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真心?几两? >第一章 万般不由人
    精致庭院,花海竞相开放点缀。清晨的阳光带着些许的懵懂洒下一片金黄。气派祥和之中却是夹杂着一声声的粗鄙的叫骂声。

    远远看过去,一个一身粗布身上泛着多次的洗涤泛白,倒是还算是干净的消瘦女孩低着头,肩膀因为害怕而害怕的耸起来,泪水啪嗒啪嗒的往下落,透着那淡淡的阳光竟是像是一个个落下的珠玉。

    这就是溏心,尚书府大小姐,今天本是她的生辰,她不过是摘了一颗杏子,就被那掌管的厨房刷碗的给训斥了一番。见是溏心满脸的泪水也不见丝毫的气势消减。还有旁人的怨恨和嫌弃,种种迹象表明,这已经是家常便饭了。

    一个人从未被真心对待过,倒是不知道何为真心了。

    她还是没有得到那个杏子,被那女人给踩在脚底下稀巴烂也不肯给她。

    尚书府在扶丹国尊贵程度只有皇宫能与之比拟。华贵在这里随处可见,只是,不是任何人都可以享受这份华贵的。

    “儿子,马上就十五岁了,可是有中意的女子了,母亲也看看。”满桌的珍馐之下那带着些稚气的男孩子的脸上满是嫌弃,即便是这样的对于他来说的家常便饭,是溏心这个一母同胞的姐姐就是十五年的生辰都望尘莫及的。

    一边用那保养精良的看不出半点的皱纹痕迹的手给她的儿子金川喆盛了一碗粥。“尝尝,这不是你昨天说的要吃的海鲜粥。可是母亲特意半夜命人从海边运来的呢。”

    “哦?”这么一听,那金川喆才是尝了一口,随即皱着眉头,推开碗。“腥。”

    尚书夫人那是一冷脸命人将那儿子讨厌的海鲜粥撤下去,“以后府中都不能再出现这东西了。”

    “是。”下人赶紧拿走,他们是有口福了,就是这么一碗粥可是抵得上他们一年的月钱呢。

    “娘。今日是我的生辰,我能不能要一份礼物。”金大公子这是开口要了肯定是给的。正愁着没什么可以给他呢。

    “好啊,只要儿子开口,母亲什么都能做到。”

    “我想要领兵打仗。”

    尚书夫人的脸色一凝。不等那开口,儿子直接是一踹凳子甩着衣袖带着一阵冷风离开,还留下一句话。“我就知道母亲说的什么都可以给我就是骗人的。还不如去外面快活。”

    “儿子,晚上有专门给你举办的生辰宴,可是王公贵族都会来,你可早些回来啊。”心里带着爱,即便是大声的嘱托也不会有冒犯嫌隙之意。远远看上去那看着已经消失了背影的门口都是带着世上无可比拟的温柔。

    “沙沙。”听见旁边有声音。

    尚书夫人一扭头,看见了门口出现的贴着门口的身影,尚书府能穿的这般的寒酸的还能有谁。“来人,把这人带回自己房中,别到处跑着晦气。”顿时那眼中一瞬间带着****顷刻间向着嘴角凝固了笑意的溏心劈头盖脸的席卷而来,似乎都是担心那力道不够猛不能一下将其击毙一般。

    “母亲,是我。”溏心说话像是蚊子哼哼,骨子里的谨小慎微。

    “嗯?你来这里干什么。”可能是自己的儿子的生辰,母亲这一年里难得的对于溏心的脾气好一点。应该是沾了弟弟的光,自己与他同一日的生辰。

    母亲能够给自己说一句话,溏心的感觉自己的心都要跳出来了。

    “都说,孩儿的生辰就是母亲的难日。溏心给母亲带来礼物,祝愿以后母亲比这花朵更加的美艳。”溏心那脏兮兮的小脸上挤出了一个微笑,她自己看不到,因为期待和恐惧实在是比哭更难看。

    手里拿着那从花圃之中摘下来的最漂亮的花,身上更是因为如此给唯一的一身衣服扯出来了几个破洞。

    尚书夫人一看那花朵,脸上直接寒霜避天。“滚!”一个字就足以将溏心定在原地。“你这丫头就是一出生没有好心,你这是在诅咒我,拿着这么一个破花。”

    因为太过于紧张,花朵有一些的蔫了,毕竟是在尚书府摘得,还是不输市面上绝大多数的名花,只是那尚书夫人一向是用的都是最顶点的,必然是承受不了这般的侮辱,更是因为那个送花的人的缘故。

