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来自异世的那个人 >第0002节 少爷驱魂记
    第0002节少爷驱魂记龙城调查署的人进来七八个。

    带队的是三处的副处长仝月馨,一双大长腿迈着稳健的步履上楼。

    不过仝月馨一路进来,却没有发现龙盛丹业的员工有什么异样,反而在小声议论什么少爷少主之类的,他们的总裁董事长都被带走调查了,员工怎么就如此淡定?

    刚才碰着的几个人分明是中层主管,一个个面色振奋,神气十足的样子,该不是在庆祝他们总裁落网吧?

    总觉得哪有点不对啊。

    仝月馨身后的七个调查员也是同样的感觉。

    前面引路的安保,直接把他们引进了宽敞的大会议室。

    空荡荡的会议室中,此时只有一个人。

    龙羲就站在落地玻璃窗前,静静看着窗外这片基业,这是父母他们十年的心血。

    “少爷,调查署的人来了。”

    “……”

    龙羲转过了削瘦的十八岁少年的身躯。

    他微微朝进来的这群人点头,语气温和的吩咐,“告诉总裁办的人送茶过来。”

    “是,少爷……”

    安保中气十足的回应,满眼都是对少主恭敬的神情。

    龙羲迎向了仝月馨一行八人。

    直到双方接近,在两步外止住身形。

    他主动自我介绍,“龙羲,龙盛丹业总裁龙耀武的儿子就是我,几位请坐。”

    龙羲侃侃出语,气定神闲。

    要不是他身上还穿着‘光武学院’的校服,在场的都不认为他还是个学生。

    仝月馨伸手出来,“龙城调查署三处,仝月馨。”

    人家主动伸手示礼,龙羲只能握过去。

    出入的柔荑有一股沁人心脾的清凉,还有一股……不对,似是一股幽森阴气?

    龙羲不由垂头盯住了仝月馨的手,同时握着她的手将她手背拧向上。

    果然,其手背之上有隐隐的青冥之气隐于皮肤之下。

    而且她的指甲都有些泛青。

    龙羲的剑眉微蹙。

    他虽然体质奇弱,但他的神魂异力无比强大。

    这世间的阴鬼邪祟又怎么能躲过他的眼?

    仝月馨和她的随员们都发现龙羲异样的神情,而且这样看他们副处长的手,显然这少年不是色蒙了头,而是另有玄机。

    “怎么?”

    仝月馨也察觉不对,出声问。

    龙羲又盯着她的眼睛看,然后才出声,“你近日下过阴陵?”

    这话叫仝月馨和身后的随员们心里咯噔的一下。

    他们是昨天才刚刚执行绝秘任务回来的,去阴陵一事根本就是绝秘,署内知道的人都极少,何况是外面的无关人等?

    这少年居然如此神奇,一眼就看穿了仝月馨下过阴陵坟墓。

    以仝月馨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都感觉心脏一缩。

    “有什么不妥吗?”

    “你仔细看自己的指甲和皮下有什么。”

    龙羲淡淡言。

    仝月馨收回手伸展,才发现自己的指甲已不泛光泽,指甲盖下的肤色是青的,同时发现手背皮肤下也是隐隐泛青。

    她后面的七个人也纷纷自察起来,一个个神情慌惶。

    龙羲剑眉挑了下,“你们不用看,都没有事,”

    几个人也发现自己没什么异样,才算放了心,但又都替仝月馨担上了心思。

    龙羲望着她,“有没有感觉冷?就是从骨髓里往外渗寒气的那种?”

    “好象有……”仝月馨的脸色终于变了。

    她身后一个二十三四的女调查员忙问,“我们仝处怎么了?你快说说……”

    其它人也无比紧张的盯着龙羲。

    “阴魂邪祟,你们信吗?”龙羲平静的眼神扫过他们,声音更平淡的问。

    这些调查员互视了一眼,那女的回答,“这个时代的确有这些现象,也轮不到我们不信,不过还是很罕见的,毕竟现在的人都是光武修身术奠基出来的,我们仝处她……”

    龙羲接过话,“光武修身术增强的是体质,对本源也只是略微加强了一点,但是对神魂没有多大补益,无论是活人的灵魂,还是死人飘散的鬼魂,它们都是另一种生命形态的能量体,象我们有血肉之躯承载神魂,所以我们叫做‘人’,找不到承载体的纯粹魂灵被我们叫做‘鬼’,因为没有承载体,它们不能接受天阳之力,所以它们属性为阴、为寒,我们的血肉之躯在阳光的作用下才能保持更健康的活力,所以我们属性为阳,女人体质属阴,俗语说的秉气,就会低一些,如果再赶上本身癸水漏泄,性则极阴,这个时候会最有可能被阴魂附体……”

    “啊……”

    仝月馨被阴魂附体了?

