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龙族之重启路明非 > 第54章:三无【二合一】
    路明非看见了一座热闹的城市,一个孤坐天台之上的男孩。

    正值黑夜,城市里所有的灯都亮了起来,抬头是星空,低头是灯海,远方天际线都在绵延的光点中模糊了,高楼在夜色中耸立,公园宽阔的湖面平稳如镜,高架桥上车流不息,车灯明亮如火,星星点点汇集成了一条灿烂的光流,就像是融化的金缕沿着高架桥流淌。

    男孩眺望着被灯光笼罩的城市,眼眸中都是夜色的倒影,似乎世界都被他藏在了自己的眼睛。

    他更加靠近了天台的边缘。

    晚风吹过。

    男孩看起来像是要从阳台之上一跃而下,化为落石或者是飞鸟。

    路明非有点担心男孩的安全,男孩所在的位置实在是太危险了,记得很多人站在高处的时候,都会有向下跳的冲动,研究者还专门创造了一个新术语‘高处现象’来描述这种心里,路明非很担心男孩会一个想不开真的跳下去,就想要去拉住他。

    等到走近了,路明非才发现男孩只是倚靠着栏杆,双手比作枪形,对着远方十字路口的红绿灯,嘴里不断发出“啪”的声音,做着虚拟的射击。

    有时候他发出“啪”音的时候,红绿灯刚好变化了颜色,这时,男孩就会莫名其妙的开心,露出得意的神色,还对着自己的食指吹气,就像是个电视里的牛仔在吹自己左轮枪口的硝烟。

    但这种巧合还是很少发生,大多是时间里。在男孩射击之后,红绿灯都没有任何变化,这时候,男孩就会沮丧一下,然后继续打起精神,啪啪啪的射击。

    看起来,他是把这个当作了一个射击游戏。

    一个人玩得乐此不疲。

    “下来吧。”

    路明非对着男孩喊,在他看来,男孩的行为既幼稚又危险,路明非害怕男孩真的掉了下去。

    男孩不理他,继续埋着头射击,就像是没有听见路明非的呼喊一样。

    每一次射击,都会有一颗无形无色的元气弹“啪”的一声从男孩的指尖飞出,打到红绿灯上面。

    虚拟的枪声随着夜色慢慢远去,弥漫在漆黑一片中。

    “距离天台远一点,很危险。”路明非还在劝说。

    男孩依旧没有停下手中自己的动作。

    “红绿灯不会因为你的射击而改变颜色的,它有自己的规则。”路明非觉得这个男孩真是倔。

    “会的,我的子弹让它改变过,当我射中它的时候,它就会从红色变成绿色,亦或者反过来。”男孩晃动着比作枪形的手,终于有了回应。

    男孩的声音路明非听起来有些熟悉

    “那不是因为你的子弹,而是因为红绿灯刚好到了改变的时间。”

    路明非耐心地陪着男孩聊天,语气温柔得就像是就像是在哄哭泣的婴儿。

    “我的枪不行吗?”男孩疑问。

    “不行的。”路明非无奈的回答。

    他忽然觉得自己有一点傻,为什么要这么认真的回答这种问题,这个男孩应该还是在中二的年级,谁在中二期没点“邪王的真眼”“黑炎的使者”之类特殊的幻想呢。

    相比之下,男孩只是幻想自己的子弹能够改变红绿灯,这已经跟克制了。

    “原来这样子是不行的,虚拟的枪是改变不了世界的。”男孩忽然叹息,“想要改变世界,幻想是没有用的,只能依靠真实的力量。”

    你这主题升华得太强硬了吧,你是怎么从一个小游戏转到“改变世界”这么宏伟的任务上来的,我高中作文结尾都没像你这样的强行转折的,路明非在心里吐槽。

    “那你要交换吗?用虚拟的‘子弹’去交换真正的力量?”男孩忽然问。

    路明非愣了一下,交换这个词挑动了他的心弦,让他想起了路鸣。路鸣泽经常这样神神叨叨和路明非的说话,天南海北的聊天,无论聊什么最终都只会落到“交换”这件事情上,路鸣泽在不留余力想要得到路明非的生命。

    在这条世界线上,小魔鬼应该早就从路明非世界消失了,和他没有一丝瓜葛才对。

    路明非这才发现,男孩明明一直站在他的前面,他却从头到尾都没看清过男孩的脸,似乎被他下意识的忽略了。

    “那么,你要交换吗?”