    “今天府中有生辰宴。”母亲缓缓的开口,因为被赶出去,溏心看不到她的表情。这样的语气已经是在与溏心交谈的几次之中情绪最好的了。

    今日也是溏心的生辰,难不成,母亲是要自己参加吗。

    只是,激动之心还未曾落实。

    “你不要出门,若是发现,乱棍打死可别怪我没提醒你。”

    缓缓地语气,落在溏心的心上可是足够将她震得稀碎。

    片刻的震惊,溏心倒是没有自己以往的战战兢兢的害怕,反而是自己浑身轻松。

    “女儿明白。”清雅的一句话。

    母亲看着那不知是如何依旧是消瘦,却是有那么一些不同的背影。“刚刚那话是她说的吗。”随即就是一脸的鄙夷。“该死的。”

    溏心的心莫名的痛了一下,一股窒息感将她包裹。难受的扶着一棵树慢慢蹲下。旁边的丫鬟看见纷纷像是躲瘟神一般的绕开她。

    是啊,身为尚书府的大小姐。与儿子是龙凤胎却是待遇天壤之别。跟她沾上可是捞不到一点好处,过的还不如下人富裕。时不时的还需要这些下人接济呢。

    好一会缓过来,自己就像是死过一次一样。原来她是不怕死的,只是害怕死的时候太痛苦了。

    看着身后那雕栏玉砌,金砖玉瓦的真正的尚书府的人住的庭院。溏心一脸的淡漠。原来,长大,只是一瞬间的事情。

    她回到自己的小屋子,只不过是一间废弃的书阁。里面散落的一些晦涩难懂的书籍,稍微是有一点价值的都被下人们抢走了换钱了,就只剩下残缺的书本。可也是溏心唯一的一点慰藉,夜深孤冷之时,书里面的一个个人像是在文字之下有了活人的气息。她把这里面的几百本书都看了不下百遍。倒是比那些书中的人更加的了解自己了。

    溏心就是吃住都成问题,更是没有资格请师傅教自己识字断文,不过是自己慢慢摸索,倒是文章也能读的通。

    读书百遍,好似书中的人情世故也是在自己亲身经历了百遍,好几次自己抑制不住的为书中之人痛哭,引的循着哭声而来的下人在这周围烧了一些纸钱。甚至埋上符咒,从此府中传闻大小姐被鬼附身了,一到晚上就是换了个人。更是这书阁四周都没有下人住,就是晚上哭,晚上闹都不会影响的别人。

    溏心倒是觉得安生了不少。

    只是,她仍旧不明白,看着洗净脸的自己的面容,与弟弟七分相似,眉宇间更是少了弟弟的桀骜,添了乖巧,即便是不如弟弟得宠,自己也不至于被厌恶至此。

    只是,世间的理由远比想象的更加的荒唐。

    “吱吱吱吱。”身后的几个笼子里传来了叫声。

    “饿了。给你们吃的。”安忻打开一个木板,底下赫然露出来的就是一点一点的亮光,仔细看,那是黑夜之中一群老鼠晶亮的眼睛。

    与别人是唯恐避之不及的脏乱之物,与溏心倒是可以谈心的朋友。

    “大人。”尚书夫人看见尚书大人那是笑的更加的谄媚。像是卖身的一般。给大人宽衣。“今日可是儿子的大日子。夫君可是邀请了朝堂之上的各位大臣来我府上。”

    “小孩子的把戏,大人来做什么。”尚书大人是瞥了一眼。

    夫人也不气,倒是笑的更加的灿烂,赶忙将晾好的参茶端过来。

    “只要是大人的一句话,那些文武百官的孩子可不是都得来我们府上。”夫人早就能够在大人的口中只言片语之中体会到他的意思,大人不来那必定是小孩来。小孩来也是好的。“我都准备好了,这次给喆儿的生辰宴肯定是做的风风光光,我还给请了一个杂技班子呢。”

    “难登大雅之堂的东西。”大人一盆凉水是将那夫人的热情是浇了个透心凉。“那种市井之物,只能是丢了我们尚书府的脸面。”

