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来自异世的那个人 >第0001节 迫在眉睫的危局
    龙羲一个人蹲在一颗大树下,一脸沮丧。

    在刚刚的分班体测中,他拿到了一个非常醒目的成绩,倒数第一名。

    ‘光武学院’最注重的就是体质,这体测倒数第一的成绩,名字肯定上了劝退名单。

    学院不会考虑你是什么家势、或你爹是谁这种问题,太渣的就是要被劝退。

    哎……这可咋办?

    突然,眼前出现了两条长腿。

    龙羲茫然抬头。

    然后就看到了记忆中的女朋友苏然。

    苏然很靓,容貌精致秀美,颀长的身姿有172公分以上,尤其腿,好长。

    来到这个陌生世界还不够一天的龙羲,只是勉强融合了躯体旧主人的大部分记忆,女朋友苏然在他心目中占一个非常重要的位置。

    除了父母、妹妹,就是这个苏然了。

    记忆融合不代表情感融合,‘龙羲’的灵魂已经换了,现在的他对苏然就没有那么强烈的代入感,所以他脸上的神情反应有些迟钝。

    偏偏是这迟钝的反应更加深了苏然对他的不满。

    “龙羲,我们分手吧。”

    “啊……”

    龙羲也仅仅只是怔愣了一下,并没暴发出多大的情绪。

    “看来你已经预料到我会和你提出分手了吧?”

    苏然盯着龙羲的目光变的更清冷。

    龙羲飞快在记忆中找到了苏然对自己不满的原因,非常简单,就因为自己是个弱鸡。

    他本能反应给出一句回答。

    “我会变强的,真的,而且会很快。”

    静静的盯着苏然的美眸,龙羲不认为自己的态度不够端正。

    “哼……”

    苏然不由冷笑起来,“变强?很快?你确实进步很快,刚刚的体测拿到了倒数第一,是我低计了体质的下限,废话我也不想多说了,我就是来告诉你,你被我分手了。”

    “苏然,我们七岁就在一起了,认识足足有十一年之久,你就不能再多等几天?”这个苏然确实是个大美女,龙羲一眼能看出她的根骨资质也非常不错。

    所以他还是想补救一下这段情感的。

    “是啊,十一年,我足足等了你十一年,你还有脸说什么几天?你每次都说几天,你自己算一下,十一年是几天?我来告诉你,4015天,你说的话都不如放的屁有味。”

    “……”

    龙羲搓了搓脸,“你真的决定了?”

    “我早就起决定了,但我一直等到今天,你用倒数第一的体测成绩告诉我,是该我做出决定的时候了,就这样吧,龙羲,你好自为之。”

    苏然走了,走的义无反顾。

    甚至龙羲都能看出来,她的步履变的轻盈了许多,似乎刚抛掉了一个累赘?

    龙羲苦笑,原来我是别人的累赘?

    ……

    政教处。

    体测倒数的前十名,都有幸站在这里听政教老师的‘劝退’演讲。

    “……每届新生都会出十位你们这样的被劝退者,你们不是第一批,也不会是最后一批,所以你们也不用沮丧,光武学院的竞争是非常激烈的,尤其是体质,没有优秀的体质在这里绝对混不下去,为你们好才劝退你们,因为随着课程的开启,象你们这样的体质不出七天就会伤残,甚至半身不遂生活无法自理,我想那样的结果不是你们自己或你们家人乐意看到的,在这个大时代中,老师相信你们能够找到适合自己的位置,只能说光武学院对体质的要求标准太高,不适合你们,而非全盘否定你们的人生,嗯,来签字吧……”

    说了这么一大堆,老师有点口干,拿起杯来喝水,手指了指各人面前的劝退书,示意十位倒数的学生可以签字闪人了。

    这些学生垂着头红着眼,纷纷上前拿起笔签了字。

    政教老师挥挥手打发掉他们,眼盯着唯一的一个没签字的,龙羲。

    “你叫龙羲是吧?你不签字,是几个意思?”

    此刻,政教老师眼里的鄙屑都不加掩饰。

    “我爸叫龙耀武,龙盛丹业的总裁。”

    “哦,耀武先生啊……哈哈哈……哈哈哈……”

    政教老师突然笑的眼泪都差点流出来。

    龙羲却是有些不解了,自己老爸龙耀武可是‘龙城’大名人,十大富绅之一,白手起家创建了赫赫有名的‘龙盛丹业’的牛人,十年来积累的资产已达数百亿。

    这很好笑吗?

