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献风华 >第十三章 搜山
    “若是出了一个贤才,无错的君主就要让位,那天下岂不是乱套了?!人人皆认为自己怀才不遇,有济世之能,那岂不是人人都有理由起兵造反?到时只会生灵涂炭,群雄乱起!”贺濯的声音渐渐大了起来。

    夏涟见势头不对,急忙拦在二人中间,“哎哎哎,眼下不是说着蒋治吗?怎么就扯到勇安侯了?”

    “蒋治为晁巍外祖蒋氏之人,你说他是受命于谁?”贺濯反问,“还有,那个女尸,非富即贵,她定死于发现了此处机密,那你说,你所谓的英雄残害无辜又是为哪般?她又是谁的母亲?莫名死于此,且被你那位英雄轻而易举地粉饰了过去。”

    被戳到了痛处,陆羲禾半天未接上话,赌气躺在了木箱上,背对着箱子下的二人。

    身上还是湿的,一阵风吹来,就觉得越发的冷,就像这件事,明明心中早已设想,还偏偏得让别人来点破才觉得心寒。

    阿娘死于齐康之乱中,可谁也说不清她是怎么死的,父亲说她死于叛军手中,甘叔说她是溺于河中,阿兄却说他什么都不记得,阿娘就像从未存在过一样,因为她从未见过她,也不记得阿娘那边的姨舅是否来过。

    刚刚贺濯的话惊醒了她,的确,那具女尸死于西域短刀,八九不离十就是因为这批武器而死的,那她的家中有孩子等着她吗?

    “你还是下来坐着吧……”贺濯说道。

    以为是贺濯在给自己台阶下,陆羲禾回了一句,“为什么?”

    “我们二人都面北而坐,你一人面南躺着……令人不适,不整齐……”

    ……

    这个呆子!

    “那你好好坐着吧,我走!”说着,陆羲禾就跳了下来,这潭中心的平台四通八达,四面均有木桥和山洞相连,她随便选了一条。

    “哎!”夏涟想要劝劝陆羲禾,嘴皮子却跟不上她那着了火的脚底板,便回头看向贺濯,“你不跟上去?”

    贺濯朝着陆羲禾离开的方向看了一眼,迟迟没有动作。

    夏涟纠结了半天,最终还是坐在了贺濯身边,他这个时候去追,万一追不上,他就落单了,他这个三脚猫功夫,人找不回来,估计自己也会撂在里面。

    陆羲禾走了半天,见身后并没有人跟上,干脆停了下来,再往前面走,说不定会遇到什么陷阱,不如先歇一夜。

    于是她就靠着石墙睡着了。

    另一边,已经打起瞌睡的夏涟忽然被一旁的贺濯惊醒。

    “你干什么?”夏涟揉着眼问道。

    “别说话,跟上来。”贺濯轻声说道,“她心高气傲,我当即追上去,说不定会越追越远,一会找到她了,我们就远远的看着就好,别说话。”

    “哦……”夏涟点头,却心道,这人不是怕黑吗?这会儿不怕了?

    不知睡了多久,陆羲禾被冻醒了,耳边还隐约传来了鸟叫,“好冷啊……”

    头好沉啊……

    一摸自己的头,陆羲禾被吓了一跳,好烫啊……

    哪来的鸟叫?莫不是出口?

    陆羲禾循着鸟叫的声音又往前摸索了一番,发现走到了尽头,这一路竟然没有一个机关,莫非这是出路!

    可要怎么出去呢?

    正在摸索,脚下忽然“咯噔”一声,脚下的石块陷下去了,面前的石墙也打开了。

    “哇,难不成那个石块就是机关?太简单了吧!”陆羲禾拍了拍手,这外面的日头已经斜向东南了,林间到处都是鸟鸣。

    陆羲禾朝着东边走了一会,想着该从哪里通知他们出口,一转眼却碰到了夏汐。

    “陆姐姐!”夏汐的襦裙都弄脏了,一个人坐在石头上,看到陆羲禾后就直直奔了过去,谁知却被一把搂住。

    “小心!”陆羲左手一把搂过奔来的夏汐,转身抽剑格挡。

    夏汐定神后,才看清她们面前是一个蒙着面罩的人,眼神狠厉,余光中瞥见四面八方涌出了一批人,“姐姐,小心!”

    陆羲禾一抬脚踹了那人一脚,摆脱了牵制,甩手将夏汐推到了一个石头旁边,“躲起来!”

    这些人带着杀气!

