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真心?几两? >第十章 合毒之身
    “嘶。”溏心忽然是觉得自己的脸上一阵针扎似的疼痛之感。竟是起了一脸的红疙瘩。

    溏心自己看着镜子还是挺可爱的。

    “这是怎么了。”安大夫看着溏心脸上的红疙瘩惊吓了一下。

    “就是小红疙瘩。”溏心倒是一点都不着急,好似那疙瘩不是长在自己的脸上一般,这世上哪里会有女孩子不在乎自己的容貌的。

    还真有,美而不自知的就是溏心一个。

    “不碍事。我觉得还挺可爱的,像是红豆一样。”溏心看着那安大夫满是紧张的给自己把脉。她觉得并无大碍。

    安大夫是大夫,若是溏心脸上零零散散几个她当然是不会担心,可是这么一大片不得不让人担忧起来。

    “如何?”溏心问道那安大夫。

    “我给你开一剂药。”

    “其实不疼不痒的,我觉得也没有什么问题。”溏心说道。“这个,这个不是堕胎药吗。”溏心在安大夫的身边久了,倒是也是耳熟目染了几个药方,也是自己学得快。

    “嗯,同样的药对于不同的人药效也不同,对于别人是堕胎的,对于你,就是美容养颜的。”安大夫现在也是喜欢开玩笑了。

    “哦,那是我跟别人不一样啊。”小眼珠子滴溜溜的转。

    安大夫一早就明白了她的想法。“不苦,我特意加了一两桑葚和山楂呢。”

    “嘿嘿。”溏心得意的一笑。

    “哎,老爷,要不要好东西,能续命的玉呢。”一个人鬼鬼祟祟的拿着一包东西一猫腰跑进来,就这架势,倒不像是续命的,像是来索命的。亮出来正是那血玉。

    原来这血玉出现在尚书府也是空穴来风,市面上早就开始流通。

    “老爷,一看你就是大富大贵之人,这血玉一般的人可是承受不起它的承养。而且,我这是上等之中的上等,是活血玉。”那人说的那红彤彤的玉是神通广大。

    “什么是活血玉。”溏心倒是很是好奇。

    安大夫不为所动。

    “姑娘,这血玉是吸收了人的血的玉,终究是一块石头,靠着前主任的血气滋养后人,不过这活血玉吗。你一看便知。”那人是拿着那血玉。

    溏心一看,竟然是那红色犹如是水一般流淌着真的像是活了一般。

    “这活血玉比一般的血玉更加的厉害吧。”溏心看着那活血玉。

    “我买了。”安大夫直接说道。看着那溏心那眼巴巴的小眼神,千金博美人一笑也是值得的。

    “这血怎么是看着这么诡异呢,不会真的是人血吧。”溏心最基本的准则还是有的,不会觉得这个真的是人血。

    “自然。不过是一些禽类或者是阿猫阿狗的。这流淌着血也不过是表面上的一层透明的壳包裹着几滴血液而已,只是一个功夫的深浅。这个做工还是可以的,拿着赏玩不错,要是滋养人的身心,哼。”

    “这玩意不让人折寿就不错了。不过,这个好贵呢。就这么糟蹋了五百两。”溏心掰着手指头,要是给她的话她是可以衣食无忧十年了。

    不过心中的喜悦是大于小小的失落的,毕竟,有人愿意给自己买了一个这么贵重的东西,只是因为自己喜欢,仅仅是她觉得喜欢。一时之间鼻子有些酸。

    她好喜欢别人喜欢她,很喜欢,很喜欢。

    “姑娘,我阅人无数,一看你就是大富大贵之相。以后必定能嫁入帝王之家。这宝贝通灵,能自己找寻这世上的主人。你就是了、”一个人是贼眉鼠眼干干巴巴,虽然是脸色没有见过,却是极其有熟悉之感,这不就是那个卖血玉的人一类型的吗。