    那政教老师突然止住笑声,眼里的鄙视更增加三分,“龙羲同学,你大该没看到今天上午的特大新闻吧?帝国总署发布的最新公告,龙城龙盛丹业给‘人类基因工程院’的供货资格被取消,龙盛丹业总裁龙耀武先生涉嫌贿赂、造假、欺诈等数项罪名,已经被帝国调查总署的人带走调查了,哦,同时被带走的还有龙盛丹业财务总监卢惠珍女士,这位是你的母亲吧?呵呵……你现在告诉我,你爸是龙耀武,又是几个意思啊?”

    “……”

    仅仅一个上午,就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吗?

    龙羲并没有吓的面色惨白或浑身发抖,他是昨天才魂穿而来的,真心没有那么强烈的代入感,但不管怎么说,他的灵魂占据的这具躯体的父母就是龙耀武和卢惠珍。

    这时,龙羲却朝这个政教老师鞠了个躬。

    呃,这又是几个意思?

    政教老师有点怔。

    “谢谢老师告诉我这些,非常感谢……劝退书的签字期限是七天,我会在七天内给学院一个明确态度的。”

    说完龙羲扭身就走。

    突然,政教老师眼里的鄙屑消失了,此子,如此沉稳?扛得住事啊。

    ……

    出了学院的龙羲,脑子迅速的运转起来,开始疯狂的整理这具躯体留下的纷乱记忆。

    本来他要找记忆中原主对家族产业‘龙盛丹业’的情况。

    但他发现原主是个不操闲心只吃闲饭的主儿,在他记忆中压根就没有多少对自己家中产业龙盛丹业的记忆,仅有的就是龙盛丹业的制丹基地在哪里这样的记忆。

    龙盛丹业的制丹基地无疑是龙氏的根基所在,只要这里不崩溃,丹业帝国就塌不了。

    父母被带走调查,涉及到家中产业有多深还不知道。

    但自己先要过去镇一镇场子。

    父母能指望的就是自己这唯一的儿子了,还有个四岁的女儿,他们能指望上?

    一个小时后,龙羲出现在了龙城‘龙盛丹业’的基地。

    基地占地甚广,气象相当不俗,一眼都望不到边的产业基地,少说连绵十数里。

    宏伟的门楼前,此时堆着不知多少媒体、还有上门要债的人。

    拉开的条幅与喊出的口号让龙羲知道形势有些严峻。

    这些还没有什么,关键是怕调查署的查封令到达。

    上午才发生的事,现在还没到中午,对父母的调查未必就正式开始,查封令没那么快就下来吧?龙羲觉得自己还有挽回局面的一点时间。

    他没有走正门,而是从较远的一侧直接翻越高墙进了制丹基地。

    但是墙内的警戒非常森严,他刚跳进来,就有几条经过特训的大犬扑了过来。

    同时也就惊动在左近巡逻的安保人员。

    “谁?”

    “什么人?”

    “……”

    几个安保人员和几条大犬围过来时。

    龙羲正弹了弹手指,数道光芒飞洒出去,崩进大犬的脑壳里,它们乖乖的不会叫了,一个个还冲着龙羲狂摇尾巴,好象认得这是他们的少主。

    “我是龙羲,你们总裁唯一的儿子,看我的脸,象不象我爸?”

    “是少爷,是少爷,我见过少爷的,少爷,我是安保副队长龙昌啊,少爷……”

    一个三旬汉子居然认得龙羲。

    龙羲心说这下省事了,“废话少说,立即带我进去找公司的高层们。”

    “是是是,少爷,公司主管们正在开会,总裁和夫人被带走调查,现在人心慌慌啊,少爷你来的正是时候……我带你过去……”

    “很好,传个话给大门那边的安保,除非龙城政署把军队派来,否则谁来也不许给他们开门,明白吗?”

