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我真看不见 > 4.戏精的诞生
    “绝无这种可能!”坂本龙马情绪激动,又是第一个跳出来质疑:“谏山还年轻,没有娶妻生子,又深得将军看重,这样的人,怎么会自杀?!”

    “确实如此,不过正因此,谏山才会自杀。”

    忽悠守则其六,见招拆招,如果有人提出质疑,不要急于反驳别人,要用“你说的对”、“我也有这样的担心”之类的说辞来应付,然后进行转折,顺便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

    秦明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说出自己的分析:

    “年轻人比起老年人,更容易冲动,意气用事。”

    “没有娶妻生子,就说明无牵无挂,就算自杀,也没什么影响。”

    “至于得将军看重.....”

    “这一点,则是谏山自杀的原因之一。”

    “为什么?”近藤勇不解,得将军看重还自杀?他矜矜业业的抓人办案,不就是为了得将军看重吗!

    “这就要问他了。”秦明一指佐田:“几天前你为什么会和谏山吵架?你可以不说,不过我想大家都猜得到原因。”

    佐田冷哼一声:“我要他跟我一起尊王攘夷,他不愿意,就吵起来了。”

    秦明有些意外,他还打算捏造点证据,佐田怎么直接承认了?总觉得有点奇怪,不过没有表露出来,他的人设,是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大阴阳师。

    众人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将军家的武士,怎么可能加入尊攘党派呢?两者立场对立,自然就吵起来了。

    秦明适当放慢语速:“不会有笨到直接将幕府武士拉入尊攘党派的人,不然失败了,反而暴露身份,肯定是有一定把握后,才会明说。”

    忽悠守则其七就是控制语速,领导讲话、学者讲座,有气场的人都是不紧不慢的,放慢语速也方便思考,不至于不经大脑冒出来一些傻话。

    这时候,坂本龙马也是被忽悠住了,顺着秦明的思维方向思考,不由自主说道:“谏山的立场...并不坚定?”

    “没错。”秦明继续说道:“谏山资助那些贫苦的孩子,就说明他对幕府的施政并不满意,如果天下太平,不会有那些孩子。”

    “佐田就是看到了这一点,看到了谏山心中的犹豫,才会表明身份,邀请谏山加入尊攘党派,共谋大事。”

    “是又怎么样?”佐田有点破罐子破摔的意思,众目睽睽之下,自己也跑不掉了。

    秦明还是有点疑惑,佐田承认的也太干脆了,不过这并不重要,首要目的是摆脱犬神对自己的威胁。

    “当天没有动手,只有争吵,你的身份一直到今天才暴露,也就说明谏山没有明确拒绝你,而是用了考虑考虑之类的托词。”

    “你一直等着谏山的答复,不过你打听到谏山要进城拜见将军,以为他是要揭穿你的身份,所以才有了后来的杀死爱犬,制作犬神,又去八佰善大吃一顿,制造不在场证明。”

    “对,我让犬神杀了他!是犬神杀的他!当面一套背后又是一套的人,怎么会自杀!”

    佐田语气有些颤抖,不停地跺着脚,似乎在逃避另一个可能。

    秦明面色一沉,冷声道:

    “面对事实吧。”

    “谏山是一个优秀的武士,所以他不会背叛将军,但他通过那些贫苦的孩子,看到了当今幕政的缺点,而他一个人,却又无能为力,不能改变什么。”

    “如果仅仅如此,他还能假装什么都看不见,用资助孩子来安慰自己,得过且过着混日子,但那天你的邀请,你与他的争吵,打破了这样的平衡。”

    “他不得不开始正视起一切,在目睹着穷苦孩子的同时,还要在揭穿挚友与背叛将军之间煎熬,最后,他走投无路了。”

    “人在走投无路的时候,经常会选择最轻松的逃避方式,即自杀。”

    “谏山不想背叛将军,又不想揭穿挚友,违背本心,年轻气盛又了无牵挂的他,选择了自杀。”

    “武士从来不缺少切腹自杀的勇气,但如果原因被查明,会让看重他的将军失望,会让挚友的身份暴露,还会破坏谏山家的形象。”

    “所以,他以拜见将军的名义,去往江户城,在一处人烟稀少的地方,完成了自杀,并伪装成强盗杀人。”

    秦明给出了最后的推断。

    大家开始不由自主,在脑海中还原出事件的全貌:

    几天前,佐田觉得一直资助贫困儿童的谏山,对幕政不满,想将这位将军家的武士拉入到尊王攘夷派系里,以图大事。

    但是谏山出于武士的忠诚,不想背叛将军,可他又确实不满幕政,于是以托词推脱,让佐田等待回答。

    三天前,谏山在两相矛盾的煎熬之中,实在撑不住了,以拜见将军为由,在进城的路上果断一刀刺入胸口,又拼着最后一点力气,将刀从身体拔出,伪装成强盗杀人。

    同时,探听到消息的佐田,杀死爱犬、制作犬神、驱使犬神杀人,一气呵成同时在八佰善大吃一顿,可惜闹了个大乌龙。

    “原来是这样。”

    “谏山之死竟然是这样,妖怪作祟果然只是传言!”

    知道真相的近藤勇不禁为此感到唏嘘不已。

    没有任何人质疑秦明的推断,尽管自杀的真相,听上去还是有些匪夷所思,但再怎么说,也比妖怪杀人靠谱得多吧!

    半晌没说话的秦明,忽然捂紧胸口,五官几乎拧成一团:

    “谏山死的时候,一定也是这样痛苦。”

    “将军、挚友,他谁都不能背叛,但摆在面前的,却又是无可争议的事实,即便选择了自杀,在自杀的时候,也依然被这样的痛苦所折磨着。”

    “所以才有了足足十三刀的自杀,那不致命的十二道刀伤,不仅是在伪装成强盗杀人,也是谏山在痛恨自己的无能为力!”

    “哪怕他砍了自己十三刀,最后将刀子插入身体,再用尽最后一点力气拔出来,其间所承受的巨大痛苦,也比不上这几天来内心煎熬的半分。”

    “这种痛苦,一直持续了到生命的最后一刻,希望他死后,能得到清净吧。”

    “确...确实如此....”

    坂本龙马以及一些谏山亲友们,皆是露出了惊讶的神色,谏山死时的表情,的确就如秦明所说,无比痛苦。

    当下,他们也不由得感同身受,轻轻叹息着,同时,对秦明的结论更加相信了几分。

    秦明恢复常色,对着棺椁鞠了个躬,这倒霉蛋死后的怨灵都被犬神给吃了,真惨。

    至于表情痛苦...废话。

    利器入体,死后表情只能是痛苦,因为经受到了死前的疼痛、挣扎,而唯一能够反映死前感受的,除了痛苦还是痛苦,其他的已无暇顾及。

    “不可能,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