    夏汐也不多问,二话不说就躲了起来,生怕给陆羲禾添乱。

    只见那些杀手瞬间都涌了过去,陆羲禾平日学的都是沙场上的杀招,同时应付五六个人本没问题,可无奈她头脑昏沉,这些人又都是杀手,出手个个矫捷,招招狠辣。

    陆羲禾翻身点树,一个回身旋剑,血光四溅,眼下就剩两个了。

    可落地时,脚有点虚,一个站不稳就给了对方趁虚而入的机会,独眼杀手剑风连连,陆羲禾多次闪避,最终抬脚踹在了对方胸上,借力一个翻身。

    不等她使力停下,便跌入了一个宽阔有力的胸膛里,那个人身形如风,带来了一阵梅花的香味,紧紧地扶住了她的肩膀。

    还未抬眼,一旁又掠过一个人影,经过她身旁时,说了句,“废物……”

    ……

    好了,这下不用看,也知道这第二个人是谁了,除了她那个倒霉的阿兄,再没第二个人了。

    待她站稳,胳膊的力度一松,身后之人转身向后袭去。

    陆羲禾一转头,好家伙,他们这是引来了更多的杀手啊,身后乌压压,至少有二三十个杀手,看样子是追着他们才来到这里,贺濯正处于其中,看了看两边的情况,陆羲禾还是得帮贺濯,阿兄那边就不用担心啦。

    陆羲禾的加入,让贺濯喘了口气,他纵身跃入竹林,两三下就削出了一个光溜溜的竹竿,拿着这竹竿可比长剑效率高多了。

    一根普通的竹竿硬是让他耍的踪影莫测,虽然竿头没有剑戟,但横扫的力量就足以同时放倒三个男子。

    每当他一阵疾风扫林,陆羲禾就立马甩出手中剑,长剑再回到手中时,对方已无生气了,每每落剑都是卡在那些人被枪法伤到后,二人配合的天衣无缝。

    就只剩最后一人,那人从怀中掏出了一个药丸塞进了嘴里,陆贺二人急忙去拦,就在他们靠近时,这人嘴角却露出了笑,大手一挥,一阵白烟弥漫开来!

    “我的眼!”

    “别慌!别揉!”贺濯眼里同样进了东西,为防止对方偷袭,他第一时间抓住了陆羲禾,两人背靠在了一起。

    半个时辰后,山北的一个湖边,稀稀落落坐了一群人。

    “真是的,笨的像甘叔家的鹦鹉一样,这都能被偷袭!”陆黎看着正在洗拭双眼的陆羲禾,嫌弃又心疼。

    夏汐一边用手帕给陆羲禾擦拭,收回在陆黎脸上的眼神,说道:“这是石灰,好在姐姐和贺公子敏捷,迅速闭上了眼,应该会红肿两天,千万要忍住,别揉,就是姐姐你现在感了伤害,得赶紧回去喝点药。”

    陆羲禾撅着嘴,“你就知道骂我,你自己不笨吗?那么早就掉进陷阱!”

    “你才笨!”“没你笨!”

    贺濯自己坐在角落里,默默用自己的手帕擦拭着眼角,没有说话,谁知下一刻他和夏涟就一人挨了一脚。

    陆黎抱着手站在他们二人面前,“哎,我说,你们怎么回事?羲禾怎么感了风寒?那头烫的,你们两个男人倒是没事?”

    “他们掉水里了。”夏涟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还没想到轻重。

    下一刻,贺濯就被陆黎的阴影笼罩了,还不等陆黎开口问他什么,远处就传来了人声。

    “先生,找到了!找到了!他们在这!”只见一个学生大喊着。

    “先生……”

    汪先生出现在她们眼帘时,满头是汗,在这初春时节竟湿透了青衫,面色赤红,拄着木棍,看不到平日的半分仪态。

    一介儒生,竟跟着士兵搜山,陆羲禾等人被先生训斥时,没有半句抱怨,心中只剩愧疚。

    “你说说,你们半夜乱跑什么?若不是有人通报我你们不见了,我不来搜山,你们若是出了什么好歹……我该如何交代!你们一日在我这学学问,就一日是我的学生,出了半分闪失,我这辈子都寝食难安!”

    “是,先生,是我们的错。”

    汪先生身后站着谢照逸,还有另一个在篝火宴上的姑娘,这个姑娘叫毛德蓉,她此时面色有些惊讶。

    她是一早从足室清洁的大婶那听说昨夜陆羲禾和贺濯出去了,她本就看不惯陆羲禾那副高高在上的样子,竟然又做出了和贺公子半夜出游的举动,她心中不平才告知先生的。

    谁知竟然有这么多人一起跑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