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古欧洲盗墓往事 >第一章 双穿
    一辆白色的兰德酷路泽越野车行驶在人烟不甚袅袅的国道上,他的车速很快像是山野中的一匹白马那般飞驰着,开车的是一个长相随便,胡子拉碴的年轻人,副驾驶坐的不是美人姑娘,而是一尊捆绑着塑料泡的青铜神像。

    “胖子来电...叮叮叮。”

    年轻人拿起电话,很是潇洒的把手臂放在落下的车窗上,

    “胖子,又怎么了?”

    “小溟,这会儿咱哥俩是真出名了,五号坑竟然被老子挖出一座大棺材来!你到哪了?”

    “国道上呢,几分钟就到。”

    挂断电话年轻人再次露出轻笑,油门狠踩直奔现场而去。

    小溟本名齐溟,是三星堆考古研究所的博士级考古专家,毕业于华夏历史大学考古系。而胖子,是他的发小,名叫王冲宇,两人一起在孤儿院里长大。

    听到发小说在三星堆的遗址中竟然挖出一座棺材,齐溟很是兴奋,要知道三星堆陆陆续续挖掘这么多年还从没有发现过棺材,所以,这次定然是震惊世界的一项考古大发现。

    ......

    时间刚好入夏,繁密的情栀开满大地,杨柳絮的飞翔之旅也落下帷幕;各种颜色鲜艳的小花争相齐放,在阳光的照耀下舒爽的抬起头来;

    城市里的人群熙熙攘攘,忙忙碌碌,少男少女们按耐不住太阳的烘烤,早早就换上了凉爽的服装,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谈天说地,偶尔欢喜大笑。

    无一例外的是,他们对不远处的三星堆挖掘现场没有丝毫兴趣。

    川省,三星堆遗址在入夏前开展了多年以来的第九次大规模挖掘。

    到目前为止又新出土古青铜器一百余件,奇异诡秘的面具一件挨一件的摆在不远处考古研究所的展台上,貌似在以新朋友的身份等待着与大家见面,

    七号坑内,一个身材臃肿肥胖的男子正在一下一下的抡着木锹,他累的满头大汗,汗水汇聚成珠一滴一滴的落下,这个坑很奇怪,除了这一个大棺椁外什么器物都没有,在得到所长的指示以后就继续往下挖,一直挖了五六米都没有见到棺椁底。

    齐溟把车停在停车场,快步飞奔而来,当见到这么大的棺椁时也吓了一跳!

    正巧所长在旁边抽烟指挥,就对他说了一些现场情况,包括这棺椁是怎么发现的,后来自己考察一番就让王胖子继续挖,齐溟点点头,所长就让他下去临摹做记录。

    齐溟迅速穿好无菌服拿着小本本跳入坑内,这才发现棺椁的实际体积要比自己在上面看到的大许多,这是一个正方形的棺椁,宽六米,高目前还不能确定,因为胖子还在往下挖,显然埋在土内的部分还有很多。

    齐溟拍了拍胖子的肩膀示意他休息一会儿,自己先拍照片做一下记录,胖子抖着一身肥肉,抹了把头上的汗,有些气喘吁吁的道,

    “小溟,这太奇怪了,棺材咱不是没见过,可这也太大了!都挖了六七米了还不见底!”

    “别着急,再说这也不叫棺材,是棺椁,棺椁懂不懂?”

    “棺椁是啥?”

    “棺......哎呀甭问了,你先去边上休息。”

    齐溟自知以胖子的智商是没办法理解这东西的,说多了也是浪费口水还不如让他安静的在一边歇会儿,

    胖子见他不愿告诉,只得委屈的“哦”了一声,然后蹲在土坑的旁边。

    纪溟上前拿出刷子一点一点的清理,动作轻柔专业,像呵护女朋友那般,就差拿舌头上去舔两口了,经过半个小时的简单情理,整座青铜棺椁的大致面貌已经展露出来,

    四周的棺壁上刻满了奇形怪状的符号,这是一种在国内从没出现过的文字,由各种符号与线条拼接而成,齐溟贵为考古界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但面对这些符号的时候也难免抓耳挠腮,表示一个也不看懂。

    但棺椁上的文字一般都是关于墓主人的信息,或者是什么远古诅咒之类的,等一会拍几张照片发给师父看看,他老人家应该有办法破译这种文字。

    除此以外棺椁的四面还各有一副青铜面具的浮雕,其中面朝南方的脸谱,巨大的嘴巴是张开的,有种吞噬天地的既视感,说不出的阴森诡异,

    胖子腿蹲麻了,打着摆子来到齐溟身后问,

    “诶?小溟,你说这东西会不会就不是个棺材,而是什么像小说里面写的虫洞之类的东西?”