    男孩很有耐心的询问着路明非。

    “用你想象中的‘子弹’去交换力量,你曾经不不总是喜欢一个人坐在天台之上,化为超人去拯救世界吗?这就是你的幻想。”

    “你只需要放弃一点思考,放弃一点无用的幻想,放弃一点怯懦,放弃一点无聊的正义与柔软,放弃你人类的那一部分精神,就可以解开血脉中的枷锁,让血管中的龙血沸腾,得到更强大的力量,也得到以及更加深邃的……孤独。”

    “不用这么犹豫,你不就是为了力量才来到这里的吗?”

    为了力量才来到这里?

    男孩的话让路明非忽然想起来了,他确实是在追寻力量。

    苏茜把暴血的资料给了他,芬格尔刚好又不回寝室,天时地利人和,路明非没有理由再等下去,就按照资料上的原理和步骤开始尝试着暴血。

    如此一来,说他是为了力量才来到这里也没错。

    爆血的原理,是用意志刻意地弱化人类属性的精神,由此解放身体里的龙血。

    所以这里是他的精神世界?

    路明非忽然认出来了,这里是叔叔家的天台,他曾经有无数个夜晚偷偷溜到了这里,对着城市的夜景消磨时间。

    对于混血种而言,他的脑海中同时存在着人类属性和龙族属性的两个精神。

    一般来说,人类性格会更加的正常,中正与平和是人类性格的代名词,幻想、犹豫、怯懦、柔软、勇敢……当混血种显露人类性格的时候,他们就和普通人没两样,可以正常的在人类社会中生活。

    而隐藏在混血种的龙类性格,则是完的另一个样子。

    龙类是笃信力量的种族,尽管它们也有很多种性格,但是大其中多数都只是乏味的添加剂,龙类的性格中狂暴凶猛这类情绪占据了绝大一部分,跟暴虐的龙类性格比起来,人类中的暴君也可以称得是去温顺。

    【冰海铜柱表记载,黑王尼德霍格在镇压了白王的叛乱之后,曾把这个同类剥皮吞噬,不知道是不是夸张,不过龙族确实是个暴戾的种族。】

    而在这两个冲突的两个性格中,往往是人类的性格占优势。

    一方面是因为混血种体内人类基因比例更高,自然也更容易显露人类的精神,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混血种大都对自己体内的龙血存在警惕之心,不愿意让龙血控制自己的心智。

    龙类性格压过人类性格占据主导的情况,只会在极少数条件下发生。

    这往往是因为混血种遇见意外而剧烈的感情冲击,比如亲人或者战友死亡之类,突如其来地巨大悲剧击碎了他人类性格的心里防线,亦或者是因为混血种受伤过度虚弱,导致意识彻底丧失,这时候隐藏的龙族性格就会显现出来,表现在外,混血种就会像是忽然变了一个人。

    这也是混血种的一种自我保护。

    失去了人类性格的压制,可以让龙类血统更加活跃,带来的身体素质上的某些优势,但也因为失去主人格,属于龙类精神的暴虐易怒就会肆无忌惮地显现,所以这时的混血种往往会有狂暴化的倾向。

    只有特殊的群体才能在保留主人格的同时,又对主人格进行压制,从而释放出龙类第二人格。

    精神是龙类世界观中的第五元素,能够影响物质,当混血种的精神变化时,身体内龙类基因也能感应到这种变化,开始变得活跃,混血种身体里属于龙类的各种隐藏特征都被活化,一直沉默的龙类基因这时候就会拿到身体的主导权,开始修改人类基因,这就是“暴血”。

    正如狮心会的格言,混血种的血统里藏着一只狮子,你只要愿意解开束缚狮子的绳索,就能获得它的力量,而束缚这种力量的,恰恰就是你自己。

    “要放弃自己人类的幻想,去获得力量吗?”

    这时,路明非终于看清了男孩的脸,那个双手比枪射击的男孩非路鸣泽,而是他自己。

    路明非这一次是要和自己做交换,把自己的狮子之心释放出来。

    鬼使神差地,路明非点了点头。

    .

    一道影子悄悄地摸进房间。

    入侵房间的人全身笼罩在黑色的作战服里,包括大部分的面部,只露出漂亮却冰冷的双眼,入侵者看起来起来是个女孩,身高只有一米六左右,贴身的作战服仍然把她的身段勾勒得凹凸有致。

    路明非在熟睡。

    “三无,三无,你到S级的宿舍了吗?”

