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真心?几两? >第五章 拿钱,办事
    溏心倒是没白来,顺走了安大夫十几罐的药膏。

    夏雯今天心情大好,以后她就可以一直在尚书府住下来了。以后就会变成是名副其实的大小姐,毕竟,夫人这么喜欢她。

    “表哥。”看见金川喆就是嘴巴笑的像是一个裂开了的茄子。

    “你不会身上还有鼻涕吧。”金川喆很是嫌弃的躲开。

    一句话弄得那夏雯一个大花脸,她也不知道昨晚上在老夫人跟前遇到那金川喆的时候自己的身上怎么是莫名的有一滩鼻涕。

    “看见你都没有胃口了,算了,不吃早饭了。”金川喆直接一回头去了别的地方。

    夏雯脸臊得慌,整个人也是浑身燥热想要这个发泄口,而溏心就是最好的发泄的人。

    “奶奶,奶奶。表姐容不下我,要赶我出去。”夏雯干打雷不下雨的去那老夫人面前哭诉。

    “是吗,谁敢欺负我的雯雯啊。把她给我叫来。”老夫人很是阴沉的说。

    夏雯得逞的一笑。

    她现在可是老夫人的救命恩人。她说什么就是什么。要赶走一个下贱东西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大小姐,老夫人有请。”明晓过来说道,毕竟是老夫人身边的人是要稳重一些。虽是对于溏心有瞧不起,还是不是表现的明面上。

    “明晓姐姐。我从安大夫那里得了有烫伤的药膏,我记得明晓姐姐的手上旧伤还没好呢吧,这个最管用了。”拿了一个交给明晓手中。

    明晓震惊一下。“这安大夫的药膏都是重金难求,这么名贵的东西我怎么好意思拿。”贵重是真的,真的需要也是真的,明晓虽是老夫人最是贴身的丫鬟,可在性格古怪的老夫人身边也是没少吃苦。手上有伤,该做的一点都不能少,老夫人常常拿来教训他们的就是尚书府不养闲人。

    “放在有用的人的手中也是安大夫的行医原则。明晓姐姐可是知道奶奶一大清早叫我所为何事?”

    “老夫人就是想大小姐了。让我过来叫一声。”明晓是收起来药膏。很是平静的说。

    见是打听不出什么。“那,今早上是有什么人去过老夫人屋里吗。”

    “大小姐还是早些过来吧,不然老夫人等了急了可不好了。我话已经传到了,还要伺候老夫人,大小姐收拾一下尽快吧。”

    真是喂不熟的白眼狼。

    溏心冷飕飕的看着那急匆匆离开的背影。只是从她这里要白白的拿走东西可是不简单的。

    “奶奶。表姐年纪最大,又是不喜见人。恐怕不好嫁人。我们家里生意做的广,见的人多,不如,就给她指一门亲事吧。”夏雯满是坏坏的期待的看着那老夫人。

    老夫人闭目养神,权当是没听见。

    老不死的。夏雯在心里咒骂一声,要不是这个老东西一天天的光是活着烧钱。整个的尚书府就是她姨母的了。

    “溏心给奶奶请安。昨夜惊慌。看见奶奶安康孙女就放心了,这是我特意大清早去安大夫那里去的润喉的药。用温水调试,小口喝下。嗓子的难受就没有了。见效快呢。而且,顺口。”

    “奶奶身体健康着呢,你这是一见面就是丧门星,非得说是奶奶哪里不舒服,你这是咒奶奶,是不是有什么坏心思啊。”夏雯一脸的坏笑。

    老夫人终于是还魂一样的动了动,拿着拐杖指了指那溏心的手中的药罐。

    “好嘞,孙女马上就去冲泡。”

