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献风华 >第四章 溪中断指
    “啊……”许多人哀嚎不已。

    “这长梧山虽说不高,也不险,可是爬上去也要过午了吧。”

    “现在来领饼。”

    陆羲禾这次没有多说话,静静地跟着兄长领了饼,查看公示出来的上山路线。

    这长梧山不算险峻,所以上山的选择就多了起来,陆羲禾说服陆黎走了一条略微陡峭却近的路线。

    在离开时,人影纷乱,陆羲禾在人群中看到了那个一瘸一拐的金冠公子,哟,昨晚还真挨罚了呀,她还以为那个贺濯只是嘴上说说罢了。

    出了别院,大家上山方向不同,也就各自分开了,只不过,那个贺濯好像和她们走的是同一条路。

    晨阳未起,未央宫前殿的大臣便已鱼列而入。

    小皇帝刘倾高坐于龙椅,但她身边,还有一把麒麟椅,上面是她的舅父,是大祁的勇安侯,也是大祁的摄政王。

    “陛下,臣有本奏,自新年伊始,北境就骚乱不止,大蒙散兵屡次袭扰,而且据典客上呈,就连东北的小蚌国今年例行的贡奉也迟迟未到。”说话的是丞相韩秉。

    一旁的宫侍将韩秉的奏折呈给了晁巍,他看了几眼便说道:“大蒙一直为我祁朝的心腹大患,经四年前一战才得以议和,眼下又来试探我国力,大蒙不除,我祁朝永不能安枕而卧,小蚌国近几年隐隐有想要脱离祁朝的苗头,定是受大蒙拉拢,诸卿看应如何?”

    晁巍心中早有打算,只是他忽然起了兴致,想看看现在朝堂之上的老顽固还剩多少。

    果然,不出他所料,一些先帝遗留的重臣依旧力主先帝以及高祖留下的无为之策,只有他后续提拔的中年大臣才提议出兵震慑,一时间朝堂上又吵了起来。

    晁巍扶额,自从他辅政以来,这样的场面一直都存在。

    他转头看向了小皇帝,“陛下,你看此事该如何处置?”

    此话一出,朝堂总算安静了几分,毕竟那些老臣还是拥戴皇室血脉的。

    小皇帝自六岁从太女登基为王,前几年一直没有作为,第一次上朝时甚至吓得一字未出,老臣们只道是皇帝尚小,可近几年,这皇帝也如傀儡一般,事事无为,愚笨软弱。

    “朕……朕,朕不懂军务,只是朕听说前几年小蚌国独创了文字,今年却将我朝的众多诗赋改为他国所作,如此无耻的行为让人痛心,但这也提醒了我朝该修缮整理书籍了,否则百年之后,我朝后人怕是真要以为那些诗赋为小蚌国之作。”

    ……

    虽然皇帝答非所问,但相比以前的一问三不知,这也算是进步了,丞相韩秉欣慰地追问道:“那陛下可有总管整理书籍的心仪之人?”

    刘倾怯生生地扭头看向晁巍。

    晁巍微微点头,总不能什么都不让皇帝做,何况这整理书籍是无关痛痒之职。

    直至此时,刘倾早已被汗湿透的手终于舒展了,“丞相,听说令郎和令孙均于儒道有非凡造诣,那朕就任命韩寿招罗天下学者,于石渠阁校勘整理历代书籍,令孙韩仲纮从旁辅佐,传我祁朝文字,承我炎黄风骨。”

    “遵旨。”

    此事无关痛痒,关于边境之事还是没有结论。

    晁巍知道这些老顽固定然不同意出兵反击,而此下,祁朝确实需要再修养几年才能支撑他横扫大蒙、统一天下的雄心,于是他就顺着那些老臣了,只是说让边境巡逻队增加人手,倒也无人反对。

    退朝时,正逢微熹划破了天际,从重重云雾中挣扎而出,金光洒遍了未央宫前的汉白石阶,也洒满了长梧山整个山头。

    不知道是不是陆羲禾的错觉,她总觉得不是自己一个人在较劲,那个贺濯似乎也在暗中与她较量,每每她和兄长加快步伐赶上了他,他下一刻就超了过来,两个人就这样,脚程越来越快。

    终于,在接近山头的地方,一步也没停的陆羲禾撑不住了,在一处竹林小溪边,她提前一步跳过了小溪,出剑挡在了贺濯面前,气喘吁吁,“我说……咱们歇会吧,一会再比。”

    贺濯的气息也不太稳,低头打量道:“你歇息和我有什么关系?”