    耳麦里传过来一个女人的呼叫,还有伴随着薯片被咬碎的声音。

    “三无,你怎么不回答,是入侵出意外了吗?需不需要我让长腿去接应你。”

    三无看了一眼熟睡的路明非,说:“我已经到了。”

    “到了为什么不回话?你知不知道你这样会让我很担心你的情况?”电话那边的女人有些气急,更加用力的咀嚼薯片。

    “我是潜入者。”三无言简意赅地解释。

    言下之意自然是,自己一个潜入者一边静悄悄的潜入,一边还得和电话那边的人汇报情况,这也太难为她了。

    “暴露自己没关系的。”薯片妞说,“你忘了我们的目的了吗?试探一下这个S级的实力,反正迟早都是要打一架的,暴露不暴露有什么关系?”

    说到这里,薯片妞忽然有点愤恨:“唤醒诺顿的计划就要开始了,这时候卡塞尔学院里忽然又找到了一个S级,这也太难为我这个制定作战计划的人了,你和长腿可以牵制住粗楚子航和凯撒,这个新的S级怎么办?总不可能靠着猎人网站上的那些人来前置一个S级吧,那些人血统最高也就C级,他们甚至没有言灵。”

    “我可以负责楚子航和路明非。”三无的声音很平静,就像是在述说一个事实。

    “你是不知道S级的实力才能说出这样的话,要知道就连昂热那个老家伙也才S级而已,他就已经被称之为混血种的巅峰了。我们虽然不知道昂热为什么会把一个来自中国的男孩评为S级,但是他在屠龙的事情上从不开玩笑,我们要信任他的判断,他一定拥有恐怖的实力。”

    薯片妞感叹一声:“你可是老板最钟爱的妞,我可不敢拿你去冒险。”

    “据我所知,这个恐怖的S级今天才被楚子航暴揍了一顿,没有还手的余地。”

    “……”薯片妞的声音停顿了一下,才继续解释说,“谁知道这是不是这个S级的伪装呢,他的实力还是要我们亲自确认一下,这样才能安心。”

    三无盯着一边双眼紧闭的路明非,没有再回薯片妞的话。

    她刻意的在房间里弄出了一些声音,然而路明非丝毫没有醒来的迹象,睡得如同死去。

    这就有点麻烦了,三无这次是过来试探一下路明非的实力的,这并不担心会打草惊蛇,她知道学院里很多学生都有挑战路明非的想法,因为这个S级来的太莫名其妙了,实力实在不能服众,三无也可以假装是这些人中的一份子。

    她现在倒是可以走到路明非身边,把他叫醒。

    可这场面太滑稽了一点,你偷偷摸摸的进去了别人寝室,然后把主人叫醒,说,嗨兄弟,我们来打一架吧,这不是扯吗?

    正在三无犹豫下一步的做法的时候,她忽然看见放在桌子上的文件。

    三无拿起一页,上面的文字都是古希伯来文,她受过完备的语言教育,一切和龙类神秘学有关的语言她都涉猎过,虽然书页上的古希伯来文很晦涩,但是她还是勉强能看懂一些。

    “压制自我……把精神沉入大地,由此你的神性升上天空,贴近太阳的照耀,燃烧原初之火……”

    这是一种精炼血统技术导语?

    冷静如三无也愣了一下。

    所有的血统精炼技术都离不开“人类精神”“龙类精神”“压制”这三个要素,不同的技术对于这三个要素的解释不尽相同,比如有些技术会把龙类精神写作神性、超我亦或者天国,而把人类精神记作自我、秽土等等,按照这个标准来翻译一下,这份书页上写的文字是“压制人类精神,这样就可以释放你的龙类精神,这样就可以靠近你最初的血脉。”

    混血种最初的血脉,不就是纯血龙类吗?

    卡塞尔学院这个新来S级居然在研究这种禁忌的东西,三无想要拿起其他的书页再看一下。

    三无的手忽然被人抓住了。

    “未经允许就动别人的东西,可不是什么好习惯,女士。”

    路明非不知何时醒来,按住了三无的手,用词虽然彬彬有礼,但是却冰冷如寒冰,三无第一时间居然没有挣脱他的手。

    黄金瞳在黑暗中无比璀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