    喂着老夫人一口一口的喝下去,那溏心是伺候的极其的仔细顺心,就是那跟在身边七八年的明晓都有不满意的地方,这溏心倒是得心应手。不急不躁的,拿捏的很好。

    “嗯,真是舒服多了。你有心了。”老夫人是在溏心的手背上拍了三下。

    “是孙女昨晚鲁莽,跟阎王爷打了一架抢回了奶奶,倒是毕竟修行不够,伤了奶奶不说,还自己晕死过去,一大早才想起来奶奶的喉咙被孙女所伤,害的奶奶一大早不能说话。真是比在孙女的心口上用刀剜更难受。”

    “赢了就好,赢了就好。”老夫人被溏心那夸张造作之中又是带着并不讨人厌的活泼可爱逗得哈哈大笑。“对了,明晓这丫头又去哪里玩了,怎么请的人都来了,她人还没有回来。”

    “哦?那奶奶我已经看了安康也就放心了,那溏心就先退下了。就不打扰奶奶会客了。”溏心放下碗就要行礼离开。

    手被老太太一把抓住。“说什么呢,不就是你吗。你刚刚没看见明晓吗。”

    “没有啊,我是刚刚从安大夫那里回来。门口的府卫是看见我的。”溏心睁着大眼睛一闪一闪的说道。

    “老夫人。”正说着那明晓是回来了。捂着自己的手腕,脸色很是难看。看见溏心明显的是脸色一滞,即便是掩饰也无法恢复如常,况且溏心是坐在老夫人的身边,足以说明她的地位。

    “行了,去准备些糕点,我跟我的孙女们好好聊聊。”

    “是。”经过的时候身上一股子的药草味。倒是心急,先去用了药膏了。

    “哗啦哗啦。”什么东西打落的声音传过来。

    “奶奶,明晓姐姐一个人忙不过来,我去帮帮她,我们祖孙也能早点坐在一起聊天啊。”溏心笑的毫无心机,像是一朵被在阳光下细心呵护不懂得人间疾苦的太阳花一般。

    看着那袖子底下的手腕上一片紫红色的红肿。溏心故意的拿了一个桃子丢进水盆里,水溅在明晓的手腕上。钻心的疼。

    “啊。”明晓捂住手腕。浑身冷汗直流,一瞬间是嘴唇白如雪。“你给我的是什么药。”带着质问的语气。

    “这是你该跟尚书府大小姐说的话吗。”溏心已经把盘子摆好了。“有一句话你说得对,这般名贵的东西可不是你这种人用得起的。”端起来水果就出去了。

    “明晓姐姐真是利索,这么好看的摆盘我还是第一次见呢。”溏心一进屋就是满眼的看着盘子闪闪发光,任何人都不会质疑她的由衷的赞赏。倒是那夏雯是一脸的看着没见过世面的可怜样看着溏心。

    “请老夫人给明晓做主。”明晓噗通一声跪在老夫人面前。“今日溏心小姐给我一罐药膏,那药膏却是使我的旧伤更加的重,就是汤匙都拿不起来了。明晓恳求大小姐能给我解药。也是为了能够服侍老夫人。”

    “我什么时候给你的?我们今天在这之前都没有见过面呢。”溏心刚刚拿起来的葡萄又放下,那惊愕的眼睛瞪得比葡萄还大。

    “溏心小姐,明晓不知道是哪里得罪了你。你要这般回了明晓,那药分明是你从安大夫那里得的。我们一般人是拿不到那么名贵的药,所以,我才收下的。”

    “那为什么给你呢,既然是这么名贵的东西,我为什么给你呢。”溏心还是一脸的疑惑,真的就连那明晓都是开始怀疑是不是真的是自己记错了呢。

    “老夫人,这个就是她给我的。上面有安大夫特有的标志。”拿出一个写有“安”字的小药瓶。

    “哦,我明白了,你是被路边的卖假药的骗了吧,我今日还看见了呢。重利之下必定有人以身犯险。我告诉你哪里不对。”溏心直接接过来,手上还有糕点上的油,在那个“安”字上一抹。干干净净。“你看,没了。你被骗了。”