    “不要。”溏心看着他的包裹的那露出来的一角就看清楚了,本来就是安大夫买了那么贵的一块泡血的石头就心里还有些堵得慌,现在竟然是还真的是把她当成狍子了。

    “姑娘,姑娘,这血玉力量之大,能够颠倒一个人的运势呢,若是这命定的主人不收纳它,恐怕灾祸就已经在你的脚边了。”那人带着阴森森的眼神想要逼迫溏心就范。就认定了来宰这只肥羊。“恐怕是终生无法安宁。只要一百两,这血玉就能保你一生荣华顺遂。”那男人将那血玉递上溏心的面前。

    “你亏了,刚刚那个人卖了我五百两呢。”溏心淡淡一笑。

    “姑娘,那是保你事业贵人,这个是姻缘。相辅相成才能发挥最大的功效呢。谁人不愿意求个姻缘美满呢。”

    “你这做工不好,我可是已经闻到了血腥味了。”溏心看着那块玉。知道了里面是真的血之后,溏心心里开始泛呕,尤其是这东西离得自己这么近。

    “姑娘这是说的哪里话,血玉晶体通透。里面的血丝都是护身符,哪里来的那世俗的污秽之物。”这男人就是吃定了溏心不能推脱。

    还往溏心的手上递过去。

    “啪。”溏心最是讨厌被人触碰。一把给摔碎了。一滩暗红色的血迹染红了一片土地。证据确凿。

    “你这是毁坏了自己的运势,天意不可违啊,等着遭报应吧。”那男人顿时一改那曲意逢迎的脸,凶神恶煞的像是那索命的冤魂。

    与远处那刚刚卖活血玉的贩子对接,两人嘀嘀咕咕的没入人潮之中。

    虽说是钱不是花的自己的,但是从自己的手里出去,还是心疼啊。

    溏心刚刚来到尚书府的门口就是看着那门侍就是眼神有些打量和躲闪的不正眼看自己。这是这几天来从来都没有的事情呢。

    自己的院子前被一道道的阴森森的符纸贴满。就是墙壁上的每一个缝隙都是挂着细细的驱鬼的银铃,那银铃的末端挂着一张张的白色的符纸,上面的眼睛随着是风浮动,一下一下的飘动像是那一睁一眨的眼睛一般。

    而且,门口赫然是停着一副白色的棺材,四脚挂着金铃。

    不用看必定是为了溏心准备的。

    “轰隆,轰隆。”大门紧闭,就是那天上的云彩都是遮天蔽日。

    “姑娘,我可是说过,破坏的可是自己的运势。未婚先孕可是损了尚书府的运势,谁也救不了你了。”那个干瘦虾一脸的坏笑的看着溏心。

    “难怪看着你眼熟,你早就来过尚书府。”溏心淡淡的看着他。并不慌张。这份定力倒是让这瘦虾是有一些的赞叹的。

    “这么漂亮的大小姐就要长眠于地下。多可惜,你要是现在求求我,我倒是也有办法救救你。不知道你肯不肯。”瘦虾猥琐的看着溏心。

    “我要是死了可就是你算得不准了。你可是说过我会嫁入帝王之家,这不是亲手砸了自己的招牌。”溏心嘴角一勾这个时候还能说笑。

    “还在磨蹭什么,快把她丢进去,不是说将这摔碎了血玉的人活埋,重新用她奉养一块新的血玉就能重新将运势召回。”夏雯的急吼吼的气急败坏的声音传过来。但是看到的却是与溏心一模一样的脸。

    “怎么。”溏心看着那张脸。

    “怎么?我就是用一下你这张脸,真是狐媚子,一出门就勾搭了这么多的人,既然有人这么喜欢你,我也不好让来客失望,等到我与乐小将生米煮成了熟饭,到时候会去你的墓碑前上一炷香,你可一定要活到那个时候啊,哈哈哈哈。你也别想着找人救你,血玉既然认得你,必定也会是认得我。你还是趁着吉时,好好上路吧。”

    “我不骂你无耻,因为你就是这两个字都配不上。”溏心看着这个恶心的女人。自己还是太心软了。不知道这种人的底线竟是在此。毫无底线。

    “带着你的这张小脸去阎王殿讨好小鬼们吧,说不定那阎王爷一高兴就让你早早的投胎了呢。”那夏雯一脸的得意。

    “你觉得这几个破铃铛,几张符纸就能镇得住我。我是人,不是鬼。”