    齐溟没好气的瞪他一眼,作为考古工作者竟然能说出这样不靠谱的话来,要是所长听去又该说自己识人不明,交友不慎了。

    没心思搭理他,转头继续研究长着大嘴要吃人的巨型脸谱,忽然,他生出一个很大胆的想法,如果把手放进去会摸到什么。

    想到这他更加控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有人说,实践才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有这种前车之鉴似的经典语录还怕什么?于是他开始慢慢的把手往里面放,然而就在此时,忽然一个胖手抓住了他!

    “小心!不能伸进去,你没看过《木乃伊2》吗?那傻子把手伸进一个窟窿之后瞬间就被蝎子咬没了!小溟听话,这种玩命的活儿还是你胖爷我来!”

    齐溟瞬间哭笑不得,胖子关心自己是肯定的,但这电影里的桥段怎么能用在现实中呢,再说那电影里的魔蝎大帝是古埃及的产物,他老人家放着舒爽的黑沙漠不待,来华夏凑什么热闹?

    不知道我们的老祖宗黄帝是个暴脾气吗?

    “你快拉倒吧,告诉你少看点鬼鬼神神的电影你就是不听,赶紧干你的活儿去。”

    胖子一摆手,

    “不行不行,坚决不行,这种危险的活儿哪能让齐大博士干哪?还是胖爷先给你探探路,万一有毒虫猛兽什么的跑出来,你也方便逃跑!”

    说着,胖子就把手往里面塞,齐溟看的好笑也就不再插手,任由他折腾。

    胖子把手伸进去以后稍微鼓捣了几下,忽的眉头一皱,惊奇的道,

    “诶?小溟,这有个开关!”

    “咔嚓!”

    “嘎吱吱吱...”

    “卧槽!”齐溟一听这声音整个人都炸了毛!那是机关齿轮转动的声音,也就是说这棺椁里面有机关!赶紧一步窜上去拽住胖子的手臂,

    “胖子!快把手拿出来!”

    胖子也急的满头大汗,那伸进去的手臂就如同被鬼神之手给扣住一般,死活拽不出来!

    “拿不出来啊!”

    “咻!轰!”

    忽然,一道强光从窟窿里迸射出来,齐溟被刺的哇呀一声大叫,赶紧挡住眼睛,而胖子整个人已经呆住了,画面被定格,就好似时间在这一刻静止了一般。

    突然间,一股极大的吸力从内部传来,胖子整个身体都不由自主的开始前移,齐溟感觉不妙顿时睁开眼睛,发现胖子整个人就剩下脚还露在外面,其余部分全都被那青铜脸谱的大嘴吸了进去!

    他慌乱中一把抓住胖子的脚踝,不甘心的大叫!

    “胖子!!”

    随即也跟着胖子一同被吸了进去。

    ......

    四周没有声音,没有图像,没有熟悉的一起,在这段光怪陆离的光圈里,两人就像被狂风吹起的树叶那般肆意飘荡,也不知过了多久,迷魂中的两人从一抹皎洁的月光下坠落在荒草地上,扑通一声,就听见胖子哎呦一下。

    “哎呦我靠,你这孙子想压死我啊?”

    齐溟骑在胖子的脖子上,很像某种不雅的房中密姿,揉了揉干涩的眼睛,这才发现自己并没有在棺材里,不由的问胯下胖子,

    “兄弟,咱这是在地府还是天堂啊?”

    胖子被压的脸红脖子粗,说话声音都不对了,

    “你赶紧起来,再不起来老子真的就要去见上帝了!”

    齐溟这才反应过来,赶紧起身拉了胖子一把,胖子瘫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嘴里还骂骂咧咧的问候着当初狠心抛弃齐溟的母亲,

    齐溟也不在意,骂就骂呗,反正便宜是占到了。站起身环顾一下四周,这里的山脉连绵不绝,草木茂盛,生长的植物也不算有多稀有,而且并没有冒出缕缕仙气,这一切都证明自己还在人间。

    见到不远处的空地上伫立着两排简陋民屋,齐溟大喜,赶紧拽着胖子就要去打听打听。

    胖子咳嗽半天,嘴里还咒骂个不停,边走边道,

    “你这孙子今天上厕所是不是没擦屁股啊?怎么一股韭菜屎味儿?要我说你赶紧拉一下试试,看看韭菜是不是成根出来的?”