    虽然嘴上这样说,但他的腿却很实诚地停了下来,坐到了溪边的一块大石上。

    陆羲禾也走到了溪边,拿出了自己的饼子,啃了起来。

    陆黎则是嫌弃地摇了摇头,到溪边用水囊装了点水。

    “贺濯,我们俩以前是不是认识?怎么感觉你这么讨厌我啊?”陆羲禾一边啃着饼子,一边支吾地说着,眼睛倒是眨都不眨地看着贺濯。

    若是说她想和贺濯较量一番,是开营那日输给了他的缘故,可这个贺濯对她的厌恶简直要写在脸上了,陆羲禾左想右想都觉得不应该。

    “咳!”陆黎一口水差点呛出来,他一抹嘴,将水囊扔给了陆羲禾,“闭嘴!人家是嫌你话多!”

    羲禾吓了一跳,虽然阿兄平时嘴上不饶人,但是也很少会这样吼她,委屈一下子就上来了,也不害怕兄长了,直接把水囊扔掉,自己到溪边捧起水喝了起来,“谁要喝你喝过的!”

    贺濯瞥了这两兄妹一眼,“你确实聒噪的让人厌烦,但我们此前……并不相识。”

    “啊!”

    贺濯无奈闭上眼,就知道此话一出,这个人又要咋咋呼呼了,小时候明明……

    “啊!哥!”

    怎么没完没了……

    贺濯无奈睁眼,却不见陆羲禾的怒目。

    只见这两兄妹都垂眸盯着溪水,神情惊讶。

    初阳从林间照下,映着清冽的泉水,陆羲禾的脸上也闪着微光,她趴在岸边,竟伸手捞出了一个耳环。

    “这耳环……”贺濯皱着眉,往溪水的上游打量。

    这是一道小溪,上游不远处便是一处山涧,不算高,但溪水流下时还是能听到因为落差形成的叮咚声。

    “这耳坠,做工精细,金丝包玉,玉是青松石,这不是一般官宦或富贵之户可以买到的,嗯……难不成是哪位贵胄之妇来此游玩时掉落的?”陆羲禾迎着阳光打量着这只耳饰,喃喃自语。

    没人回答她,贺濯站起来,又往上游走了两步,皱眉道,“你们看这里。”

    陆羲禾和陆黎还没走近,就看到贺濯掏出了一方手帕,从水中捡起了一块东西。

    陆羲禾跟在哥哥身后,哥哥比她高许多,完完全全挡住了他的视线,但她能明显感到哥哥背影的僵硬一顿。

    “怎么了?怎么了?是什么?阿兄你让开点,我看看!”

    可下一秒,她就后悔了,后悔自己为什么非要凑这热闹,后悔自己为什么要把贺濯拦在这溪水边,更后悔为什么刚刚要喝这溪水!

    “呕!”

    “呕!”

    一时间两兄妹,纷纷跑去一旁的树林大吐不止,惊起一片林鸟。

    贺濯一跃,走到了那两人身边,无奈地解下腰间的水囊,先递给了陆黎,可却被陆黎扒拉开了,“我不要……哕……别人的水囊……”

    贺濯无语,都这个时候了,他还不愿意把水囊借给别人呢!

    他礼貌性地转身递给了陆羲禾,没想到她倒是不介意,一把接过,扬起头悬着囊就是一顿灌,因灌的太快,嘴角都溢出了水,流到了修长的脖子上,红色的衣襟上也沾了些水。

    陆羲禾晃动脑袋,使劲漱了漱嘴,又把囊还给了贺濯,强忍着恶心说道,“多谢!可为什么溪里会有人的……手指头……”

    一听到这,她身后的兄长就吐得更厉害了。

    贺濯又看了看手帕里的那根手指,“这段手指还没完全腐化,眼下正值三月,刚刚回暖,这山上又常年比山下寒冷,想来这个尸体是年前冬月死的,只是不知道这具尸体在哪,手指为何单独出现在这溪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