    “正因为你是人。才镇的住你。”

    “你不就是在耗时间等着姨丈和姨娘来救你吗。你就安心的去死吧。因为你才让尚书大人在朝堂之上被皇上训斥。就是你这个败坏风水的女人。该死。”

    “铃铃铃铃铃铃。”一阵风吹过,清脆交错的音铃声响彻整个的尚书府,扰乱轮回路。确实,没有一个人出来。

    当真是半点的母女情分不顾。

    “好,只要我踏入这棺木,我与尚书府再无半点瓜葛。”溏心视死如归。

    事情远比夏雯想的简单,本来还准备了十个家丁拿着棍子想着将她打死呢,竟然是自己这么的主动。

    “咚,咚,咚。”外面是一声一声迫不及待的将棺木定死的声音。

    竟然会有别人的呼吸声。

    溏心的身边还躺着别人。

    黑夜之中那人的呼吸气息就是喷在自己的脸颊上。

    难道是地狱这么拥挤吗,溏心本就喜欢清净,竟然是死了还要与这么多的人在一起。死了也不能舒服。

    “呵。”旁边的那人竟然是笑了一声。

    难不成鬼也会做梦。

    “我的种草将,你是打算我去地狱收割吗。”墓地里传来这般的声音带着丝丝的笑意更是让人觉得阴森呢。

    溏心打了一个哆嗦,那人已经起身。

    溏心一摸旁边才知道,已经敞着盖子躺在这墓地之中。旁边还有一个大坑,看来就是溏心的长眠之地,还有几个人横七竖八的以一种不可能存活的姿势躺在里面。

    “你救了我。哦不,你是救了你的种草将。”溏心倒是松了一口气。

    大皇子借着月色看着这个女人波澜不惊的女人的脸,究竟上面是不是会出现半点的破绽。

    “干什么,啊。”溏心摸着自己的脸。“我是不是变成了夏雯那样的丑态。”

    “棺材里都躺过的女人还怕变丑。况且,并不丑。”大皇子颇是有兴致调戏她。不知道为何,在她的身边就是身心舒畅,莫名的心情好。

    “死了就不介意了,既然是活着肯定是要漂漂亮亮的,原装的最好了。不过,你得给我安置费。”溏心一伸手。理所应当。

    “哦?”大皇子看着那手心。“你不知道手心朝上的日子不好过吗。是要我养你?”

    “我是自力更生,劳动所得。”在身上拿出来一个在月光下依旧是能够清晰的看出来针脚别扭的小布包。“我把所有的种子都带出来了。”

    “这毒物就是种子也是毒力能够杀人于无形,你就这么带在身上?”

    “我命硬。”

    “是挺硬的。”大皇子嘴角一勾。那棺木里面遍布毒粉,也是这女人一躺进去就是气息全无的原因,自己发现她的时候,打开棺木她是一丁点的呼吸都没有,身上也是冷冰冰的,任谁看都是生还无望。

    不知为何,他自己躺下去。不知不觉睡了一觉,有生之来最踏实的一觉。醒来竟是感觉到身边的小女人在动。真的就似梦一般。

    “我的容貌真的是可以维持三天吗。”夏雯满是惊喜贪婪的看着镜中的溏心的脸,这丫头一颦一笑都是这么迷人,白瞎了这张脸,可是就是长得这么漂亮还是不能博得姨丈和姨娘的喜欢。

    “那得看夏雯姑娘是有多么的诚心了。”干虾的手慢慢的在夏雯的肩膀上游走。

    “你做什么。”夏雯一哆嗦站起来躲着他。

    “夏雯姑娘何必这么紧张。我对于不听话的女人也没有兴趣。”干虾收了手。一下子神色恢复如常。倒是烛光下脸上多了一道白日里没有的疤,可不就是那白天跟他在一起的那个人。

    “你,你会幻术。”夏雯没有想到传说之中的事情竟是发生在自己的面前。指着他,手指头都在哆嗦。浑身都是冰冷像是被冻住一般。

    “你还知道幻术。不错,不错,我倒是越来越喜欢你了。”干虾伸手那疤痕在夏雯的脸上蹭蹭。“我叫士林。我们以后还会见面。不过,那时候你就未必这般的害怕我了。”士林意犹未尽的看了那夏雯一眼。