    少年的气势从这句中显示无余,他眼神变的异常锋锐。

    “是,少爷。”

    安保副队长龙昌立即吩咐身边一个人,“龙八,你立即去坐镇公司大门卫,严格执行少爷的指令,若是做不到,你就自己滚旦吧。”

    “是,少爷,昌队长。”

    那个汉子应喏而去。

    ……

    公司总部会议室的大门被推开,在龙昌打出请的手式中,龙羲大步而入。

    会议室中男男女女的与会者几十人,几乎全是基地的主管们,他们是公司中层中坚。

    虽然龙羲来公司总部的次数极少,但有一半中层主管们还是见过也认识他的。

    当然,龙羲是绝大部分都不认识,只有三五个经常去他家的他还认识。

    其中一个七旬多,头发半白的老者已经站起来。

    “龙羲,你怎么来了?”

    这位是制丹基地主管生产的副总裁,经常去龙羲他们家汇报工作,龙羲和他较熟。

    “正伯,这个时候我要不来,谁来做主龙盛丹业的大决策?”

    “你非法定人,无权对公司指手划脚,安保怎么会把这样一个人放进来?”还没等正伯说话,旁边一个高大男子站了起来,很不客气的训斥起龙羲。

    龙羲记忆中有这个人,他叫龙耀辉,父亲的一个堂弟,公司的一个副总裁,主管一些对外的业务,包括债务纠纷之类的事都是他在掌管。

    几乎所有的人把目光都移到了此人身上,刚刚在会议上,就是此人说做为现在龙氏丹业唯一的近亲,并是获得总裁龙耀武非常信任的堂弟身份,有权在这时全权掌握公司。

    他这话刚落音儿,总裁的儿子龙羲就进来了,这个有点打脸啊。

    龙羲淡淡瞥了他一眼,“我爸的产业是留给他儿子的,你是他儿子?这个时候跳出来说什么法人不法人的,我看内鬼就是你吧?乖乖蹲在一边,别等我发脾气……”

    “放肆……”

    龙耀辉猛的一拍桌子。

    所有人都吓了一跳,这算是龙氏内部的斗争了,他们倒没有掺乎的念头。

    龙羲目光盯着此人,抬手一指他桌前的那个钢化水杯。

    砰!

    银亮的钢化水杯突然洞开一个窟窿,左右对穿,杯中水从两边的窟窿中哧了出来。

    “我再警告你一次,自己抱着脑袋蹲到窗户下面去,不然,我叫你生死两难……”

    异术!

    秘技!

    融钢化铁的异术。

    会议室中嗡一声就炸了,在场的人都不是没见识的,但这样强悍的异术,他们亲眼第一次看到啊,这真是太荣幸了,没想到,总裁之子如此强悍?

    那龙耀辉骇的面色惨白,浑身哆嗦,“你你你……”

    他已经吓的结巴了,话都说不完整。

    “龙昌……”

    “少爷,你吩咐。”

    安保副队长龙昌此时见了少爷的手段,越发惊为天人,吼着应喏。

    “把这个杂碎带出去,找个地方好好问下他做了哪些好事,只要命在,随你折腾。”

    “明白,少爷,你就瞧好吧……来人,带他走。”

    “喏。”

    四五个孔武勇猛的安保就扑了上去,将刚才还气势不凡的龙耀辉揪拖着就走。

    “龙羲,我是你堂叔,我是你堂……唔……”

    砰!

    龙昌上前出脚,狠狠兜在他肚子上,兜的龙耀辉差点没吐出苦胆来。

    “你们不能这样,我要报警,我要报警……”

    一个少妇扑了出来,此人正是龙耀辉的妻子,还是财务部的一个中层主管。

    “龙昌把她也带走,掏出他们知道的一切,怎么弄随你,还是那条,死不了就成。”

    龙羲的吩咐,极度冷酷而无情。

    越是这种时候越需要冷酷和无情来镇住局面,不然肯定要乱套的。

    “是,少爷……”

    龙昌一个箭步窜上去,劈手夺过少妇的手机,一把揪住她的头发直接拖走,简直就是凶神恶煞一样,其实好多人平日最受龙耀辉两口子的气,这时谁会对他们同情怜悯?

    还没拖出会议室,龙耀辉两口子就被拳捶脚踹的哀嗥连声了。

    “所有人把手机掏出来,关机,放在桌子上。”

    龙羲仍旧冷酷的下达少爷的指令。

    哗哗哗……在场四五十人,全部照做,没有一个人犹豫的。

    在铁血残酷的少爷面前,他们不准备挑衅他的权威。

    “都坐下来,正伯,你说一下,到底怎么回事?”

