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献风华 >第三章 足室闹剧
    陆黎余光瞥见,无奈撇嘴,只好也跟上去。

    她坐在了贺濯对面,“你叫贺濯?箭术不错。不过刚才那一场我还是不服气,不如我们私下里再比一次?”

    只见贺濯微微抬眼,生的倒是剑眉星眸,面若芝玉,只是那副表情实在令人生厌,他抬眼,眼里是明显的嫌弃,只不过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继续低头吃着饭。

    “嘿,你这是什么意思,我来是想约你切磋,你看不起我?”陆羲禾气的差点摔筷子。

    贺濯依旧吃着自己的饭,木案旁边吐的鸡骨头被摆列的整整齐齐。

    这时陆黎也来了,他坐到了贺濯旁边,“在下陆黎,她是舍妹。”

    此时贺濯的表情才好了一些,放下了筷子,答道:“令妹,有些许聒噪。”说完,就端着盘子挪到了最靠近窗边的位置。

    ????

    陆黎的面色也有些黑,也不知道是在生谁的气,“听见没有?人家说你聒噪!”

    不待羲禾反驳,一旁就传来了丝丝窃语,分散了她的怒气,“哎,你看,那是不是夏家的痴儿啊,嘿嘿嘿……”

    “嘘,小声点,夏家可不是你我能嘲笑的。”

    但有一个头戴金冠身着黑衣的公子,偏朝着一个绣着雪色芙蓉纹的墨绿身影走去,这样的衣裳,一看便知是夏氏的人,可他还是偷偷伸脚,那墨绿衣衫的公子正随着队伍挪动,似乎并未看到,直接被绊趴下了,饭菜洒了一地,在他前面的人也被洒了一身。

    周围人立马皱着眉地躲开了,尤其是那些公子们,纷纷嫌弃地看着自己被溅到饭菜的鞋尖,两边的眉毛拧的恨不得换个个儿,一时间就只留那人独自趴在空地上,衣摆上、袖摆上都是油渍,他像自己做错了事一般,拿着木案,局促地看着周围的人,手足无措。

    陆羲禾正要站起来,就看见夏涟那小子的碧影从人群中闪现而至,他略带嫌弃地扶起了那与他穿着差不多的人,嘴上嘟囔着,“真是不中用,打个饭都跟不紧!”

    正在大家以为他要怎么责备此人时,他却一转身给了那个金冠公子一拳!

    金冠公子怒不可遏,嘴角溢出了血渍,“你敢打我?!”

    “打的就是你,欺负他算什么本事,有本事,你和我出去打一场!”现在整个屋内的人都围到了这里。

    金冠公子似乎想到了什么,笑道,“你就是夏涟吧,这个痴儿就是你大哥?想你外祖也是载灵者,怎么后代竟如此不堪,哈哈哈哈哈……”

    “你再笑!”夏涟想动手,却被哥哥拉住了。

    “卓霖,我不疼,不疼……”此人的嘴唇有些肥厚,体态也不如习武之人精炼,但眼神却不像一般痴儿那样呆滞,星光灼灼,他似乎受惯了欺负,此时妹妹夏汐正在他旁边,红着眼为他清理衣衫。

    夏涟不甘地放下手,“走!”

    可对方似乎不想放过他,突然出拳。

    “背后偷袭?”一道女声随着拳风拦住了他的动作。

    金冠男子看向握住自己右腕的人,竟是射彩的陆羲禾。

    他刚要开口,就觉得双膝一软,扑通跪下!

    肩上忽地压上了如山的重量,侧首一看,竟是贺濯,“你!你凭什么管我……”

    “道歉!”

    “我不!”

    贺濯手上的力道又重了几分,贺池只觉得肩头都快碎了,只得屈服,抱拳咬着牙说道:“抱歉,刚才是我太放肆。”

    夏涟回头,冷哼一声,没有答复,拉着兄长走了。

    但贺濯还是遥遥朝他们的背影行了一礼,以表歉意。

    贺濯松开了贺池,“随我回去,领罚!”