    她身后有俩男的吓的当时就退了三两步,反应过来时,一脸羞愤尴尬神情。

    不过此时没人在他们的惊慌失措。

    仝月馨本人也是面色奇苍,失去了本不就不多的血绝,癸水指天癸,就是大姨妈。

    “那、那怎么办?”

    她有些软弱的问,这种事碰上的也不是没有,但是世间真正能解决此类问题的太少,而对方说的状况都针对她的实况,包括去阴陵时正是她的癸水期。

    龙羲伸出双手,“把你的手放在我手里。”

    仝月馨没有犹豫的照作了,感觉自己的双手被龙羲温暖修长的手攥住,瞬间就有一股莫名的心安之感传递过来,他的手好温暖,之前自己有些烦乱的心绪也渐渐平静下来。

    “看着我的眼睛,对,盯着我的眼睛,不要眨眼,一直盯着我。”

    龙羲的声音似乎有催眠的作用。

    仝月馨就盯着这个少年好看的星目,这是一双深邃如浩瀚星空的眼。

    下一刻,龙羲的瞳孔中突然释放出两缕奇光。

    这两缕奇光狠狠扎进了仝月馨的瞳孔。

    仝月馨的躯体猛烈的震颤起来。

    如果不是双手在龙羲手中被攥紧,她可能在抽搐中倒地。

    同时她嘴里传出了幽怨的呜咽声。

    围观的七个调查员都有一种要被吓尿的感脚了。

    龙羲盯着仝月馨已经变的凶厉的眸子,“你出来,我或可给你一个申冤报仇的机会,你要是想夺舍重生那是想多了,你占据的这付躯体是光武修身法奠基出来的精英强者之躯,你要浸灭她的灵魂再控体,可能要二三十年的时间,而她一但与男人结婚得到纯阳的灌注,你就更没有机会,你只会害的一个正常人神智错乱,这是你的初衷吗?”

    此刻龙羲的说话有点鬼味的缥缈,让闻者都头皮发麻。

    连最靠近仝月馨的女调查员也退开了几步。

    仝月馨好象换了个人似的,吐出长长的气息,死盯着龙羲,“我出来就是死路一条,我的初衷不是要害人,但是我要报仇,我死不瞑目,我要报仇,我死不瞑目……”

    这声音好象来自九幽地狱一样的阴森恐怖。

    “我最后再劝你一次,你还不出来,我只能将你直接灭杀,告诉我,是谁杀了你,你附体这个人是帝国调查署的,她会替你报仇的,你说出你仇人的名字来……”

    “是我丈夫杀了我,他为了另一个女人杀了我,他叫楚某某,我要杀了他们俩……”

    “你现在可以出来了,马上……”

    “我出不来,我会死掉的,我不出来,不……”

    “哎……”

    龙羲轻叹一声,突然将仝月馨拥进怀里,右手闪电般的五指箕张扣住她的顶门。

    仝月馨突然惨叫起来,“啊啊啊……不要,不要杀我,不,不要……求求你了……”

    这时,端茶的几个助理正进来,一个个被这叫声吓傻了。

    有一个直接把茶盘都扔了,跟着尖叫起来。

    龙羲目光望过去,在诸助理身边,那个孔武有力的安保也跟着。

    “安保,你送个茶杯过来,”

    “哦哦。”

    那安保弄不清怎么回事,只是听到仝月馨在少主怀里不停的叫‘不要杀我。’

    而跟着她来的七个调查员就这么眼睁睁看看,一个个傻子一样。

    这场面有点荒诞啊,这搞什么鬼呢?