    “你赶紧滚蛋吧,你就是一乌鸦嘴,说虫洞还真就是虫洞,这下可好,也不知来到什么鬼地方,还怨我呢。”

    两人笑骂着走,丝毫没有害怕和担忧的意思,曾经经历的东西太多太多,早已逐渐麻木,只要不直接威胁到性命,谁都不会杞人忧天。

    齐溟与胖子虽然相交甚深,但多年以来性格却完全不同,齐溟是一个非常争气的孩子,小时候靠国家补助上学,年年考试都是第一名,后来更是以极高的成绩顺利考入华夏历史大学,

    而这一年,他才16岁,在学校里他又结识了改变他一生的恩师,华夏考古界泰斗,明泽渊。

    从那一刻起,老先生不管去哪里考古都要带着这个极为聪明的小徒弟,久而久之齐溟在考古界的名声越来越大,25岁拿到了博士学位,然后顺利进入三星堆考古研究所工作,年薪25万。

    而胖子却不一样,在上学时期就吊儿郎当,小学一年级开始出入网吧,三年级就敢辱骂师长,六年级因为当众脱女同学衣服被条子带走关进了少管所。

    出来以后就开始混迹社会打架斗殴,十年下来蹲巴雷子的时间比齐溟读书的时间还长,但令人匪夷所思的是,两人关系却极好。

    虽然现在的胖子还是那个火爆脾气,但已经收敛很多,开始意识到在当今这个世界没钱是万万不行的,这便开始求助齐溟让他给安排个活计,但两人的人生轨迹相差太大,一个没怎么读过书的人来干考古毕竟是不现实的。

    可是齐溟在研究所的话语权很高,在介绍胖子入职的时候十分够义气,对一群老顽固连哄带骗的终于给他安排了个力工的职位,月薪两千五供吃供住上保险。

    对此,胖子一直特别感激。

    两人走到民房前才知道,这些房子远看像回事,近看简直不堪入目。清一色的荒凉破败,有的房顶漏洞,有的墙壁裂缝,甚至有的门还缺了一半,让人看了想不起怜悯之心都难,胖子指了指前面那个稍微好一点的房子道,

    “小溟,前面那个房子门口有栅栏,估计是村长级别的人家,咱去问问顺便要点吃的吧,我怎么感觉我现在好饿呢?”

    说起饿,齐溟的肚子也是一阵咕咕声,要说中午刚吃过饭怎么会饿呢,

    他哪里知道两人在虫洞里飘了将近一天一夜?

    齐溟把无菌服脱下,以免吓到人家,否则等下人家开门一看,还以为魔鬼731去而复返呢。

    “当当当。”

    齐溟在栅栏的小门上轻轻敲了敲,没一会儿从房子里走出一个佝偻的老妇人,他拄着一根榆木手杖,很吃力的一步步慢慢走来,嘴里还问道,

    “你们是谁啊?”

    齐溟一听整个人都懵了,因为这个老妇人说的竟然是希腊语!而且皮肤黝黑,眼眶深凹,鼻梁高挺一看就不是华夏人!

    胖子一脑门的问号,还以为这老太太念经呢,忍不住的道,“小溟你发现了没,还是佛家文化博大精深呐,连这山村老妇都会念上一段。”

    齐溟没搭理他,因为他根本没反映过来,说希腊语的国家并不多,主要是希腊、阿尔巴尼亚、塞浦路斯等国,以及土耳其的某些地区。

    换句话讲,这强大的虫洞直接把自己从东方给送到地中海来了?

    这也太牛X了吧?

    但愿不是南土耳其,因为那地方现在正打仗呢。

    齐溟操着蹩脚的希腊话对老妇人说,“您好,我们迷路了,可以跟您问了一下路吗?”

    胖子听到齐溟也开始念经,张嘴就想问,结果被齐溟一摆手给制止住,妇人见两人的装束奇特,长的一副东方人的脸却会说本地话,显然不像好人,

    尤其那个胖子,说话时候的猥琐劲连她这个老神仙都是浑身不舒服,顿时警惕心大起,

    “你们是干什么的?我这穷地方可没有东西给你们抢。”

    “您误会了,我们真的只是路过而已。”

    “哼,你们往北面去,走上一天就可以找到你们汉人了,真是晦气。”

    说罢老妇人面色嫌弃的转身离开,弄的齐溟两人有些莫名其妙,按理说我华夏也没出过什么败坏名声的事情啊,而且几年前的疫情还给西方国家捐过疫苗呢。

    这不应该啊...

    诶等等!?

    她刚才说什么?

    汉人!?

    【发新书喽,老纪在这里先求求收藏求求票,新书期更新有保证,每天最少不会低于一万字的更新,想投资的可以入手了,本书是双穿文,节奏有点慢,更多精彩可以试看下几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