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献风华 >第五章 流鼻血了
    陆羲禾虽然平复了下来,但眼神还是不敢往那段断指上瞄,倒是这个贺濯,不但拿在手里,还细细打量。

    似乎是感受到了陆羲禾奇怪的眼神,贺濯目不转睛地说道:“我在军营中任父亲的门下督,自十五岁就随军了,后来也上过几次战场,何止见过断指,还见过流一地的肠子……”

    瞥到陆羲禾恐惧的目光,贺濯的嘴角终于扬起了一丝得意的弧度。

    “你们还往上爬吗?”陆黎收拾好心情,看着自己的妹妹,知道她八九不离十会好奇地去查这根断指。

    “当然要爬!”谁知羲禾对这根断指这么快就失去了兴趣,转身就离开了。

    贺濯似乎也不想深究,只是将那根断指包好揣进了怀里,拂袖离开。

    惊讶之中,陆黎将那只耳饰收在了袖中。

    这座山并不算高,因此快到山顶也没有出现过于陡峭的坡,可抢在陆羲禾前面的贺濯却因为心急踩到了一块松土,陆羲禾眼看着这人从自己前面滑落,她急忙侧身,目送着他滑落下去,笑眯眯地摆手说道,“幸好没砸到我,山顶再会~”

    终于刹住步子的贺濯一身新雨过后的山泥,抬眼看着那抹红色,有些懊悔自己的急躁。

    山顶上,陆黎放慢了脚步,陆羲禾明正言顺地成了第一,拿到牌子的她立马转身向哥哥道谢,“谢谢阿兄让着我!”

    此时的日头正好在东南向,暖着山风,吹的人很舒服。

    “你别臭美了,要不是我刚刚吐得脚底虚浮,这第一哪轮得到你。”

    羲禾知道哥哥这是嘴硬,便不再缠着他,转身去和这个发放牌子的考官行礼。

    “老师,我是左冯翊陆氏陆羲禾,此乃家兄,有劳老师一早便于此等候。”

    这个人正喝着酒,被吓得差点呛到,他似乎没想到有人会转头和他打招呼,擦过嘴边酒渍的手在衣衫上抹了抹,起身回礼,沾满整张大脸的胡须上还挂了几滴浊酒,“贾松,不敢自称老师,只不过是军中一个懒汉尔尔。”

    “老师,这长梧山是不是常人不能随意上来啊?它是只能每年皇猎开始时才放人上来,还是平日的百姓都可以上来?”

    贾松笑了笑,又坐回了自己的摇椅上,双颊绯红,“你说对了,这山除了每年皇猎,平日是不准有人上来的,因为皇猎需求巨大,山中生灵需要大量时间修养,否则这长梧山早就成荒山了。”

    “多谢老师!”

    “老师……”陆羲禾侧首,是一身泥土的贺濯。

    “哟,小公子身上这是……”话说一半,看到这三人的表情,贾松就“明白”了,“莫不是栽到了阴沟里?”

    贺濯整了整衣衫,目光清澈,“并未,是我自己心急。”

    忽然,贾松又“明白”了,笑的越发不对劲,“好好好,你们快下去吧,今晚你们好好放松放松,明日开始,像这样的体力锻炼只会越来越多。”

    “多谢老师。”贺濯拿了牌子,转身离开。

    陆羲禾眼神一转,也要拉着陆黎离开。

    陆黎瞥见贺濯那个小子是从原路下去的,便抱着手说道,“我要走大道!下去又不急。”

    “好好好,我们快下去吧。”陆羲禾只想着赶紧下去,走那条道都无所谓。

    下去的路上,有一个姑娘已经走到山腰了,这个姑娘是会稽谢氏的长女,陆羲禾笑着点头致意。

    “哎呀!”还没走两步,陆羲禾忽然惊叫,“我的手帕落在老师那了!”

    “你还会用手帕?”陆黎一脸质疑地打量着自己的妹妹。

    “阿兄!你什么意思啊!我就不能用手帕吗?!”陆羲禾掉头就往山上走,“我要回去找,你先回吧!”

    拿她没办法,陆黎摇摇头准备转身跟上,谁知那丫头竟然气冲冲地说:“你不要跟来了!我这两天都不会和你说话的!”

    这丫头怎么这么大脾气,以为他愿意跟着啊!算了,随她去吧!

    陆黎停住了脚步,冷哼一声便走了。

    假模假样往山上走了一段路后,陆羲禾往下望了望,确定了阿兄真的下去了,她拍了拍胸口,提起裙摆就离开了大道,钻进了林中。

    这条大道在刚刚上山路的东边,那朝着西边,就应该再找到那条溪!

    果然,只过了一炷香的时间,她就找到了那条溪,只是这里不是她们刚刚发现断指的地方,陆羲禾抬头看了看山顶,此地距离山顶更近,顺着溪水往下游走,应该能找到那个地方。

    断指出现在下游,那尸体极有可能在上游,因此她观察的十分仔细。

    可是直到走到一处小崖,她都没有发现任何异样。

    这溪水清澈见底,不可能有尸体沉在下面发现不了,那么,就只能再往下游找。

    站在这出崖边,右手是飞流直落,下面是潺潺小溪,正是她们刚刚歇脚的地方,这处断崖并不算特别高,顶多有一个半人的身量,她借着一旁的杨树,很轻松就跳了下来。

    她走到刚刚歇脚的岩石,又凭借记忆往草丛看了看,果然又一大堆呕吐物……

    “呕……”陆羲禾急忙捂住鼻子,看得差点又吐了。

    既然这样,小瀑布以上的都被排除了,从这里往上游排查……就只剩那个小瀑布了!

    她走到瀑布边打量了一下,由于高度有限,这水并不算湍急,但这水量却不容忽视,根本看不清这里面就是一块岩壁,还是别有洞天。

    思来想去,不会水的陆羲禾决定跃进去,可这十分冒险,万一里面是一块实心的岩壁,那她岂不是真要脑子进水了。

    最终,惜命的陆羲禾,决定头顶着水压趟水进去,水并不深,可这三月的水是真的刺骨!这感受一时间让她回想起了在师父那训练时被狼牙棒打到腿的透心凉。

    刚进去,还来不及甩甩脸上的水、擦个眼,一只大手就覆上了她的半张脸。

    危机之中,陆羲禾猛踩这人脚背,趁其吃痛,仰头一击,一套行云流水,反抓住了那人在他脸上的手,附身一个背摔!

    可那人则趁势蹬了一脚岩壁,稳住了身形。

    这时双方才看到对方的正脸。

    “是你?!”陆羲禾只惊讶了一瞬,便一抹睫毛上的水珠,说道:“也是,你来查也正常。”

    可贺濯这边的情形却不太好,他抹了一把鼻子,一片红,嘶了一声,“你劲还挺大,我这鼻子都流血了。”

    说着,他起身朝陆羲禾走去,刚要说些什么,陆羲禾便一下把他扒拉开了。

    “天哪,这具尸体就在这!”陆羲禾惊喜地朝一具倚靠在木箱边的女尸走去。

    贺濯接了点水洗了洗鼻子,“她的右小指是在死后被切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