    出了门那肩膀忽然是又是猥琐的佝偻起来,仿佛是瞬间变了一个人。

    “算了,反正明天我就是那乐家的准夫人了。”只要是看见即得的利益,就看不到远处的危害。这就是这种一定悲剧的下场。

    “这是什么肉。”大皇子吃了一口那溏心晾在一边已经烤好的肉。

    “咦。你都不怀疑吗。”溏心看着那大皇子一口就把那小鼠的身体咬了一半。“皇室之人用膳不是都需要有人试毒。你不怕我毒死你啊。也是,你就是连棺材都敢躺的人,肯定不会在乎这个。”溏心摘了几片蘑菇放进咕噜咕噜的汤里继续搅拌,自己自顾自的说着。“不过,不得不说,那棺材里面躺着的时候还挺舒服的。要不是有这么不吉利的象征的话,肯定很多人会喜欢的。也是人要死很久很久,才会把棺材给做的这么舒服的吧。”小嘴叭叭的说个不停。

    “嗷~~~”深山老林,万物生灵总是比较的丰富。

    溏心手里捧着自己做的汤。一口一口抿着。“真鲜。”肉,一口没动。

    “我是该说你尊卑有序,还是你真的有心谋害我。”大皇子看着那肉说道。

    “我这里不舒服。”溏心拍拍自己肚子。“小时候饥一顿饱一顿的,没吃过好东西,现在一吃油腻的东西就反胃,好不容易大夫给开的药还被夏雯给拿走了。只能喝点谷粥了。”

    “哪里来的谷子。”

    “啂。”溏心嘴巴向着那大皇子手里的肉一弩,“它的存粮。”

    “你这是把人家抄家还灭了口。”

    “一家人都在这了,整整齐齐多好。又在你的肚子里汇合了。”溏心说道。

    说的云淡风轻甚至于还带着一些的游戏的味道。似乎,这本就是一件寻常的事情。

    “嗷~~~”

    “大皇子,我能不能问一个问题。”溏心抱着一个玉米啃着。

    “嗯?”夜黑风高,两个人都不觉得冷。像是萍水相逢的两个路人。没有落魄的大皇子,没有被驱逐出家门的大小姐。

    本就是外界对于大皇子的传言甚多。溏心毕竟不能免俗,大皇子保守多年的伤心事这个时候都是打算好了只要她问就告诉他。

    ‘为什么会有两个棺木。为什么旁边还有一个。难道尚书府还有人下葬吗。’

    “那个人不是尚书府的。”大皇子有些悲凉的说。原来她问的是这个,还以为她没有注意到这件事情。“是一个外人。”

    “外人,为什么与我葬在一起。为什么还是一黑一白两个棺木。我需要知道他们究竟是将我唾弃到如何。”

    “知道别人有多坏,有什么好处吗。”

    “有,我可以对他们心硬,就不会在他们那里受伤害。”

    “**。”

    种种罪孽她都想得到,即便是她被活埋也依然是觉得是夏雯想要得到乐赢才做的事情,她可怜她的不安全感,急于上位,可是,竟是就连一句人死为大都做不到,榨干她的身上的一丁点的价值。

    “有多硬。”大皇子也想借鉴一下。

    “没有了。没有心了。就不会硬了。”

    “我四岁就在赤琨国做质子,十六岁千辛万苦逃回扶丹国。那一日父皇见着我万分激动,赐我一份强身健体延年益寿的药丸。从此,我就离不开那药丸。”

    溏心不可置信的看着大皇子,即便是黑暗之中他看不到他的一丁点的轮廓,但是她知道看着的就是他。双方能够清楚的感觉到对方的存在。

    那不是强身健体的。吃了这么多年他自己本就明白,之所以他能将她唤醒,两人原本之间就有相似之处。那是合毒之物。原来,生身父母对于之女的恶毒明不是特例。

    或许就因为是亲缘关系才会这般的恶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