    主要是她的表情太真了。全程没有破绽。

    “我知道吃错药很疼,我之前也是浑身疼,随便抓了地上的草药吃,疼的是觉得浑身的骨头都断了。所以,明晓姐姐情急之下判断错了人也很正常。我不怪你。毕竟,能把奶奶照顾的这么好也是你的一份功劳。”溏心说的大气。一下子把自己撇的干干净净。“只是,这用错了药,说不定还是毒药呢,看这伤势倒是更严重了,要是晚下去,可是可能保不住你这个手的。”溏心忽然是用手掌在她的手腕上做了一个切的动作。

    明晓一下子是感觉遍体生寒。像是每一个毛孔都结了冰一般的寒冷。

    “奶奶,以后你的用药,一定是要派人亲自从安大夫那里拿到,可不能被什么江湖术士骗了。”溏心很是认真的说道。

    “奶奶心明眼亮的还能被那些小伎俩给骗了。”夏雯那是冷飕飕的说道。

    “那说不准有什么人办事不利呢,这一次是在自己的身上,要是在奶奶的身上中招也不久十条命都不够赔的。”一句话是说的那明晓心惊胆战。

    “奶奶,这贡柑化痰清肺。最是适合奶奶了。”溏心剥了一个递过去。

    “老了,老了,差点被一口痰憋死了。哎。”老夫人是叹了口气。接了过去。

    顿时那夏雯是满是激动凶恶的盯着笑的一脸灿烂的溏心。

    一出门。夏雯就是伸手指着那溏心。“是不是你,就是你把那口痰吐到了我的身上的。就是你那天晚上做的。”

    “那是奶奶的痰。你也可以用这个去邀功啊。毕竟,你承接了那一口差点是将她憋死的那口痰。”溏心一脸的冷笑,一个屠户的废物根本就不值得她费心思。

    “你。看我要你好看。”夏雯毕竟是在家里拽猪蹄的,力气大。一甩袖子就是露出那大力气的膀子向着溏心就是推了过去。

    溏心早就觉得这玩意不对劲,一把抓住那亭子上垂下来的藤蔓。躲了过去。

    “啊。”一声尖叫。

    “哗啦。”像是一头猪落水的巨大的水花四溅。打湿了溏心的裙摆。

    “小姐落水了,小姐落水了,小姐不会游泳了,快来人啊,快来人啊。”景雪是在岸边哭天抹泪的喊。

    物以类聚,这个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那你就下去陪她吧。”溏心直接一脚送她们主仆两个团聚了。

    这一幕被路尽头的一个一脸的厌烦一身皂色眉宇间带着英气的男人看到了。只是也并未声张。

    虽是不知道这个男人是谁,不过,肯定不是尚书府家的人,尚书府可是没有这么一身正气的人。溏心自己刚刚的所作所为都被他看在眼里,自己也不打算装的与此事撇清关系,反正也不反对做一个坏女人。直接装是看不见的擦肩而过。

    这个就是乐将军府的乐赢小将。

    昨夜非得是被邀请进来露个面。将军府本来就是与尚书府不合。本来也是不想来,哪知道那请柬是金川喆亲自送到那将军府上的。本想点个卯就走,结果盛情难却几杯酒下肚竟然是不胜酒力,在这里留宿下来。一大清早还是看到了这一幕。

    夏雯跟景雪是被灌了个水饱才被人捞上来的。一身令人作呕的淤泥。活像个肥胖过度的大泥鳅。

    “姐姐。”金川喆从迎面走过来,一脸的喜意,只是十五年的无视让溏心根本就不觉得这份热情跟她有关系,正要走呢。金川喆直接的跑过来隔着衣袖拉着溏心的手。“乐兄。”随即向着溏心身后的人招呼。

    溏心想要挣脱开他的手,这玩意是不是昨晚上吃酒吃多了,还没醒呢。找错人了吧。根本挣不开。

    “我姐姐最拿手的菜就是清蒸桂鱼,可不就是乐兄的口味,特意为了乐兄准备的,不如,吃了午饭再走。我正好是得了几本兵书有些用兵之法还想要跟乐兄讨论一下呢。”这个时候那少年的眼中才是有了些的该有的青春和激情。一瞬间溏心就明白了,这玩意是有求于这个乐兄。

