科,在这个时代里发明个什么东西,或者制作点惊天产物,也不至于为了明天的伙食发愁。

    胖子一边用黑黢黢的手指甲扣牙缝一边打着饱嗝跟在齐溟身后,他是典型今朝有酒今朝醉的乐天派,只要不屎堵屁股门是不会着急的。

    得想个万全之策发一笔横财才行,只要有钱了,在这个年代里还是很好生存下去的,古希腊地中海地区都有什么呢?

    想了半天也没个头绪,不由的再次叹气,

    “唉,一分钱难倒英雄汉呐。”

    胖子听后把一块粟米饼残渣吐出去老远,然后道,

    “小溟,想开点,不就是钱嘛,我就不信还能难死咱哥俩。”

    “你就别做厨子的梦了,这个年代不缺厨子,缺的是盐,没听见刚才那个卖奴隶的贩子喊什么吗?一个壮汉就值三十斤盐!”

    “那咱俩去挖盐不就得了吗?”胖子想一出是一出张嘴就来,齐溟算是彻底的被他打败了,胖子见齐溟不搭理他,又嘀嘀咕咕的道,

    “就算挖不到盐,挖个古墓出来也行啊,像胡八一似的倒点东西出来,发他一笔横财。”

    嗯!?

    齐溟也忽然浑身一震!

    盗墓!

    这还真是个可行的办法!常言道,乱世的黄金盛世的古董,虽然现在没有古董这个概念,但挖出来的金银玉器拿去典当还是非常值钱的,而且就现在的破案手段,自己只要不当地销赃那绝对没个抓到!

    到时候回中原包上几百亩地,娶八九十个老婆,潇潇洒洒的当一辈子地主!

    “胖子!你可真是我的福星啊!好!我们就去盗墓!”齐溟一把搂住胖子的肩旁开心大笑道,

    胖子也没想到自己嘀嘀咕咕的事情他竟然当真了,甚至还象征性的劝道,“我说小溟,你可要想好了,我听说盗墓不管哪朝哪代可都是掉脑袋的事情,再说,我们深受组织教育的人真能干这种事?”

    齐溟不屑一笑,“呵,我说兄弟,咱哥俩都这地步了,砍脑袋也比饿死强啊,怎么样?搏一把?”

    胖子表示自己无所谓,只要齐溟说,他就敢做。

    齐溟又想了想盗墓需要准备的东西,什么黑驴蹄子,捆尸索,探阴爪...

    想到这就又犯了难,因为他发现自己现在连一个麻包都买不来!更别说更加专业的盗墓工具了,但天无绝人之路,就在齐溟已经想好怎么当一个合格盗墓贼的时候,两人忽然走到一个店铺前面,上匾牌子写着大大的“质库”二字!

    质库也就是当铺,只是古人不这么叫,这个年代的当铺还不是很完善最多是初具雏形,却也不是很稀有,在很大的上流阶级地主家也会有当铺这个堂口,把自己家的余钱换成各种稀世珍宝。

    齐溟灵机一动,摸了摸这么多年挂在脖子上的蓝色方玉,那是孤儿院老院长临终前送给他的,这么多年他一直带在身上从来不曾摘掉过,一咬牙一跺脚,拽着胖子就靠了过去。

    走进们绕过一挡门的屏风,在类似监狱的围栏后面站着一个臃肿的中年人,这个年代能看到胖子也属稀罕事,笑的很和蔼,对齐溟道,

    “后生可是有什么想置换的?我这里专收世界各地的稀奇物品。”

    齐溟把玉递给他,胖子还想阻拦被齐溟一个眼神瞪了回去,那老板把玩着玉佩反反复复看了好几分钟,沉吟的道,

    “不知后辈小生,想把这玉佩当多少钱?”

    齐溟也不知道这个年代的玉佩值多少钱,干脆就让老板说个数,老板道,

    “依老夫拙见,您这块蓝玉可谓是罕见,最少置换三十两银子,当然,如果你去别地看看或许还会更高。”

    三十两银子!

    齐溟真没想到这块玉居然这么值钱!在东汉末年虽然货币贬值,但现在天下太平,一个普通的农户之家一年能赚三两银子估计就是富农级别,这老板张口就是三十两,怎能不让他喜出望外。

    当即点头答应,老板还问他说想要银两还是奥雷,齐溟知道奥雷是什么,是罗马帝国最高面值的金币,一枚大约在八克左右,

    但这么大的面值在目前这个小镇肯定是花不出去的,于是干脆让老板给准备了同等价值的塞斯太尔斯铜币。

    【书中出现的地名,人名,历史人物,纯属杜撰,如果您实在看不顺眼就留言给我,反正我也不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