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跟着师尊去摸鱼 >第一章 家主息怒
    “小姐!小姐别闹了!您悠着点,那可是老爷的心爱之物,这要是出了什么闪失,老奴也不用活了啊!”

    位居四大家族第二的宁家,传来一老者气喘吁吁的呼喊声。

    宁家大院中有几个人在你追我赶着,跑在前面的是一个看起来十三四岁的女童,她正是宁家家主宁栀鹰的第三个女儿,宁家的三小姐,出生便被他百般呵护。

    追在后面的那位老者是宁家的管家,世世代代服侍宁家,可以说是为了宁家三小姐操碎了心,剩下的就是家丁了。

    这些人之所以喊叫,这倒不是追不上,反而很容易就可以追上将东西抢回来,但因为身份低微,要是惹恼了这位祖奶奶般的存在,可是要被杀头的!

    “嘻嘻…亮晶晶的球球…”

    女孩跑在前面看着手中捧着的那颗如水晶般剔透的苹果大的珠子,双眼放光。

    “三小姐小心啊!”

    老管家见前面光滑地面也不知道被哪个家丁擦的到了反光的地步,就以宁怀馨此时的状态,一脚踩上去指定要摔个跟头,这样的话那颗珠子铁定是保不住了,还有祖奶奶要是摔出个好歹来,他们这些做家丁的也要吃不了兜着走!

    真是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啊!

    “呀!!”

    果然不出管家所料,宁怀馨这一脚踩上去,就跟有油一样,脚底一滑,向后仰去,手中的珠子也脱了手向空中抛去。

    “三小姐!!!”

    老管家见势不妙,只好施展出了自己的功力,否则三小姐要摔一下,就连那颗珠子也保不住了,不管怎么说保住一个是一个吧。

    老管家的身影如同鬼魅一般来到了宁怀馨的身后,伸出那满是皱纹的手拖住了宁怀馨那后仰的身体,另一只手朝着即将落地的宝珠抓去,只求还来得及。

    咔嚓—

    但事情往往都是并不如意的,就在老管家的手指即将触碰到那珠子的时候,珠子应声落地,碎成了渣渣。

    姗姗来迟的几个家丁看到这一幕后,都呆住了。

    “完蛋了!”

    他们脑中几乎是不约而同的出现了这个想法。

    几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只好将目光聚集在老管家身上。

    老管家擦了擦额角的冷汗,看着地上碎成了渣渣的珠子,又看了看盯着珠子发呆的宁怀馨,只好叹了口气。

    “算了,小姐没事就好,这颗珠子是老奴能力不足,事情的后果我会独自承担。”

    老管家摸了摸宁怀馨的头,笑了笑,就像是一个老爷爷宠溺自己的孙女一样,随后对剩下的那几名家丁说道。

    “那…那就多谢您了。”

    几名家丁拱了拱手,感激之情溢于言表,随后离去。

    “唉,看看能不能修复了…”

    老管家走到支离破碎的珠子前,蹲下捡起了那些碎片,叹气说道。

    “对了,三小姐,你还是…啊?三小姐?”

    老管家想让宁怀馨稍微消停那么一会儿,这都是今天摔碎的第三件宝物了,这样下去的话就算宁家家大业大也不够这祖宗摔的啊。

    但就当他抬头看向宁怀馨原本站着的位置时,发现她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不见了。

    老管家一下子就慌了,这要是让她跑到老爷的书房里面一阵折腾,那自己的下下下代都要跟着遭殃了!

    大厅——

    宁家家主宁栀鹰坐在主位,旁边站着一个中年美妇,大厅门口还有一个老爷子躺在椅子上面晒着太阳,手中撸着一只白色的猫。

    宁栀鹰的手指不停的敲打着座椅的扶手,听着手下人的禀报。

    “老爷,大大大…大事不好了!”

    就在这时一位家丁衣着的男子慌忙的跑了进来,单膝跪地,气喘吁吁。

    “什么事这么惊惊慌慌的,对了,我要的礼品准备好了吗?”

    宁栀鹰皱了皱眉,此刻的形式来看,这要说的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心中一个不好的年头升了起来。

    “回…回家主,属下看管不利,让三小姐拿去了,结果…”

    家丁支支吾吾的有些不敢说了。

    “结果怎么样了?!”

    宁栀鹰的面色变得不好了,用阴沉的声音问道。

    “摔…摔碎了…”

    那名家丁只好硬着头皮将最后的结果说了出来。

    咚咚咚—

    椅子的扶手传来了急促的敲击声,比之前快了两倍不止,而且声音也大了很多。

    家丁吓得不敢吱声,头都低的快要贴地上去了。

    “真是气我了!那玩意可是要送给白鹭宗的礼物,价值连城的宝物,就要那丫头给我摔了!”宁栀鹰越想越气,最终一巴掌拍在扶手上,扶手应声而碎。

    “来人,把那丫头给我抓来,我要家法伺候!”

    最终宁栀鹰还是气不过,站起身来对着毕恭毕敬站在不远处的家丁吩咐。

    家丁领命退了出去,但却被人叫住了。

    “你小子呀,不就是个珠子嘛,这要是打坏了我的宝贝孙女你担当的起吗?!”

    坐在门口撸猫的老者睁开了半眯的眼睛,看着正处于暴怒状态的宁栀鹰,缓缓开口。

    “爹!这可都是您宠出来的啊!平时说体罚一下,您一而再再而三的阻拦,现在可好!”

    宁栀鹰虽然碍于对方是自己父亲的威势,但也还是梗着脖子反驳。

    “我跟你讲,你小子今天要是罚那丫头除非踏过老夫的尸…”

    “老爷!大大大大事不好了!”

    就在这时门外又慌慌张张的跑来一个家丁,跑的过程中还丢了一只鞋,但全然不顾。

    “又怎么了?”

    宁栀鹰摆了摆手有些不耐烦的问,他感觉现在除了家族灭亡之外还有什么事情比现在更算的上是大事的?

    “回老爷,三小姐跑到老家主的书房去了。”

    家丁缓了口气,这才开口。

    “哦?跑我书房了?我还当什么事呢,行了,退下吧。”

    坐在那里还在撸猫的老爷子一听,也是摆了摆手,表示这并不是什么大事。

    “可是…可是老家主,三小姐她…把您的酒给砸了,还用一个雕着凤凰的陶罐中的灰活泥巴玩…”

    家丁怕误了什么大事,只好硬着头皮继续说下去。

    “哦,酒啊…啊?什么!陶罐!”

    老爷子一听手上的力气下意识的就大了几分,他怀中的猫吃痛的叫了一声,从他的怀中挣扎着跳了出去,跑了。

    “没事,我不生气。”

    老爷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朝着宁栀鹰的身旁走去,众人的目光全聚集在他的身上。

    唰—

    下一刻,令人没想到的一幕发生了,只见他唰的一声就抽出了挂在墙上的一把利剑,朝着外面走去。

    “爹,息怒啊!馨儿他还小啊!”

    这次倒是换成宁栀鹰百般阻挠了。

    “那是老子珍藏的绝品好酒,平时就连呡一口都不敢,她倒好!还有那灰是我老伴的骨灰!啊呀呀呀!你这个不孝子,给老夫闪开,老夫今天要劈了这个败家玩意!”

    老爷子气的怒目圆瞪,头发无风自动,宛如一头暴怒的狮子!