    乐不乐的跟他可没关系。

    “是啊,是啊。”溏心也是陪着笑。只想着赶紧离开这个鬼地方。她累死了,要回去补觉。

    “我姐姐可是很少下厨的,我也是沾了乐兄的光才有机会吃到这一口。乐兄可是一定救救小弟啊。”这金川喆又是开始胡扯。

    溏心捏了那金川喆一下,让他胡扯的时候有点影。

    “好。期待你的手艺呢。”那乐兄竟然是答应下来了。

    “肯定不会让乐兄失望的。那我们去书房吧。姐姐厨房在那个方向呢。”金川喆一把又把要跑的溏心给揪了回来。

    既然跑不掉,那就捞点东西也是好的,雁过都要拔毛。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挡着乐赢是对着那金川喆捻了捻手指头。办事,拿钱。“一百两。”

    “不行,太多了。”金川喆咬着牙低声说道。

    溏心扭头就走。

    “好好好,都听姐姐的。”金川喆哪里知道平时唯唯诺诺的一句整话都是说不出来的姐姐今天这么傲气。

    “二百两。”溏心直接笑着伸出两个手指头,虽然在笑,眼中的神情也是在告诉他,你敢不同意老娘现在就走,或者说,老娘根本就不想做。

    “那就劳烦姐姐了。”金川喆说这话的时候心在滴血。

    “弟弟放心,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啊。”伸出手在金川喆的脸上不轻不重的一个字拍一下。倒是有些发红了,金川喆一直是陪着笑,恨不得现在就把溏心给剁了。血脉情谊,他们之前是丝毫没有的。

    “你们姐弟的关系可真好。”乐赢看着这俩人完全不是外界传言的那般。一时有些的羡慕,要是自己也是有个兄弟姐妹就好了。一时之间倒是跟那金川喆亲近了一些,倒不是真的芥蒂消除,只是想沾沾他的身上的手足亲密之情。也是世界上一个无法割舍的情谊吧。

    金川喆这个精虫上脑的家伙刚才一直看着那乐赢在溏心的背后看着她,以为是看上了自己的姐姐。现在更是句句不离姐姐更是完全的证实了这件事情。

    要是以后都用得着自己的姐姐牵线的话,那不是要花很多钱,一想到这里就是浑身哆嗦了一下。

    “金兄冷吗。”

    “有点阴风。”

    人呢?溏心毕竟是只是拿到了一般的酬劳,这个金川喆不愧是金家的种,做事情就是这么的奸诈。

    这场戏她还真的给他演完。只是这厨房里没人啊。哪里有什么桂鱼。

    溏心看着水池里几条的鲤鱼活蹦乱跳不下手。

    翻了好几个地方,“唔”打开一个在角落里的盖着石头的坛子里面是直接别那上头的味道给顶出来了。

    “呼呼呼呼。”赶紧的跑出来透口气。

    “什么啊,这么臭。”正好有人来了。

    “是我的臭鳜鱼。”一个女人是畏畏缩缩的低着头。

    “不是跟你说了尚书府什么地方,怎么能带进来这种臭烘烘的东西,赶紧拿出去扔了,不然这里都是臭味,你我都得被赶出去。”张伙头那是凶狠狠的说着,平时切菜剁肉都是用一把寒光闪闪的大刀,好似说话半是也是长了一些那刀的性格一般。

    “我爱吃。”溏心笑着走进去,“是我让大婶做的,对不对。”溏心笑的温婉。

    “对对,是大小姐要吃的。”大婶一看有背锅的,马上就顺着说。

    “今天我这是来拿我的菜呢,看来是来的正是时候。我的臭鳜鱼呢。”溏心笑着盯着那大婶,大婶一愣。这不是在开玩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