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重生后在豪门兴风作浪 >第2章 结盟,我的能力你不用怀疑
    “呵,还不让人说了是吗?你凭什么嫌弃我?”

    慕青眼含热泪,楚楚可怜,她把前世的经历带了进来,所以才一时没有忍住情绪。

    叶御洲没想到她会哭,便冷漠地放开她,淡声道:“走吧,你不适合做叶家的儿媳妇。”

    外界传言,叶二少就是一个纨绔子弟,无所作为,是叶氏家族最没野心、最没本事的人。

    可慕青环视一周,发现并非如此。

    如果他对叶氏的家族斗争不感兴趣,若他没有野心,他绝对不会看商业方面的书。

    而且她仔细观察到,书架上百分之八十的书都被翻看过,有些还做了笔记,说明叶御洲也是一个好学上进的人。

    慕青猜测,很可能他是车祸过后被家族流放,所以才痛定思痛,争做人上人。

    她想赌一把,站起身与他四目相对:“我们结婚是双赢的局面。”

    叶御洲来了兴趣,道:“哦~你倒是说说。”

    “于我而言,我家现在急需用钱,必须和你结婚,慕氏才能起死回生。于你而言,我认识你爸叶董事长身边的心腹,齐珉,我可以帮你,从他那里得到有用的信息,助你得到董事长的位置。”

    齐珉只用短短四年的时间便成为叶氏董事长的大秘书,和她在背后的支持息息相关。

    他们住的房子越来越大,钱也越来越多,但他也越来越忙,他说是因为大企业事儿太多。

    现在才知道,不过是去偷情了。

    叶御洲面无表情,漫不经心道:“我对董事长位置不感兴趣。”

    “好,那当我没说,我不稀得嫁你。”

    慕青转身就要开门离开,叶御洲又赶紧叫住她。

    “等等……”

    他再重新看她时,眼神已经发生变化,这才少了些许轻浮,多了质疑。

    “你说你认识齐珉?后天叶氏要召开会议竞选总裁,你在他那儿要来一份提名名单,我就相信你。”

    总裁提名名单只有叶董事长和他的大秘知道。

    若慕青能够弄到这个名单,则说明她真是有几分能耐。

    慕青胸有成竹地扯了扯嘴角,“你这电脑可以发匿名邮件,并且不被追查到吗?”

    “嗯,谁来都破解不了。”

    得到肯定的答案,慕青便坐到他的书桌前,“借你电脑一用。”

    快速敲下几句话:“齐珉,出轨的感觉很爽吧?我知道你妻子的真正死因,若想让我闭嘴,就请你立刻把总裁提名名单发给我。”

    点下发送键,显示发送成功后,她便立刻把内容删除。

    “等个五分钟吧。”

    但慕青的五分钟都给多了,因为齐珉是秒回的。

    也正常,杀人凶手嘛,心中有鬼的人,自然会过得战战兢兢。

    齐珉:“你是谁?我不知道你什么意思。”

    慕青又快速敲下几行字:“苏柔、慕青、流产。懂了吗。快点,我没多少耐心。”

    苏柔不但是齐珉的情妇,还是她的大学室友兼好闺蜜。

    又过一分钟。

    慕青得意地看向叶御洲:“得了!”

    “你给他发了什么?”

    “抱歉,无以回答。”

    叶御洲看向名单上的人名:叶御衡、叶御景、叶御白。

    果然,和他猜测的分毫不差。

    叶御衡是他的大哥,叶御景是他的弟弟,叶御白是叔叔家的儿子。

    “嗯,有点东西。”叶御洲赞同地说道。“行吧,娶你也有点用处,结。”

    慕青得到他的赞许后,自然就有了谈判的底气。

    “我有一个条件。”

    “你说。”

    “我与齐珉势不两立,所以,无论我怎么对他,都希望你不要插手。”

    叶御洲先是一愣,而后垂睫思索片刻:“好。你也记好说过的话。”

    现在,问题圆满解决,慕青便放心回去。

    但她不知道的是,删除的邮件有恢复功能,所以,刚才她与齐珉发的消息内容,全部被叶御洲知晓。

    慕青想,叶氏这种大家族,肯定会风风光光地办一场婚礼。

    但她高估了叶御洲在叶家的位置,不但没有婚礼,而且也未向外界公布,仅是让他俩去领个结婚证,这婚就算是结了。

    慕妈妈对此颇有意见,“我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让她叶家这么对待,以后怕是雪上加霜了。”

    慕爸爸心中何不难受,只是自己有求于人,只能咽下这口气。

    “爸,妈,你们不用担心,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搬去君庭园的前一晚,慕妈妈絮絮叨叨讲了许多话,叮嘱她要小心谨慎,保持理智,保护自己。

    慕青全部听进心里,既感动又感恩。

    重生前的慕青,15岁父母双亡,寄宿在姑姑家,受尽白眼和磨难。这也是她一毕业就结婚的原因。

    重生后,家庭的温暖让她倍感亲切,哪怕他们不是完美的父母,也足以让她感激。

    第二天,叶御洲派管家来接她,他未亲自来,全在慕青的意料之中。

    君庭园很大,她已经相好自己要住的房间,就是一楼的客房。

    “我不同意。”

    叶御洲杵着拐杖一瘸一拐地来到客厅,听说她不与他一起住,火爆脾气又上来了。

    慕青先把佣人叫出去,等客厅一个人都没有,这才放心说道:“你有那种病哎,别想祸害我。”

    叶御洲神色自若,居高临下地质问道:“谁说的?”

    “网上都传遍了,还用我说?”

    “那要不你试试就知道了。”

    慕青越过他,拿上自己的行李就要上楼:“我不试,你有病早些治。”

    她费力地提着行李往前走,背后传来叶御洲还算温和的声音:“假的!”

    他居然解释了。

    “你没病?”她诧异,停下脚步驻足。

    叶御洲表现得很不耐烦,无语地看向她,“你觉得我这个样子像是得艾滋病的人?”

    慕青仔细端详,还真不像。

    但不管怎么说,他滥情也是事实。

    为了自身安全,拒绝同床。

    “我认为没有彼此了解之前,还是保持距离的好,你觉得呢?”

    叶御洲沉默不语,表情像是将会料想到什么一样,总之让人有些不安。

    她就当他默认了。

    “今晚老宅设家宴,你做好准备。”

    不就是吃一顿饭吗?有什么好准备?

    叶御洲的话给了她答案。

    “你准备好,是去战斗,不是吃饭。”

    慕青听得一哆嗦,还没开始心里就紧张起来。

    “另外……”叶御洲的尾音拖得很长,“齐珉也会出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