    “你凭什么罚我?”

    “远行在外,长兄有权代父管教你!”

    贺池虽不情愿,却自知自己根本无法反抗眼前人的武力,只能乖乖地跟着贺濯离开了。

    陆羲禾一挑眉,抱手望着他们离开,“这个贺濯为人还算正直,就是脾气差了点,阿兄,你说这同一个父母生出的兄弟,差别怎么那么大呢……”

    “哼!”陆黎瞥了她一眼,“对呀,同一个爹妈生的,这差别……咋就这么大呢!”

    “我……”

    长安城之内,未央宫的后殿中,身着玄色龙袍的小人看着案上一堆奏折发呆良久,直至殿外的侍女齐齐向外行礼,她才有所动作,趴在了案上。

    脚步渐至,只听见一声轻笑,“陛下怎么又睡了?”

    小皇帝此时才抬起头来,仿佛刚刚真在瞌睡一般,稚嫩的脸上有些劳累,不敢看向晁巍,“舅父。”

    晁巍身后的太监像是早就习惯如此了一般,将那些奏折整理了起来,放到了晁巍面前,晁巍直接坐到了皇帝面前的案上,查阅了起来,一旁的宫女没有一个人侧目。

    看着看着,他便顺手拿起案上的朱笔,批阅了起来,全程小皇帝都没说一句话,她看晁巍用朱笔批阅好了,便很自然地将皇帝印递了过去,“舅父,听说你找来了一批少年人?”

    晁巍的手一顿,抬眼笑道:“是呀,这件事还未向陛下提及,陛下为何提到此事?”

    “朕……倾儿只是想要与同龄人说说话罢了。”

    晁巍抬手摸了摸她的头,“陛下还是待在宫中就好,宫外凶险。”

    刘倾眼神慌张,“哦……是,舅父说的是。”

    可藏在袖中的小手却偷偷握紧。

    第二日,天际未亮时,陆羲禾就起了。

    在家时,纵使父亲不管她们,可她总想着能让父亲看见,久而久之就养成了晨练的习惯。

    这别院原本是先帝秋猎时暂住之地,现经摄政王一番改造,最大的春归园里,许多花草都被除去,留作习武的空地,其中有一处院子里面各样武器都有,简直是习武之人的天堂。

    刚踏进春归园,便听到呼啸的破风声,陆羲禾只道是阿兄已经到了。

    此时蓝雾笼罩,可入目竟然清清楚楚有两人,一个阿兄,一个……贺濯。

    陆羲禾心上一紧,没想到这贺濯底子不错,还如此上进。

    感觉到了压力,陆羲禾走到一角独自练起了剑。

    但没过多久,就来了一个面相方正的男子,将大家都叫醒集合到了春归园内。

    “大家都是武将之后,想必不少人也是继承了父母的志向,摄政王念在国之根本在少年,便挑选了尔等,这玄武营不是大家游玩的地方,而是摄政王倾京城之力助尔等成才之地,接下来的训练会非常严格,希望各位能不负众望。吾乃宋章,曾为摄政王副将,现任北军虎贲校尉,特来负责各位的训练诸务,诸位可称我宋校尉。”

    虽说陆羲禾崇敬晁巍,可她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若是单单挑选少年英才,那就不应该把夏家小妹那样丝毫不会武功的人招进来,而汇聚在这里的,也不是天下的英才,只是单单从武将世家中请来的,谈不上天下。

    可若说玄武营不正规,偏偏这规矩繁多,和一般的学堂无二。

    “宋校尉早……”脑海里想着,手上还是随众人拱手弯腰行师礼。

    宋章也躬腰回礼。

    “今日,早膳只有一张饼……”不待下面响起抱怨之声,他便接着说道:“随后你们要带着这张饼爬上嵩临别院后靠的长梧山,在山顶,有另一位老师在等着你们,届时他会给你们一张绿牌,凭此牌下山者才能到参加今晚的篝火宴,否则就要等到明日再去足室打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