    “少爷啊,是这么回事……有人把我们龙氏的制丹秘方泄露了出去,另一家丹业巨头悄悄制造出了比我们龙盛丹更好一分的丹品,并拿到了专例,一纸诉状将我们告上了帝署大法庭,说我们龙盛丹是用他们的专例丹方生产出来的劣制丹药,并通过贿赂‘人类基因工程院’的一位主管拿到了供需合同,现在总裁涉嫌贿赂、造假、欺诈等被带走,很快查封令就会颁发下来,那时我们龙盛丹业就完了……”

    另一个人站起来,“少爷,一但查封令下来,银行的贷款清算、许多基材供货商都会一涌而至,来向我们讨债……”

    龙羲脑海记忆中闪过一个关键词,他转头问正伯,“公司目前负债率是多少?”

    “百分之九十。”

    正伯低沉的回答,一但银行和债主上门,龙盛丹业只能宣告破产,因为十年来凶猛的贷款扩张,虽资产数百亿,但真的核算最多百分之十的净资,只不过龙盛这样的发展势头只要不变,最多两年内就能把负债全部清理掉,它拥有巨大的潜能,这也是银行愿意为龙盛丹业提供丹贷的主要原因。

    龙羲摆了下手,制止了所有人的骚动。

    他就坐入了正伯刚坐的位置上,拿起笔,在他原来的本子上刷刷落笔。

    正伯在旁边看着,越看脸色也越是惊诧。

    几分钟后,龙羲撕下了那页写满字的纸,很郑重的交给了正伯,“这是一篇上古丹方,它的炼制也不复杂,几味入丹的基材也很平常,但最关键的就是炼法和火候的把控,正伯,上面写的很清楚,我就交给你了,这样的丹方我还有一些,但眼下事急,迫在眉睫,你就给我炼这个最简单的,三个小时应该可以出炉,让生产线给我炼出这批丹,炼法火候的控制正伯你亲自操作掌握,我要用这丹来解决这次危机……”

    正伯神色振奋,满脸激动,“交给我吧,少爷,我定不付所托……炼线上的主管都跟我来,想害我们龙盛丹业的人,他们都瞎了眼,哼……”

    老头子中气十足,领了十几个中层主管离开了会议室。

    龙羲环视剩下的众人,“哪个部门负责联系贷款的银行?”

    有人站了起来,“少爷,我是丹贷部主管,平时都是我与各大银行谈借贷等事宜。”

    “哪个部门主管对外的丹售业务?”

    又有人站起来,“少爷,我是市场营销部主管,平时由我们部门总掌销售事宜。”

    “很好,哪个部门主管广告发布、策划、并联系各大媒体的?”

    立即有个美妇人站了起来,“少爷,我是广告策划推广中心副主任,少爷您说的那些事都是我们这个部门负责。”

    “很好,你们几个听着,凡是我们贷了人家款的那些银行、出货商家、你们全部与之联系,并且给龙城丹鉴中心、帝署基因研究院、和驻龙城各大世界级的丹药宝行发帖,请他们于今日下午三点半整,来我们公司总部参与新出炉丹品的评鉴和商洽会,那些要债的告诉他们,七天后来结算欠款,但现在必须马上给我消失,哪家不消失打入黑名单,包括那些银行在内,谁家的贷款到期来了再来要,没到期的统统给我滚旦……丹贷部的,哪家银行要的最凶,哪家银行态度温和,你心里有个数,到时记着告诉我……”

    “少爷,人类基因工程院那边,不通知他们参与我们的新丹评鉴会?”

    有人弱弱问。

    “什么人类基因工程院?什么鬼东西?以后不要在我面前提这个名字……”

    汗……人类基因工程院这样的巨无霸,被我们少爷给拉上黑名单了。

    也是,把人家父母都带走调查了,人家还想听到它?

    会议室一片死静。

    “少爷……”

    一个安保冲了进来,吼叫着,“少爷,龙城‘调查署’的人来了,在大门口。”

    “告诉门卫,放调查署的人进来,其它人不许放入。”

    龙羲仍旧淡定,扫了眼会议室的人,“天塌不下来,你们该做什么还做什么,几个跳梁小丑也想搞垮我龙氏?不知死活……都回到岗位上去,公司的一切照常运转。”

    “是,少爷。”

    会议室居然响起雷鸣般的应喏声,少爷的雷霆手段叫他们恢复了许多信心。

    龙羲微微颌首。

    这一刻,龙羲就是定海神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