    “夫君。”夫人是一边给大人揉腿,带着撒娇的语气说道。“喆儿喜欢,里面的变戏法跟市井之流不一样呢。”这种给大人近身的机会她是避免府上的年轻姑娘触碰的。

    “怎么,还能变出来活人吗。”尚书大人倒是今日心情不错。

    “真的呢,我们真是心有灵犀啊。”像是被主人丢了几块肉就摇着尾巴欢迎的小狗崽子一般,因为这几句话的话夫人整个人更是活泼了几分。

    “不过。”夫人是趁热打铁。“那乐将军府上是不是也有人来啊。”就是声音都是带着气势低了下去。

    忽然是手下的大腿,猛地撤去。

    面前一阵劲风,抬头只是看见那金隽域气呼呼离开的背影,与今日的儿子如出一辙,不愧是两父子。

    夫人是吃痛的看着自己被折断了的指甲,渗出来丝丝血迹。

    “夫人,到了去给老夫人请安的时候了。”春晓过来说道。一边给那夫人包扎伤口。

    “不用了,涂上红色的颜色。”夫人是看着那伤口说道。

    “是。”

    “娘,今日精神头依旧是比我们都好呢。”刚进了院子那夫人就是咧着嘴夸赞道。

    进门倒是看见那浑身上下金光闪闪的老夫人一手托着那下巴皱着眉头。

    夫人心里“咯噔”一声。每次老夫人脸上有点不快,落到她的身上那可就是放大千万倍。让她不得不急老夫人之所急。

    “娘,你这是怎么了。”脸上急出的眼泪可是真的,要不然自己就真的哭了。

    “老夫人最近牙疼。吃不好,睡不好。今天只是吃了半只烤鸭呢。”明晓说道。

    吃了半只烤鸭还不好,自己半大的儿子都一天吃不得这些。夫人心里嘀咕,脸上的焦急之色更浓。

    “大夫来了怎么说。”回头就跟春晓说。“快去,把扶丹国中所有的大夫都叫过来给老夫人看牙。”

    老夫人慢悠悠的换了一个姿势。明晓赶紧的去给她拿了一个靠背。

    慢腾腾的坐好了之后才开口说。

    “安大夫已经开了药,倒是吃着还好。就是年纪大了,经不起折腾。”眼睛一直是半开不开的。

    “哦,那个安大夫啊,出诊费就二百两的。”夫人一说出话就是酸溜溜的,那个安大夫就是看人下菜碟的,对于清苦人倒是一分不收,对于他们这些的富贵人家倒是能下狠手就下狠手,不过是一个毛头小子,仗着自己爷爷救过皇上一命,落得个名声而已,偏偏自己家里这个烧钱的佛就是喜欢他。“他的手艺必定是好的,药到病除。我会去就让人去给他打个牌匾,好好谢谢安大夫呢。对了,这是今天刚得的一根人参,来给娘。”

    “嗯。”对于这个面面俱到的儿媳妇还算是满意,要是没有那一出的话。“这那个女儿也是到了出嫁的年纪了吧。府上不要太多闲人。”老太太是慢悠悠的说道,终于是等到了溏心可以嫁人的年纪,虽然是对于溏心未尽长辈事宜,倒是瞎操的心一点不少。

    “娘,溏心还小。而且,找婆家也不是一时半会就能找得到的。”夫人还是有些的不忍心。倒是第一次为了自己的女儿给这个老夫人顶嘴。

    “咚咚。”手里的拐杖在地上猛戳了几下。

    顿时屋子里的人都是大气不敢出。“多给点嫁妆,二百两就够了吧。”老眼皮垂下来,都是傲气和不屑。

    二百两,就是尚书府打发一个下人都不止这些。

    夫人脸上带着笑,手紧紧地攥着手绢,裂开的伤口把那指甲染得更红。“那是奶奶疼她呢。溏心肯定知道了可高兴了。”

    “奶奶?”老夫人那眼皮今日第一次抬起来。却是透着阵阵寒意。“女人的身子被别人沾了,生的孩子可是不吉利,我可不能有这种孙女。”一句话给溏心在金家判了死刑,也告诉大夫人永世不得翻身。在金家即便是生了儿子也是一个罪人。

    “儿媳谨遵娘的教诲。尽早给溏心找婆家,眼不见心不烦。”眼底透着狠意。

    一步错,步步不可挽回。

    “阿嚏,阿嚏,阿嚏。”溏心一直打了三个喷嚏。“难道是有三件坏事就要发生了。”掰着手指头。倒是不寂寞了。不过,今晚上手脚麻利的话倒是能捞到个鸡腿吃,说不定还能捞一只烤鸭呢,一想起来就是流口水。拍了拍身边的笼子。“今晚上你们也有口福了。”

    只是一束光亮迅速在那角落里的昏暗的笼子上扫过,里面的东西似乎是背上长了一只爪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