    茶杯送过来,放在了离龙羲很近的桌子边上,安保都被一股阴森之气袭体退了开。

    龙羲扣着仝月馨头顶的手猛然上提虚扯。

    一股黑色的气团被他生生从仝月馨的顶门揪扯了出来。

    啊……

    一声尖锐至极的惨嘶从黑色气团中传出来,听到这声音的所有人感觉自己的耳膜都要被扎穿,不过这声惨嘶极其短促。

    在龙羲手心中团缩蠕动的黑气流转飞绕着,但怎么也飞不出他的掌心。

    而此刻,仝月馨安静下来,气息急喘着,甚至有些虚脱的紧紧依偎在龙羲的怀里,双手不自觉的抱紧了少年的腰身,螓首就枕在他不算宽阔的肩头上。

    她亲眼看着龙羲把那团黑气摁进了那个茶杯中。

    当他的手离开茶杯,杯口似乎被贴了无形的封印,黑气飞转流窜都冲不出来。

    龙羲扶住了仝月馨的肩头,“搬张椅子,让你们仝处坐下来休息一会儿,喝杯热茶就没事了,”

    早有调查员过来,搬了椅子,搀扶住虚弱的仝月馨,让她坐下来。

    助理们这时才把茶什么的送上来。

    那个安保还在盯着那个黑气杯子看,一脸心虚的小模样。

    其它几个调查员和仝月馨也都在看。

    不是亲眼所见,打死他们也不信这是从大活人体内抽出来的一缕阴魂。

    龙羲转过头对安保开声,“把杯子拿到阳光下,它自然会被天阳之力驱散的,”

    “少主,我我我……”

    “腿别抖,就这德性以后怎么跟我混?”

    “不不是,少主,我我我是说我我不怕……”

    安保拿杯子的手都颤抖的厉害,你真不怕啊?

    噗哧。

    仝月馨都被这个安保给逗笑了。

    看着安保抖着手、颤着腿拿着杯子离去,仝月馨才转眸看向龙羲,少年虽瘦削,但也有175公分的高度,看他站在那里的气势,似有一种能撑起天的自信和从容。

    龙羲朝仝月馨微微一笑颌首,“没事了,区区阴魂修为有限,不值一哂。”

    “那阴魂……她死了?”

    仝月馨和她带来的所有人都望着龙羲,此刻他们心中有一股莫名的崇敬之意。

    这是对强者的无言的敬意,发自他们的内心深处。

    龙羲望向眼安保离去的门,微微颌首,“魂归魂处,各安天命,这个世界还没有阴魂能生存的土壤,偶尔做怪的也是怨念极深或修行了鬼术的阴魂,这样的阴魂也只能在大阴陵之中才能够生存,应该是有阴术师在陵中秘布了‘凝魂阵’,才能使阴魂经久而不散,甚至有了修行鬼道的环境,不过类似的情况非常罕见,不是古王陵或大富陵,秘置凝聚阵的基本不存在……”

    “是吗?那她说的丈夫楚某某之类的……”

    “不用去管,她都死了有三百年以上,她丈夫早做鬼了,她不过是怨念难消吧,”龙羲哑然失笑,言语间他神态雅致、温润祥和,予人一种视觉上非常舒适的享受。

    “哦,真要谢谢你了。”

    “……”

    龙羲微一摆手,保持微笑,“说说你们过来的事,和我爸有关吧?要调查谁?我?”

    “不是你,是要带个龙耀辉的人去调查,他是主要证人。”

    “哦,龙耀辉?那是我堂叔啊,怎么?他是指证我爸的证人?”

    龙羲目光凌厉起来。

    想到他刚刚的表现,七个调查员们都有些心惊,他的手段实在太恐怖了。

    何况,他等于是仝处的救命恩人啊。

    “咳……”仝月馨轻咳了一声,微侧头,“你们去外面等我……”

    “是,仝处。”

    那个女调查员一挥手,七个人齐刷刷的出去了,还把门给带上。

    龙羲始终带着微笑望着仝月馨,她约摸有二十七八的模样,成熟而优雅,气质庄肃,神韵清洌,美,非常之美,柳眉杏眸樱桃嘴,前凸后翘大长腿……尤其眼睛,亮极。

    “虽然,你救了我的命,我欠你的,我想其它办法还,但是,我还是要执法。”

    说着,她眼里居然隐泛泪光。

    龙羲的笑容就没消失一点,一脸的温和淡然,这时颌首,“我知道,我救你并不会以此挟恩图报让你为难,我看到你的瞬间,就有一种仝处即正义的奇妙感觉,我这双眼还从来没看错过什么,我也相信自己不会走眼……”

    然后身子前倾,压低声儿,“龙耀辉那个反骨不会死,我还指望他救我爸我妈呢,不过这要靠仝处你的秉公执法了,能否拔乱反正,全看仝处的手段呢。”

    “嗯,带我去见他,还有他老婆。”

    “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